北海市

作者:高某

“起来,我没事。”南宫月如想把她拉上来。

江予菲开心地笑了:“没关系,我喜欢给你按摩。”

南宫月如无奈地笑了笑,跟她走了。

“婆婆,谁帮你的?”阮天玲直接问道。

“是米砂。”

“米砂?她是怎么帮你的?”江予菲很好奇。

南宫月如告诉了他们前因后果。

原来,米砂过去一直忙于挖掘隧道。前段时间隧道终于挖好了。

米砂总是记得帮助他们拯救南宫月如。

挖完隧道后,她偷偷去了南宫月如,说要带她走。

南宫月如想出了一个计划。

欺骗死亡的诀窍-

她不能随便离开南宫城堡,她消失了,他们会在全世界找她。

更何况南宫旭还活着。如果他醒了,他们就完了。

所以唯一的办法就是骗死,这样就没人找她了。

然后是城堡里的火。

“妈妈,你为什么不提前告诉我们这个计划?”江予菲问道。

这让她难过了很久。

南宫月如笑着说,“如果我说出来,你就不会难过了。南宫家的人很会察言观色。即使你假装难过,他们也能看出问题。如果他们看到了,你就麻烦了。”

“我明白了。”江予菲环顾四周。“妈妈,米砂在哪里?”

“她送我走了。”

“她为什么挖隧道?”

“这是你祖父的要求。也许他们是未雨绸缪。”

阮,有些疑惑:“你能不能在城堡下面挖一条地道?”

一般这个城堡的地下结构都很复杂,使用的地基材料也很坚固。

挖隧道几乎是不可能的。

不然不知道100年来挖了多少隧道。

"米砂手里有一张城堡结构图,有些地方可以打开."南宫月如说道。

所有的谜团都被解开了-

虽然这是一个骗局,但江予菲仍然奄奄一息。

“妈妈,我听说情况很危险。楼下着火了。你还在楼上。你又大肚子了,不小心出事了怎么办?”

月如笑着对南宫说,“我已经走了。那个人不是我,是米砂。”

“米砂这次帮了我们很多,我们必须感谢她。”江予菲看向阮天玲。

后者点点头:“你说得对。以后她需要的时候,我们会尽力帮她。”

江予菲又高兴地说:“太好了,我们能不能马上回A市,离开这个地方?”

南宫月如突然笑了,看起来有点难过。

“于飞,你父亲会一直这样吗?”

“妈妈,你知道多少?”

“刚来的时候,有人把一切都告诉我了。”

然后她立刻去看萧泽欣,哭了。

没想到那天晚上的分开会有这样的结果。

江予菲安慰她:“爸爸不会有危险,我想他会醒过来的。”

“你父亲没有伤害你吧?”

江予菲暗骂,哪个多嘴的下属,把这些都给说了。

“爸爸没有伤害我,真的!”

南宫月如就放心了。

江予菲看到她看起来很累,就过来帮她:“妈妈,我带你去休息。如果有什么,我们明天再谈。”

..

西藏自治区

作者:胡铨

“我们一定会照你的要求去做,阮先生。慢慢来,我们会帮你安全地把东西送到城堡。”

陈俊在离开前点了点头。

其实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买皇冠,只是一时冲动买的。

不过他现在一个人,带着这么贵重的东西上路不安全,所以打算暂时把东西留给曾祖父。

叶笑言有些哭笑不得。

安森买了皇冠,但没带走。王冠再次落入他的手中。

拍卖负责人安排他和几个保镖把皇冠送到南宫城堡。

杰克负责保护其他客人,所以他不能和他一起去。

叶笑言拿起装有皇冠的盒子,带着几个人离开了。

他们开着两辆车,离开了圣安斯神庙,向南宫城堡驶去。

没有人知道皇冠在他们车上,所以他们更放松,但他们不能粗心大意。

叶笑言开车,仔细观察前后情况。

不知道开了多久,突然前面有枪声。

“有人被抢了吗?”坐在他旁边的一个保镖皱起了眉头。

“估计。”叶笑言声音低沉。

每次拍卖之后,都会有人跃跃欲试的去抢。

所以来拍卖会的人会带很多保镖来这里,有的还会从圣安斯神庙请保镖。

远处的枪声很密集,仔细分辨,似乎是多到少。

不,一个人在和很多人打交道。

他开了一枪,然后无数的枪声回应了他...

叶笑言想到了安森。

看来他是一个人来的。

皇冠是他买的,拍卖会上肯定有人记得他,所以他要去抢。

叶笑言看上去很严肃。他没有走其他道路,而是朝着枪声的方向行驶。

“叶先生,你在干什么?前方有一场枪战。我们不应该去那里!”他旁边的保镖喊道。

“我知道,但是被袭击的人很可能就是买皇冠的人。”

“跟我们没关系,我们只要负责把皇冠送到城堡就行了!”

叶笑言淡淡地看了他一眼:“他能把东西暂时放在南宫城堡,说明他的身份不简单。”

“但对我们来说没关系,我们的责任是把王冠安全地送到城堡。如果皇冠有任何损坏,我们承担不起这个责任。叶先生,你要赶紧转身回去,不能多管闲事!”

叶笑言不听他的,所以他加快了速度。

保镖没那么在意,打算直接从他身上抢方向盘。

叶笑言反应很快,一拳就把他打倒了。

然而,他也立即停下了车。

“带上你的东西,你去后面的车,然后你先去城堡!”他把盒子塞给保镖。

保镖愣了一下:“你说什么?”

叶笑言目光锐利:“照我说的做!没人知道你有皇冠。你可以顺利到达城堡。快走!”

“叶先生,要不要擅离职守?”保镖有点生气。

叶笑言直接打开了门。“我做什么不由你决定。快走!”

保镖见他如此固执,也不理他。他抱着箱子下了车,走向后面的手推车。

车子很快离开了,叶笑言也发动车子向枪声传来的地方驶去。- 5327+418954 - >

..

李泉

作者:范寅亮

他真的不想失去这个朋友。

虽然安森说过轻易分手这种话,但还是舍不得失去朋友。

他不知道自己怎么了,他只想和他做朋友。

安森给他一种很熟悉很亲切的感觉。

他不想失去这种感觉...

陈俊久久没有说话,叶笑言紧张地抬起头。“安森,我真的把你当朋友。”

那么,我们能继续做朋友吗?

“你说你不是变态?”陈俊低声问道。

叶笑言点点头,“是的,我不是!”

陈俊突然指着杰克。“他是个变态。既然不是,就不要和他来往!”

叶笑言愣住了。

杰克扬起眉毛,嘴角的笑容变大了。

嗯,那个男生好大胆,竟然敢说他变态。

虽然他是个变态,但是如果当着他的面说话,不怕他报复?

“杰克兄弟,他给了我很多帮助……”

陈俊冷笑道:“所以你不会和他分手?”

“安森,这和我这个朋友有什么关系?”叶笑言问道。

“因为我讨厌变态!”其实他讨厌杰克。

叶笑言的脸色很不好。“抱歉打扰你。”

说完,他转身离开。

他是什么意思?他不会和杰克分手吗?

知道杰克对他有什么想法,他会继续和他交往。

他不打算和他做朋友吗?

既然如此,为什么要这么轻易放弃呢?

陈俊的表情很阴沉。叶笑言没有看见他,但杰克把他的反应拍了个全景。

杰克笑了笑,去了叶笑言。“小燕,我太感动了。你刚才是不是为了我和你朋友分手了?”

叶笑言没有回答。

杰克笑得越来越灿烂:“闲聊,失去朋友没关系。因为我永远是你的朋友,永远在你身边。”

叶笑言加快脚步,不想听他说话。

杰克抓住他纤细的腿,慢慢地跟在他后面。

陈俊看着他们的背影,无法掩饰自己的愤怒!

琦君威严地看着他,突然问道:“你想杀了他吗?”

“没有!”陈俊知道他在谈论杰克。

“哦。”

没必要杀杰克。他没必要为了这种事杀了他。

这只能说明他害怕输给杰克。

还有,说明他嫉妒杰克。

所以他不会去做,因为他不想证明什么。

而且,他现在决定忘记叶笑言,所以他必须残酷,而不仅仅是想想。

趁他们还年轻,趁这种感觉刚刚萌芽,在叶笑言发现他的可耻思想之前,让我们早点结束这一切。

陈俊的愤怒逐渐平息。

后来,叶笑言的一切,他都不注意了。

虽然杰克很危险,但至少他没有强迫叶笑言。

叶笑言不是一个可以捏的软柿子。

叶笑言目前是安全的。他不用担心他,也不用关注他。

他的事情真的与他无关...

陈俊一直这样告诉自己。

但是他知道这很难做到...

但是,他总是有惊人的自制力,我相信他会达到目的的。

从那天起,叶笑言完全放弃了继续和安森做朋友的想法。

!!

..

杨浩龙

作者:赵孟僖

“别给我装傻!”

齐瑞刚舔了舔嘴唇:“我真的不知道。”

莫兰平息了怒火:“我不知道。”

她又转身离开了。

齐瑞刚突然从后面抱住她:“你不说清楚,不许走!”

“你控制我!”莫兰用力踩着脚背。

齐瑞刚也没称之为痛苦:“我只是想照顾你!你不能不跟我说清楚就走!如果你一直不说,我不介意在这里和你呆一个晚上。”

莫兰皱起眉头。她微微转过头。“好吧,如果你想知道,我会告诉你的。你差点毁了我的手,还羞辱了我...祁瑞刚,不要再说不伤害我的话了。虽然不相信,但是听了之后会觉得很恶心,很虚伪!”

祁瑞刚吓了一跳,脸色有些不好。

“我什么时候差点废了你的手……”

他突然想起那天他捏她的手腕。

当时他气得不知道有多难受。

那时候,他真的差一点伤害她吗?

“我不是那个意思!”齐瑞刚辩解道:“我当时不是故意伤害你的!”

"..."莫兰扭过头去,脸上依然冷漠。

齐瑞刚转过身,低声说:“至于你说我羞辱你,我也没有。如果你觉得是羞辱你,我是不会承认的!”

莫兰怒不可遏,不惜有理有据。

“行了,不管你什么意思,我都不想知道。我现在可以走了吗?总统!”莫兰故意讽刺地叫他。

齐瑞刚抓住她的手:“你当然可以去,但你得带着我!”

“你……”莫兰羞恼地挣扎着,祁瑞刚握紧了拳头。

“你今天不能摆脱我,除非你相信我。”

“我相信你,你能放手吗?”莫兰马上说道。

齐瑞刚摇摇头:“你说的很讽刺,你不相信我。”

莫兰真是无语了,“你负责什么?齐瑞刚,你受够了吗?!"

瑞奇只是勾着嘴唇笑了笑,但说:“如果你主动拥抱我,吻我,我相信你真的相信我。”

"..."莫兰睁大了眼睛,胸部微微起伏。“你做梦!”

齐瑞刚叹了口气:“所以你还是不想相信我。”

“祁瑞刚,你真够厉害的!你总是这样作弊有意思吗?”

“我没有作弊,我只是想让你相信我。”

莫兰突然指了指自己办公室的方向。“好吧,如果你想让我相信你可以,你可以在跑步机上跑十个小时,我就相信你!”

祁瑞刚拧眉...

“十个小时就要死了。蓝蓝,如果你想让我死,你可以直接说出来。”

“那就去死吧!”

齐瑞刚想了一会,摇摇头。“不,我不能死。如果我死了,你将终身守寡。我不能伤害你。”

莫兰愤怒地踢了他一脚。

“我错了吗?丧偶是多么糟糕,一个没有男人滋养的女人很快就会变老……”

莫兰又踢他了!

她鞋底有灰尘,直接在祁瑞刚干净的裤子上留下了几个脚印。

齐瑞刚站着不动:“如果你不觉得气馁,再踢我几脚。”

"..."莫兰只是愤怒地盯着他。

!!

..

玄幻魔法

白玉昆

/ 张子容

阮田零打开饭盒,里面有热气腾腾的馒头和她最喜欢的南瓜派。

他把南瓜饼送到她嘴里喂她。

美味的南瓜派就在眼前,但是江予菲一点胃口都没有。

她微微没有开腔:“我不吃,你吃。”

“不吃怎么行,你不吃,你肚子里的孩子也要吃。要有均衡的营养,孩子才会发育好。”阮天灵搬出了真相,江予菲吃不下饭。

她伸出手,拿起南瓜派自己吃了,没有他喂。

吃完一块,阮,给了她一个包子,咬了一口,露出了包子里的蘑菇和猪肉馅。

突然闻到这个味道,她吃不下了。

她勉强吞下嘴里的包子,把剩下的扔进了饭盒。“我不想吃。”

“吃一点?再吃一个。”

“我真的不想吃!”

阮,打开一盒牛奶,插了一根吸管递给她:“喝点牛奶。”

江予菲推开他的手,眉头精致地皱着,他摇摇头说他不会吃东西。

阮、并不生气。他放下牛奶,问她:“你想吃什么?现在就买吧。”

“我什么都不想吃,我想睡觉。”江予菲看着窗外,他的小脸半埋在宽大的衣服里,沉默着不再出声。

阮,见她脸色苍白,知道她实在没有胃口。

他不禁觉得怀孕期间的女人有点难伺候。

有时候,他们想吃的东西很奇怪,有时候,他们什么也不想吃。反正他们的胃口是由肚子里的宝宝决定的。

还好他的宝宝没有太麻烦人,至少不会大吵大闹半夜吃饭或者冬天吃冰淇淋。

但是,楚浩艳和他分享的是,女儿还在妻子肚子里的时候,她很麻烦。

每天半夜,他睡得正香的时候,他老婆就会醒过来喊着吃这个吃那个。

他经常半夜起来开车给她买吃的。

但是谁还在半夜卖菜?

为了买吃的,他会在外面搜一个多小时,最后弄点回来。结果,公梅睡着了,什么也没吃。

虽然楚浩岩被折磨死了,但他很开心。

楚皓言最受不了的是公美冬天想吃冰淇淋。孕妇冬天吃冰淇淋可不是闹着玩的。出了问题怎么办?

偏偏红梅要吃饭。如果她不吃,她就不会吃。

楚严昊私下和他分享这些经历时,说话很沧桑,拍拍他的肩膀,同情他的未来。

当时他听着,只是随口一笑,完全不以为意。

江予菲怀了他的孩子。是的,但是他已经安排了很多人照顾她,所以楚浩艳的经历不会出现在他身上。

他安排的人会好好照顾她,他不需要亲自来。

不过,现在的阮,却是有些羡慕褚皓言了。

他也想为江予菲做点什么,但不要以为他知道她不需要他做什么。

阮,忽然有点醒了,有些经历甚至对他来说都是必然的。

他垂下眼睛,勾着嘴唇,拿起江予菲吃剩的包子,放进嘴里。阮田零打开饭盒,里面有热气腾腾的馒头和她最喜欢的南瓜派。

他把南瓜饼送到她嘴里喂她。

美味的南瓜派就在眼前,但是江予菲一点胃口都没有。

她微微没有开腔:“我不吃,你吃。”

“不吃怎么行,你不吃,你肚子里的孩子也要吃。要有均衡的营养,孩子才会发育好。”阮天灵搬出了真相,江予菲吃不下饭。

她伸出手,拿起南瓜派自己吃了,没有他喂。

吃完一块,阮,给了她一个包子,咬了一口,露出了包子里的蘑菇和猪肉馅。

突然闻到这个味道,她吃不下了。

她勉强吞下嘴里的包子,把剩下的扔进了饭盒。“我不想吃。”

“吃一点?再吃一个。”

“我真的不想吃!”

阮,打开一盒牛奶,插了一根吸管递给她:“喝点牛奶。”

江予菲推开他的手,眉头精致地皱着,他摇摇头说他不会吃东西。

阮、并不生气。他放下牛奶,问她:“你想吃什么?现在就买吧。”

“我什么都不想吃,我想睡觉。”江予菲看着窗外,他的小脸半埋在宽大的衣服里,沉默着不再出声。

阮,见她脸色苍白,知道她实在没有胃口。

他不禁觉得怀孕期间的女人有点难伺候。

有时候,他们想吃的东西很奇怪,有时候,他们什么也不想吃。反正他们的胃口是由肚子里的宝宝决定的。

还好他的宝宝没有太麻烦人,至少不会大吵大闹半夜吃饭或者冬天吃冰淇淋。

但是,楚浩艳和他分享的是,女儿还在妻子肚子里的时候,她很麻烦。

每天半夜,他睡得正香的时候,他老婆就会醒过来喊着吃这个吃那个。

他经常半夜起来开车给她买吃的。

但是谁还在半夜卖菜?

为了买吃的,他会在外面搜一个多小时,最后弄点回来。结果,公梅睡着了,什么也没吃。

虽然楚浩岩被折磨死了,但他很开心。

楚皓言最受不了的是公美冬天想吃冰淇淋。孕妇冬天吃冰淇淋可不是闹着玩的。出了问题怎么办?

偏偏红梅要吃饭。如果她不吃,她就不会吃。

楚严昊私下和他分享这些经历时,说话很沧桑,拍拍他的肩膀,同情他的未来。

当时他听着,只是随口一笑,完全不以为意。

江予菲怀了他的孩子。是的,但是他已经安排了很多人照顾她,所以楚浩艳的经历不会出现在他身上。

他安排的人会好好照顾她,他不需要亲自来。

不过,现在的阮,却是有些羡慕褚皓言了。

他也想为江予菲做点什么,但不要以为他知道她不需要他做什么。

阮,忽然有点醒了,有些经历甚至对他来说都是必然的。

他垂下眼睛,勾着嘴唇,拿起江予菲吃剩的包子,放进嘴里。

武侠修真

黄喆宇

/ 张尧同

不过大家的专注力都很好,没有人被诱惑或者迷惑。

米砂显然没有放弃继续这个课程。

不被诱惑,不迷茫,不代表你专注力好。也许那个诱惑你,迷惑你的人不符合你的口味。

她换了一批人去叶笑言再培训。

她这次要找的人是有针对性的。

根据她六个弟子的性格,有几个人被针对来测试他们。

例如,训练叶笑言的人强壮而霸道,是个开朗的御姐。

培养布兰奇的人英俊、优秀、温柔体贴,却又霸气十足。

训练陈俊的女孩可爱活泼,娇小坚韧。

总之这些人是性格互补,更容易吸引。

别人无所谓,他们还不知道事情的严重性。

觉得他们真的是被诱惑了,被迷惑了也没什么,当然他们会尽量不被诱惑,不被迷惑。

但叶笑言暗暗叫苦。

他害怕引诱和迷惑姐姐不小心看穿他的性别。

我怕师姐硬来,到时候就没什么好隐瞒的了。

所以他每次训练都要和姐姐保持至少一米的距离。

他面无表情,眼神平静,就像一个没有生命的木偶。

训练他姐引诱他,迷惑他,用语言,动作,或者直接用身体,都不能让他动。

师姐不得不放弃,以为他真的很会定力。

不过课还没结束,大姐还要继续任务。

因为时间也是一种考验。

他们要顶住,活不长。

叶笑言每天都这样度过这门课。

只要你坚持一段时间,我相信你会通过考试的。

叶笑言去超市买了一些东西。当她回到宿舍时,她在楼下遇到了布兰奇和一个哥哥说话。

他认识的哥哥就是最近培养布兰奇的哥哥。

是布兰奇的搭档。

布兰奇不知道她在和他说什么。她开心地笑着,眼睛亮亮的,小脸通红。

当叶笑言走过时,哥哥刚刚和布兰奇告别就离开了。

“小燕,你买了什么?”布兰奇看到他,微笑着向他打招呼。

“我买了一些日用品。”叶笑言犹豫了一下,又开口了。"布兰奇,刚才那个兄弟是你最近的伙伴吗?"

布兰奇眼睛一亮:“是的。”

叶笑言想,不管布兰奇是否真的在和他交朋友,至少他们现在是朋友了。

他有必要提醒她。

“布兰奇,我认为这门课非常重要,也是一次非常重要的考试。你必须听米砂大师的话,内心保持安静。”

布兰奇非常聪明,他立刻明白了自己的意思。

她微笑着垂下眼睛。“你放心,我不会喜欢他的。”

叶笑言点点头:“很好……”

布兰奇抬起头笑了。“那我先上去了。拜拜。”

“好的,再见。”

看着布兰奇上楼后,叶笑言去了他住的大楼。

他已经告诉了布兰奇,至于听不听,那是她的事。

叶笑言上楼,突然看见一个人站在他的门口。

是姐姐训练他的。

叶笑言错了:“朵拉姐姐,你为什么在这里?”

美丽的朵拉笑得很风情:“我当然是来看你的。”- 5327+376029 - >

都市言情

谢华

/ 用虚

他只需要看名字,就能很快找到。

他不去寻找他不能到达的地方,在他能到达的地方碰运气。

没想到,他真的找到了。

看到艾尔西的照片和名字,叶笑言有点激动。

他翻看埃尔西的档案,突然发现埃尔西在14岁时接受了秘密训练。

她14年入选,接受了一年的秘密训练,上面只写了一行字。

至于秘密训练,我完全没提。

陈俊这时向他走来。看到他如此专注,他好奇地问:“你在看什么?”

叶笑言没有躲着他,他把里面的东西递给了他。

“看这个。”

陈俊看到后,他也很困惑;“秘密训练是什么?”

嗯,他刚才看到的人好像没有一个被选中进行秘密训练的。

叶笑言摇摇头:“我不知道。”

如果埃尔西的灵魂还没有离开,他可以问她。

“再看看,看看还有谁被选中了。”陈俊对他说。

“好。”叶笑言转身去寻找。

陈俊仔细研究了埃尔西的文件。

叶笑言找到了几十份文件,又找到了一份。

陈俊拿过去研究,然后通过两个文件得出结论。

"他们都是在14岁以后秘密训练的."

叶笑言不明白:“这是什么意思?”

陈俊很肯定地说:“这只能说明被选上训练的人应该有很好的技术。两人都在岛上受训多年。还记录了他们技术还不错,也适合年龄,所以会入选。”

“是会被选上的最佳人选?”叶笑言问道。

陈俊想了想,摇了摇头。“我不知道。但两者都不是最好的,而是在中间。”

“在中间?”叶笑言不知道该怎么想。

“尼尔也是被选中参加秘密训练的吗?”

尼尔的功夫是在他中年的时候。他走的时候,新闻只说他接到任务了,所以提前离开了小岛。

当时他很纳闷为什么杰克不早点出发,而尼尔却早早出发了。

即使安森偷偷做了什么,他也不会让尼尔现在离开这个岛。他顶多会教训他一顿,让他以后不要闹事。

叶笑言越想越觉得,尼尔被带走进行秘密训练了。

他被带走应该是偶然的。

估计是安森偷偷做的。为了安排尼尔出去,他被选中了。

陈俊眼中闪过一抹深思:“你的怀疑不是没有道理的。”

叶笑言疑惑地问他:“你不知道尼尔是怎么离开的吗?”

陈俊没有隐瞒他:“我承认他的离开与我有关,但我不知道他去了哪里。”

果然和他有关系,他的猜测是对的。

"也许他被选中并接受了秘密训练."叶笑言说。

陈俊摇摇头。“不一定。我们不知道什么是秘密训练。而这两份文件,都是十几年前的。十几年前可能有过秘密训练,现在可能没有了。”

“你说的有道理。然而,如果我们想知道我们现在是否有它,我们可以查看最近的文件。

历史军事

海西蒙古族藏族自治州

/ 黄洪

唯一一次吃饭,昨天突然发现一些可以吃的野菜。

他生吃野菜,勉强补水,充饥。

但他只是一个10岁的孩子,即使意志力很强,也坚持不了多久。

幸运的是,他终于看到哪里有水...

看到前面的小溪,叶笑言拼命地冲过去喝水。

喝了很多水后,他停下来,然后倒在地上休息。

突然,一个半透明的身影浮上来。

【啊,终于找到你了。】那个身影欣喜地扭曲在他面前。

叶笑言目光闪烁。

这个时候,在这个荒芜的丛林里看到鬼是一件好事。

“你想从我这里得到什么?”叶笑言问道。

【你终于和我说话了!我以为你不会和我说话!】

“这里没有别人。”

你是说,有人的地方你不跟我说话?】

“嗯。”

好吧,我明白你的意思。以后有了人你就不用理我了。】

叶笑言又平静地问:“你为什么来找我?”

【你走了,我当然会来找你。在这个世界上,只要你能看到我,我自然想找到你!】

“你叫什么名字?”

一个鬼生气了:[我不是介绍过自己吗?你不记得我说了什么?!】

“对不起,我忘了。”

【算了,这次我原谅你了。我叫艾尔西,死时才17岁。】

叶笑言点点头,说道。

埃尔西不满意。【你不问我怎么死的?】

“反正都死了。”

[你太欺负鬼了...]

叶笑言撑起身子:“爱丝,带我出去,我要离开这里。”

埃尔西不再难过了。【还不能出门。】

“为什么?”叶笑言迷惑不解。

【因为科里,他们轮流在外面看,就等你出现,然后杀了你。】

“我走了。别人应该来找我。”

【嗯,他们在找你,但是找了两天没找到,就减少了人手。反正你现在出去很危险。】

叶笑言皱起眉头:“我该怎么办?我只能留在这里吗?”

【你现在太弱了,就算想出去也要先恢复体力。另外,要走出来需要很长时间。】

“离基地有多远?”

【随便走走,得走一天。】

叶笑言点点头,说道:“你说得对。我先恢复体力。麻烦你带路,帮我探探敌情。”

【没问题!】

他们离开小岛后,陈俊去了南宫城堡。

他们计划在这里呆几天,然后回中国。

米砂安顿好他们,和桑鲤一起出去执行任务。

她在伦敦有一所房子,桑鲤一直住在她的房子里。他不能去基地,因为他不是南宫家的人。

刚住了三天,陈俊突然接到米砂的电话。

她告诉他叶笑言已经失踪三天了。

因为她有任务,岛上的人联系不到她,所以她现在才知道这件事。

知道了这些,她非常沮丧。叶笑言怎么会失踪呢?

不管怎样,叶笑言也是她的徒弟。

他消失了,她也不舒服。

!!

科幻灵异

台南市

/ 李元礼

如果他们敢离婚,她肯定齐大师会想尽一切办法对付她,让她无法离婚。

虽然齐瑞刚说他有办法和她离婚,但是现在的情况和之前想的不一样。

现在她和祁瑞刚的事情已经暴露了,而祁老头不允许他们离婚。

也许他们离婚不了,但要等到几年后,时间冲淡一切,他们才能离婚。

但当时一切都晚了。

莫兰越想越生气。祁瑞刚真的太过分了,所以被算计了!

祁瑞刚赶回家,却没有看到客厅里的莫兰。

“大太太们呢?”他问仆人。

“奶奶说她出去散步了,还没回来。”

“谁跟踪了?!"

仆人摇摇头:“没人跟着……”

齐瑞刚非常害怕莫兰出事。他犀利地瞪着眼:“出门,不跟。你吃什么?”!"

仆人被他的外表吓坏了。

祁瑞刚转身去找莫兰。

齐的城堡很大。他找到了很多地方,却没有看到莫兰。

莫兰喜欢在花园里散步,但花园是空的。

一个仆人说,他好像看到莫兰去了城堡西侧最偏僻的红房子。

齐瑞刚很好奇莫兰要去哪里,在做什么。

堆放杂物的红房子很大,里面堆着一般丢弃的家具和东西。

有用的会拿出来重复使用,没用的会定期清理。

很少有人去那里,即使是几个月。

祁瑞刚匆匆赶到红房子,森那冰冷破旧的房子周围却没有人影。

祁瑞刚试图叫莫兰的名字,但没有人回应。

房子的门开着,很明显有人进来了。

齐瑞刚进屋,一楼堆满了丢弃的家具,上面盖着白布,已经变成了灰布。

“莫兰,你在里面吗?”

“莫兰……”

祁瑞刚一眼就看到了通往二楼的台阶上的脚印。灰尘太多,台阶上的脚印很明显。

他沿着脚印向上走...

脚印最终通向一个房间。

祁瑞刚走进来,里面有一股陈旧的,满是灰尘的味道。

环顾四周,他没有看到莫兰的人。然后,他敏锐地意识到身后有人。

祁瑞刚转过身,看见莫兰站在门口。

她的眼睛盯着他,但她的手关上门。

齐瑞刚眼神深邃:“你在这里干什么?”

莫兰靠在门上,板着脸问他:“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齐瑞刚不确定她说了什么:“你在说什么?”

“你在说什么?你知道你昨天做了什么。”

“我昨天什么也没做。”

“我最后问你一次,你为什么这么做?”

祁瑞刚本能地觉得莫兰错了。

“我昨天什么也没做。但是今天看到一本杂志,我和你一起吃饭的照片被拍了下来。你是说去杂志社吗?这不是我做的,这是意外。”

莫兰冷笑道:“真的是意外吗?”

其实莫兰能想到的问题,祁瑞刚也能想到。

他知道莫兰为什么怀疑他,但他只能怪事故太巧合。

“在我找到杂志后,我让人们买下了所有的杂志。

游戏竞技

乌鲁木齐市

/ 王从叔

阮天玲松了口气,让她一个人去了。

江予菲上楼,保镖为她推开书房的门——

她走进去,看见南宫旭的负手站在窗前。

书房有四面墙,其中两面有窗户。

此刻,南宫徐正站在右边的窗口,凝视着远处的群山。

“坐下。”

他没有回头,淡淡开口。

江予菲没有坐下。“有什么事吗?”

南宫旭回头看了看她,没有温度:“你知道双龙戒指的秘密吗?”

他请她来,是为了这件事。

江予菲笑着说:“是的,我知道。”

没想到她这么爽快就承认了,不过南宫旭也没那么看重这个秘密。

“有什么秘密?”他问。

“你问我,我会说什么?除非你放我们走,否则我就说!”

南宫旭冷笑道:“要知道,你不说,我有一千种方法折磨你,让你说。”

江予菲淡淡地说:“我会傻到让你折磨吗?我不怕死。我甚至不怕死。你以为我怕什么?!"

徐眯起了眼睛。“让我换个问题。你知道的秘密是什么?不要试图拒绝回答这个问题,不要忘记你和你的丈夫都在我手里。”

江予菲咬牙,很不甘心。

沉默了一会儿,她冷冷地说:“跟家族传承有关。”

“这不是秘密!”

江予菲冷笑道:“你只知道继承家族主要的双龙戒,但是怎么用怎么传?只有举行交接仪式,下一任户主才能知道!”

南宫徐的眼中闪过一抹若有所思之色。

“你是说,双龙环只和居士有关?”

“你这不是废话吗!跟房子主人没关系,跟谁有关系?”

南宫徐锐利的目光盯着她,也不甘示弱的和他对视!

几秒钟后,南宫旭软化了眼神,笑了。

“我相信你暂时没有骗我。”

“我没骗你!”

南宫旭突然又沉下脸来:“如果我发现你对我隐瞒了什么,我会立刻杀了你最喜欢的人阮田零!”

江予菲笑着说:“我们一直在你手里。你想怎么对付我们都行,不用威胁。”

“这个你最能理解!”

“还有别的吗?没事的。我要走了。”江予菲不想再面对他了。

南宫徐转身继续背对着她。“下去。”

江予菲立即离开了-

她几分钟没上楼。

阮天玲见她安然无恙,他松了一口气。

“南宫旭为难你了吗?”阮天玲上前拉着她的手问。

江予菲摇摇头:“不,我们回去吧。”

“好。”

他们走出城堡,回去的路上,给她和南宫旭做了简短的交谈。

阮,低声说:“你做得很好。”

如果否认她当时不知道双龙戒指的秘密,徐南宫会怀疑她知道。

他会不惜一切代价强迫她说出来。

不过,直接承认自己知道,但南宫旭会认为双龙戒指与宝藏无关。

毕竟岛上的宝藏是几百年前海盗留下的。

双龙环的历史只有150年,所以两者没有关系。

最后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