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wofacaidafa黄金版(中国)集团有限公司----鸢尾花园(1/54)

wofacaidafa黄金版(中国)集团有限公司 !

罗素没有说一句话,鸢尾花园鸢尾花园甚至没有抬头,鸢尾花园鸢尾花园她只是不停地往前冲。

但她的手被一只有力的细长手臂握住了。

抓紧了。

那只手关节分明,洁白如玉。

当罗素看过去时,她突然颤抖起来,因为这只手是她最熟悉的一只——

南宫云手。

罗素似乎受到了惊吓,她下意识地抬起头。

眼前是一个绝世之人。

我看到了他美丽的轮廓,超凡的气质,高贵典雅到了极点。

这明明是南宫云。

他的墨袍干净,带着阳光和青草的味道。粉的香味在哪里?

这个这个这个。

罗素瞬间呆若木鸡,目瞪口呆,整个人都懵了。

南宫刘芸傻乎乎地看着罗素,但他的脸很紧,严肃地盯着她:“你为什么像小花猫一样哭?”

他一边说,一边伸手擦去她眼里的泪水。

因为他滚下楼梯,罗素的头发被草屑和灰尘覆盖,真的像小花猫一样脏。

“你,你不是……”罗素指着他身后的阁楼。

“嗯?”南宫云听起来清润,有轻微的鼻音,似乎有些不舒服。

“你是真的,那么……”罗素似乎想到了什么。她扔掉南宫云,拿起裙子就往阁楼跑!

很快,她跑到无忧仙女面前的房间。

当她看到眼前的景象时,就连大胆的罗素也摇晃着她的身体!

此刻,躺在无忧无虑的仙女身上白花花的,哪里叫人?

我看到他的头从中间被劈开,一把大斧头就那样挂在上面。

背部肌肉黑得像墨水,脏得像几百年没洗过一样。

他还有一条尾巴,散发出难闻的气味。最恶心的是他尾巴上的白色蛆虫蠕动,让人毛骨悚然。

他回头一看,那是一张很大的蛋糕脸,一双小绿豆眼,几乎眯成一条缝,一个超级大的大蒜鼻子,还有一张大嘴...

“啊……”即使是罗素,他也几乎变丑了。

我看到他身上各种各样的伤口。伤口上的血不断往下流,各种脓包渗出黄色液体...

真恶心...让人想哭。

这时候无忧小仙女还在闭着眼睛享受着对方的节奏。

但是罗素的声音吵醒了她。

罗素来来回回?

无忧仙子心中一喜,突然睁开了眼睛,她想跟罗素炫耀一下——

但是当她睁开眼睛的时候——

乍一看,她的整个人都被雷当空剁了,整个人都懵了。

“啊啊啊!!!!!!!!!!"

无忧小仙女的嘴里爆发出一声让诸神哭泣的尖叫!

那不是南宫刘芸骑在她身上吗?哪能...怎么会是这么脏丑的人???

“啊啊啊!!!!"无忧仙子的头、腿突然朝对方踢了一脚!

然而,令她惊讶的是,她踢不动它!

肮脏丑陋的男人笑了笑,一把抓住无忧小仙女的腿,拍了拍她圆圆的屁股:“尖叫,我越尖叫,我的兴趣就越高。”

无忧小仙女第一次在床上被吓成这样!

罗素看了看,鸢尾花园发现都是普通的金银首饰,鸢尾花园而铁盒里装的是金块和银块。

虽然这些东西很有用,但是她一个人,根本搬不走。

罗素遗憾地叹了口气,有些不情愿地回头看了看金银财宝。最后,他毅然转身,轻盈地走上楼梯。

二楼的东西真的比一楼的好。它们是一些稀有的药材。臂粗的人参,千年灵芝,天山雪莲等。

空气中弥漫着浓烈的药香。

罗素在里面摸索了很长时间,但仍然找不到她想要的天堂之水。

她暗暗焦虑,不知道孩子藏在哪里。

想想,三楼最有可能。

罗素毫不犹豫地轻轻勾住楼梯,身子一荡,向三楼的楼梯走去。

她知道她现在必须加快速度。

不知道南宫能拖住苏多久。

如果让苏回过神来,他想通过那次的计划而回来,他一定会被碰个正着,到时候他的输家绝对能够打败他。

或者如果她的父亲紫苏安听到了房子里发生的事情,心血来潮去了宝库,那么她真的会被揭穿,然后我就不知道怎么哭了。

此外,鸢尾花园书架上堆满了书,鸢尾花园这使得罗素很难找到工作。。

罗素走上去仔细一看,发现不是武学秘籍,是大陆的一些通史,以及六根的一些原理和修炼心得。

奇怪,这些书很常见,怎么能以一种罕见而重要的方式放在三楼?

原则上三楼不应该是更珍贵的宝藏吗?

罗素有些不明白。

罗素的视线落在书架上,突然他的身体停了下来,眼里闪过一丝雀跃的光芒。

凭着杀手一丝不苟的本能,她突然发现书架上的书有问题。

这是一套装在紫色木箱里的书,一套一共九本,就直立在书架上。

之所以奇怪是因为旁边的书都是灰尘,但是这本书...

好像经常有人摸,光滑干净。

也有可能是主人很爱,所以要勤擦。

罗素嘴角闪过一丝狡黠的微笑。

就是这样。

罗素伸手去拿书盒,上下摆弄了很久。然而,没有回应。

怎么会这样

罗素眉头微蹙,她想了想,又把盒子里的书一一拿出来。

每次拿出一个就停下来,认真听。

就在她拿起第六本书的时候,突然觉得书好像粘上了,拿不出来。

仔细一看,她突然高兴起来,果然这本书就是机关。

她猛地拿出那本书。

“哇——”黑暗中一个细小的声音浮现在脑海里,她发现这个声音竟然来自她的脚底下。

罗素朝声音传来的地方看去。

这时,在她前方一米处,其中一层楼被缓缓打开,露出一个小黑洞,大约十平方厘米大小,不仔细观察是找不到的。

罗素蹲下身子俯下身,发现有一个巴掌大小的小盒子打在脸上。

小盒子是紫檀做的,四周有一股淡淡的紫檀香味。

这个小盒子没有上锁,所以罗素可以直接打开它。

打开小盒子后,有一个小玉瓷瓶。

罗素若有所思地看着它。洁白无瑕的玉瓶,没有任何标签,从外面看不到。

罗素慢慢地打开瓶子,在靠近鼻子的地方嗅了嗅。突然,一股前所未有的香味弥漫开来。

清新优雅,让人心旷神怡。

这种香味几乎和南宫刘芸描述的一样。

好像这就是天水。

真的很容易得到。

然而,这也要归功于罗素在过去生活中的专业精神。要不是她细心细心,就算找遍了整个宝库,也不可能找到。

罗素把那瓶水和他怀里的小盒子放在一起。

不是她喜欢这个紫檀盒子,而是这个盒子还有另外一个用途,会大有用处。

既然得到了自己想要的,自然是快速撤退。

但在撤退之前,紫鱼玉佩会大有用处。

鸢尾花园

罗素嘴角勾起一抹邪魅的冷笑。

苏靖宇,鸢尾花园你没冤枉我吗?你没陷害我吗?然后让你看看什么叫真正的错,鸢尾花园什么叫真正的植物!

罗素一直非常熟悉如何对待他。

看着那个小黑洞,苏落微微扯了扯嘴角,然后毫不留情地把紫鱼玉佩扔了进去,而她连机关都不放过,准备直接离开。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外面突然传来一个嘈杂的声音。

隐隐约约,有手电筒的光。

罗素走向窗棂方向,心中一紧。

更糟糕的是,苏子安确实带人来了。

看来他也不傻。他终于想去参观藏宝阁了。

本来如果找不到宝库,罗素打算躲在三楼的秘密角落里。

人是有惰性的。苏子安如果看到三楼的乱七八糟,第一反应就是查看自己最珍贵的宝物,看看是不是被偷了。因此,隐藏在暗处的罗素可以清楚地看到他藏东西的地方。

但是现在,既然她已经得到了盒子里的天堂之水,她就不必再浪费任何精力了。

然而,罗素可以想象,当她的贱爸爸走到三楼,看到这种臭名昭著的场景,我恐怕会生气。

只要一想到这一点,罗素就觉得特别好。

看到追兵逼近,罗素此时并没有惊慌失措,她强大的魄力和胸襟是多年杀手生涯培养出来的。

她没有下楼,而是把窗棂灵活地翻了出来。她像灵猫一样轻盈敏捷,沿着柱子悄悄地走下来。

一眨眼,她就站在墙脚下了。

此时,她逃跑的方向不是她自己的院子,而是苏靖宇的院子。

在靠近苏靖宇家院子的路上,罗素不幸遇到了一个人,不是别人,正是三天前被罗素踢到墙上晕倒的桂嬷嬷。

桂嬷嬷今天刚醒。她挣扎着爬起来。她只想去桂太太的院子里,告诉她是谁把她打成重伤的。她还告诉她,一定要小心四小姐。

所以此刻,桂嬷嬷在丫鬟的搀扶下,慢慢地、一步一步地向老太太的院子走去。

我妻子的院子离苏靖宇的院子很近,这条狭窄的鹅卵石小路是唯一的路,所以她遇到了罗素。

因此,当罗素横冲直撞地跑出斜坡时,她一眼就看见了桂嬷嬷。

“啊——”小女孩看到蒙面黑衣人,大叫一声。

桂嬷嬷本来可以反抗一两次,谁叫她大病初愈呢?她的头又被撞晕了,屁股疼得差点裂开,根本无法反抗。罗素用刀砍了它,立即杀了桂嬷嬷。

本来罗素不想杀桂嬷嬷,但她一眼就看出桂嬷嬷是个不安分的老妖婆,要到她妻子的院子里去,她要去告状。

现在罗素没有精神力量,在这片大陆上也没有力量保护自己,所以她必须低调,低调。

如果让老婆知道自己敏捷,以后行动恐怕就不那么方便了。

苏Xi好糊弄,鸢尾花园那苏夫人不一定,鸢尾花园于是先动手,共杀了桂嬷嬷。

反正因为桂嬷嬷的罪行和她先前对原主的虐待,早就该死了。

而且她死了,也算除去夫人的得力助手,将来自己行动会方便得多。

这是一个多用途的东西,所以罗素毫不犹豫地用一只手杀死了桂嬷嬷。

然而,罗素放过了小女孩,只是把她劈晕了。

因为留住这个女孩对她很有用,而且她会出庭作证。

解决了这两个人之后,罗素速度很快,出手如闪电。

她的脚步停在苏靖宇的干坤圈,小小的身躯轻盈敏捷如狸猫。

很快,她来到了干坤医院。

苏靖宇今晚没有出去,而是一直坐在房间里练习。

“有刺客!”罗素故意压低声音喊道。

她故意在外面制造一点噪音,让院子里的每个人都看到一个黑影跳了进来。

“有刺客,抓刺客!”

人们不断地哭泣。

苏靖宇眉头紧蹙,因为这个声音打扰了他的练习。

但是外面的噪音好像越来越大了。

他只好站起来,走到门口。

就在他出去的时候,罗素困惑地悄悄闪进了内室。

看着空空荡荡的里屋,嘴角升起一抹邪恶的冷笑,她真的很期待下一部剧。

苏靖宇苏靖宇,但你得出去给我留个机会。那就别怪我了。

罗素迅速拿出他怀里的小盒子,拿了瓶田零水进去。他正要关上箱子,但此时-

借着明亮的烛光,她看到一张旧纸压在盒子下面。她捡起来,发现是一张类似地图的东西,但是线条弯曲,她看不清楚。

而这张地图并不完整,应该只有完整地图的四分之一。

这是什么地图?还是黄色的,好像挺老的。罗素皱起眉头,眼里闪过一丝疑惑。

不过既然是和天灵之水放在一起,肯定是好事,所以苏靖宇不能便宜。

罗素只是简单地将地图抱入怀中,本着不占这个混蛋便宜的节操。

然后她脱下睡衣、蒙面巾、头巾,和锦盒一起塞到床下。

她走得很快,但已经在噼啪声中完成了。

望着塞在床下却故意露出一点点黑色睡衣的罗素,嘴角升起一丝冷笑。

苏靖宇,冤枉人不好玩吗?然后就可以玩得开心了。希望你这次不要自杀,因为姐姐我还有好玩的花样等着你。

罗素最后看了看房间,确保没有任何瑕疵。直到这时他才跳出窗外,小身体在黑夜中迅速消失。

另一边,在罗素的提示下,南宫云很快自发地自动跟在他后面,长尾状的人群把它带到了苏靖宇的干庭。

既然是栽赃,肯定要把戏演好。

苏子安不知道罗素已经逃走了。他此刻正要进入宝库。

然而,鸢尾花园当他看到门框上挂着的链子时,鸢尾花园脸色突然变得非常难看。

这条链子是北京第一个能工巧匠做的。只有挂在自己身上的钥匙才能打开。

但是现在,这把锁被打开了,还当众挂着,真是太讽刺了。

紫苏安突然显得很僵硬。他推开门,愤怒地喊道:“点灯!”

很快,他身边的警卫把灯笼递给了他,然后点燃了屋里的蜡烛。

一楼看起来又乱又乱,透过来看就知道了。

小偷太嚣张太大胆了,根本没把东西放回去!

踏上二楼。

很明显,二楼也搜过了,但应该没少什么。

但越是这样,苏子安的脸色就越难看,因为他知道小偷一定是个高手。他看不上一楼和二楼,所以他的目标直指三楼。

果然!

紫苏安走到三楼,看到大厅里的情形,脑子嗡嗡作响,喉咙发甜,差点一口血当场涌出。

他一眼就看到了地板上的小黑洞!是储存天灵水的地方。

在这里,除了祖先,只有他自己知道,但现在他已经被打开了!

苏子安只觉得浑身无力,几乎站不起来。

他稳住心神,振作精神去检查,发现里面的木箱不见了。

讨厌可以被烦!

苏子安气得一口鲜血当场涌出。

那个小盒子里的田零水是他扶苏的宝贝!

然而更让他气愤的是,除了天水,还有藏宝图,这才是最值钱的东西!

那是传说中的八荒墓的开篇图。整个大陆的强者都在寻找。虽然只是一个片段,但却是一张会引起世界混乱的藏宝图。

现在它和田零水一起被人偷走了。

苏子安气得浑身发抖,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他觉得自己快要疯了。

“找!一定要把小偷找出来!”撕成碎片!苏子安气得浑身发抖。

突然,他的眼睛看到黑洞里似乎有什么东西。当他捡起它时,他发现那是一条紫色的鱼,玉佩。

这条紫鱼玉佩是小偷留下的吗?

这是什么?偷了东西还留下了令牌?真是个自大的小偷!

苏子安觉得如果现在小偷站在他面前,他会把对方活活掐死。

可惜他不知道,他恨的是牙根痒痒的小偷,是他心目中最不配的女儿。

“把这个玉佩送到佣兵工会,让他们尽快找到关于这个玉佩的所有信息!”苏子安相信,只要这个玉佩被发现,今晚就不会有小偷躲藏。

他必须找出小偷,让他看看扶苏是否能随心所欲地来来去去!

然而,在这一点上,警卫显得犹豫和尴尬。

“先别走!”苏子安愤怒的咆哮。

“将军,这个玉佩...我以前见过。”卫兵犹豫了又犹豫。

“你见过吗?你在哪里见过?”苏子安顿时惊呆了,奇怪地瞪着对方。

鸢尾花园

“在...在……”警卫有些不敢说实话,鸢尾花园如果冤枉了绅士,鸢尾花园那岂不是...此刻,他有些后悔给了自己一记耳光,只是几句话。

“说话!”苏子安踢了过去,把警卫踢到了地上。

“的确是...这是一位绅士!”卫兵被血踢了一脚。他捂着胸口大声说:“这个玉佩是这位先生的!”

“你说什么!”苏子安又踢了他一眼,“说谁不好?竟然说这片玉佩属于一位绅士?这怎么可能!”

正在这时,有人喊回来。

“将军!小偷进了老爷的干院就不见了!”

这句话如雨点般落下,立刻救了守卫的命。

“你说什么?小偷进了绅士的院子就不见了?”苏子安的脸冷得可怕,一脸狰狞地抓着仆人的衣领。“再说一遍!”

门卫不知道之前这里发生了什么。他只是如实报告,所以紫苏安把衣领竖起来了。他很困惑,但他断断续续地重复道:“小家伙没有说谎,小偷真的消失在绅士的院子里,而且...桂嬷嬷在离那位先生的院子不远的小道上被杀了,还有一个姑娘为证……”

现在,几乎所有的证据都指向苏靖宇。

但是,苏子安还是不相信。

苏靖宇是他最看重的儿子,也是扶苏未来的唯一继承人。他没有理由这么做!

不可能,这是绝对不可能的!

紫苏安拒绝相信任何事情,他自己培养的儿子会背叛他。

不过小偷现在确实消失在干坤医院了,还是要去查一下。

紫苏安带着一群人,跑到干坤医院。

到了干坤院,发现苏和苏靖宇对峙。

“靖宇!”苏子安冷冷地盯着他。“你想要什么?欺师灭祖?”

苏靖宇当时正准备和苏一较高下。看见苏子安,忙对苏子安说:“爸,你终于来了。你要做我的主人!我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我二爷爷一直在指责我做贼!”

苏子安看着苏。

苏冷笑道:“你是谁?小偷藏在你的院子里。如果你是无辜的,你为什么不敢被搜查!”

“Sec。舅舅——”苏子安正要说话,却被苏打断了。

“子安,二叔看见贼进的干坤院了。就算靖宇是你儿子,他也逃不掉。“小偷受了重伤,四处游荡,跑不远。如果不是苏靖宇一直拦着他,他早就抓住对方了。

紫苏安痛苦万分,终于闭上眼睛,痛苦地说:“叔叔...藏宝阁被盗。”

“你说什么!”苏突然变了脸色,变得很难看。“什么被偷了?”

“天上的水,还有...藏宝图……”苏子安郁闷的想撞墙!

苏的脸色顿时变得十分难看。他挥挥手,差点吐出一口血。

他到现在才知道对方是被那个耍了!

对方把他拒之门外,然后另一个人趁机偷进了宝库。想到这一点,恨不得将苏打脑袋。

苏吴波冷冷的看了苏靖宇一眼,鸢尾花园冷冷的低声道:“进去搜!鸢尾花园”

“爸爸!”苏靖宇不知所措。他对天水和藏宝图一无所知,好吗?

“来,扣苏靖宇!”苏吴波脸色铁青,毫不留情。

“爸爸!”苏靖宇眼底闪过一丝恐惧。

紫苏安冷冷地看着苏靖宇,痛苦地说:“装不出来就装不出来。如果你证明自己是无辜的,没有人会娶你。”

之后,他举起手,神色凝重:“进去搜!”

一声令下,一群二十多人的警卫冲了进来,迅速分散到干坤的各个房间仔细查看。

苏子安和苏并没有闲着,他们的目光像电一样扫视着整个院子,生怕他们会漏掉什么信息。

搜完外围,苏子安带着警卫进了内室。

又搜了一遍,一无所获。

紫苏·安的眼神复杂。他庆幸这件事与儿子无关,又沮丧找不到头绪。

然而,就在这时,一名警卫突然喊道:“那是什么?”

他手指所指的方向就在床下,在阴沉的灯光下隐约有一个黑色的影子若隐若现。

“拿出来看看!”苏子安突然脸色铁青。

门卫得到命令,迅速倒在地上,伸手拎出那东西。

“这是……”苏子安看到了黑色的睡衣,顿时脸色变得和黑色的睡衣一样黑,几乎看不到自己的本来面目。

此刻,他的头脑嗡嗡作响,崩溃不如失落。

他从没想过这次搜索真的找到了什么...

他的眼睛向下移动,看到了一个熟悉的小木盒子。

突然,苏子安和苏的脸色瞬间变得灰白。

因为两个人都认出来了,这个小盒子就是藏着天灵和水的盒子。

但是现在空空还在盒子里,更别说天水了,连压着的藏宝图都不见了。

紫苏安像毒蛇一样盯着苏靖宇,掐住他的喉咙,愤怒地喊道:“倒车!来吧,天堂之水在哪里?有藏宝图。快说!!"

在这一点上,所有的证据和所有的巧合都指向苏靖宇,这让他无法否认。

苏靖宇很无辜,很不解:“爸,你说什么呢?什么天水?什么藏宝图?”为什么他隔着一个字就知道一个字,连在一起却听不懂?

“回老子的话,说吧!天灵水在哪里?你喝了吗?快说,不然我杀了你!”讲到这里,苏子安真的生气了。

那天水是推广的宝贝。他只在要冲击七阶的时候用,但是他救了,被偷了!

如果老人能冲到七阶,那么他们真的会跳起来,成为东陵第一世家。

但是现在,它不见了...没事。不知道他过了海关会不会吐血。

“爸爸...我真的不知道,我真的没有偷!”苏靖宇又喊又委屈。

事实上,他真的很委屈,但是谁让他以前得罪了小气的罗素呢?

鸢尾花园

“这是什么?”苏子安忍着疼痛,鸢尾花园把紫鱼玉佩扔给他。

“紫鱼玉佩?”

“这是你的吗?”苏子安的眼睛阴沉沉的,鸢尾花园不停的冷笑,看着苏靖宇的脚在颤抖。

“确实是我儿子的,但是我儿子三天前不小心丢了。”

“迷路了?现在你说你丢了?”苏子安冷笑着,逼近。

“把他关起来问话!就算小偷不是他,也和他有关系。”苏拿着温紫鱼,眼神中闪过一丝狠毒。

扶苏偏远的庭院。

整个扶苏灯火通明,人声嘈杂。只有这个偏僻的院子像深夜一样安静。

失去一群尾巴后,南宫刘芸笑着跑去找罗素。

这时,他已经换上了夜行服。

此刻,他就像从画中走出来的绝色男子一样英俊,轮廓像古希腊雕塑,棱角分明,温暖慵懒,邪魅般妖娆的笑容。

“怎么样?王贲表现好吗?”南宫流云倚琼花树,纤手环臂,浅笑望罗素

“勉强及格。”罗素坐在院子里的石凳上,他面前的石桌上放着一壶绿茶。这茶芳香四溢。

面对她不冷不热的态度,南宫刘芸不但没介意,反而舔了舔她的脸,凑了过来,离得很近。热气冲到她耳边,声音低沉而暧昧:“亲爱的姑娘,你有天上的水吗?”

“当然,连谁出门都不看。”罗素的使命从未失败。即使在古代的现在,难度增加了无数倍,她依然无法被打败。

她把天灵水递给他,眼里带着一丝骄傲。“我以为警戒有多严格,但仅此而已。”

南宫刘芸用纤细湿润的手指宠爱着额头:“吹吧。要不是国王领着老人走了,你以为就这么简单?”

“对了,这是什么照片?你见过吗?”罗素没好气地白了他一眼,然后把发黄的纸递给了南宫云。

她不理解上面奇怪的文字。

南宫云烟仔细看看。他也在漫不经心地看着,但读了几行字后,南宫云的眼睛微微变了。

原本他的脸上有了新的笑容,但一刻钟后,他的神色略有变化。

能让国王殿下改变脸色,想必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罗素严肃地看着南宫云烟,盯着他脸上的表情。

罗素好奇地眨着美丽的眼睛和迷人的眼睛:“为什么?真的是藏宝图吗?”

“你从哪里得到这个东西的?”南宫云烟很少严肃地问道。

这个事情绝对不简单。哪里可以随便拿出来?据他所知,罗素是扶苏的姘头,但她仍然很不讨人喜欢。她手里怎么会有这样的宝宝?

南宫云烟很迷惑,所以他静静地看着罗素,等待她的回答。

看到南宫云烟如此认真,罗素却有些疑惑。

这是什么鬼东西?能激活的南宫云能这么认真吗?

————————

“我不是特意找的。它藏在天灵水的蝎子里。本来想把蝎子种给苏靖宇,鸢尾花园但看到这张纸条就拿出来了,鸢尾花园免得比苏靖宇便宜。”罗素无辜地眨着眼睛。最后,她耸耸肩。

南宫刘芸一言不发地看着罗素。过了一会儿,他使劲揉她的头。“你是靠什么长大的?你怎么会这么幸运?去偷田零水也能带出藏宝图。”

虽然他也是传说中的天之骄子,神之宠儿,但比起一个女孩子的运气……他真的是又羡慕又恨。

短短几天的相处,我看到她已经不是天赋异禀的紫级上品,不是木火双系修炼药师,也不是空之间的法师,现在顺手掏出了一张八荒寺的藏宝图!

这真的让他想撞墙。

南宫刘芸不禁暗自猜测:这个女孩不是财神爷的私生女吧?

罗素被他深邃的眼睛惊呆了,他细长的手指戳着他的胳膊:“问你,拜托,这真的是藏宝图吗?”

"货物是真的,孩子们没有被骗."南宫云说得很肯定,但他的语气很弱。显然,他还没有从打击中恢复过来。

“就是,很贵?”罗素抬起他的小脸,一个大大的巴掌和一双美丽的眼睛。

“怎么形容有价值?”南宫刘芸不同意他的说法。“这可是无价之宝,天灵水根本比不上。”

“真的?”罗素兴高采烈。她疑惑地看着自己白皙柔嫩的手。这只手这么幸运?

“还能骗你?这个片段是八荒墓的地图之一。八荒神之墓...在无尽的岁月里是一种超然的存在。据说,出来的人,哪怕是最普通的人,也能一举摧毁我们大陆上的一个国家。”

“最普通的人出来,只有一招,能灭了我们国家?”罗素再冷静,也会瞪大如水的美眸。

这,这还不让人活了?很难想象罗素。如果至尊强者过来,岂不是灭掉他们整个国家的诡计?这很简单...难以想象!

“传说是真的。”南宫刘芸的美眸美丽而深邃。他淡淡地说:“据说很多年前,八荒强者争斗,最后死去,最高强者的尸体被埋葬在八荒神的墓中。”

南宫云愣了一下,一双深邃而美丽的眼睛严肃地盯着罗素。“包括他们随身携带的神器,都被埋葬在八荒神的墓中。”

罗素喘息着说,这是至尊强者的随身神器。

先不说至尊强者,就说任何一个从八荒出来的普通人,都是能在这整座城市中毁灭他们的伟人。

现在,埋在八大野神墓里的是至尊强者的武器...真的让人流口水。

“我真想过去挖宝藏。”淘宝什么的,她最爱。

“那你要等。”南宫行云的黑眼睛闪闪发亮,像阳光一样绚烂。他笑着揉了揉她的头,就像揉宠物一样。“你别说现在的第一阶,连最普通的气场都不在,怎么去?”

罗素承认她被击中了。

罗素悠闲地坐在南宫云的边上,鸢尾花园悠闲地吃着零食。

南宫刘芸好笑地帮她擦擦手,鸢尾花园轻声说:“连兰斯都是坑,你胆子真大。”

蓝色是出路,在家里的孩子中排名第四。平日里朋友们习惯叫他蓝四。

蓝四,又名懒死。这个孩子一直是最懒的。他可以躺着不坐,也可以坐着不站。要不是不断的家族仙药,他可能不会有现在这样的武功。

罗素嘴角闪过一丝狡黠的微笑:“那是他必须用自己做的实验。跟我有什么关系?”

此外,尽管兰斯一直微笑着看着她,但她微微审视的眼神对罗素来说已经足够了。她可以稍微报复一下,打击一下他作为超级贵族儿子的优越感。为什么不可以?

南宫刘芸温暖的大手掌盖在罗素的头顶,赞许地揉了揉她的头,扬起眉毛笑了:“你根本不吃,但国王就是爱你的小脾气。”

站在她面前的南宫的绝美容颜,明艳如玉雕,眉目如画,繁星点点,鼻梁高挑,嘴唇如朱,使他的妖娆妩媚似乎第一眼就被深深地吸引住了,再也无法移开视线。

罗素终于把目光移开,转过头去,生气地说:“闭嘴!这里人那么多,胡说八道。”

“胡说?”南宫刘芸美丽的睫毛又黑又厚,微微卷曲。有一种魅力让众生颠倒。我看到他的嘴唇勾起一个淡淡的微笑,他的嘴唇像血一样红。“好吧,国王会在所有人面前再次告诉你的。来——”

南宫云烟说着就要拉着罗素上去,让所有人都瞠目结舌。

罗素心里一急!

在所有人面前向她示爱?这还了得?现在她成了众矢之的好吗?

罗素迅速挣脱他的手,充满了气势:“南宫云在流动,请闭嘴!你敢说,我就敢埋了你!”

“埋葬国王?”南宫云烟,滑稽的眉毛,眯起的眼睛危险的光芒,勾起的嘴唇,妖娆艳丽如火。

不好,麻烦了!罗素心里很恼火。她把手从南宫云上拿开,身体已经先于大脑行动了。这时,她像一阵风一样跳进人群,消失在南宫云面前。

南宫云烟看着灵猫敏捷灵活,眼神深邃如湖。

如果他留一点,傻一点,没用一点,就不会那么难追了吗?

兰珏已经抱着竹竿半个小时了,但他充满了失望和绝望。

因为他能感觉到,当他的鱼钩放下时,底部真的被一群紫荆鱼包围了。没错,你没听说过,真的是一群紫荆鱼,浑身紫光暗,为前者而战。

但奇怪的是,这些紫荆鱼绕着鱼钩游走了两次,然后三三两两地一起游走,简直就是一副厌恶的表情。

蓝珏此时郁闷到吐血!

明明是一样的鱼竿,一样的鱼食。这种待遇怎么改变自己?

为什么他们在罗素钓鱼时会为未来而战,鸢尾花园但轮到他们的时候,鸢尾花园他们会扔掉头,游走了?吐血让他抑郁,让他伤心到太平洋。

“嫂子,”兰珏无泪地盯着罗素,泪汪汪的桃红眼睛里充满了求助的光芒。

“为什么?”罗素没好气应道。

蓝珏能告诉她,最后聚集在下面的紫荆花鱼是被他跑了吗?他能说自己被一大群紫荆鱼抛弃了吗?他感到非常羞愧,几乎想捂住脸。

蓝珏含着眼泪把鱼竿塞到罗素手里:“嫂子,你来!”众目睽睽之下,再往下扔,脸就没了。

这时,他看罗素的方式不是看它,而是仰望星空,崇拜它。

罗素对自己的态度转变感到满意,顺手接过鱼竿,笑着说:“我来就做。每一分钟都是绿晶石,但不能浪费。”

罗素面色一变,王子殿下的脸色瞬间就阴沉了下来!

罗素不是在暗示她钓到的紫荆鱼越多,损失越大吗?

如果以前,王子会用高古的方式抠下巴,冷哼一声,不就是几颗绿色晶石吗?我还不拿出来吗?

但是,在罗素看到一条紫荆鱼几秒钟的速度后,殿下哪里有这样的信心?现在,他被罗素吓得差点哭了。

这TM什么速度!如果她之后的钓鱼速度都是几秒钟的话,就算她卖了他也不够她输的。

太子越想越害怕,心中十分恐慌。这时,他的后悔肠子都绿了!恨不得甩自己几个大巴掌!

如果他没有激怒罗素和蔑视她的捕鱼速度,这些事情怎么会发生在后来呢?真的是自毁!

不要说王子殿下激烈的飘忽心情,就说罗素那边。

看来她是真的下定决心要让殿下倾家荡产了。

在她放下鱼钩的一瞬间,抛弃了蓝珏的羊蹄甲鱼果断地再次围住了那根细细的鱼线,冲过去啄鱼饵。因为太激烈了,当罗素停下来的时候——

“尼玛——!!!"

当场就有人激动地骂国家。

这太不可思议了!!!

这次不是一个,也不是两个。那个小钩子上有三条,三条紫荆鱼!

这简直是有史以来最大的奇迹,前所未有的奇迹。

谁TM说钓紫荆鱼难如登天?谁TM说紫荆鱼灵活?谁TM说一般的鱼都是十分钟,这是上帝的水平?

看人,一个鱼钩几秒就钓到三条紫荆鱼,而且都不小,是紫荆鱼中的勇者。

围观的人几乎被这一幕惊得喜出望外,两眼布满血丝。他们迫不及待地冲上去,把这三条紫荆鱼当成自己的,他们可以马上变成罗素。抛竿是一串紫荆鱼。这TM太酷了。有木头吗?抢劫没那么快。

这条紫荆鱼是绿色晶石!活着就是修行之宝!

这时候,王子殿下的脸色极其难看,阴沉的那位几乎要滴出水来。

罗素瞥了他一眼,鸢尾花园发现他很不耐烦。他甚至嘲讽道:“啊,鸢尾花园殿下一次给三颗绿晶石,可是要花殿下的钱。真的很抱歉。”

王子一口血卡在喉咙里。

我不能吐槽。

吞,不能吞。

直憋得他面色铁青,双眼赤红,双手颤抖。

北辰英和罗素一直很有默契,搭档很完美。看到这里,她笑着拿起刀:“嫂子,你不用担心王子。他的宏远堂有那么多宝贝,我们不怕丢。把宏远堂彻底搬了,是大事。”

那是红原殿十几年来太子殿下的收藏。里面有无数宝贝,让人侧目。

太子双眼赤红地盯着北辰的影子,恨不得扑向他的脖子。这个狗娘养的不说话。没人觉得他傻!

罗素肯定地点点头:“哦,现在我放心了。不然我怕太子输不起,不敢放过钓鱼。”

“嫂子,你简直太善良了,伟大而善良!”北辰英夸张地喊着跳着,最后用善意安慰着。“但你真的应该放开手脚去钓鱼,否则殿下会质疑游戏的公平性。”

殿下差点吐血。

那个臭姑娘,别放开钓鱼。他能不质疑比赛的公平性吗?王子差点喊出这句话!如果那个臭女孩让他去钓鱼,他的宏远堂还不够输。

罗素看了一眼王子虚弱的脸。她一脸惊讶,说:“啊?本来好事也会做坏事?看来我真的要自信大胆的去做了,不然殿下会不高兴的。”

兰珏在一边听着两人的对话,无言以对。

然后,蓝珏和夜鬼对视一眼,两人的眼中浮着一丝苦笑,都是无奈的叹了口气。

谁说王子是此时唯一纠结的人?他们都很后悔,好吗?

此时,他们两人都指责南宫策略。

这丫的肯定知道罗素有这个本事,所以一开始就给了他们一支军队,制造她抓不住紫荆鱼的假象,让他们掉以轻心。我小时候不好意思让她去抓紫荆鱼,都拒绝了。

现在看到罗素一个接一个地钓鱼,他们也很嫉妒,好吗?我几乎等不及要回到过去。当我在船上时,我理直气壮地要求罗素交出紫荆鱼。

北辰英笑着打了一下兰珏的胳膊:“哎,没想到嫂子这么厉害。现在后悔肠子都绿了?”

“闭嘴!”兰珏恨恨地盯着北辰影,得意地把目光移开。然而,他的风是两个宽带的眼泪。

所以很多紫荆鱼本来是他和小明明平分的...失误,大错,被南宫大骗子忽悠了。

真的想想都觉得心痛...蓝珏夸张地捂住心口的位置,幽幽仇恨地瞟了南宫云烟一眼。

谁知道这厮一点同情心都没有,反而气势磅礴地看着对面的眼睛,淡淡地说:“怎么了?”

怎么回事?还能怎么办?羡慕,羡慕,后悔,恨。但很难说,兰珏也只能伤心地、默默地、愤愤不平地转身离去。

罗素从一开始就想通了。这一次,鸢尾花园她一定是在太子堂打了一个好洞,鸢尾花园所以她根本没有要离开手的意思。

随着时间的推移,罗素钓上了一条又一条的紫荆鱼。

有时候一个钩子是两个,有时候是三个。

而且每个钩子之间的时间间隔绝对不会超过十秒,几乎就是钩子被甩下去又被拉上来的那种长绳的感觉。

这一幕,并不会刺激到周围的每一个人,很多人捂着胸口,不停的摇头,表示震惊。

王子殿下看着罗素连续不断的地下捕鱼,但他脸上的肌肉不停地跳动和颤抖,他完全抑制不住。

他的眼睛一直盯着罗素,从最初的惊讶、震惊和怀疑到现在的愤怒、遗憾和恐慌。

殿下,王子罕见的恐慌是由于罗素。

他能不恐慌吗?

这种紫荆鱼是绿色晶石,市面上一颗绿色晶石的价格是5000金币,但往往要涨到10000金币才能买到。

如果她一条一条的钓,也不会这样吓到王子。问题是罗素拉起了一根绳子...这很简单...很简单...

岂有此理!王子重重一拍椅背,一把上好的椅子立刻变成了粉末。

王子发出的一声巨响立刻引起了许多人的注意。

“唉,可怜的王子,这次恐怕要输给外婆家了。”

“嗯,谁知道苏家这丫头这么厉害?这条紫荆鱼就像她的家人。”

“换句话说,这还是先挑衅别人的王子?”

“那是,要不是太子挑衅过去,人家会跟你比这个吗?这叫什么?叫“上帝还能活,你自己活不了。"

“嘘——小声点,你没看见王子的脸是绿色的吗?小心别让他拿我们出气。”

一时间,众人议论纷纷。

本来一开始几乎所有人都预测罗素是惨败的一方,现在在罗素无可争议的强势下,舆论风向已经天翻地覆,所有不利的谣言都指向殿下。

王子殿下非常生气,再次听到这些谣言时,他几乎被逼疯了。

他阴沉着脸,尹稚狠辣的目光在他面前扫了一圈,被他的目光一扫,所有人都沉默了,惊恐地低下头,生怕他会不小心撞到枪口上。

当罗素看到王子惊慌失措的样子时,他更加起劲地去钓鱼。

现在她的小木桶已经换成了超级大木桶。

罗素看了一眼大木桶,微微蹙眉,又看了一眼北辰影:“这个木桶好像合适?”

北辰英干净的脸上笑得很灿烂。她见此,猛点头,笑得像个功劳:“嫂子,你看,那是什么?”

罗素顺着他的视线看去,但他看到一只排水手从超级豪华游轮上下走来。每两个人一组,每组拿着一个超级大的木桶。目测这个木桶足够装下两个成年人的体积。

罗素粗粗数了数,发现有十个之多,一时间,她真是无语了。

王子殿下看到一排排木桶,脸上的肌肉更加颤抖。

北辰阴影一直和太子打成平手,鸢尾花园从来没有像这次这样取得压倒性的胜利。这一切都是由于罗素,鸢尾花园所以他对罗素的钦佩突然油然而生。

因为蓝珏和北辰英赶着去抓鱼,为了提高效率,罗素做了如下安排,让她去钓一趟流水线。

蓝珏装鱼饵,罗素抛鱼竿收鱼钩,北辰抓鱼,一条流水线立刻把效率提至极致,往往不到十秒钟就能顺利抓到一波。

殿下说□ □但是他的□□很快就被拒绝了。

围观的人已经被这一幕惊呆了,周围的人也越来越多。

有些人不忍心自己去钓鱼,有些聪明人过来用鱼竿挤座位,想着蹭点罗素的好运气。

但这些人不知道,因为罗素鱼食的对比,他们的鱼食更被拒绝,更不可能抓鱼。这叫“聪明变聪明”。

一个小时过去了...

两个小时过去了...

两个半小时过去了...

北辰英看了看时间,在最后一刻喊道:“时间到了——”

于是双方放下鱼竿,裁判检查结果。

事实上,这次检查的结果完全是为了检查罗素,因为殿下一个也没抓到。

究其原因,一是他情绪不稳,二是自暴自弃,最重要的第三点是因为比较罗素鱼食,所以殿下更不可能抓鱼,羊蹄甲鱼都绕过了罗素的钩子。

所以他的战绩是有史以来最差的,收获为零。

没错,堂堂王子殿下,一条紫荆鱼都没钓到,滑天下之大稽。

也许王子殿下也感到惭愧。他一路黑着脸,想在面瘫那年把大家都处死。

“来,我们数数苏小姐钓到的紫荆鱼。哈哈,大家都很期待,很好奇,想知道我们伟大、善良、幸运的罗素女孩钓到了多少条鱼?”

北辰影是裁判,但没有裁判的自觉。他把煽动性的话往下翻,调动大家的积极性,让大家完全无视殿下。

北辰影、蓝珏、暗夜鬼,这三个原本高高在上的隐士家族的儿子,现在化身为弟弟,都在那里帮助罗素数鱼。

数了一圈后,蓝珏和夜鬼对视一眼,两个人都捂着胸口,一脸痛苦和惋惜,然后都可怜兮兮地望着罗素...看着小模样真的很可惜。

然而,在经历了南宫刘芸的美人计之后,这一招对罗素完全没用。

北辰英骄傲地看了殿下一眼,笑了。“南宫已经死了。你想知道你丢了多少绿色晶石?”

殿下,王子此时的脸色可谓苍白。

他藏在袖子里的手不停地颤抖,袖子也在微微颤抖。

作为一个国家的王子,这种心理素质真的很差。

北辰影对王子的慌乱感激不尽,然后缓缓叹了口气,亲切的告诉他——

此章加到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