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leyuapp(中国)有限公司----美丽的凶器(1/80)

leyuapp(中国)有限公司 !

但是再严峻的考验,美丽只要你能守住自己的心,美丽就能轻松过关。

转眼,距离测试已经两个月了。

叶笑言他们的表现,米砂他们偷偷看得很清楚。

她发现除了叶笑言、陈俊君齐家,其他三个人都有点感动。

虽然隐藏的很好,但是感情方面太嫩了。

或多或少,有点头绪。

比如布兰奇看着自己的伴侣,眼睛会不由自主地发光。

其他男生看着自己的另一半也会有同样的反应。

还有,时不时打着考试的名义,吃个饭,逛逛,都是忍不住。全文下载

只有叶笑言他们三个非常守规矩。

平时根本不和考他们的人接触,上课时间也很认真,绝对不会被什么事情诱惑或者迷惑。

米砂对他们三人的表现感到满意。

但是,陈俊和君齐家不会成为杀手,她满足了也没用。

叶笑言,她可以多培养他,让他将来变得更好。

叶笑言最近一直在刻苦训练。

过去,他每天都会抽出一点时间学习文化课。现在他不学文化课,一有时间就训练。

他从早到晚努力工作。

陈俊,他们很困惑。叶笑言如此渴望什么?

他问他在做什么,但叶笑言只是说他想在短时间内变得更强。

“为什么要设定时间?你担心自己会被选中参加秘密训练吗?”陈俊又问道。

叶笑言摇摇头,他不得不说出真相。

朵拉告诉他,如果她不能被打败,就只能让她为所欲为。

他不想被动,只能加强自己。

陈俊听着,觉得自己做得很好:“但是朵拉的训练时间比你长,她的功夫也很好,短时间内你无法超越她。”

叶笑言笑着说:“我没必要超过她。我只是需要拖延时间,让她不能从我开始。”

陈俊想了一会儿,说道:“我有一个主意,这样你就可以在短时间内学会如何对付她。”

“有什么想法?!"叶笑言高兴地问道。

“学针灸,人身上有很多穴位。如果你能击中她的要害,你就能制服她。”陈俊说。

叶笑言听了,觉得很有道理,只是...

“我不知道穴位。”

陈俊笑着说:“这很简单。请迈克教你,我跟你学。”

“是的,迈克懂得医术。他一定知道穴位!”叶笑言开心地笑了。

乐山确实懂一点医术。

正好,他从小就带着穴位,对穴位很了解。

他也认为陈俊的提议很好。

他们在岛上学功夫,偶尔会涉及穴位,但也就那么几个。

而涉及的穴位是最常见的死亡点。

但是人体有一个穴位,一个关键的穴位。

熟悉这个穴位需要很长时间。

幸运的是,叶笑言不怕吃苦,不怕学习。他们做了几个上面画着穴位的娃娃。叶笑言每天都在宿舍学习穴位。

穴位讲究快速准确,尤其是力量的控制。-15853328368742109878+dsguo+4369->

小乔想了想,美丽觉得很吃亏。

“受苦的不是你,美丽是我。你说,你打算怎么补偿我?”她故意问。

“你想要什么补偿?”云起不问。

“这不是你给的吗?不然怎么体现你的诚意。”

“你要什么我都给你,好吗?”

小乔笑道:“这么大方?”

“当然,但前提是你是我的妻子。”

“你是说,我一旦和你离婚,你就不收你的账了?”

“你不是我老婆,我不能给你,你能吗?”

小乔故意说:“所以,为了享受你的财产,我不能和你离婚。”

“可以这么说。”

小乔严厉地说:“离婚前我得用光你的钱!”

齐墨韵笑笑:“你不能用。”

“那不一定。”

“你用多少我赚多少,你用不完。”所以,她不能一辈子离婚。

小乔看不上他:“知道自己能挣很多,就不用那么骄傲了。反正你自己说的,你老婆可以用你的钱,我以后用你的钱你也没意见。”

“你不需要我有意见。放心用吧,老婆。”云起莫突然对她笑了笑。

小乔惊呆了,马上瞪着他:“以后别这么叫我,好尴尬。”

“但我们现在是夫妻了。”

“假的,我们只是按合同结婚。”

莫想说这不是假的,至少结婚证是真的。

“私下里让我练,不然在公开场合,我怕演戏的时候露脚。”他找了个借口。

小乔也想想。“嗯,随你便。反正叫你也不会少一块肉。”

“而且我没说错,你呢?”

“是的,你没有错。”小乔看着窗外的风景,不禁感慨,“你喜欢的女孩真笨。如果她嫁给你,她可以享受你一半的财产。她从哪里能找到这么好的东西?能说她嫁的男人更有钱吗?”

祁墨韵一反常态地说:“我以后不想提她了,就不说她了。”

小乔以为自己心里难过。“好吧,我不说了。”

齐的心情又变好了。“我还没给你买戒指。是点还是自己选?”

“自己选吧,定做太慢了。而且没必要。”

“我们现在就买。”

云起什么也没说就开始了,带她去了最高档的珠宝店。

这里的珠宝是世界上最好的,每一件都能让女人疯狂。

就在一批高级定制戒指出现在店里的时候,莫让店员拿出来给小乔挑选。

小乔两个都喜欢。

“喜欢的话可以全买,留着自己喜欢的作为结婚戒指。”云起轻声说道。

他的话让几个漂亮的女售货员心跳加速。

为什么他们遇不到这么好的男人?

再看看小乔,他们那么气馁,所有的不争气都没了。

这样的美女确实比她们幸运...

小乔笑笑:“你以为你买的是白菜。”

全部买下来。要多少钱?

小乔笑道:“石头的价格比白菜贵多了。一块石头可以吃好几代白菜。”

齐墨韵笑了笑,美丽然后告诉店员:“包起来。”

“不要——”小乔出声制止了。“我只要一个。”

“没关系,美丽包起来。”

“这个我要了。”小乔指着最大的粉色钻石说。

那颗粉红色的钻石是枕头的形状。很大的一颗,估计十几克拉。

“我想要这个,但没有别的。”

“别给我省钱。”云起·墨涛。

小乔白了他一眼:“谁给你省的钱,最大的我买了,好不好?我要这个,买别人没用,也不全喜欢。”

“那你还犹豫?”

“我就是不知道该不该给你省钱。”

齐墨韵:“…”

买下戒指后,云起·莫拉拉着她的手,亲自给她戴上。

小乔不仅漂亮,手也很美。

她的手指白皙纤细,指甲呈椭圆形,粉红色透明,修剪整齐。即使她没有长指甲,她也很漂亮。

戴着一颗巨大的粉色钻石让她的手看起来更漂亮。

其他人都用手摘下戒指,但她用手摘下戒指。

几分钟后,云起低垂的眼睛看得很清楚,然后他抬起头来。他的眼神又平静了。

“这枚戒指很适合你。”他称赞地说。

小乔抬头满意地笑了笑:“我想是的。”

其他几个店员的眼睛都红了。

现在他们嫉妒的不是云起·莫的钱,而是小乔的美貌。

以她的美貌,你想要什么?

只是长相这种东西是天生的,后天不会变...

走出珠宝店,他们出发回家。

回到齐家,大家拿着结婚证,看着她的结婚戒指。

莫兰是最幸福的。“乔乔,从现在开始,你和艾凡就是夫妻,而你就是我们齐的家人。记得改口叫我妈。”

小乔不好意思开口:“妈……”

“喂!”莫兰大声回应,“哈哈,今天真开心。”

“大哥什么时候办婚礼?”云笑着问。

齐墨韵说:“你现在可以开始准备了,先在这里办婚礼,然后再去A市办。”

莫兰第一次给孩子办婚礼,非常激动。“让我准备一下。Jojo可以说是想准备自己想要的东西。”

小乔不在乎。“婚纱我来选,其他妈妈自己拿主意。”

“好吧,我给你设计的。”

“嗯。”

“对了,今晚你们可以呆在一起。我已经告诉仆人把乔乔的东西搬到埃文的卧室。”莫兰突然说道。

小乔:“……”

她保持沉默,他们都认为她很害羞。

莫兰慈祥地笑了笑。“等你家装修好了,你就搬进去住,住在一起没人打扰。”

小乔就更尴尬了。

莫兰不再逗她,转身走向婚礼。

不知不觉,已经是晚上了...

肖骁先回到卧室。

齐的房间很大,他的风格现代而简单。

他的床也很大...

萧乔看了看沙发,恩,够大够长,睡一个人在上面没问题。

美丽的凶器

小乔满意地点头,美丽然后拿着睡衣去洗澡。

她刚洗完,美丽就发现莫推门走进了房间。

小乔直接对他说:“你能睡沙发吗?不然我可以睡沙发。”

齐墨韵点点头:“好,我睡沙发。”

小乔安慰他:“你应该暂时委屈一下。等我们搬到新房,你可以一个人睡一个房间。”

这里的每个人都在看着,他们不能分开。

如果你一个人住别墅,没人会发现。

莫只是笑笑,没说话。他直接去了洗手间。

小乔躺在床上,奇怪的感觉床上全是他的气息和味道。

老实说,她还没有睡过男人的床...

小乔担心睡不着,干脆拿了个枕头裹在被子里睡在沙发上。

不久,浴室的门开了——

云起·莫只是腰缠浴巾走了出来。

小乔一眼就看到了他腰腹上强健的腹肌和强健的身体。

“你有多高?”她忍不住问。

"186。"云起·莫回答说:“你怎么在沙发上跑的?你不想睡觉吗?”

“算了,我还是睡沙发吧,至少你是这里的主人。”小乔撒谎了。

“你睡床上,我不能让你睡沙发。”齐墨韵摇摇头。“睡觉吧。”

“我觉得沙发很好,我睡沙发。”小乔坚持。

云起比她更坚持。“我不能让女人睡在沙发上,但我睡在床上。快去睡觉,不然我把你抱起来。”

这个人为什么这么固执?

小乔盯着他。“我是妹子,你要尊重我的选择,知道吗?”

齐双手叉腰,严肃地盯着她。“你现在是我老婆,不是我妹妹。”

“还是个妹子,他老婆是假的。”小乔辩解道。

“你赶紧睡觉,不然我们俩都睡床上。”

“你在做梦吗?!"小乔无奈的起身,“是的,我在睡觉。我本想多照顾你,但你不领情。”

她爬上床,突然又闻到了他的味道。

“你家几天换一次床单?”她着急地问。

她问完就后悔了。

“别误会,我不是不喜欢脏。”

云起·莫也并不介意。他勾着嘴唇说:“天天换。今天刚改的。”

“怪不得这么干净,闻起来有阳光的味道。”小乔笑着称赞。

云起没有抬头。“这床单应该是新买的。我妈已经叫佣人把我以前用过的床单都扔了。”

小乔:“……”

她瞥了眼,看到对面的储物架上,放着一些相框和许多奖品和奖杯。

“你在学习的时候拿到的吗?”

齐拿出被子,在沙发上躺下。“嗯,从小到大。”

“很多,没想到你学了这么多。”小乔真心赞。

“那你呢?”云起不问。

小乔侧躺着,怀里抱着被子。“我成绩还可以,还不错,主要是不喜欢考试。”

齐墨韵知道她毕业于中国最好的大学。

而且她还学了两个专业。

一个是金融,一个是计算机。

这只是她在公开场合学到的。私下里,她还学习了五个国家的语言。

总之,她的成绩绝对不是中等,只是她自己不想考的太好。

“你活得更自由了。”云起不勾唇。

小乔也想想。

她生活安逸,美丽家人宠爱她,美丽她要什么他们都支持。

“你羡慕我吗?”她盯着他问道。

齐墨韵微微眨了眨眼睛:“嗯,我很羡慕你。”

小乔笑道:“别羡慕我。我没有责任。我活的很自然。你不一样,你要继承整个家族的生意,你得到的比谁都多。”

“除此之外,当你可以独自管理家族企业时,你也可以获得最大程度的自由。你的自由只是姗姗来迟,但最终你会得到一切。”

但是她不一样。她安逸的生活不可能有庞大的产业。

金钱是一个人获得自由的工具。

齐墨韵想活得轻松自在,这是迟早的事,因为他不缺钱。

齐墨韵笑了:“你说得对,还是你看得清楚。”

萧巧白了他一眼,“算了吧,你比我更清楚真相。我并不觉得你比我傻。”

“你想一辈子自由自在的生活吗?”云起莫突然问道。

小乔点点头:“当然。”

“嗯。”齐墨韵只是回应说:“睡觉吧,时间不早了。”

“好的,晚安。”

“晚安。”

云起·莫拿起遥控器按了一下。整个卧室突然陷入黑暗。

这是婚后的第一个晚上,小乔忍不住睡了一会儿。

幸运的是,她心胸开阔,很快就睡着了。

听着她浅浅的呼吸声,很久没有睡着莫。

天亮了。

房间变得更亮了。

小乔疑惑的睁开眼睛,忍不住伸了个懒腰。

她的动作进行到一半时,她突然停下来了!

因为她刚刚看到了刚刚起床的云起·莫。

这不是重点,重点是他只穿了一条黑色的四角裤,有些部位那么明显...

小乔猛地掀开被子遮住眼睛。“你为什么不穿衣服?!"

云起·莫显得很正常,“嗯,我习惯这样睡觉。忘了你还在房间里。”

“你穿衣服了吗?”

“穿上。”

小乔狐疑:“这么快?”

她偷偷掀开被子,又看到了他的尸体。她气得又捂起来了。

“你说谎!齐墨韵,你什么时候学会撒谎的?”

齐的眼中闪过一丝笑意。“我开了个玩笑。”

“一点都不好笑。”

“嗯,这次穿上吧。”

“不信。”

“不信,回去睡觉。”云起没说完,去洗手间洗漱。

小乔拉开被子,起身。

当她走进浴室时,她看见他在刮胡子。

小乔上前一步。“你有胡子吗?”

“一点点。”

她仔细看了看,他确实有一些短的蓝色胡茬。

不知道为什么,小乔发现自己的五官深邃而成熟。

按道理,他不老,怎么会显得比同龄人更成熟。

小乔拿着牙刷和牙膏,挤牙膏问他:“平时工作辛苦吗?”

齐墨韵已经剃了胡子。“一开始很难,但现在好多了。”

“以后多注意休息。”

“怎么了?”云起不疑惑地看着她。

萧乔笑道:“我是怕你未老先衰。分明是我比你大几个月,可是你看着比我大几岁。”

“哪里好?”

“男人要比女人成熟,美丽这样才能更好的照顾女人。”

“谢谢。”小乔把牙刷塞进嘴里,美丽含糊地说:“虽然我们是假情侣,但我很惊讶你能这样照顾我。”

“你以后是我的家人,我要照顾你。”

萧愣了。

是的,即使不相爱,也成了夫妻,也就是一家人。

小乔勾住他的脖子,看着镜子里的他们。“你说得对,我们将来是一家人。如果不能做夫妻,可以做一家人。”

莫只是笑笑,却没说话。

洗完澡后,云起·莫等她换好衣服才和她一起下楼。

大家都起来了。

齐一家人每天早上一起吃早饭,谁也不会迟到。

从这一点可以看出,他们的家庭教育很好。

小乔虽然习惯了懒惰,但也有很好的教养。

早餐时,很少有人说话,但气氛一点也不沉闷。

吃到最后,莫兰问小乔。

“Jojo,一会要不要跟我去逛街?”

小乔问:“妈妈想买什么吗?”

莫兰笑着说,“我带你去买衣服和珠宝。你喜欢什么我们就买什么。”

“别买,我有足够的衣服穿。”

“穿上买下是我的心意。”

小乔只好同意,“好,我和你一起去。”

“我也去。”云举手。

莫兰点点头。“好,我们一起去吧。”

早餐结束了。

云墨韵没注意,把一张卡片塞在小乔手里。“这是给你的,你喜欢什么就买什么。我生日后密码是六位数。我去上班了。”

小乔低下头,他给了她一张金卡。

她正要还给他,他转身就走了。

小乔的心里,她不是没有钱...

祁瑞刚和莫上班去了,小乔和他们三个也动身去商场了。

他们去高端商场,那里卖的都是世界名牌。

小乔身材好,五官端正,皮肤好,衣服漂亮。

莫兰迫不及待地想买下她所有的衣服。

曾云翳一直用赞赏的目光看着小乔。“嫂子真漂亮。你和大哥要赶紧生个小北鼻子,这样我就能有漂亮的小侄子侄女一起玩了。”

莫兰笑着点点头。“这是个好主意。我每次看于飞家的星墨,你和埃文的孩子以后肯定更可爱。”

小乔尴尬的笑了笑。

为什么她忘了结婚时,她想生孩子...

她暂时不能生育。至于未来,以后再说吧。我们逃几年吧。

“齐夫人笑什么,这么开心?”突然一位中国女士走过来,微笑着和莫兰打招呼。

莫兰看见她,笑着说,“黄太太,我来给你介绍一下。这是我的大儿媳妇。她叫小乔,也是我闺蜜的女儿。”

黄太太露出惊愕的神色:“你大儿子结婚了?”

莫兰开心地点了点头:“是的,我昨天刚拿到证书。”

黄太太看了小乔一眼,狡猾地笑了笑:“你媳妇真漂亮。”

“是啊,不光漂亮,学问也很好,更重要的是,我们两家是世交。”莫兰带着点炫耀的说。

美丽的凶器

黄太太笑着说:“恭喜。齐太太,美丽去买东西吧。我还领先一步。”

“好的。到时候我给你发结婚请柬,美丽你就可以来参加婚礼了。”

"...威尔。”

黄太太脸色不好地走了。

莫兰转头对小乔说:“她一直想把女儿嫁给埃文,在外人面前吹嘘说除了女儿没有人配得上埃文。现在让她看到你,她不能放弃。”

云点点头。“那是,她女儿一点也不像她大嫂。以大榭的存在,没有人配得上我大哥。”

小乔咯咯直笑,却不知道说什么好。

莫兰没有要求她说什么,带着她继续逛街。

小乔的长相太完美了,莫兰买了她试穿的所有衣服。

小乔见她买了这么多,赶紧拦住她。

“妈妈,我们买的差不多了。你累了。我们找个地方吃饭休息吧。”

莫兰还有一些未竟的事业。“有多少店没看过,不去看?”

“不看了,买了这么多,我一天都穿不完一套。换季再来。”

“好了,马上就要换季了。再来买。来,我们去吃饭。”

他们找到一家餐馆,点了些吃的。

吃饭的时候,小乔的手机响了。

她打开一看,是云起·莫给她发的短信。

他问他们过得怎么样。

小乔回答他:“我刚买完东西,正在吃午饭。】

本来想中午请你吃午饭,下次再请。】云起·莫也回答她。

小乔正要发‘好’过去,莫兰瞥见了他们的短信。

她很快说,“JoJo,去和埃文一起吃饭,别烦我们。我会和云一起吃饭,你陪埃文。”

“没关系,我和你一起吃。”

“不,你和埃文一起去。快去,我给埃文打电话,说你现在就去找他。”

“妈妈,真的不用……”

莫兰不顾云起的反对,直接打电话给莫,告诉他小乔会过去找他,和他一起吃饭。

云起·莫自然很高兴,于是他说了一家餐馆的名字,并计划在那里见面。

莫兰挂了电话,催促小乔快点。

小乔哭笑不得,只得起身告辞...

但为了她的安全,莫兰给了她司机和车。

司机会送她过来,回来接他们。

当小乔到达餐馆时,云起·莫刚刚到达。

司机放心地离开前把那个人交给了他。

小乔看到他,笑着感慨说:“你不知道你妈有多热心。她给我买了很多衣服和首饰,我妈对我也没那么好。”

莫微微一笑。“我妈妈就是这样。她对喜欢的人都很好。可见她是真的喜欢你。”

“我也很喜欢她。”肖骁笑着说道。

“走,我们进去吃饭。你饿了吗?”云起莫主动握住她的手。

小乔现在把他当家人,不排斥他的做法。

“不饿,只是吃了点东西。我没打算来。你妈非要我来,我只好来了。”

祁云莫说:“为了体现我们很恩爱,以后我们尽量多约会。”

小乔抬头问:“一定要表现出爱吗?”

“当然。如果我们不相爱,美丽两个家庭的父母都会很难过。”

小乔也想想。

两家人是世交,美丽关系变得不好就不好了。

“好的,以后我会尽力和你合作。”

云起不勾嘴角。

他们两个选择了餐厅的角落坐下,然后点了一些喜欢的菜。

齐切了一盘牛排,递给她。“这个可以吃。”

小乔有些受宠若惊。“我自己来。”

“我应该照顾你。”云起莫温和地说道。

“说实话,你不用太照顾我。以后可以做以前做的事。”

齐垂下眼帘,又削了一盘:“这可不行。你嫁给我是冤枉的。如果我对你不好,我就不是男人。”

“你不必感到内疚,这是我自己的选择。我们是公平贸易,合作关系是公平的。”

齐抬头道:“你以为公平,我却不这么认为。反正我唯一能做的就是尽力对你好。”

小乔开玩笑地说:“别对我太好。如果我爱上你了呢?”

齐墨韵扬起眉毛:“如果你爱上我,你必须告诉我。”

“那你可以和我离婚?”

“不,我决定我也爱你。”

小乔的心就出来了。“你不可能爱上我。否则这么多年过去了,你为什么没有爱上我?我的魅力现在没有了吧?”

她一直很迷人。

如果你想爱,你就会爱它。

齐墨韵笑了笑,转移了话题。“你将来会在这里定居。会不会不适应?”

小乔摇摇头。“我不这么认为。我和你的家庭很熟悉,我不觉得不舒服。这是我没有朋友的地方。”

“你可以做任何你想做的事,交你喜欢的朋友。”

“但我也想家……”小乔说的是实话。

齐敛起笑容。“只要你想回去,我随时陪你回去。”

“你不用陪我,我自己回去。”

“如果你想回家,提前告诉我,我陪你回去。”

“你看。”小乔不想纠缠这个话题。“快吃,不然就凉了。”

“嗯。”

他们喜欢这顿饭。吃过饭,云起莫开车送小乔回家后才回到公司继续工作。

接下来的几天,小乔在齐家过得很好。

她和莫晚上还是分开睡。

白天,她和莫兰讨论婚礼。

婚纱选好了,婚期定好了。

这场婚礼太盛大了,江予菲和他们都会来。

等这个婚礼办完了,他们就回A城做个交代。

总之小乔接下来一两个月会很忙。

突然,日期到了结婚那天。

那天小乔穿得非常漂亮,任何见过她的人都会大吃一惊。

更衣室里,一堆女人围着她,一个小时不停的夸她。

李明希听着大家的夸奖,得意的说:“她这么漂亮,都是继承了我的容貌。没有我,她也没这么美啊。”

美丽的凶器

“你说阮田零是你表妹,美丽为什么他女儿没有你女儿漂亮?”

艾君满嘴黑线:“妈妈,美丽你在说什么?!"

李明熙笑了笑:“艾君,你妈妈要抛弃你了,快抛弃她去秀姑姑的怀抱吧。”

“我妈妈也讨厌我。”云朵接话。

李明熙张开双臂。“孩子们,到我这里来,我只会随着我变得越来越漂亮。”

在开门的一瞬间,云起莫在几个最好的男人的簇拥下,来到了门口。

“他们在笑什么?好开心。”肖骁疑惑的开口。

云菲自豪地说:“女人只有在一起的时候才会笑。”

云千劝他:“二哥,你总是看不起女人,以后找不到老婆了。”

云菲哼了一声,没有回答。

齐看了一眼手表。“时间差不多了。叫他们出来。”

说完,他敲了敲门。

穿着粉色伴娘服的云儿跑去开门,然后她惊叹道:“哇,大哥哥,你好帅!”

房间里所有的女人都朝门口看。

云起·莫碰巧被几个兄弟推进了房间。

当他出现时,每个人都很惊讶。

今天齐穿了一套白色的西装,他的身高和身材都很完美,他的头发用发胶很有型。

轮廓较深的五官,似乎标有冷光,更显清秀帅气。

今天的他,可谓帅到不可理喻。

几个女人看到他这么帅都很兴奋。

"埃文今天真帅。"江予菲感到惊讶。

艾君笑着说:“果然,所有的马夫都是最帅的。”

李明熙笑着说:“我有种预感,我孙女会更好看。”

齐墨韵没有听到他们的赞美,因为他眼里只剩下小乔一个人。

小乔穿着白色梦幻婚纱,头上戴着皇冠。她坐在那里,没有真人漂亮,却像天上的仙女。

看到她的第一眼,云起莫甚至忘记了呼吸。

他知道她很美,却不知道她的美会有这么大的魔力。

这一刻,他愿意给她一切,包括他的生命...

小乔也看着他,觉得他今天很帅。

而她不应该,心跳漏了一拍,但是那种感觉很快被她压制住了。

我不知道是谁。我推了云起一会儿。

”神色傻眼。不出门,吉时便过。”祁云飞取笑他。

云起莫刚刚恢复过来,他的眼里闪过一丝羞涩。

他向小乔伸出一只手,声音低沉而温柔。“走吧,时间到了。”

“还不能去!”艾君打断他们,“给红包,不要给红包,不要带走新娘。”

祁云飞拒绝接受:“这不是中国婚礼,这是西方婚礼,你想要什么红包?”

“就是给。”云朵噘嘴,“不给就别抢走新娘。”

云熙也吼了起来:“对,一定要给红包。”

齐墨韵错了。“但是我们没有准备红包。”

“那就没办法了。”你喜欢露出坏笑。

云起·莫是谁?他马上让人准备红包。几分钟之内,一个保镖拿着一摞红包走了进来。

祁云莫把红包分发给每一个人,“这些够了吗?不够婚礼结束后我补上。”

艾君捏了捏红包的厚度,美丽笑了笑:“看你的诚意,美丽不需要红包,唱一首歌就释怀了。”

云起莫哭笑不得,“我不会唱歌。你爱你妹妹,放开我。”

“求饶没用,你必须唱歌。”

“是的,你一定要唱。”

云朵和云溪是追随者,用你的爱瞎起哄。

江予菲他们站在边上,笑得肚子痛。

云起不犹豫,然后他们向祁云飞使了一个眼色。

伴郎是做什么的?正是在这个时候,他派上了用场。

几个伴郎冲过去阻止你爱他们。云起莫趁此机会扶起小乔,转身就跑。

艾君错了:“嘿,你在作弊...站住,别跑。”

“大哥跑得快。”云乾大吼。

艾君象征性地追了一段距离,“不跑,快停下。”

她的身体突然被一只手拉了一下。“你不准跑!给我站住!”

你的爱情不自禁地内疚地缩着脖子。

邓恩变黑了。“不知道是不是怀孕了?”

“我知道......”

“我知道我还敢乱来。”

君爱讨好,笑道:“这个运动量不算什么,你放心,我有分寸。”

邓恩无奈地摇摇头。“好吧,那你就跟着我,离开你一段时间也不会让你担心。”

艾君搂着他的胳膊甜甜一笑:“你放心,我绝对是世界上最健康的孕妇。就算是跟人打架也好……”

她接下来的话消失在唐恩愤怒的眼神中。

云起·莫然带着小乔走了。

新郎抱着新娘跑了,一路上他看到的每个人都发出亲切的笑声。

终于到了教堂的休息室,云起没有让她走。

小乔还在笑:“要不是怀孕,你今天也不会这么容易通过。”

齐墨韵笑了:“我真应该感谢她肚子里的孩子。”

“但是婚礼之后,她肯定不会放过你的。”

“没关系,她想扔多少就扔多少...你的王冠被打碎了。”

云起·莫伸出手来帮她拉直皇冠。

然后他看着小乔漂亮的样子,低声称赞他:“你今天真漂亮。”

“你也很帅。”小乔大方地回应,“你今天喜欢的女人来了吗?”

“不知道。”

“估计会来,到时候你给我看看。”

齐墨韵好笑地说:“你好像对她很感兴趣。”

“当然。当然,我想知道女人长什么样。她漂亮吗?”

“嗯,没有你漂亮。”

小乔扬起眉毛。“那是肯定的。到目前为止,我从未见过比我更漂亮的人。”

云起没有心脏。估计她是最有资格为自己的长相骄傲的人了。

这时,蓦的瞥了走到门口的一眼。

他对小乔说:“应该是时候了。我先出去,等你出来。”

“好,你去吧。”

云起莫向萧郎打了招呼就出去了。

萧郎走进来,看着唯一的女儿。

“Jojo今天要结婚了,爸爸真的很舍不得。”

萧乔抱住他的手臂,好笑的说:“爸爸说这话太晚了,我的户口本都改写了好久,你现在才说这话,说了也没用啊。”

当司机踮起脚尖往里看时,美丽鲜血立刻冲到了额头。

他后退一步,美丽猛地把门踢开。

“你...贝贝小姐!”司机照顾不了冷清,他们赶紧去检查贝贝的情况。

冷清,他们看到不对劲就赶紧溜了。

贝贝的情况好像很严重。她脸色苍白,疼得说不出话来。

司机立即把她送到医院。

在去医院的路上,司机接到了南宫乐山的电话。

司机的声音几乎哭了。“主人,贝贝小姐出事了。他们伤害了她。现在我要送她去医院……”

“我马上就到。”南宫乐山只低声说了一句,没别的。

但是司机莫名其妙地打了一个寒颤。

他知道自己要被解雇了。

但他并不反感,因为他也怪自己没有保护好贝贝。

贝贝被送到急诊室。

没多久,南宫乐山到了。

他冷冷地问司机,没有任何表情。“你可以讲所有的故事。”

司机不敢隐瞒。他说了每一个细节,但没什么可说的。

打伤贝贝的是冷清和他们三个。

南宫乐山微微垂下眼睛,命令手下:“报警。”

“是的,主人。”

故意伤害罪会受到处罚。

当然,如果你请了更好的律师,你可能不会被判刑。

不过南宫乐山是不会给他们侥幸心理的。

敢做,他会让他付出应有的代价!

但是看到贝贝之后,南宫乐山改变了主意。

这不足以让他们被判刑。他想杀了他们!

贝贝骨折多,淤青多。

她受了重伤。如果他们对她下手更狠,他们可能会杀了她。

看到贝贝昏迷,南宫乐山又生气了。

他最后一次生气是在他和冷欣的婚礼上。

但是愤怒是针对贝贝的。

但这一次,他为她生气了。

这一次,他更加愤怒,直接动了杀心!

没有人能伤害他在乎的人,没有人能。

尤其是这一次,我差点失去贝贝,让他更加愤怒和害怕。

牵着贝贝的手,南宫乐山的眼里闪着冰冷而锐利的光芒。

估计是手太用力了,昏迷中的贝贝忍不住痛得皱眉呻吟。

南宫乐山忙着松开她的手,然后他看到贝贝慢慢睁开眼睛,醒了过来。

贝贝看到他很惊讶。

“南宫兄...我死了……”她疑惑地问。

南宫乐山目光闪烁,“你没死,你在医院。别担心,你的伤不严重,休息一段时间后就会恢复。现在感觉怎么样?有什么不舒服的吗?”

贝贝得知自己没事,松了口气。

她委屈:“我浑身难受……”

南宫乐山的心突然收紧了。

他马上打电话给医生,医生给贝贝做了检查,但根本不能减轻她的痛苦。

没有人能帮她减轻痛苦,只有她自己能忍受。

南宫乐山很爱她,不知道怎么让她好过。

他抬起手,用温柔的声音抚着她的脸。“闭上眼睛睡觉,不难睡。”

这是他唯一能想到的办法。

贝贝错愕了。

她恍惚地看着他,美丽看到了他眼中的温柔。

是她从未见过的温柔。

而他的温柔瞬间抚平了贝贝的痛苦。

贝贝觉得自己好像在做梦,美丽她傻傻地看着他。

南宫乐山纳闷,“怎么了?”

"...不,没什么。”

“不想睡?”

“嗯,我想喝水。”

“等一下。”他起身亲自去给她倒水。

南宫乐山倒了一杯温水。

贝贝现在不能动了,不能抬头喝水。

他在水杯里放了一根吸管,这样她就可以吸水喝了。

喝了几杯后,贝贝感觉好多了。

“你饿了吗?”南宫乐山放下酒杯,轻声问她。

贝贝今天真的觉得自己好温柔,做什么都很温柔。

她摇摇头。“不饿。”

就算饿了也吃不下。

“现在还这么难受吗?”

贝贝扯出一丝笑容,“好多了。谢谢你,南宫兄……”

“谢我什么?”南宫乐山问道。

“谢谢你留下来照顾我。你可以找个护士来照顾我。你可以做好你的工作……”

南宫乐山谈了别人。“你不打算告诉我发生了什么吗?”

贝贝的眼睛突然暗淡下来。

之前她和冷清是同学,关系很好。他们总是一起出去玩,一起做很多事情。

虽然还没有好到交心,但是在一起玩就合拍了。

她没想到冷清一次次伤害她。

每一次伤害都能杀死她。

冷清真的那么讨厌她吗…

冷心没对她怎么样。

贝贝简单说了一下事情的经过。

南宫乐山眼底闪着寒光。

拍裸照~拍照片…

如果他不派人跟踪贝贝,贝贝会不会被他们拍到,也许会被他们打死?

因为她会不服。

想到这些,他真的等不及要杀那些人了!

“你打算怎么办?”他问贝贝。

贝贝突然犹豫了。

实际上,她想报警,但是...

“你还没想好吗?”

“没有。”贝贝摇摇头。她虚弱地说:“我想报警,但冰冷的心会更加恨我。”

“冷清做错了,就该受到惩罚。”

“上次冷清陷害我,是冷心保释我。”

当我提到那件事的时候,南宫乐山后悔没有保释她。

南宫乐山忍不住轻抚着她的头。“因为冷清上次做错了而没有受到惩罚,她不知道做错是要付出代价的。这次看她。她知道外面有人在等你,还敢攻击你,说明她的勇气变大了。如果她这次不受罚,下次怎么办?”

"..."贝贝陷入了沉思。

是的,如果人们做错了什么,他们应该受到惩罚。

就像她一样。

她任性不羁,付出了那么大的代价,也意识到了自己的错误。

如果她没有受到惩罚,她就不会意识到自己的错误,并会继续犯错。

所以冷清该吸取教训了。

“报警,让警察来处理。”贝贝说。

南宫乐山勾着嘴唇。“我已经报警了。我相信警察很快会联系我们的。”

果然,他话音一落,警察就来了。

警察了解情况后离开了。

很快,美丽冷清和他们三个就要被抓了。

贝贝突然想起了她。

当警察把她带走时,美丽她觉得天要塌了。

不知道冷清他们被抓的时候是什么感受。

所以,人真的不能做错事,否则后悔也没用。

所有的死亡最终都会付出相应的代价。

而冷清这次的代价会很痛苦。

南宫乐山一直没走,而是留在医院看贝贝。

贝贝吃喝,都是他端上来的。

贝贝很想问他为什么对她这么好…

冷清很快被警察带走。

冷家人知道情况后,打算去医院找贝贝,希望她撤诉。

他们确定贝贝会撤。

贝贝毕竟只是受了点小伤,也伤到了自己冰冷的心。

他们叫她撤,她肯定不好意思继续起诉冷清。

如果贝贝真的不同意,给她一点钱,私下解决也是大事。

冷心也跟着去了医院。

结果他们到了医院,却被阻止进入。

南宫乐山派人守在楼道外面,就是为了不让任何人打扰贝贝。

贝贝这个时候需要休息。

冷家的人说什么,保镖都不放过。

冷的母亲把头转向冷的心,说:“你叫南宫先生。他知道你在这里,一定会放他走。”

“好。”冷心拿出手机,拨通了南宫乐山的号码。

南宫乐山已经把手机调成了震动。

当他感觉到震惊的时候,他拿出手机,看到是冷心。他犹豫了一下,但还是没有回答。

贝贝此时已经迷迷糊糊睡着了,什么都不知道。

南宫乐山收起手机,冷心打了第二次电话。

他无奈,开门出去接通。

“你好。”

“南宫,冷清的事情我们都知道。我们现在在医院,你的保镖不让我们走,我们要找到贝贝,看看她的情况。”冷心很平静,没有焦虑。

“我马上过去。”南宫乐山只说了一句话就挂了。

贝贝住在贵宾病房。

冷心他们被拦截在走廊外的大厅里。

南宫乐山快来了。

看到他,冷心的心动了。

她还是忘不了他。她看到他就控制不住自己的心跳。

“南宫先生,我们要见贝贝。”冷妈妈一见到他就说。

只是冷心和冷妈,还有一个仆人。

冷酷的父亲没有来。

南宫乐山淡淡地说:“医生说她现在不适合见任何人。”

“可是我的冷清……”

“妈妈,我来。”冷心及时打断了冷妈妈的话。

这时候他们不能只关心冷清,不关心贝贝,否则事情就更难解决了。

冷妈妈立刻闭嘴,什么也没说。

冷心上前关切地问:“贝贝是什么情况,严重吗?”

“她身上有三处骨折,伤势严重。她被送到医院的时候已经昏迷了。”

冷心露出了震惊的神色,“这么严重……”

“是的。”

冷心很内疚,“我不知道冷清会这么冲动,我不知道她犯了这么大的错误。南宫,我想去看看贝贝,看看她的情况。”

南宫乐山说:“她现在睡着了,美丽医生说没人能打扰她。”

“我只看一眼,美丽我只想知道她是怎么受伤的。”冷心看起来很关心贝贝。

冷妈妈也反应过来了。

“好的,南宫先生,我们来看看贝贝。无论如何,我们应该去看看她的情况。”

南宫乐山犹豫了一下,点点头。“可以,但是不要打扰她休息。”

冷心目光闪烁,“放心吧,我们不会……”

然而,她的心很痛。

她没想到南宫乐山一直这么关心贝贝...

真的是因为贝贝才拒绝她的吗?

想到这种可能性,冷心不由得握住了手。

南宫乐山走在前面,他推开病房的门。

他们的动作已经很轻了,但是贝贝还是被吵醒了。

她困惑地睁开眼睛。

冷心上前两步。“贝贝,我们来看你了。”

贝贝眨了眨眼。“你怎么来了?”

事实上,她从来没有勇气面对他们。

冷心愧疚地说:“不好意思,我们没想到冷清这么冲动。你伤得怎么样?严重吗?”

贝贝面对冷心肯定是信心不足。

她谦虚地说:“没事……”

冷心松了一口气,“你没事就好,我们怕你出事。这次冷清做错了,贝贝,我们替她道歉。”

冷木慈祥地笑了笑:“对,我是想带冷清来道歉的。但是...她被警察带走了,孩子在警察局一直哭。我叫她活该。今天一开始我就知道为什么了。”

冷妈妈说到最后,也哭了起来。

冷心更愧疚。“贝贝,冷清这样对你是因为我。她从小就很爱我。真没想到她这么冲动。对不起……”

“没关系。”贝贝下意识的说。

冷心笑道:“贝贝,你真好。这事你别怪我们。”

贝贝想起自己出事的时候,冷歆并没有特别研究什么。

她突然觉得不应该追究冷清的过错。

她已经决定不再追究冷清的过错,只要她以后不这样对她。

冷心一眼看穿了她的心思,她轻声笑了笑:“好吧,我们不打扰你休息了,明天再见。至于冷清,这次她做错了,吸取了一点教训。我相信她再也不会任性了。”

“嗯。”贝贝点点头。

“那你好好休息,我们走。”

“好。”

冷心又笑了笑,带着冷妈妈离开了。

刚好路过南宫乐山,她瞥了他一眼,低声说:“贝贝有什么问题请告诉我们,谢谢。”

“我知道。”南宫乐山淡淡的回答。

“那我们走吧。”

他微微点头。

冷心随冷母而去。

病房门关上,南宫乐山走到病床前坐下。

贝贝在发呆。

“你怎么看?”他低声问道。

贝贝犹豫了一下:“也许我不该追究冷清的责任。毕竟冷心没怎么追求我。”

南宫乐山眼中微微一闪。“你打算就这么算了吗?”

“我想冷清应该知道她害怕,我相信她不会再做坏事了。而且她这么年轻,让她去坐牢,会不会……”

“会不会很残忍?”南宫乐山说了她想说的话。

贝贝点点头。“你不觉得很残忍吗?”

真的很残忍。

把一个家境好的漂亮少女送进监狱,美丽无疑是在毁掉她的人生。

然而,美丽他从未打算怜悯冷清。

“所以你不打算追究责任,你打算放过他们吗?”

“我认为他们应该吸取教训。”

南宫乐山看了一眼手表。“他们花了不到两个小时就进了警察局。他们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吸取教训了吗?”

“这个要看时间?”

“当然。”

“那么...让他们在警察局拘留几天?”

南宫淡淡一笑:“几天就够了?”

“应该够了吧?”

南宫乐山淡淡地说:“怎么可能够呢?必须乘以至少100。”

几天乘以100,就是几百天。

贝贝不傻。她疑惑地问:“南宫兄,你劝过我不要放他们走吗?”

南宫乐山冷笑道:“他们本不该幸免。他们伤害你的时候,有没有想过放过你?”

不..

贝贝说:“我明白你的意思。其实我不想让他们走。但是我很抱歉我心冷。冷清这样对我,只是为了泄愤。而当年,冷心并没有追究我的责任。还有上次冷清陷害我,她救了我……”

“当时你被判了正义,而且你不是杀人犯,所以你不欠冷心什么。冷清陷害你,冷心救你只是不想让你追究冷清的责任,而且还可以顺便卖你一个人情。你不欠他们什么,冷清却一次次伤害你,他们欠你。”

贝贝吓坏了,她睁大眼睛看着他。

南宫乐山问:“我的分析有错吗?”

“我只是没想到你会说得这么冷酷无情。她救我不是出于好心吗?”

“你为什么对你好?”

“她恨你都来不及,怎么会对你好。对你好,都是为了不追究冷清的责任。就像刚才一样。”

贝贝真的很惊讶。

她没想到南宫乐山会说冷心。

他似乎是故意的...诋毁冷欣。

说他偏袒她是有道理的。

南宫乐山一眼就看出了她的心思,他低声说:“你觉得我不该这么说冷心吗?”

"...嗯。”

“过去,我真的不会。但我知道她讨厌你,那她怎么可能对你好?”

“你知道吗?”贝贝很惊讶。

“她自己说的。”

"...她应该恨我。”

“应该是,但她是在假装对你好。而不是对你视而不见,对你破口大骂。多么好的教养,让她对一个她讨厌的人好?”

“冷心对我不太好。”

南宫乐山无奈,“她对你不太好,不过是说几句关心的话。你只是被感动了。”

“她完全是为了冷清,我理解。”

“冷清没有第一次伤害你。为什么第二次就更严重了?你想过没有?”

贝贝惊呆了。

但她不敢说出自己的猜测。

南宫慈却冷冷道:“因为冷心没拦着她。冷清第一次陷害你的时候,如果她谴责冷清,告诉她一段有权势的关系,你觉得会有第二次激化吗?”

此章加到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