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三明明昇体育(中国)有限公司----隐龙(1/26)

三明明昇体育(中国)有限公司 !

就像北大荒有长老团,隐龙东晋也有权贵团,隐龙但东晋权贵团的能量并不集中在世俗上。

“我们现在该怎么办?”上尉一脸无奈地问道。

“只有血战!”穆子风擦去了嘴角溢出的鲜血,脸上露出了死亡的霸气。

“这是要活着死啊!”上尉·阿非常不服气。九阶壮汉的一拳砸下来,训练了很久的士兵突然倒地,身体碎成豆腐渣。你怎么对抗这个?没办法打。

上尉B突然想起了什么,眼睛一亮:“御长老过来需要时间,不过瑶池宫离这里很近。可以请瑶池宫帮忙吗?”

上尉·A的眼睛闪闪发光,当他拍拍大腿时,他突然变得一次又一次地兴奋起来:“是的!不是说瑶池宫仙女和晋王殿下深爱着,只是刚刚结婚吗?我们去瑶池宫求助吧!”

穆子锋听着,但嘴角溢出一抹苦涩的笑容。

别人不知道,作为南宫刘芸的叔叔他怎么会知道真相呢?sac-oh-oh-刘云对瑶池仙子一点也不爱,后来听说他喜欢紫苏安宫的小姨太太,就惹恼了瑶池宫。

“不合适。”穆子枫挥了挥手。“这时候瑶池宫不掉石头就很好了。有什么帮助?”

穆子枫猜对了。

这时,李已被秘密转移到瑶池宫。虽然昏迷不醒,但把李送到瑶池宫的三位年轻墨家对瑶池宫说了一些意味深长的话。那些话听厚了没问题,但细细品味,意思耐人寻味。

所以,瑶池宫现在讨厌南宫刘芸和罗素,哪里能派强者相助?

更有甚者,瑶池宫的核心精英大多死在罗素手中。比如李之初,李敖琼之被灭,之亡...可怜的瑶池李家嫡系人数不多,却有三个被罗素消灭了。

如果加上李,那就是四个。

上尉甲和上尉乙不知道南宫刘芸和瑶池李氏之间的描述。当他们看到将军拒绝这个提议时,他们很担心。

穆子锋没办法,但只能接几句话来说说南宫刘芸和瑶池李家的恩怨。

“是那个苏四小姐!”上尉一巴掌拍在桌子上,愤怒的站了起来。

“我不知道苏四小姐能做什么,但她能让晋王殿下放弃不吃烟火的瑶池仙子!”上尉·B在沮丧中呻吟了两次。“不然可以去瑶池宫求助。”

“五十万士兵,不要就这样全军覆没……”上尉一副不愿意哭的样子。

穆子枫冰冷的眼睛里闪过凛然的神情:“已经是三千里之外向朝廷求助了。援军马上就来了。你急什么?更何况,即使没有苏四小姐,刘芸也不会嫁给瑶池李家。”

说起来,穆子枫对那个叫罗素的女孩很好奇。他知道外甥的脾气,能把心思放在这上面的人,一定比瑶池李家的神仙强。

这个速度...对她来说太神奇了!隐龙!隐龙!

这.....怎么可能!野小一和野小二都是深渊恶魔!而且比九尾蝙蝠帝的实力强吗?

当她在九尾对付一个蝙蝠皇帝时,她根本学不会几招,就要被直接杀死...但是现在,南宫刘芸只有两把剑。

就两把剑!

但是一前一后解决了比九尾蝙蝠帝更厉害的野小一和野小二!

从什么时候开始,南宫刘芸和她的实力差到了如此悬殊的地步?罗素默默地在牛里面。

南宫云洁解决了野小一和野小二,对方的实力立刻减弱了不少。

一个是云起,还有一个野爸爸。

罗素兴奋地拉着南宫刘芸的手:“我好久没见你了,你的力气大了很多。现在你不会再去国君九大行星了吧?”

罗素眼里充满了泪水,她终于升到了五星君主。南宫云突然达到了她无法到达的高度...

南宫刘芸揉了揉罗素的头,星星眼里露出宠溺的光芒:“相信我,婚礼之后,你还不错,你想……”

南宫刘芸的声音没有落下,但是立刻皱起了眉头:“还有一个在破坏风景。看来不解决我们根本不可能结婚啊!”

南宫云烟将罗素拉到身后,藏在他高大的背上。

野爹快马加鞭,看见南宫云烟流过,顿时狂笑起来:“破铁鞋花不了多少时间,臭小子,明年这一天就是你的忌日!”

南宫刘芸笑了笑,勾起嘴角,双手交叉在胸前,他的姿势很邪恶:“我不知道明年是不是我的忌日,但我知道这是你两个宝贝儿子的忌日。”

说完,南宫云烟示意他往下看某个地方。

野老爹正要问他的两个儿子在哪里,看到这里,眼睛瞪得圆圆的!

地上躺着他两个儿子的尸体...

其中一个掉了头,脖子上的血还在喷啊喷。

另一个胸口衣服沾了血,眼睛变白,死不瞑目...

野爸爸绊了一跤,差点从半截掉在地上空。

“小家伙!!!"

“小二!!!"

狂野老爹发出凄厉的吼声,整个世界剧烈颤抖!

罗素感到气血翻涌,头晕目眩,感觉可怕。

跟在那群魔族人身后的野老爹,才是真正的灾难。

一个个都被轰了出去,口吐白沫,鲜血直流,吐血,或者晕厥。

这时,南宫流云把罗素塞在岩石后面,脸上带着一丝严肃:“倒下,躲起来,不管发生什么事,不要出来,记住!”

南宫云不是问题,他是在用严肃的语气讲事实!

南宫云烟一向冷静客观,但此时此刻,罗素从他脸上看到的不仅是冷静客观,还有凝重。

“放心吧,我绝不会拖你后腿的。如果有事,我一定会跑。我很快,你相信我。”罗素的黑眼睛认真地看着南宫云,绝望地点点头。

我帮不了他。我已经自责够了。罗素再也不会拖累他,隐龙成为他的负担。

“嗯!隐龙”南宫云烟的眼睛深深地盯着罗素,忽然,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双臂猛然一紧,将罗素紧紧地抱在怀里!

罗素还没来得及做出反应,他已经松开了罗素,大步向前走去。

野爸爸,此刻已经到了疯狂的边缘!

当初他在罪恶位面有七个孩子,但是罪恶位面很危险,一个不小心就会掉下去,于是无数年,他的七个儿子都死了,只有第一个和第二个得救!

这两个是他世上唯一的亲人!但是现在,第一个和第二个都死了!都死了!

啊啊啊啊啊!!!

野爸爸要疯了!

他两眼绯红,猛射南宫云!

然后!

他像猎豹一样跳起来,嘴里愤怒地咆哮着:“小一,小二!老爹为你报仇!!!"

野老爹有宣洁一周的实力,最近又有云起给他复仇的修炼资源,所以他一周就达到了宣洁的巅峰,即将进入宣洁二星!

还有南宫云烟,九大行星君主的实力。

君权阶段和玄学阶段有着天壤之别,有着无比深厚的差距。

不过,这只是针对普通人。

“砰砰砰!”

两个人对半相遇空,顿时吼声震动,整个世界剧烈震动!

罗素躲在岩石后面,盯着超级强者之间的战斗。

南宫刘芸虽然是九大行星之君,却可以和野老爹打成平手,可见他的潜力被挖掘的有多深!

升任宣化一周,野老爹手里没几招。

罗素紧张的看着这场战斗,她现在只盼着,云起不过来...如果云起过来,然后和邙煌老爹联手,那么...后果不堪设想。

南宫云烟故意激怒了忙皇老爹,也就是他憋着怒火,然后速战速决!

他现在唯一害怕的,是在没杀死邙煌老爹之前,谢浮云拔腿就跑。

所以,南宫云下手又快又准!

也正是因为如此,最终,在经历了最强的打击之后,他和芒黄老爹倒着走了...

芒凰老爹后退了一步,喉咙发甜,但是鲜血却被强行压制住了!

反而是南宫云。他连续后退了七步,卸去了强大的冲击力,内心部分只是轻微的颤抖。

然而老爹的脸色苍白而可怕,此刻五脏六腑都在打转,都错位了。

南宫云烟嘴角勾起一抹冷笑。

非常好!

南宫云烟顿时欺身而起,龙血剑迸出一道凌厉的寒芒!

朝着莽夫野老爹的额头砸去空!

芒黄老爹心里很生气,内脏受损。这些加在一起,使他有一种在绝望中崩溃的愤怒!

“轰”

两个人是对峙!

紧接着,邙煌老爹飞了出去,而南宫云的嘴角也挂着一丝淡淡的血丝。

罗素想冲出去问他怎么受伤的,但他想起了之前南宫云的约定……他只能乖乖地继续躲在石头下面。

南宫刘芸拿着剑大步走了过来!

隐龙

南宫云目前受损,隐龙但不太严重。

当务之急是除掉壮汉老爹!隐龙

除掉他之后,就只剩下云起一个人了,所以没什么好担心的!

不仅罗素这么想,南宫云烟也是这么想的,于是他握紧了龙血剑,一步一步地向荒蛮老爹走去。

在野爸爸倒在地上的一瞬间,眼中闪过一丝难以置信的惊恐!

他记得很清楚!

当初抢婚,这个人族男人就是八星之君!那时候,只要一点点努力,我就能杀了他!

不过我怕传说中的公爵随时来访,就放了他一马……没想到,才两个月!

仅仅两个月的时间,他已经成长到足以让他们的三个父亲在同一天死去。

芒黄老爹后悔自己肠子都绿了!

如果你那天杀了他...如果...但是,没有如果也没有后悔药!

所以,今天他只能失败地躺在地上,看着南宫刘芸举起屠刀。

南宫云烟居高临下的看着他,龙血剑高高举起!

罗素心里暗暗祈祷:杀!快杀!快杀!

但是很多事情往往事与愿违,所以你担心的事情就越来越重要。

云起没有来,但是

一个戴着面具的绿袍突然出现了一半空。

“绿袍,救救我!”老爹芒晃看到那件神秘的绿袍出现,又惊又喜,大声喊道!

绿袍客和野老爹出现在深位面。虽然没有友情,但是有一种老乡的感觉。此刻我看到野老爹被打得那么惨,他已经有开枪的心思了。

然而,他的脸冰冷而不置可否:“杀了他?有什么好处?”

野爹大叫:“你想象不到他进步的速度。两个月前我可以用一只手碾死他,两个月后他可以杀了我。如果你现在不趁机杀了他,两个月后,你会和我今天一样后悔的!”

这...有道理,但这不足以打动神秘的绿袍客人。

“只要你能杀了他!我...我就给你有龙秘籍!”老爹喊道!

“成交。”神秘绿袍客的声音冷漠。

他轻蔑地看了南宫刘芸一眼:“你是打算自杀,还是等着老人来杀你?”

这样居高临下的语气,南宫云烟已经多年没有听到了。

南宫刘芸扯起一句冷笑:“想打就打!你在说什么?”

“小伙子,你远不是我鼎盛时期的对手,更何况你现在受伤了。”绿袍的眼中有一丝遗憾和叹息。“年纪轻轻,就能掐死野三父子。你要说,你的未来是无限的。”

“但是,很不幸,你遇到我的时候,我没能让你成长。”绿袍冷冷一笑。然后,我看到他的手掌摊开,一把紫雪剑横着出现空。

“死在我的紫雪剑上是你的荣幸。”绿袍客握紧紫雪剑,森冷的目光盯着南宫云烟。

而此刻,南宫云烟感觉到了他周围一股奇怪的杀气!

一股寒气从背后散发出来。

邪恶位面有十个深魔,现在有八个。

龙晶三兄弟死了。

只剩下一对父子。

九尾的蝙蝠皇帝被他收走了,隐龙然后是绿袍客。

绿袍客紫雪斩南宫六云旦空!隐龙

南宫云龙的血剑就在这一刻挥舞了出来!

两股强大的冲击波对半汇聚空!

“郑”

发生了剧烈的撞击!

南宫云退了十三步才爬起来,绿袍客却纹丝不动。

就这样,竞争,争论!

绿袍是玄学秩序中两颗星的实力,而南宫云现在只是九大行星的君主。这个差距太大了。

绿袍冷漠的目光扫过南宫云烟,眼底迅速闪过一丝惊喜!

本来他是高估了南宫云的实力,现在发现南宫云的真正实力,他真的很惊讶。

难怪宣化一阶巅峰的莽荒被这个年轻人逼死了。如果他再弱一点,就会输在这个年轻人手里。

如果看起来,这个年轻人今天一定不能留下来!

但此刻,罗素看到了他们的战斗,他的眼睛变得越来越担忧。

说起来,南宫云只比这绿袍差那么一点点。如果她出现,她可以帮助南宫云。

更何况...

罗素看着渐暗的天空。

还有被浓雾笼罩的月亮。

今晚...又是月圆之夜!

月圆之夜,南宫腿病难免发作。到那时,他的力量将空前减少...

罗素握紧拳头,心中充满了烦恼。

但此刻,南宫云正在和绿袍客战斗。

激战!

绿袍以为打倒南宫云很容易,可是让他失望的是,南宫云竟然这么顽强!

一次次被打倒,一次次站起来。

一次次吐血,一次次抹嘴角的血!

在他眼里,光芒闪耀,仿佛他不是处于劣势,而是绿袍客!

绿袍客心中有一股淡淡的寒意...这样的年轻人如果给他一点时间,恐怕他会成长到他达不到的地步!

“年轻人,老人给了你足够的时间,他可以对抗你。接下来,”绿袍停顿了一下,眼神冰冷而讽刺。“接下来,只要睁开眼睛,看清世界上最强大的攻击!”

照他的话来说,绿袍客已经被反动攻击了!

“砰砰砰!”

绿袍客动如电,不停进攻,南宫刘芸不停退走。每退一步都会喷血!

罗素很着急!

上次南宫云有危险的时候,龙凤虚影出来帮忙,但是这次南宫云受了重伤,那龙凤虚影呢?为什么没有出现?

罗素心痛的看着南宫云烟!

他的身体依然挺拔,眼神依然坚定,但罗素知道...现在他是一股废力,一口气撑下去。

罗素能感觉到他的眼睛从他身边走过。

他在告诉她,快跑!

快跑!

但是罗素绝望地摇摇头...不,不要跑,她怎么能一个人跑?

罗素咬紧牙关,从岩石后面冲了出来!

而这时候,绿袍客嘴角勾起一抹诡异的笑容。

事实上,隐龙云起一大早就来了。他想看着南宫云死在野手里,隐龙但他很失望,但很快就来了一件绿袍,所以他打算等绿袍杀死南宫云后再出去。

因为他很清楚,如果罗素看到南宫云烟死在他手里,那么罗素绝对不会原谅他!

但是云起失算了...

他没有想到,罗素为了南宫云烟,竟然连自己的命都不要了!她爱他胜过生命!

云起在震惊的同时,也非常愤怒,但愤怒的同时不得不站起来!

他挡在面前,挡住了绿袍客那满满的一击!

一时间,仿佛整个世界都沉默了。

想象中的疼痛没有来,罗素慢慢睁开眼睛,云起此时也转过头去。

他的脸苍白如血,眼睛里充满了复杂的光,一滴血从他的嘴里滑落...

他用黑色的眼睛盯着罗素,他的眼睛像一团火一样燃烧着。“你疯了吗?”!你不想死吗?!你知道吗,如果我晚一秒出现,你就成了一团肉!!!"

心痛,怜悯,愤怒,死亡...云起的眼中一个个闪过各种情绪,最后,所有的情绪都变成了愤怒的火焰!

罗素用手抱住了南宫的柔软的身体,然后她坚定而倔强地盯着云起:“如果他死了,我不会一个人活着!”

“你!”云起非常生气,他的大脑混乱了。他纤细的手指戳了戳罗素的前额。“你脑子一根筋!”

“我一根筋,南宫云死了,我也死了!”罗素倔强的仰着苍白的脸,一双星星般的眼睛前所未有的坚定。

在生死关头,她终于意识到自己爱南宫云胜过爱生命。

云起气得额头青筋直冒,一时间半里的绿袍空哄堂大笑:“两个男人争一个女人?哈哈哈,有意思,好有意思。”

他狂笑着,但是没有人注意他...

结果患了冷斑的绿袍突然不高兴了。他冷冷一笑:“好像决定权在我手里。”

云起在他宽大的长袍里捏了捏他的手。他凶狠地看了罗素一眼,声音很粗鲁:“滚出去!赶紧给老子滚!”

隐龙

说完,隐龙南宫云和罗素的身体一挥手,隐龙瞬间被他抽飞!

飞得很远。

这时,罗素的心情非常复杂。

虽然凶狠粗暴,但他留给她生活的希望,还有南宫云烟...他想单独和绿袍抗衡,谁知道会发生什么?

罗素把昏迷的云抱在怀里,她感觉到了他身体上的疼痛。即使在昏迷中,他的眉毛仍然深深地皱着。

回头一看,罗素深深地凝视着,看到他终于召唤出了最后一个领主。

大概...就算赢不了,拿住命也没事。罗素咬着牙,抱起南宫云烟,快步向前冲去!

罗素看着朦胧的满月,心里咬牙切齿地说:只要今晚结束了…今晚过后…一切都会好的!

罗素带着南宫云跑开了,冲进了祁连山最深处的荒野。

一路走来,不知走过了多少条河流,多少个山谷,多少座大山。

当罗素走不动时,狐狸貂告诉罗素前方有一个温泉。

温泉的硫磺味可以隐藏人类特有的气息,藏在里面。就算绿袍客跟在他后面,也未必好找。

然后,罗素的眼里闪过兴奋的光芒,她抱着南宫云烟,朝着温泉的方向飞走了。

大约过了一炷香的时间,罗素终于带着南宫云来到了温泉。

温泉池位于峡谷之间,四周古树葱茏,几乎覆盖了整个温泉池。

溪水潺潺,雾气氤氲,迷离朦胧。

淡淡的月光倾泻而下,你可以清晰地看到红色的鱼在水中游动。

这种鱼叫火烈鸟,生命很脆弱。它只生长在水质极好的温泉池里。如果水质稍差,他们就会死。

不过这种火烧鱼有一种非常纯粹的火元素,治愈效果极佳!

罗素心里很高兴,知道今晚上帝也在帮助她。

罗素和南宫云一起跳进了温泉池,轻轻地把他放进了温水里。

南宫云冰冷的身体接触到温水,苍白的脸渐渐变得血肉模糊,原本僵硬冰冷的身体渐渐清醒。

不多时,南宫云烟睁开眼睛,看到了一脸担忧的罗素。

"...这是哪里?”南宫云的声音沙哑而沉闷。

知道了南宫刘芸话的意思,罗素说:“我去挡了绿袍。我一路抱着你一直往前跑。现在我深入到了祁连山的旷野里。”

“他……”

“召唤最后一个魔王,看实力堪比绿袍,这样就没有生命危险了。”罗素的黑眼睛望着南宫的流云,满是关切。“我很担心你。”

南宫刘芸纤细的手指摩擦着罗素的脸颊:“罗罗,你准备好了吗?”

他的声音在她心里柔软如羽毛,眼里有一种致命的诱惑。

“什么,什么?”

他突如其来的话使罗素处于尴尬的境地。

她怎么会不知道他的意思呢?只是...因此...罗素像一团火一样燃烧。

南宫刘芸用深情的目光盯着她:“你准备好补偿我的新婚之夜了吗?”

如果喜欢,请点击此处更新连载“”,供以后读书节使用。

南宫云烟嘴角勾起一抹温柔的笑容,隐龙用厚厚的茧手指在她脸上摩挲着,隐龙身体渐渐向她靠拢...再次关闭。

最后他就在她鼻尖对面,想离她只有半寸远。

虽然我早就想到会有这么一天,但是当这一天真的到来的时候,罗素只觉得心里一阵前所未有的恐慌。

她的大脑是一片空白色,双手像溺水的人,紧握着南宫云的衣袖。

全心全意地奉献给一个男人...对于一个女人来说,这是一个全新的人生转折点。

不仅是从女孩到女人的过程,也是为了这个男人,我愿意和你赌上一生。从此生死相依,永不放弃。

虽然想清楚了,但毕竟没有这样的生活经历,更何况眼前是自己的男人,所以罗素心里还是有些紧张。

她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只是低下头,扭着手指。

看到她这副小媳妇害羞的样子,南宫云烟偷偷偷着笑,仿佛腿不可控制的疼痛,都在这一刻。

他英俊的脸上带着幸福的微笑,一只有力的手臂环绕着她纤细的腰,把她带到前面,立即把他的小妻子抱到怀里。

南宫流云过后,臀部靠在岩石上,凭借着身高的绝对优势,走火入魔,在耳边低语。

“咯咯咯,你不想吗?”他灼热的呼吸萦绕在她的耳边,罗素的心柔软了。

罗素咬紧下唇...她说什么了?说好会不会太不做作?说不,他会不会太尊重自己然后...

南宫云烟看着罗素变幻莫测的脸和各种动情的眼神,心里甜如蜜。

他圈住她纤细的腰肢,摇啊摇,在她耳边淡淡地笑了笑:“你不说话,当你默许了?”

“不要。”罗素把手放在胸前,胸看起来很薄,但摸起来很肉。

但是,她的语气不坚定,态度不坚定,有一种想拒绝又想欢迎的态度。

而且两颊绯红,娇艳欲滴,眼中满是秋水,迷倒了所有人。

南宫云烟看着她这个样子,还有什么不明白的,他打横将罗素抱起,走向深水区。

罗素突然被一位公主抱住,下意识地搂住了他白皙纤细的脖子。同时,他的口气有点粗暴:“咯咯咯...今晚,给我整个你,好吗?”

这...罗素害羞地咬着下唇,一句“好”也说不出来。然而,她的眼睛一直盯着南宫云。最后,她郑重的点了下头。

这一刻,有着美丽的风景,她愿意把最好的给最好的。

在罗素的允许下,南宫刘芸的全身被冰冻,然后露出狂喜之色。他紧紧地握住罗素的手,生怕她食言跑掉。

他不会再让她拒绝了,放低了她英俊的外表,抓紧了罗素的呼吸!

刚才虽然他有优势,看起来占了上风,但事实上,只要罗素对他不利,他就能把他打垮。

得到她的认可,知道她也喜欢这么做,这样一个两情相悦的人,就算是南宫云烟这么骄傲,也几乎失去了自制力。

如果喜欢,请点击此处更新连载“”,供以后读书节使用。

隐龙

罗素知道他受伤了,隐龙受了严重的内伤,隐龙所以她不敢挣扎或移动。她那双美丽的星眼就像被清澈的水渗透一样,泛着清澈的星光。

南宫云把罗素放在一块平坦的岩石上。

岩石因为是在温泉里,在浓雾下,有些微热。

他弯下腰,巨大的影子覆盖了整个罗素。他用一只手支撑着罗素的脸颊,他那清澈而漆黑的星星般的眼睛反映了罗素此刻的困惑。

苏陷入了轻微的意识挣扎,但南宫变得擅长按罗素的腿,这使她无法移动。

罗素的腿不能动了,她纤细的腰肢像美人鱼一样扭动着。

南宫云烟眼中带着一丝有趣的微笑。

罗素用双手推了推他:“你笑什么?别笑!”

南宫刘芸想俯身吻她,但罗素用双手推开他瘦弱的胸膛,使他动弹不得。

南宫刘芸一只手把罗素的手举到头顶,这使得罗素的胸部越来越挺拔。

南宫刘芸瘦弱的身体压在她身上,一条腿压着她的腿,一只手压着她的手,轻声笑着:“咯咯咯,今晚,我是你的,你开心吗?”

这张让罗素梦想的美丽的脸,一寸一寸地靠近...

罗素仰面躺着,看着荒野之星。她无助地看着那个让她心跳的男人向他走来,他身后满天的星星都闪烁着幸福的光芒。

此时此刻,罗素的大脑是一片空白色,他面前只有一张放大了的英俊的脸,耳朵里有轻微的粗重的呼吸声。

他的声音平淡,几乎沙哑,很慢,很慢:“乖,让我爱你……”

它充满了怜悯和爱,无限的甜蜜和宠溺,仿佛把罗素的心放在蜜罐里,让她充满了快乐。

“嗯……”罗素害羞的别过脸,脸颊绯红。

虽然只有一个简单的词,好像是“如果不是”,但似乎有无穷的魔力。

那个倒在她身上的男人很优雅,但是在说完这句话之后,他突然变得兴奋起来,然后他迅速地抓住了罗素的呼吸!

嘴唇一碰,就像电火一样。

“啪——!”

两个人脑子里全是一片空白色,所有的理智都扔掉了!

《南宫云日报》有多冷静客观,有多居高临下,但此时此刻,他几乎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和行动。

他动作又猛又快,好像吻不够似的!

南宫刘芸在罗素的入口处袭击了这座城市,罗素也被赶走了。她以粗鲁的方式回应他的激动。

南宫云烟很兴奋,但是因为罗素的反应...他全身紧绷!

这是罗洛第一次回应他!

如果在锤打之前就命令他,这一刻他几乎无法维持,心脏几乎要跳出胸腔。

潜意识里,他突然停止了所有的动作,与罗素稍稍拉开了距离。

他的鼻子顶着罗素的鼻子。

罗素闭着眼睛,因为南宫云离开了,她微微蹙眉,纤细的玉臂下意识地搂住他白皙的脖子,拉着他的头向她走来。

此刻,南宫云绽放出有史以来最灿烂的笑容。

从最初的一厢情愿,隐龙到后来的两情相悦,隐龙再到现在看到罗素主动邀请,南宫云瘦瘦的,微微有些勾人,星星眼中的柔波更是前所未有的醉人。

“姑娘,我等不及了,嗯?”南宫云的声音很轻,像羽毛一样轻轻滑过罗素的耳朵。

罗素也意识到她过于活跃,暴露了自己内心的欲望。她的脸突然尴尬起来...她哼了一声,正要推开南宫云,却见他冲她一笑,露出白牙:“那...正式开始。”

当罗素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南宫云烟又紧紧扼住了她娇艳的红唇,然后用厚厚的茧子般的食指往下移。

紧接着他的瘦瘦的向下移动。

修长的脖子和性感的锁骨都留下了自己的红唇品牌。

在罗素的那一刻,他的眼睛半眯着,在月光下模糊而朦胧。此刻,她忘记了以前的沉重,忘记了过去的生活,忘记了一切,满满的眼睛只在他面前。

她能做的就是紧紧抱着他,迎接他的热情。

偶尔,罗素会轻声细语,但总是让南宫云兴奋不已。

他的吻有时像一阵风雨,有时又像一阵细雨;时而激烈,时而温柔。

他沉重的呼吸声让罗素觉得他很激动,压抑,并尽力取悦她,满足她。

罗素忘记了时间、地点和晚上。

连她都忘了南宫刘芸什么时候脱了衣服,什么时候脱了衣服。

她喘着气,低声说,声音很平淡。

眼神迷离朦胧。

黑暗中,她仿佛听到南宫云在她耳边低语:“咯咯咯...我第一天见到你就想这样对你。”

罗素:“…”

还记得他们第一次见面的日子,那时她刚到,被苏、欺负。这时候,他优雅而悠闲地靠在树上,明亮的阳光在他身后背光照射。罗素看到了两个生命中最美丽的少年对她微笑。

罗素慢慢睁开眼睛。

他的脸近在咫尺。

从外表上看,因为兴奋和克制,它浑身是汗。

他的眼神,带着一种凶狠的冲动,仿佛是一只几乎无法克制的困兽,现在正紧紧地抓着她的眼睛。

而罗素此刻意识到,南宫云烟身上的衣服已经褪去,世界上最美丽性感的身影此刻就在她的眼前。

当时,罗素甚至忘记了呼吸,几乎窒息而死!

“可爱,不疼——”南宫云烟的吻,温柔而柔和,哄着罗素。

这句话让罗素意识到,此刻的南宫云烟,他所在的地方,正是...

但是当罗素没有反应的时候——

“啊……”

罗素感到一阵剧痛,急忙去推南宫云。

南宫云烟心中闪过一丝怜惜,停了下来,却没有退出。

他靠在她身上,额头上的汗水落在她的胸口,忍受着极度的辛苦。

“姑娘,我们真的在一起了,你有我,我有你。”南宫刘芸的声音带着醉人的温柔,手指怜惜地摸着她的脸,他轻轻吻着她的眼睛、鼻尖、脖子、锁骨...

-P:我不能详细说了。你的作者将被关闭。你负责送餐吗?眼泪。

罗素抱着南宫云烟下来了。

北辰影和紫嫣开心的跑过来,隐龙蓝影和夜鬼也围了过来。

“老二,隐龙你真棒!”北辰影子拍了拍南宫刘芸的肩膀。

看,南宫刘芸的形状又短又矮。如果不是罗素的搀扶,他肯定会直接坐在地上。

“这个......”北辰影看着他的手掌,眼里闪着难以置信的疑惑。

他什么时候成了厉害的高手?南宫卫的身体,他可以...

罗素怒视着北辰影,压低声音警告:“回去跟你算账。”

然后带了龙,南宫两个也上了车,直接走了。

暗夜拍了拍北辰英的肩膀安慰道:“你小子完了。”

北辰英哭丧着脸说:“老二看起来完全正常。我怎么会知道……”我就知道他的腿病根本没好!他看起来真的和他健康的时候一样,好吗?

“你这个笨蛋!”晏子轻蔑地看了北辰影业一眼,跟上了蓝色和漆黑的夜晚,迅速走了回去。

“啊,你等等我,等等我~ ~”北辰影终于回过神来,发现只剩下一个小黑点让大家去了,于是跑了上去。

在马车里。

南宫云进去后,紧绷的身体放松了。

罗素连忙拿出田零的水给他喝。

“你舒服吗?”罗素漆黑而清澈的眼睛里充满了担忧。

“好多了,不用担心。”南宫流云笑得像灿烂的阳光。

“这里只有我们两个人,别坚持了。”罗素雪白的双手带着灼热的气息慢慢在他的腿上游动,帮助他缓解冷毒的疼痛。

南宫云靠在车壁上,汗流浃背,脸色雪白。

他虚弱地半睁着眼睛,低头看着罗素,后者减轻了他的痛苦。殷红的嘴唇,红红的嘴唇慢慢勾起,眼睛弯了,月亮美得妖娆,低声说:“傻姑娘。”

“没有人比你更蠢。”罗素重力腹诽,南宫云烟吃痛倒抽了一口冷气。

罗素没有抬头,但他的声音带着呜咽,他的语速很快地反复责备他:“你没有东方玄那么强壮,而且你知道你有腿疾,为什么要打?”明知道自己要死了,为什么还要上去!"

面对罗素的兴奋,南宫刘芸聪明如鹿,脸上带着微笑,低低的辩解:“这不是...赢了?”

“赢了?如果上帝没有在最后的关键时刻帮助你,如果你没有在那一刻突然升职,你怎么可能赢?东方玄之剑可以直接把你劈成两半!”罗素愤怒地用手重重一击。

“嘶——”东方玄疼得一身冷汗。

这个坚强的女孩,对那些真的很不礼貌。

虽然被骂,但南宫刘芸的嘴角越来越翘,笑容越来越明显。漆黑如墨的星眸在浓密的睫毛下熠熠生辉,明亮深邃如水晶,闪耀着耀眼的色彩。

当他细长的手臂伸出时,罗素站立不稳,直接坐在他身上。

罗素非常紧张,大声说道:“放开我!最近怎么样?有没有压你?”

南宫红唇妖娆招魂,黑眼睛温润如玉,一眨不眨地盯着罗素,她美丽的容颜深深地印在我的脑海里,在我的灵魂中烙下许多痕迹。

“傻姑娘。”南宫修长如玉的手托起如雪般晶莹的脸庞,隐龙深情地抚摸着她的脸颊。“放心吧,隐龙这样不好吗?”

虽然他在骂他,但他的女孩眼睛红红的。南宫云心就像融化在水里的柠檬,酸酸的,涩涩的,却让他很心疼。

“都是你的错!”罗素冲着他喊道。

“对,都是我的错,都是我的错。”南宫刘芸一再承认自己的坏脾气,并用她宽厚的手掌把她的头压进他宽广的胸怀。

直到这一刻,他才确认,他的女孩还在他身上,他不会失去她。

东方玄终于从半空飞了下来。虽然他看起来像往常一样,但他的心并没有完全不紧不慢。

他害怕自己会死。

他害怕再也见不到他的女朋友了。

甚至,他害怕他的女孩会回头,被云起缠住。

那一刻,所有的担心、焦虑、痛苦都混杂在一起。那一刻,上帝似乎终于出现了。在生死关头,他灵光一闪,悟出了天道。不然他现在怎么样就不好说了。

罗素被埋在南宫刘芸的胸膛里,听着他稳健有力的心跳,闻着他身上温暖的阳光,深深地沉迷其中。

“下次别再这样了,听见了吗?”罗素的声音不像以前那样咄咄逼人,但仍然令人无法接受。“你不知道,我的心跳在台下都快停了。”

“嗯。”南宫云烟抚着她瘦弱的背,笑着哄她。

此时,太阳恰到好处,从窗口斜射进来,春风温暖地吹进来。

车厢里的两个人就这样抱着,睡着了。

一个是在台上打架累得筋疲力尽,一个是在台下焦虑紧张,所以现在成绩出来后,都很放松,都睡着了。

不知不觉间,龙林的马慢了下来,走起路来稳如游丝。

时间一点一点流逝,夕阳西下,但在南宫刘芸和罗素面前,北辰影子面面相觑。

“他们不是比我们先出来的吗?怎么还没到?”晏子焦急地在大厅里走来走去。

“也许,去做他们的私事?”北辰荫摸着下巴,他的脑海浮想联翩。

“收起你在我脑海里的想法。你们都不担心高三的不适吗?敌人无数,你不担心吗?”晏子的眼睛在人群中扫了一圈。

“放心吧。”那三个没良心的居然还点点头,一脸严肃的说道。

“你不忠诚!”晏子气呼呼地指着他们,正要发表长篇大论时,外面传来一阵轻微的马蹄声。

“来!”晏子惊呼一声,快步跑了出去。

这时,南宫刘芸已经醒了,但罗素还在睡觉。

然后,他们看见南宫云抱着罗素,迈着细长的瘦腿从马车里走出来。

他每走一步都很稳健,好像什么都没发生过。

北辰英冲上去伸出手:“老板,要我来吗?”

虽然罗素很瘦,但至少有七八磅重。

南宫云烟长得像冰刀,像积了三千年冰的冰刀,狠狠的射向北辰影。

醒来后发现身边的家具很奇怪,隐龙过了很久才回过神来。这是南宫云流动的房间。

罗素拍了拍脑袋,隐龙努力回忆着,她怎么会睡在南宫刘芸的房间里,睡在他的床上呢?

罗素发现她最后的记忆是在车厢里,她一边骂着南宫云一边睡觉...然后,没有事后的想法,她没有任何印象。

罗素偏头一看,南宫云烟美丽无双的模样就在眼前。

“早上好。”南宫刘芸微笑着和她打招呼,早上的心情似乎很好。

“你好吗?”罗素关切地问。

看到罗素的第一句话就是问他的伤势。南宫刘芸高兴得好像要给一个孩子加糖似的。他抓住罗素,把她压在自己的身体上,同时灵活地翻了个身,靠在她身上。

南宫刘芸的眼睛半眯着,嘴唇上挂着邪灵。他慢吞吞地问:“要不要自己确认一下?”

“怎么确认?”罗素被他压在身下,双手紧紧贴着他的身体,茫然地问道。

“比如做点运动,嗯?”南宫刘芸兴高采烈。

“无聊。”罗素哼了一声,直接把他推开了。“如果你没事,我就走。”

“谁说我没事了?”南宫云烟固执地压在她身上。

“那我能为你做什么?南宫子弟?”罗素笑着舔舔嘴唇,隐龙摸摸他柔软的头发。

现在的流氓南宫刘芸真是像个倔强的孩子,隐龙这让她又气又好笑。

“你不觉得你男人赢了比赛,该不该做个好吃的奖励?”南宫云烟一脸当然的表情。

“这个...似乎...有道理。”苏点点头。

“你不觉得你男人赢了比赛,该不该做一件衣服,亲手处理?”在南宫云浓密的睫毛下,明亮的眼睛扑闪着,像松塔一样撅着嘴。

“这个...似乎...有点困难。”罗素觉得自己的头很大。

“其他女人也会这么做。”南宫云固执地要求道。

“但我不是另一个女人。”罗素沮丧地挠着头。她甚至不会拿绣花针。她能做什么衣服?衣服取笑她。

“那么...钱包不错。”南宫云拎着床头的钱包。

罗素很郁闷:“你是个空之间有戒指的人,还用钱包?”

“反正!”刘芸抿了抿嘴唇,严肃而认真。“而且一定是自己做的。”

"..."罗素想哭,像哄孩子一样哄他。“晚点怎么样?”

“不行,三天之内一定要做好。”

罗素无语地瞪着他。还有时间要求。

“好,好,我知道了。”罗素起床穿好衣服后,就像没人看似的出去了。

到了外面后,罗素看到了晏子,他的眼睛突然一亮。他抓住晏子,低声问道:“你最近过得怎么样?”

“没有。”晏子摇摇头。突然,她似乎想起了什么,咯咯地笑了。“想说点什么,真的有。”

“什么?”罗素好奇地眨着眼睛。

“你好像有东晋的百花节。”晏子似乎记不清了。过了很久才回忆起来。“听说如果月亮升到最高的时刻,在花树下亲吻,送对方亲手做的信物,那么这对男女就有福了,白头偕老。永远永远,三代不会分开。”

“百花节是什么时候……”罗素眨了眨眼。

“三天后。”紫嫣微微一笑。

果然!罗素心里嘿嘿一笑。没想到南宫云这么幼稚。太可爱了。

“但这只是一个传说。谁信谁傻,这还是三哥说的。”晏子忙于他正在做的事情,随口提到了一句话。

“什么?南宫刘芸的意思是,谁干这个,谁是傻子?”罗素额头冒出三条黑线。

“嗯!”晏子肯定地说,“五年前?记不清了,反正三哥这么说的时候态度是不屑的。对了,你问这个干嘛?”

“没事没事,咳。”罗素低声咳嗽了两声。

这南宫云,既然这么看不上传说,为什么要神神秘秘的带走她?我真的不理解她。

但是罗素很快就把这件事抛在了脑后,因为她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师傅是宗师级炼药师,他一定会有办法解决南宫刘芸的腿疾。他不是说只有大师级的炼药师才能治好南宫刘芸的腿病吗?

苏上岸时,隐龙融云大师手里拿着一本书,隐龙漫不经心地翻着。

看到罗素,眼睛也不抬,轻哼了一声,也故意别过脸去。

罗素额头冒出三条黑线。

师傅,这是什么?

“师傅......”罗素拖着结尾,和融云大师摩擦。

“哼。”融云大师埋头于书中,仿佛书中有什么东西深深地吸引了他,使他目不转睛。

罗素脑子里想得很快,想着自己哪里得罪了老爷老人家,却不记得自己什么时候要去。

“主人……”罗素虚弱地拉了拉融云大师的袖子。

融云大师端起茶杯,平静地喝着茶,只是没有看罗素一眼。

“主人,看着我就好。至少你喜欢这张脸,不是吗?”罗素会正视。

她的脸和颜花一样有七分像。乍一看,几乎可以是正品。

严华是融云心中最深的烙印,也是最柔软的存在。

那么,融云还在生什么气?他细长的手指戳了戳罗素的额头,低声说了两遍:“女孩是外向的,你这个女孩,哼。”

有了男人,连主人都不要了。

“主人~ ~ ~”罗素立刻明白了主人在生什么样的气。她甜甜地笑着,像一朵盛开的夏日向日葵,舔着小脸,蹭着师父。“师傅,请坐,给你泡茶。”

“哼。”融云大师的气色好多了。

罗素正忙着烧水、泡茶、泡茶、用自己的手斟满一个小杯子,举在融云大师面前,笑得像条狗腿:“大师,请喝茶。”

“这茶不能给老师喝。”融云大师不回答。

“为什么?”罗素很困惑。

“那个傻孩子的腿病,老师治不好。”融云大师的性格,当罗素的眉毛动了一下,他就能猜到一个很接近的匹配。

“为什么治不好?”罗素急了,赶紧坐在融云师傅旁边的凳子上,眼神前所未有的严肃,“为什么治不好?不是说只有大师级的炼药师才能治好他的腿病吗?师父这么厉害,为什么治不好?”

罗素关心混乱,一系列的问题被抛在一边。

融云的眉头又皱了起来:“你担心吗?”

罗素像小狗一样点头。你能不担心吗?那是她指认的人。

“你要关心自己,为自己努力。”融云大师挥了挥衣袖,平静的说道:“只有晋升到大师级炼药师,才能救他。”

“为什么?”罗素不服气地站起来,“明明主人可以救,为什么不救?师傅知道我现在是超级炼药师,以后会晋升为炼药师师傅。就算我有幸晋升为炼药师大师,也有炼药师大师的门槛。又不是师父不知道罗师父修行百年,过不了这一关。师父是不是觉得我短短几年就能升职?”

罗素很讨厌,说话像炮弹一样,还朝它射击。

融云大师看着她,她的眼睛像黑色的玉一样黑,她的眼睛神秘而复杂。

然而,罗素毫不示弱地迎着他的目光,他的目光深深地看着他,没有任何退缩。

此章加到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