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冈市

作者:童汉卿

“我不一定有空”你喜欢礼貌地说。

“没关系,到时候我找你,就这么定了。”丹尼尔离开的时候,别忘了给多恩一个警告的眼神。

邓恩的脸色一直不好。

当他们离开时,他对艾君说:“他是对的,我是学校的败类,你不应该和我坐在一起。”

艾君很惊讶。“你在说什么?”

邓恩认为她没有听清楚。他垂下眼睛,双手握紧刀叉。“我说,如果你想和别人做朋友,你最好不要和我说话,离我太近……”

艾君觉得不可思议:“唐,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有人这样说自己的地方,不要把大牛的话放在心上,我觉得他很无能。”

邓恩惊讶地抬起头。“但他说的是真的……”

“什么事实?”你爱问。

"...我是人渣……”

这是你第一次听到别人这样评价自己。

“你做过什么坏事?”她疑惑地问。

“没有!”邓恩忙反驳道。

“你没做过什么坏事,那你为什么说你是人渣?”君爱还是有点好奇。

她就是知道人家不喜欢他家,所以不想和他做朋友。

唐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突然自卑了。

如果他成绩好,家境好,现在就可以自豪地向安妮介绍自己的情况。

但是他什么都不擅长...

自己的缺点真的很难讲。

艾君似乎理解他的想法。“唐,你以为你是人渣吗?”

邓恩·冷冷。

“你心里这么想吗?”你喜欢再问一次。

邓恩鼓起勇气摇摇头。

艾君突然笑了:“如果你认为你不是,那你就不是。”

道恩眨眨眼,就这样?

“以后不要这么说自己,你要自信,不要丢我们中国人的脸好吗?”君爱鼓励他。

唐恩的心突然兴奋地怦怦直跳,眼睛明亮了几分。

“我...我知道……”

艾君笑了:“快吃,晚点去上课。”

“好!”

这顿饭是唐恩来学校以来吃过的最美味的一顿饭。

他默默地心想,刘易斯是对的。

安妮是小太阳。她真的像太阳一样温暖。

晚饭后,如果你有事情要做,你喜欢继续下去。

当她走了,丹尼尔,他们向多恩走来。

邓恩心情很好,但看到他们后,他心情不好。

丹尼尔居高临下地看着他,厌恶地说:“你和安妮刚才说了什么?孩子,你应该认清自己的身份。像你这样的人不配和安妮做朋友!记住,离安妮远点。你再敢和她说话,我就揍你!”

多恩想到了安妮说的话。她说他要自信。

他握紧拳头,鼓起勇气。“你无权干涉我的事……”

丹尼尔吓坏了。他没听错吧?那个从来不敢和别人争论的胆小的家伙居然反驳了他。

不仅他很惊讶,其他人也很惊讶。

丹尼尔非常恼火:“你是这样和我说话的吗?!小子,放学等我!”

丢下狠话,大牛转身离开了。

食堂没走的人都同情的看着唐恩。

!!- 8903+d6su9h+11082031 ->

..

周笔畅

作者:罗松野

第二天,她还是去医院看望母亲。现在王黛珍最关心的是孙的案子。

她问江予菲,阮田零有没有想办法帮助他们?江予菲说他正在想办法。总之,即使结案,他也会上诉到底,查明真相。

王黛珍还是很担心。万一他不能翻案呢?

她刚刚做了手术,伤口很疼。此外,她还担心孙,她的病情变得更严重了。她躺在床上不舒服。

江予菲决定今晚留下来照顾她。

她让李阿姨回去,李阿姨不同意,劝她回去休息。江予菲的态度非常坚决,她今天必须留下来,她的母亲不能没有她的亲人。

李婶打不过她,便把阮叫来,向他请示。

阮天玲漫不经心地对江予菲说道。

好吧,既然师父不在乎,那就什么都不能在乎。李阿姨一个人回家,想着明天早点来给他们带吃的。

护士晚上回家休息,江予菲独自留在病房里。

她照顾好妈妈睡了之后,拿着暖瓶去打热水,打算洗脸睡觉。走在空走廊里,还能听到脚步声的回声。

医院晚上总是空荡荡的。虽然住在里面的人很多,但是那种冰冷的感觉走不开。

没有热水的地方。

江予菲打开水龙头接热水。一个三十多岁的男人走到他身后,笑着问她:“热水。”

江予菲不认识他。她点点头,脸上没有表情。

“妹子,你家谁有病啊?”男人自来熟地继续和她说话,江予菲回答说她妈妈病了。

男人笑着说:“姐姐,你真孝顺。我家人生病了。这个热水瓶太重了。我来帮你扛。”

“不用,我自己可以。”

“不用客气。我会顺便帮你写一段。”那人只是抓起她手里的热水瓶,江予菲表示不悦。她正要说话,这时一个女人从旁边匆匆向他们走来。

“张!我告诉过你为什么你晚上下班后总是不回家。医院里有女人!你们这些奸夫淫妇,看我怎么收拾你们!”那个女人愤怒地抓起包就要打江予菲。

被叫到张面前的那个人站在她面前,给了她几拳。

“你快走吧,这里交给我!”男人抓住妻子的手,试图保护身后的江予菲。

他的行为更加激怒了他的妻子。“嗯,你真的有外遇了!狐狸,看我不杀你,看你敢不敢勾引男人!”

江予菲觉得他们太莫名其妙了。

她也不需要热水瓶,匆匆离开了。

她身后的女人继续对她大喊:“等等我,狐狸。我必须找个人给你一个教训。等等我……”

江予菲走得越来越远,很快就甩了这对夫妇。

她回到病房,轻轻关上门,才松了口气。

今天真的是意外。这个男人的情妇是谁?好像男的不是好男人,女的也不是好男人,就打人乱骂人。

她肚子里怀着孩子。如果孩子出了问题,她不会放过他们的!

那天晚上,江予菲没洗脸就睡着了。第二天,她还是去医院看望母亲。现在王黛珍最关心的是孙的案子。

她问江予菲,阮田零有没有想办法帮助他们?江予菲说他正在想办法。总之,即使结案,他也会上诉到底,查明真相。

王黛珍还是很担心。万一他不能翻案呢?

她刚刚做了手术,伤口很疼。此外,她还担心孙,她的病情变得更严重了。她躺在床上不舒服。

江予菲决定今晚留下来照顾她。

她让李阿姨回去,李阿姨不同意,劝她回去休息。江予菲的态度非常坚决,她今天必须留下来,她的母亲不能没有她的亲人。

李婶打不过她,便把阮叫来,向他请示。

阮天玲漫不经心地对江予菲说道。

好吧,既然师父不在乎,那就什么都不能在乎。李阿姨一个人回家,想着明天早点来给他们带吃的。

护士晚上回家休息,江予菲独自留在病房里。

她照顾好妈妈睡了之后,拿着暖瓶去打热水,打算洗脸睡觉。走在空走廊里,还能听到脚步声的回声。

医院晚上总是空荡荡的。虽然住在里面的人很多,但是那种冰冷的感觉走不开。

没有热水的地方。

江予菲打开水龙头接热水。一个三十多岁的男人走到他身后,笑着问她:“热水。”

江予菲不认识他。她点点头,脸上没有表情。

“妹子,你家谁有病啊?”男人自来熟地继续和她说话,江予菲回答说她妈妈病了。

男人笑着说:“姐姐,你真孝顺。我家人生病了。这个热水瓶太重了。我来帮你扛。”

“不用,我自己可以。”

“不用客气。我会顺便帮你写一段。”那人只是抓起她手里的热水瓶,江予菲表示不悦。她正要说话,这时一个女人从旁边匆匆向他们走来。

“张!我告诉过你为什么你晚上下班后总是不回家。医院里有女人!你们这些奸夫淫妇,看我怎么收拾你们!”那个女人愤怒地抓起包就要打江予菲。

被叫到张面前的那个人站在她面前,给了她几拳。

“你快走吧,这里交给我!”男人抓住妻子的手,试图保护身后的江予菲。

他的行为更加激怒了他的妻子。“嗯,你真的有外遇了!狐狸,看我不杀你,看你敢不敢勾引男人!”

江予菲觉得他们太莫名其妙了。

她也不需要热水瓶,匆匆离开了。

她身后的女人继续对她大喊:“等等我,狐狸。我必须找个人给你一个教训。等等我……”

江予菲走得越来越远,很快就甩了这对夫妇。

她回到病房,轻轻关上门,才松了口气。

今天真的是意外。这个男人的情妇是谁?好像男的不是好男人,女的也不是好男人,就打人乱骂人。

她肚子里怀着孩子。如果孩子出了问题,她不会放过他们的!

那天晚上,江予菲没洗脸就睡着了。

..

刘子菲

作者:唐悊

萧郎放下杯子,低声问:“你没有拒绝,你为什么同意?”

“我是医生,治病是我的职责。”

萧郎微微扯着嘴:“就因为这个?”

“你以为还有什么?”

萧郎撑起身子,仆人上前扶起他,但他拒绝了。

他只拿着拐杖摸索前进。

走到餐厅门口,他微微转过头:“别跟了。”

李明熙反应很慢。他在和她说话。

起身跟着他,和他一起去客厅,坐在沙发上。

“你坐这么远干什么?过来。”萧郎拍拍他周围的位置。

李明熙心想,他怎么知道她坐的很远?

她微微动了动,萧郎不满意地说:“再来一点。”

“不,我的立场刚刚好。”

萧郎微微勾着嘴:“我不吃你。”

“你今天吃药了吗?”李明熙立刻转移话题。

仆人帮忙回答:“少爷没吃药。”

“下去!”萧郎不高兴地皱眉。

“是的。”

几个仆人悄悄退出。

“药在哪里?先吃药。”李明熙站了起来。

萧郎淡淡地说:“别担心,以后吃同样的食物。”

"你的病必须按时治疗,这样你的眼睛才能早日康复。"

“先给我削个苹果。”

李明熙本来打算吃完药马上过来监督他离开。我从没想过他会指导她做事。

“要不我给你切一个。”萧微微一笑。

李明熙瞪着他,反正他看不出来。

她又坐下来,拿起一个苹果,用刀削了一下。

李明熙习惯用手术刀,熟练如水果刀。

她的皮肤又薄又整齐,几乎每一寸。

白皙纤细的手指,熟练地转动着苹果,画面十分赏心悦目。

萧微微垂下眼睛,眼睛似乎在凝视着她的双手。

李明熙赶紧削好苹果递给他:“给。”

萧帖举起了双手,李明熙主动凑了过来,他的手立刻裹住了她的手。

李明熙脸红了:“拿着苹果。”

萧郎只是紧紧地握着她的手,然后低下头,拉着她的手去咬苹果。

“我叫你拿去。”

“不如这样吃。”

他是故意的!

李明-xi想挣开他的手,但是萧郎握得太紧了。

“别这样。”她发出无助的声音。

萧郎不理她,继续咬苹果。

有时候他咬错了地方,会直接咬在她手指上。

不知道是不是李明熙的错觉。每次他咬她的手指,他的嘴唇就会亲吻。

李明熙的心脏一直在不规律地跳动。

她的脸很红,眼睛有些慌张,不知所措。

这是她从来没有在外人面前表现出来的表情。

现在它面对着看不见的萧郎,她没有任何伪装。

“你吃饱了吗?”李明熙的羞恼挣扎。

"我必须吃完苹果才能吃药。"萧微微抬头。

再次威胁她。

李明熙气得想踹他。

“你吃不吃药跟我有什么关系?!"

“那你今天来干什么?”

李明熙后悔莫及,不该来。

“我现在后悔了,放手,我该走了。”

萧抿唇,手慢慢放开。

李明熙以为他不会放手,其实她并不是真的想走。他还没有吃药。

..

尼尔扬

作者:姚勉

邓恩没有回答,但艾君无言以对。“妈妈,你为什么问得这么仔细?”反正他们就是那样在一起的。"

江予菲笑了:“我也很好奇。好吧,我就不问了,免得你害羞。”

艾君反驳道:“谁害羞?”

她显然是红了脸,而不是害羞。

江予菲没有揭穿她。她看着阮。“你有什么要问的吗?”

阮很郁闷,这小子抢了自己的女儿,但是他们已经在一起了。他想打鸳鸯吗?

他淡淡地看着黎明。“你不觉得你们两个现在太年轻了吗?”

唐说:“只要你们真心相爱,我觉得年龄不是问题。此外,我和艾君也是成年人,我们都非常清楚自己的决定和感受。”

听起来好好听,好像是他不懂。

阮田零心里哼了一声。“你是说你现在做的决定是对的?”

“是的,我觉得是对的,我永远不会后悔。”邓恩郑重回答。

阮对释放了威压。“年轻人,不要说太多。谁也说不清整个人生。”

“我知道,但我相信我一辈子都不会后悔。这辈子,我只想和艾君独处。”

你心爱的人的脸变红了。

阮的眼睛是雪亮的。“答应不乱给。如果做不到,你知道后果吗?”

面对阮、,唐恩压力很大,但他顶住了。

“叔叔,我是认真的。我给的承诺不是随便说说,都是肺腑之言。”

阮天玲看着他,全身的气息有点收敛。

"在这种情况下,你一定为未来做了计划."

多恩笑着点点头。“嗯,我已经有计划了。我想先和君爱订婚,然后用我所有的一切向她求婚。"

“你有多少?”阮天玲问。

邓恩没有直接回答。“到时候你就知道了。我不会让你失望的。”

阮田零冷笑道:“口气不小,好吧,到时候再看你的表现。”

唐忍不住笑了笑,心里松了一口气。

他是临时通行证。

艾君也松了一口气。她的父亲不是那么好对付的。

邓恩处理的很好。

两人偷偷对视一眼,从对方的眼神中看出对方的想法。他们心里忍不住笑了。

聊了一会儿,艾君带多恩去花园聊天。

她搂着邓恩的胳膊笑了笑:“我爸爸应该承认我们的关系。明天我去你家看你妈妈。”

他来了,所以她应该去他家。

唐笑着说:“放心吧,我妈暂时不在家。她去澳大利亚找我爸爸,过段时间他们会一起回来的。”

“真的吗?太好了,那我就可以一起去拜访他们了!”艾君看起来很开心。

唐恩温柔地看着她。

他觉得和她在一起很幸运。

她的身份和她的一切都超出了他的能力范围。

但她不但不嫌弃他,还那么甜,平易近人,能得到她的爱。他真的死了,一生无悔。

!!

..

玄幻魔法

刘育绫

/ 游何

李婶在旁边笑着说话,她漫不经心的回应。

“对了。江小姐,你给你妈买的项链怎么不送?”李婶突然想起来这件事,疑惑地问她。

“我忘记带了。”江予菲靠在窗户上,淡淡道。

“哦。”李阿姨见她心情不好,就不再打扰她了。

江予菲靠在窗户上,感受着外面的阳光,她的睫毛微微垂着。她把手轻轻按在肚子上,用心感受着里面的小生命。

宝贝,是你吗?

你和你妈妈一起重生了吗?

这次妈妈会好好照顾你,不会让你再受伤。我会让你来到这个世界,做一个健康快乐的宝宝。

当妈妈离开你爸爸的时候,我们可以过上平静的生活。

但是,你和妈妈私奔会很辛苦的。你一定要坚强,牢牢的抱着妈妈,不要轻易离开好吗?

江予菲想,如果孩子已经动了几个月,他会用他的小手小脚踢她的肚子,回应她的话。

前世的宝宝六个月的时候肚子特别调皮,每天要踢她很多次。

怀孕孤独的时候,她靠想着孩子支撑着。

她怀念过去的生活和子宫里的婴儿时的温暖时光。用不了多久,孩子半年后就会像上辈子的宝宝一样活跃。

江予菲笑着弯下了嘴,在车到家之前,她睡着了。

车子缓缓停在别墅门口,李婶看到了站在门口的男子。

她轻轻地推开车门,阮的目光落在车里的身上。车里的女人靠着窗户闭上眼睛睡着了。

柔软的长发披在肩上,温暖的阳光披在小脸上,柔软而安静。

阮天玲有些恍惚,多久没见过她这副安静的样子了。

在他的记忆中,她是一个安静温柔的女人,但在过去的几个月里,他很少再看到她温柔的一面。

不是她变了,而是她的温柔不再为他绽放。

他们从陌生人变成了夫妻,从夫妻变成了两个不相干的人。这一年多发生的事情就像一场梦,但他什么也没抓到。

除了在他们之间留下一些不愉快的回忆,没有什么值得高兴的。

但是现在,他们有了孩子。她怀了他的孩子,这是他认识她一年多来唯一有意义的事情。

事实上,如果另一个女人意外怀上了他的孩子,他会毫不犹豫地让对方流产。

但是对她,他说不出那种无情的话。

而且他很期待这个孩子。虽然他会成为私生子,但他还是很期待他...

阮天玲弯腰钻进车里,轻轻抱起江予菲的尸体,把她抱下车,然后抱着她进了别墅,上楼回到她的卧室。

她的身体很轻,他毫不费力地抱着她。他想,即使她已经怀孕七八个月了,他还是可以轻而易举地抱起她。

把江予菲小心翼翼地放在床上。他想帮她脱衣服,她却在兜里拽着手,拔不出来。李婶在旁边笑着说话,她漫不经心的回应。

“对了。江小姐,你给你妈买的项链怎么不送?”李婶突然想起来这件事,疑惑地问她。

“我忘记带了。”江予菲靠在窗户上,淡淡道。

“哦。”李阿姨见她心情不好,就不再打扰她了。

江予菲靠在窗户上,感受着外面的阳光,她的睫毛微微垂着。她把手轻轻按在肚子上,用心感受着里面的小生命。

宝贝,是你吗?

你和你妈妈一起重生了吗?

这次妈妈会好好照顾你,不会让你再受伤。我会让你来到这个世界,做一个健康快乐的宝宝。

当妈妈离开你爸爸的时候,我们可以过上平静的生活。

但是,你和妈妈私奔会很辛苦的。你一定要坚强,牢牢的抱着妈妈,不要轻易离开好吗?

江予菲想,如果孩子已经动了几个月,他会用他的小手小脚踢她的肚子,回应她的话。

前世的宝宝六个月的时候肚子特别调皮,每天要踢她很多次。

怀孕孤独的时候,她靠想着孩子支撑着。

她怀念过去的生活和子宫里的婴儿时的温暖时光。用不了多久,孩子半年后就会像上辈子的宝宝一样活跃。

江予菲嘴角带着微笑,她在车到家前睡着了。

车子缓缓停在别墅门口,李婶看到了站在门口的男子。

她轻轻地推开车门,阮的目光落在车里的身上。车里的女人靠着窗户闭上眼睛睡着了。

柔软的长发披在肩上,温暖的阳光披在小脸上,柔软而安静。

阮天玲有些恍惚,多久没见过她这副安静的样子了。

在他的记忆中,她是一个安静温柔的女人,但在过去的几个月里,他很少再看到她温柔的一面。

不是她变了,而是她的温柔不再为他绽放。

他们从陌生人变成了夫妻,从夫妻变成了两个不相干的人。这一年多发生的事情就像一场梦,但他什么也没抓到。

除了在他们之间留下一些不愉快的回忆,没有什么值得高兴的。

但是现在,他们有了孩子。她怀了他的孩子,这是他认识她一年多来唯一有意义的事情。

事实上,如果另一个女人意外怀上了他的孩子,他会毫不犹豫地让对方流产。

但是对她,他说不出那种无情的话。

而且他很期待这个孩子。虽然他会成为私生子,但他还是很期待他...

阮天玲弯腰钻进车里,轻轻抱起江予菲的尸体,把她抱下车,然后抱着她进了别墅,上楼回到她的卧室。

她的身体很轻,他毫不费力地抱着她。他想,即使她已经怀孕七八个月了,他还是可以轻而易举地抱起她。

把江予菲小心翼翼地放在床上。他想帮她脱衣服,她却在兜里拽着手,拔不出来。

武侠修真

大理白族自治州

/ 顾然

她知道,当他醒来,发现她逃走了,她会很生气,会花很多力气去找她。

但很快他就要和颜悦结婚了,颜悦也会给他生孩子。当他有了新的孩子,他会停止寻找她。

他走得越久,越会忘记她,她也就越安全。

几年后,即使他们偷偷回来看望母亲,他们也不必过于提防阮。

想到这一切,江予菲很激动。她把手放在口袋里,紧紧地握着它,以抑制她颤抖的身体。

但是她心里总是有点忐忑,害怕阮会做出什么不可预知的事情来。

想了想,她拿出手机,编辑了一条短信。

【阮,我要走了,为了孩子请放我们走。我会好好照顾我的孩子,对他好。请对颜悦生活好一点,不要再打扰我的生活。】

短信发出后,她如释重负。

如果他还有良心的话,看了这么短的消息应该不会对她太生气。

她多么希望他能仔细考虑一下,让他们彻底离开。

很快,当汽车到达机场时,江予菲带着行李去买票,正好赶上了15分钟后起飞的飞机。

上飞机的时候,她不知道的是,阮田零正在H市的一家医院接受紧急抢救。

飞机带走了江予菲,她去了另一个城市。

当她下飞机时,她打电话给她妈妈。说她要出去,叫她不要找她,她一个人会过得很好,让她妈妈好好照顾自己。

没有给妈妈反应的机会,她挂了电话,然后关掉了手机。

妈妈有叔叔照顾,身边有小浩,不用太担心她。从那以后,她会切断和所有人的联系,这个手机也不再开机。

离开机场后,江予菲去了汽车站,并选择乘公共汽车去下一个城市。

这一次,没有人能找到她的下落。

祖国那么大,找人就像大海捞针。他们不会找到她,即使他们会,也不会在短时间内找到她。

一夜之后,太阳升起,照耀大地,又是一天。

在一个医院病房里,病床上的男人幽幽地睁开了眼睛。他首先想要的是白色的天花板,然后他闻到了消毒剂刺鼻的味道。

这是医院吗?他是怎么来医院的?

“凌,你终于醒了,我被你吓死了!”传来惊喜和兴奋的声音。

阮,看着她,不相信地皱了皱眉头。“发生了什么事?我怎么去的医院?”

颜悦的眼睛又红又肿,显然哭了很多次。

她似乎熬了一夜,眼圈发黑,脸色苍白憔悴。

“凌,你不记得发生了什么事吗?”她握紧他的手,皱着眉头,奄奄一息。

“你吃了太多安眠药,差点死掉!

还好昨天想到给你个惊喜偷偷来了。我敲了你的门,你没反应,我就让酒店工作人员开房间。

结果看到你躺在床上一动不动,脸色苍白,吓人。

我们叫了救护车送你去医院,医生说你是吃了非法安眠药中毒的。如果不是及时抢救,恐怕你已经死了...“她知道,当他醒来,发现她逃走了,她会很生气,会花很大力气去找她。

但很快他就要和颜悦结婚了,颜悦也会给他生孩子。当他有了新的孩子,他会停止寻找她。

他走得越久,越会忘记她,她也就越安全。

几年后,即使他们偷偷回来看望母亲,他们也不必过于提防阮。

想到这一切,江予菲很激动。她把手放在口袋里,紧紧地握着它,以抑制她颤抖的身体。

但是她心里总是有点忐忑,害怕阮会做出什么不可预知的事情来。

想了想,她拿出手机,编辑了一条短信。

【阮,我要走了,为了孩子请放我们走。我会好好照顾我的孩子,对他好。请对颜悦生活好一点,不要再打扰我的生活。】

短信发出后,她如释重负。

如果他还有良心的话,看了这么短的消息应该不会对她太生气。

她多么希望他能仔细考虑一下,让他们彻底离开。

很快,当汽车到达机场时,江予菲带着行李去买票,正好赶上了15分钟后起飞的飞机。

上飞机的时候,她不知道的是,阮田零正在H市的一家医院接受紧急抢救。

飞机带走了江予菲,她去了另一个城市。

当她下飞机时,她打电话给她妈妈。说她要出去,叫她不要找她,她一个人会过得很好,让她妈妈好好照顾自己。

没有给妈妈反应的机会,她挂了电话,然后关掉了手机。

妈妈有叔叔照顾,身边有小浩,不用太担心她。从那以后,她会切断和所有人的联系,这个手机也不再开机。

离开机场后,江予菲去了汽车站,并选择乘公共汽车去下一个城市。

这一次,没有人能找到她的下落。

祖国那么大,找人就像大海捞针。他们不会找到她,即使他们会,也不会在短时间内找到她。

一夜之后,太阳升起,照耀大地,又是一天。

在一个医院病房里,病床上的男人幽幽地睁开了眼睛。他首先想要的是白色的天花板,然后他闻到了消毒剂刺鼻的味道。

这是医院吗?他是怎么来医院的?

“凌,你终于醒了,我被你吓死了!”传来惊喜和兴奋的声音。

阮,看着她,不相信地皱了皱眉头。“发生了什么事?我怎么去的医院?”

颜悦的眼睛又红又肿,显然哭了很多次。

她似乎熬了一夜,眼圈发黑,脸色苍白憔悴。

“凌,你不记得发生了什么事吗?”她握紧他的手,皱着眉头,奄奄一息。

“你吃了太多安眠药,差点死掉!

还好昨天想到给你个惊喜偷偷来了。我敲了你的门,你没反应,我就让酒店工作人员开房间。

结果看到你躺在床上一动不动,脸色苍白,吓人。

我们叫了救护车送你去医院,医生说你是吃了非法安眠药中毒的。如果不及时抢救,恐怕你会死的..."

都市言情

于立成

/ 乾隆

一枚钻戒,镶嵌11颗碎钻,奢华低调。

两个戒指,一模一样。

然而,有一个更大更小的戒指,上面镶嵌着一颗粉红色的钻石,一颗白色的钻石镶嵌在大的上。

李明熙第一次看到戒指就爱上了它。

小帖注意到了她的爱意,眼里的笑意更深了。

店员看着他的话,笑着问:“肖先生,你满意了吗?”

萧郎拿起一枚小钻戒,然后拉了拉李明熙的左手,直接戴在她的无名指上。

刚刚紧,很合适。

李明熙的手指白皙修长,戴上这样的戒指简直美极了。

萧郎对她说:“这是我设计的戒指。漂亮吗?”

“是你设计的吗?什么时候?!"李明熙大吃一惊。

“我很早就开始设计了,我知道有一天,我肯定会需要它。现在我给你穿上,你不许脱!”

李明熙不想在陌生人面前丢面子,就没说话。

萧郎拿起一枚更大的钻石戒指,戴在他的无名指上。

他拉着李明熙的手,双手并拢,给人一种天作之合的感觉。

店员不停地称赞他们,萧郎听得很清楚。

萧郎对自己制作的戒指非常满意。他还清了欠款,然后拉着李明熙的手走出了商店。

李明熙有机会问他:“萧郎,这是结婚戒指吗?”

“是的。”萧点点头。

李明熙哼了一声:“我还没同意嫁给你呢!”

“戒指都戴上了,不同意就得同意。”

“我还能脱。”

“要摘下来就扔掉,不要留着,也不要还给我。”

李明熙很无语。他能更无情吗?!

如果别人这样威胁她,李明熙肯定会把戒指扔到大街上,谁要谁捡。

不,她甚至没有给他机会帮她戴上戒指。

碰巧这是萧郎寄来的,她不愿意把它扔掉...

萧郎握紧她的手,没有给她做出决定的机会:“不过,我还是希望你不要脱,给我点面子,不要脱?”

“我可以暂时不脱……”

“饿了,我们去吃饭吧!”萧立刻打断了她的话,没有让她说出后面的“但是”。

只要她暂时不脱,他就有办法让她一辈子不脱。

李明熙愣了一下,有点跟在他后面蹦蹦跳跳的想着。

“就在这屋里吃吧!”萧郎高兴地把她拉进了一家川菜馆。

被他打断后,李明熙就不再说戒指的事了。

萧郎点了几道李明熙喜欢的菜,一直和她聊天。李明熙没观察一会儿,吃的比平时多了一点。

看到她的胃口好,萧郎很高兴,而李明熙的心里也很高兴。

吃完饭,走出川菜馆,萧郎将李明熙送回家。

李明熙摇摇头:“我有事情要做,我们各奔东西吧。”

“你还不想回家吗?”萧抿唇问道。

李明熙不知道怎么回答,只是说:“我有事,我说的是实话。”

如果萧郎放了她,也许李明熙会逃走,也许她会一直躲着她。

但如果他不放她走,她会生气,觉得他霸道,无理取闹。

昨天有人错过了我昨天很早就发的两条吗

历史军事

湖南省

/ 厉元吉

“我已经让陶叔收拾好你的东西,找个时间带走。”

安若摇摇头。“不,扔掉它。哦,以后别忘了给我账户转3亿,一分钱也不能亏。”

“放心吧,我马上转给你!”那人有点阴阴的说道。

“谢谢你,唐先生,再见。”安若笑了笑,伸手拦了辆车,骑走了。

唐雨晨低咒一声,心里觉得很不舒服。

他看了一眼手里的离婚证,撕下来扔进了垃圾桶。还不如扔掉,因为会让你生气。

上车后,他发动车子离开,顺便给蓝可人打了个电话。

“乖,我和安若离婚了。我已经决定我们下个月订婚。”

他想尽快结婚。他爱的人是蓝可仁。他想告诉大家,他真正的新娘是蓝可仁!

最后离婚了。

安若坐在餐厅的包厢里,感到失望、悲伤和安静。

或许,离婚也是一件好事。她还能活着,还能再爱。

唐雨晨,去死吧!

我再也不会爱你了。

正想着,盒子的门被推开,香侬笑着走了进来:“为什么要请我吃饭?”

“庆祝我离婚。”

香农的脸色微微变了变。她走到她对面坐下,想看看脸上有什么东西,但什么也没看见。

“开什么玩笑?”

安若笑着说:“不,我刚刚离婚。从此我就是单身贵族了。”

夏诺觉得不可思议。她认为安若和唐雨晨玩得很开心,她认为安若会永远幸福。

离了婚才这么久。

“安若,你为什么要离婚?好好活着,为什么要离开?你告诉我,唐禹锡是不是出轨了?”

一般只有男人出轨犯了严重错误,女人才会选择离婚。

安若垂下眼睛,淡淡地说:“是的,不是。”

他出轨是因为他想为了别的女人和她离婚。但是,他的精神从来没有出轨过,他爱的人永远是蓝色的,可爱的。

“什么意思?”

安若来回说着事情,夏诺听了之后,生气地在桌子上拍了他一下。

“他怎么能这样对你?!你要嫁给你,他爱的人回来你就离婚。他觉得你怎么样?安若,这段婚姻是分开的。唐雨晨是个败类。他根本不配和你在一起。别担心,我会给你介绍一个比唐雨晨好一千倍、一万倍的好人!”

安若笑着说:“我打算一辈子单身。其实婚姻就是这样。”

“可以,但是遇到好的不要错过。”

“嗯,我知道。”

香农用胳膊搂住她的肩膀,想了想,低声问她:“你难过吗?”

安若低下头,他的心情有点孤独:“有一点,但还没有到濒临死亡的地步。”

“这很好。吃吧,吃吧,姐姐带你去放松放松。”

“没有,这几天打算买房,想找个地方稳定一下。”

夏诺无比忠诚地说:“这一周,我陪你买房,装修房子。你要什么我都陪你。”

“你不工作?”安若疑惑地问道。

尽快看无错小说。请访问我们的收藏网站阅读最新的小说!

科幻灵异

小比利

/ 郭某

这时,一个荒谬的想法出现在她的脑海中。我不知道现在跳下去能不能杀了他。

靠在栏杆上的手暗暗握紧,江予菲觉得自己有点控制不住那种疯狂的想法。

她突然转身回到卧室,关上玻璃门,拉上窗帘,阻止自己再去阳台。

楼下,厌恶地看着她翻身阮。他抿了抿嘴唇,回头,走出别墅,开车走了。

这一次,委屈地坐在阮家的客厅里。

又对阮玲玉的母亲说:“婶子,江予菲太过份了。今天在医院遇到她,才知道她现在和阮的大哥在一起。她和阮大哥离婚了,却偷偷缠着阮大哥。岳越想让她有点自尊,所以她把热茶倒在岳越的脸上。茶再热,岳跃就破相了!”

阮母脸上露出惊愕之色。“岳越,你没事吧?”

“阿姨,我没事。”严月笑着摇摇头,眼睛却红了。他温柔大方,他的娇娇软弱无力。他非常可爱。

阮妈妈见她这样,对她更上心了,“真的这样对你吗?别怕,说出来,阿姨会给你决定的!”

“其实...我也错了……”颜悦低声说话,我的头又不肯说话。

阮的母亲不喜欢,所以她认定是欺负人。

她轻轻安慰严月:“岳越,别难过。江予菲和田零是不可能的,否则他们不会离婚。现在你是田零的未婚妻,我们家只承认你是儿媳妇。你放心,和我在一起,她经不起任何风浪。”

“可是阿姨,江予菲一直住在阮大哥的别墅里。我还是不知道她用了什么样的狐狸精手段,只是为了那样迷惑大哥。”徐曼生气地说,好像她才是受了委屈的人。

阮目脸色略显沉重。“我会问田零这件事。如果他真的和江予菲纠缠不清,我会亲自把那个女人赶出去!”

“不要!”严月连忙拦住了她。“阿姨,你的所作所为可能会伤害到你和凌之间的母子关系。我想凌只是一时糊涂,很快就会看到的真面目,不会再继续和她交往了。伯母放心,我能理解凌,我不会怪他的。”

多么体贴懂事的女孩。

阮的眼神立刻变得很亲切,“,你是个好孩子。阮家要的是你这样温柔通情达理的媳妇。田零伤了你的心,这简直太不对了。”

严月双手握住阮牧的手,温柔地笑着:“阿姨,凌和我真的很相爱,我最了解他。我知道他和江予菲在一起不是因为爱,而是因为放不下过去相处的回忆。我相信时间久了,他一定会放下过去的。”

阮穆笑得更和蔼了。她觉得这个媳妇不一样。

后来,她嫁给了田零,以她的良好修养和道德风范,她一定会在事业上帮助田零。

在两个人的共同努力下,阮的家庭一定会越来越辉煌。这时,一个荒谬的想法出现在她的脑海中。我不知道现在跳下去能不能杀了他。

靠在栏杆上的手暗暗握紧,江予菲觉得自己有点控制不住那种疯狂的想法。

她突然转身回到卧室,关上玻璃门,拉上窗帘,阻止自己再去阳台。

楼下,厌恶地看着她翻身阮。他抿了抿嘴唇,回头,走出别墅,开车走了。

这一次,委屈地坐在阮家的客厅里。

又对阮玲玉的母亲说:“婶子,江予菲太过份了。今天在医院遇到她,才知道她现在和阮的大哥在一起。她和阮大哥离婚了,却偷偷缠着阮大哥。岳越想让她有点自尊,所以她用热茶泼岳越的脸。茶再热,岳跃就破相了!”

阮母脸上露出惊愕之色。“岳越,你没事吧?”

“阿姨,我没事。”严月笑着摇摇头,眼睛却红了。他温柔大方,他的娇娇软弱无力。他非常可爱。

阮妈妈见她这样,对她更上心了,“真的这样对你吗?别怕,说出来,阿姨会给你决定的!”

“其实...我也错了……”颜悦低声说话,我的头又不肯说话。

阮的母亲不喜欢,所以她认定是欺负人。

她轻轻安慰严月:“岳越,别难过。江予菲和田零是不可能的,否则他们不会离婚。现在你是田零的未婚妻,我们家只承认你是儿媳妇。你放心,和我在一起,她经不起任何风浪。”

“可是阿姨,江予菲一直住在阮大哥的别墅里。我还是不知道她用了什么样的狐狸精手段,只是为了那样迷惑大哥。”徐曼生气地说,好像她才是受了委屈的人。

阮目脸色略显沉重。“我会问田零这件事。如果他真的和江予菲纠缠不清,我会亲自把那个女人赶出去!”

“不要!”严月连忙拦住了她。“阿姨,你的所作所为可能会伤害到你和凌之间的母子关系。我想凌只是一时糊涂,很快就会看到的真面目,不会再继续和她交往了。伯母放心,我能理解凌,我不会怪他的。”

多么体贴懂事的女孩。

阮的眼神立刻变得很亲切,“,你是个好孩子。阮家要的是你这样温柔通情达理的媳妇。田零伤了你的心,这简直太不对了。”

严月双手握住阮牧的手,温柔地笑着:“阿姨,凌和我真的很相爱,我最了解他。我知道他和江予菲在一起不是因为爱,而是因为放不下过去相处的回忆。我相信时间久了,他一定会放下过去的。”

阮穆笑得更和蔼了。她觉得这个媳妇不一样。

后来,她嫁给了田零,以她的良好修养和道德风范,她一定会在事业上帮助田零。

在两个人的共同努力下,阮的家庭一定会越来越辉煌。

游戏竞技

朝阳市

/ 惠能

于是她不顾一切地爱上了他,嫁给了他。

以为只要她真的爱他,他总有一天会爱上她。

正是这种天真毁了她的幸福,给了她无尽的痛苦。真的很幼稚。有钱人家有多少人是善良的,没有才华,没有心机?

可能她嫁给他的时候,他看透了她所有的想法。也许他在嘲笑她的愚蠢想法。

江予菲越是自我剖析,他就越感到自责和羞愧。

同时也觉得很难过。

如果她没有嫁给阮,就不会有今天的遭遇,也不会经历血淋淋的蜕变,更不会长得这么快。

是的,她还不到二十二岁。有多少这个年龄的女生像她一样历经沧桑,发展迅速?

到了这个年纪,应该简单快乐,应该取平均年龄...

但是她随着她的生活在迅速成长。她长得越快,就越快枯萎。

一滴眼泪轻轻落在白键上。

阮、的声音在他身后低低的响起:“怎么停了?”

江予菲抬起头,他的眼睛消失了,他的脸很酷。

她转身看着他。那个人靠在落地窗前,手指里夹着一支烟,地上有几个烟头。

她轻轻地移开目光,注视着远处那座黑暗的山。

“我累了。”

“不会玩吗?”那人扬起眉毛问,随意将烟头扔在地上,烟头上的微光在黑暗中闪烁不定。

“是的,我不会玩。你的目的不是惩罚我吗?现在我累了,不能玩了。满意吗?”

她冷漠的语气听起来像是一种冰冷的暴力反抗。

阮、直起腰来,冷冷道:“我罚你什么?如果你喜欢弹钢琴,我会让你爱怎么弹就怎么弹。我在让你开心。你不满什么?”

“我不想玩,我已经玩够了,还没有!”江予菲愤恨不已,冷冷地反驳他。

那人微微眯起眼睛。

如果她此时说的主要是一两句好话,他可以让她走下台阶。

但她一定是个不驯服的脾气,他是个喜欢自己方式的恶霸。

当她背叛他时,他更想制服她。

阮,微张薄唇,冷冷道:“不!休息十分钟跟我来!”

她很久以来一直在玩弄他的意思。他能不能不要太过分?

江予菲胸中的怒火再也抑制不住了。她迅速起身,向外走去。

“你要自己玩,我没时间陪你!”

“你住手!”

她继续走着,不在乎他的尖锐。

“你不想救那个人的餐厅吗?”

江予菲突然脱下高跟鞋,转身愤怒地指着他:“随你便,做你喜欢的事!反正你对我做的不满意。既然不喜欢我,为什么不签离婚协议?你不伟大,你就不怕任何人吗?如果有能力,可以签协议。有本事就别计较什么影响,马上跟我离婚!”

“江予菲!”阮天玲眯起冰冷锐利的眼睛,全身绷得紧紧的,几个大踏步冲向她,双手像铁钳一样托着她的下巴。

最后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