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猫先生app下载地址|中国有限公司----纯阳魔尊修仙中txt(1/87)

猫先生app下载地址|中国有限公司 !

三菱的代表突然拉下他的嘴,纯阳低下头,纯阳对坐在他旁边的人耳语了几句。此人用力点头,做了一件外套,然后站起来90度在台上向王宏伟鞠躬,刷得笔直,说:“王组长,我怀疑这个报价异常的中国企业是否有支付能力,请你查查他的资金。”又是九十度。

王宏伟愣了一下,马上反应过来,说:“不好意思,渡边先生,这次招标没有对任何企业提出任何财务要求,也没有存款或者资金证明,因为我们相信每个企业的诚信。当然,如果中标后广告费的支付不能按时完成,企业将永久进入我们的黑名单,在任何方面都不会合作。招标部分将再次邀请您的企业投标。你能这么说吗?渡边先生?”

渡边鞠躬45度,发出衣服的声音,然后坐下来对三菱代表耳语几句,意思是转头看着李淳,慢慢点点头,把他的名牌扔在桌子上。

王宏伟看着观众说:“如果没有竞标者,恭喜沈阳中华汽车获得1986年央视春晚独家冠名。这次招商会结束了,请先去休息,晚上在这里开个招待会。请到这里来。”

后台,张兴明温和地笑了。这是春晚的第一个标题。怎么可能给外企?大中华区的我一定很享受。

王宏伟收拾了一下手里的讲台上的东西,向台下点了点头,转身回到后台。

台下,日本人脸上带着愤怒的表情,也不交流,沉默着列队离开。

而美国人,好像刚演完一部剧,原本的严肃性却突然被风吹走了。他们的脸上充满了轻松愉快的表情,不仅互相问候,甚至开玩笑。几个地位对等的人聚在一起,边聊天边笑,点着雪茄出门,甚至去什么地方喝一杯。

“沙里通。”

" pb?"

“clb,”

后台。

王宏伟一下来就直奔张兴明。

& ltcenter>。& lt/center>。“张,怎么了?李淳是怎么上去的?中华车没听说过。怎么不突然招半个小时?”

张兴明说:“来,先坐下喝水。我看见你的腿在后面发抖。哈哈,紧张吗?”

王宏伟随便找了把椅子坐下,把手里的东西放在柜台上,喝了两口水,喘了几口气,说:“好的,张先生,你最好给我解释一下。我无法理解这种恐慌。”

张兴明说:“你在舞台上看不到吗?在主要时期,所有的董事会都是从国外拿走的。我觉得这样不好。这是我们金太阳组织的第一届春晚,第一次广告投入,也是第一次春晚冠名。如果所有外企都出现,那就不太好看了。我们不好看,上面也不好看。人就更惨了,我就想了个办法,让我们调整一下自己。”

王宏伟想了想,点点头说:“我只在乎台上的叫牌和紧张,但我真的没想到会这样。好吧,真的不太好看,那怎么做呢?”

张兴明说:“目前,国内所有企业还没有离开。要求马上有人联系,给他们安排前半小时,根据每个家庭的实际需要安排长度。价格可以适当打折,但不一定要出格。半小时五个广告,足够他们露脸了。”

王宏伟点了点头,向旁边的工作人员挥了挥手,嘴里说道,“那头衔呢?我还是不明白,李淳不是你的司机吗?”

张兴明喝了口水说:“沈阳中华汽车制造有限公司今年注册了。它在春天开始建设,并计划在88年投入生产。是我们金太阳的兄弟公司。怎么回事?”

王宏伟睁大眼睛说:“你的公司?张先生,你得交个底,别的什么公司都是你的,省得你再遇到这种情况。”

张兴明笑着说:“我主要经营商场,而且主要在东北。我今年入关,下半年你就知道了。沈阳还有一个轻工业园区。你现在用的一些东西是我做的,比如你穿这条腰带,打你的领带。沈阳产的产品在英文原文后面会有一个括号S,是产地确认标志。

因为到处都开商场,我成立了房地产公司,为自己的商场服务。我在全国各地的盖楼学习,然后把它交给商场使用。反正也是盖的,就弄了个酒店。有了这个汽车公司,这都是目前的情况,还有几个研究所。暂时没有产品进入市场,你也不知道。"

王宏伟皱着眉头说:“今天施工?1988年投产?那么,这个名字有什么用呢?两亿。”

张兴明笑着说:“载我们一程吧。看,这是我们自己的车厂,也是生产大轿子的。哈哈,洪炜,你是广告商。想一想就明白了。来吧,继续忙。我们到此结束,然后我们将仔细地工作。我看过黄导。”

王宏伟点点头,张兴明起身离开工作室大厅,去了黄达的办公室。

过去,没有人敲门。张兴明笑着摇摇头。他转身走出广播电视大院下楼。两个街区外是央视员工的宿舍区。黄导还算在宿舍。他有在宿舍用扑克牌学习程序的习惯。

大型晚会的节目顺序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情。它不像一个小聚会或当地的表演活动。反正玩一个就够了。就算没有什么意见也能搞定,没有严格的时间要求。

春晚不一样。所有程序必须按秒计时。

而且关于哪一个先来哪一个后来有一定的争论,也就是主题,连续性,歌曲,歌剧,小品,相声,各种类型的配合搭配,节目之间的相互影响,这些都是必须要考虑透彻的。

爬上通往三楼的旧楼梯,我走到门口前听到了里面的嗡嗡声。当我打开门时,一股浓烟向我袭来,张兴明再次窒息而死。

张兴明屏住呼吸,把门敲到顶上,卷起窗帘挂在门上,对它说:“我差点以为它着火了。我说你是学程序的,还是来了?”

她使劲拉,魔尊萧郎稳稳地坐了下来。李明熙不敢直接拉,魔尊怕伤到对方。

她抓住他的手,拉着他。

萧郎反手一拉,李明熙猛地扑进他的怀里,坐在他的腿上。

他搂着她的腰,用邪灵勾住她的嘴唇:“原来你喜欢投怀送抱。”

谁投怀送抱?!

李明熙盯着他。她故意起身坐下。

萧郎看起来很奇怪:“不要为我坐下。”

“坐下,活该!”李明熙再次起身,再次坐下。

萧郎抱住她的身体,阻止她移动。

“如果断了,我岂不是无儿无女?”

李明熙刷的满脸通红。

她以为他在说他的腿...

“你...谁坐在那里!”李明熙气滞。

萧郎握住她的手,按了按:“你会知道是否有。”

“流量~自我保护!”李明熙抽回手,拍了一下他的胳膊。

萧郎笑着说:“你没给我耍花招的机会。”

“谁给你的机会,你就没那么血腥了。”

“我让你坐着吃,但你不坐,你却要坐在我腿上。没给我机会玩~自我保护?”

李明熙从来没见过这样颠倒黑白的人。

她扬起眉毛笑了笑:“我看不出你的嘴巴挺臭的。”

萧郎突然去吻她,李明希躲开了:“你能不能别再胡闹了?!"

“你没说我嘴臭,我要证明。”说着,他又吻了下去。

李明希到处躲闪,但她的身体被萧郎抱住了。她还能藏在哪里?

仆人们一个接一个地上菜,看到他们两个,都尴尬地低下了头。

李明熙羞红了脸,义愤填膺。

“适可而止。”他不要脸。她需要一张脸。

萧郎脸皮很厚:“我的嘴臭吗?”

“好臭!”

萧郎又亲了一口,李明熙赶紧投降:“不臭!很香,比夜来香还香!”

“噗”一个仆人忍不住笑了。

李明熙的脸刷的通红。

萧微微勾了勾嘴唇,不再为难她。

他对仆人说:“留下来伺候他们。”

“是的,主人。”

“让他们下去。”李明熙很不舒服的说她现在被萧郎抱了,姿势太朦胧~暧昧。

“他们会伺候你吃饭。”

“我不是没有手。我不需要他们来伺候我。让他们下去。”

萧郎看了她一眼:“你自己吃吗?”

李明熙立刻明白了他的意思。他故意威胁她。

如果她没吃饭,萧郎就让仆人留下来,故意让她难堪。

李明熙很懂事:“我自己吃。”

“我不信。”

“我发誓!”

萧郎挥挥手,要求仆人下台。

李明熙松了一口气,她又扭着身子:“放开我,我要吃东西。”

萧郎抱住她的腰,不想让她走。

他拿起筷子夹了一个菜放到她嘴里:“来,我喂你。”

这个人...

“我说自己吃!”

萧郎很固执:“快点吃吧。当然,你吃饭的时候喜欢跟我玩,我没意见。”

有什么好玩的?

李明熙不知道他想到了什么,脸又红了。

萧郎是对的。她在给他装傻的机会。

如果她很听话,修仙他就没有机会耍流氓了...

李明熙想通了之后,修仙突然变得很听话。

她张开嘴,吃了萧郎给她的食物。

萧郎很惊讶她突然变得顺从了,但她很顺从,他心情也很好。

萧郎继续喂她食物,并用勺子喂她米饭。

李明熙吃了半碗饭,问他:“你不吃吗?”

“你先吃,吃了喂我。”

"...我自己能吃,你自己能吃吗?”

“没有。”

“你怎么能这样!”

“我算什么?”萧问道。

就是太恶心,太黏。

李明熙没有想到,曾经对她那么冷清有礼的萧郎,会变成这样。

男人,其实也有孩子的一面?

吃了一碗饭,喝了半碗汤,李明熙就不吃了。

小让她喂他,她没有拒绝,就替他赔罪。

她昨天那么疼他,今天他还能粘着她,她真的很愧疚。

吃完饭,天快黑了。

李明熙说她想看电视,所以萧郎带她去客厅看电视。

李明希靠着座机坐下,趁萧郎不注意,偷偷拿起了电话...

她正要输入她的电话号码,这时萧郎冷冷地说:“你在给谁打电话?”

李明熙尴尬地笑了笑。“我就随便按一下。”

萧郎拿起电话,把它放回原处:“不要只是按下它,然后给龙打九天电话。”

她要给阮打电话,好吗?!

“你真的要一直铐着我吗?”李明熙皱着眉头问他。

萧郎没有说话,眼睛盯着电视。

电视上的女演员是林钰儿,李明熙突然火了。

“问你个事!你没听见!”

萧郎淡淡地转过头:“什么?”

“我问你,你是不是要一直铐着我?”

“当然不会。你一个月不回家,我也藏不住你的踪迹。”

“你什么时候让我走?”

萧郎淡淡地说:“等你同意不离婚,我就放你走。”

“你……”

“如果你总是不同意,我其实有办法一直抱着你。”

“我一辈子都不同意你?”

“一辈子都不会。”

“为什么?”

“等你50多岁了,你要和我离婚,父母不会同意的。”

李明熙突然发现萧郎如此欠揍。

他那么无所畏惧,是因为他算计了她父母的态度。

不,她没时间等这么久。龙九天也不知道怎么了,突然不追究什么了,还说等她回来。

但谁知道他还能等多久。

他总是喜怒无常,耐心有限。万一他等不到一天呢?

反正她得尽快联系阮天玲。只有阮天玲想出了办法,她才敢告诉萧郎真相。

阮,说两天联系,两天就解放...

这么一想,李明熙轻松了不少。

郊区的别墅。

龙九歌推门走进龙九天的病房。他莫名其妙地问:“哥哥,你不是说要逼李明熙和萧郎离婚吗?为什么现在放弃了?”

九天来,他一直靠着床头的龙,放下书。

“谁说我放弃了?”

纯阳魔尊修仙中txt

“那你为什么要说你现在什么都不做,纯阳等着李明熙回来呢?”

龙九天计划,纯阳龙九歌都知道。

他也一直在关注这里的事情。

他本来听说李明熙今天要去离婚,但是李明熙已经不在了。龙九天无所事事,让萧郎带着李明熙走了。

他真的无法理解他哥哥的想法。

龙久天勾着嘴唇笑了:“我只是让李明熙放弃了萧郎。”

“我不懂你的意思?”

“我觉得李明熙最讨厌别人禁锢她。你说萧郎囚禁她一段时间,她会对他心灰意冷吗?”

龙九哥微微一愣。他低声问:“哥哥,你不是还喜欢李明熙吗?”

不喜欢,何必去破坏他们的感情。

龙的九天视野又回到了书页上。

“我只是觉得这样更好玩。”他浅显的解释使人们完全怀疑他的想法。

龙九歌心中叹息。

恐怕龙九天是真的,而李明熙还没有完全放下。

他虽然讨厌李明熙,但也有爱。他会折磨李明熙,尽可能的折磨她。

但同时,他不会杀李明熙...

龙九哥不由得担心起龙九天之后的生活。

一直纠结于爱恨情仇,怎么能活得舒服。

李明熙非常听萧郎的话。

萧郎带她去浴室洗澡,所以她去浴室洗澡。

两人坐在浴缸里,李明希靠在萧郎的胸前,看着他的裤子挂在一边。

我希望我能拿到钥匙...

萧突然抓着她的下巴,抬起头。

“你在想什么?”

“我什么都没想!”

“你突然变得听话,我怀疑你在干什么。”

李明熙妩媚一笑:“你真是看得起我。我只是个不吃眼前亏的好女人,你太担心了。”

萧郎似乎在笑:“我不知道你会有这样的思想觉悟。”

“无论如何,你还是我的丈夫。我不用死也能活着吧?”李明熙说了半真半假。

萧郎的眼睛闪着光:“既然我是你的丈夫,你的丈夫有需求,你应该满足他们吗?”

说着,他的手沿着她的后背,滑向她的尾骨...

李明熙感觉摸过的地方又痒又敏感。

她目测了一下裤子的距离,只要伸手就能到。

李明熙假装扭捏了几下,咬着嘴唇服从了。

萧郎不会把食物塞进嘴里。

他低下头,亲吻她的嘴唇,双手抱住她的身体,让她坐在他的大腿上,两人天衣无缝的贴合在一起。

李明熙一只手爬上他的肩膀,发出细细的呻吟声来唱歌...

萧郎的自制力瞬间被摧毁...

浴缸里的水在荡漾,李明熙的身体随着他的动作波动。

她紧紧地咬着嘴唇,不让自己睡着。

萧郎已经陷入了疯狂的爱情,完全沉浸在激情之中。

李明熙的手慢慢伸出,当他抓住萧郎的裤子时,萧郎猛地向前一拉,李明熙的手无力地垂了下来。

该死,我差点成功了!

李明熙再次伸出手。

当她迅速抓住时,萧郎突然抱住她,转过身,把她按在浴缸上。

李明远-xi愤怒的抬起眼睛,对着萧战滚烫迷离的双眼。而他的眼睛,带着可以看透一切的微笑。

李明熙立刻明白,魔尊他知道她在想什么。

她的心变得更加愤怒,魔尊然后她咬了他的肩膀。

萧郎低声说:“你想在我身上留下印记吗?”

这个人真的很会往脸上贴金。

李明熙加大了力量。

萧郎的脸摩挲着她的脸:“你不用留下来,我也是你的……”

说完,他的动作突然加大了。

李明熙浑身颤抖,心如刀绞。

嘴巴的力量逐渐减弱,而她的手,不知什么时候抱住了他的身体,随着他的动作沉重地飘着。

最后,不知道李明熙是怎么睡着的。她很虚弱,全身都很软。

萧郎抱着她睡在卧室里,他们的手被铐在一起,从未分开过。

半夜,李明熙睁开眼睛,醒了。

她轻轻撑起身体,盯着浴室的门。

萧郎的裤子一定还在里面,但她和萧郎仍然被铐着,所以她拿不到钥匙。

但是她可以用萧郎的手机。

李明熙的目光落在床头柜上。

萧郎睡得很熟,没有醒来的迹象。

李明熙伸出手,跃过她的身体,慢慢摸着手机。

她接过手机,然后又躺下,背对着他,在床底下使用。

手机有解锁密码,李明熙知道萧郎的密码,和他家的门密码一样,52099。

李明熙输入了密码,错了。

她冷冷,萧郎更改了密码?

还有,如果他不改密码,怎么安全的把手机带在身边?

李明熙猜了几个密码,都错了。

李明熙非常沮丧,以至于无法和阮取得联系。她怎么知道阮、的计划?

但是,阮会自己去找她。如果她找不到,他肯定会偷偷找。

李明扬从被子里钻了出来,把电话放了回去,见晓未醒,她就放心地又睡了。

当她均匀地呼吸时,萧郎睁开了清澈的眼睛。

把两个人铐在一起的缺点是起来的时候要一起起来,不能穿衣服。

还有,你要上厕所。

早上醒来,李明熙吵着要萧郎给她解开手铐,否则她穿不下衣服。

昨天的衣服被萧郎撕掉了。

萧郎不想解开他的手铐。他拿了一条浴巾,包在李明熙的胸前,又拿了一条,包在腰间,然后穿上衣服。

李明熙生气了:“我不想这样戴,快把手铐解开!”

“看起来不错。”萧郎盯着她性感的外表,笑得很开心。

“随时会掉,好看!”

“我们不要再出去了,摔倒了再捡回来。”

李明熙咬牙切齿地说:“你不要脸,但我要脸。仆人们在看着。你以为他们没有眼睛?”

“你怕他们笑话你?”萧问道。

“你不怕吗?总之你一定要给我松绑,不然别怪我做了让你不开心的事。”李明熙狠狠威胁道。

萧郎知道这样一个事实,太多是不够的。

他抱住李明熙的身体:“我可以解开,但你要答应我一件事。”

李明熙翻了个白眼:“放心吧,我不会跑的!你派了这么多人来守护我,我能逃到哪里去?”

萧郎笑着说:“不是这样。再说,修仙你的身家在我手里,修仙你能逃到哪里去?”

“没有?那是什么?”李明熙很疑惑。

“给我织一条围巾,你答应我,我就给你解开。”

“围巾?!"李明熙奇怪地看着他。“我做不到。”

“很简单,我不会让人教你的。”

“为什么要我给你织围巾?”

自然是给她找点事做,这样她就不会无聊了。

也是为了稳定她,不然她会整天想着逃避离婚。

“现在天气冷了,我只需要一条围巾。”萧郎的脸没有红心跳动。

李明扬不屑地看了他一眼。

现在是春天,天气只会越来越热。谁戴围巾?

现在很暖和,好吗?

“好吧,你答应我,我就给你松绑。”萧郎继续胁迫。

李明熙眼珠一转:“没问题,丑在前面,不好看就别嫌弃。”

萧郎笑了:“我不会不喜欢的。”

李明熙举起右手摇了摇:“现在你可以解开了。”

萧郎非常爽快地为她解开了手铐。

李明熙很高兴有空。

龙九天说等她回去,自然是暂时不处理他们了。

她借此机会在萧郎身边多呆了两天,阮、想出了办法,她就解脱了。

除了被戴上手铐,萧郎还把她关起来,不让她出去。李明熙根本没有拒绝她。

所以,李明熙一直很听话,没有反抗。

早饭后,萧郎请人教李明熙织围巾。

说实话,李明熙这辈子都没碰过这些东西。

她用毛衣针很笨拙。

“小姐,你选个花样,看你要什么样的针织。”

女佣把围巾图案递给她,让她挑选。

李明熙随便看了一下,发现每一个都是那么复杂。

“有没有简单一点的?”

“是的。”女佣翻了翻,指着一个图案。“这是最简单的。”

“好了,就这样。”

女仆慢慢教李明熙织布,李明熙学了很多遍才学会。

但她毕竟是新手,要么针太紧,要么针太松,看起来参差不齐。

好在李明熙没有强迫症。不均匀就不均匀。编织出来就好。

女仆教完,她就走了,留下李明熙一个人坐在客厅里织围巾。

完成楼上的工作后,萧郎来看她。

站在楼梯上,看到李明熙专注于织围巾,萧郎的眼神有所软化。

知道她做了什么,应该会让他生气和讨厌。

但是他就是不能恨她,不能放弃她。

我只能想办法让她保持厚脸皮,然后缓和他们的关系。

目前,他的坚持并非没有希望...

萧郎走到李明熙身边坐下。

李明熙拉了拉毛线,发现拉不动了:“你在压毛线,让开。”

萧郎站起来,拿出线。

李明熙已经织了半根手指那么长,围巾看起来歪七扭八的,不太好看。

“怎么样?”李明熙要求献宝。

萧郎笑了笑:“非常好。”

李明熙故意说:“既然好看,冬天就天天穿,出门也穿。”

纯阳魔尊修仙中txt

“好。”萧郎毫不犹豫地答应了。

李明熙忍着笑:“我说的是真的。”

萧郎勾着嘴唇:“我说的也是真的。”

“你眼光真好。”李明熙哈哈大笑,纯阳故意说反话。

萧郎骄傲地说:“我有一个梦想,纯阳否则我怎么能嫁给你呢?”

李明熙假装没听见,继续织围巾。

萧郎一直在观察她的编织,好像看着它很有趣。

不知不觉,李明熙织了好几个小时,围巾也就一巴掌长。

李明熙不耐烦地扔掉围巾:“别织了,这么慢。”

织这么少花了这么长时间,而且真的很慢。

萧郎没有强迫她。他拉着她的手,轻轻按摩着她麻木的手指:“我没让你短时间织,你要慢慢织,离冬天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你没早说!”李明熙瞪了他一眼,随即笑了。“看我辛苦,晚上给我做饭。”

萧郎的眼睛发亮了:“你想吃什么?”

“做你想做的。”

“好。”

她也喜欢吃他做的菜,这让萧郎很开心。

萧郎做了晚餐。

他在厨房工作了两个小时,做了所有李明熙喜欢的菜。

仆人们说萧郎对她很好。

当然,李明熙知道他的好。她一直厚颜无耻地享受着他的善良...

晚饭后,迪出生了。

他有事要告诉萧郎,于是他们去了楼上的书房。

李明熙除了在客厅看电视、织围巾之外,无事可做。

不久,盛迪从楼上下来了。

他走到李明熙面前,盯着她。“奶奶,我不知道该不该告诉你一些事情。”

李明熙不可置信地抬起头。“什么事?你说吧。”

“主妇,主人对你已经够好了,我希望你不要让主人伤心。还有,以后请对少爷好一点。”

李明熙知道盛迪是忠诚的,但他没想到她与萧郎的感情会介入。

“那是你想告诉我的吗?”

恰到好处,李明熙的毛线滚到了地上。

盛迪弯腰捡起来递给她:“是的,这就是我想说的。还有,希望你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出生的。”

李明熙接过毛线,紧紧地握着。

盛迪说着,大步走了。

李明熙突然起身,不满的冷哼了一声,然后去了洗手间...

当萧郎从楼上下来时,李明熙还在看电视和织围巾。

他走到她面前,皱起眉头,“你为什么又织了?这样容易伤手指。可以慢慢织,每天就织一点。”

李明熙看都没看他一眼:“你对我这么好,我凭什么给你织围巾?”

萧郎皱起眉头,在她身边坐下:“你不开心吗?”

“没有。”

他捏了捏她的下巴,转过她的脸。

李明熙的样子很不开心。

“你为什么不开心?”萧问她。

李明熙张开手:“我没有不开心!”

她埋头编织。

因为太用力了,毛衣针突然用力戳在她的手指上,李明熙疼得皱起了眉头。

萧郎接过围巾,拉了拉她的手。

还好手指没断,只是红肿了一点。

萧郎突然感到非常内疚。李明熙的手很嫩。织围巾会让她的手指又红又麻。他怎么没想到这个?

(cqs!)

萧郎的眼中闪过一丝懊恼。

然后,魔尊他把李明熙的手指放进嘴里。

李明熙缩了缩:“脏!魔尊”

萧郎似乎闻所未闻。他吸了几口,然后让仆人拿一条热毛巾来,给她按摩手指。

“别织了,我只是想找点东西给你打发时间。没想到织围巾这么辛苦。”他垂下眼睛,低声说。

李明熙笑着说:“辛苦了。没习惯就不做了。适应两天就好了。”

“别织。”

“不,我织了那么多,不能半途而废。”

萧郎抬起头:“织毛衣没问题,但你不能强迫它。”

李明熙眼里闪过:“如果我手指不疼,你可以做我想做的事。反正我也没什么事情可做,现在又迷上了织围巾。”

萧郎想了想,点点头:“好,我答应你。”

李明熙抽回手,把没织好的围巾收了起来。

“今天不织,明天再来。”

萧郎看到她心情很好,试探性地问:“你刚才为什么不开心?”

李明熙凑了过来,笑了笑:“没什么?”

“真的没什么?”他不相信。

李明熙起身道:“我去洗澡睡觉。”

看着她走上楼的背影,萧郎抿了抿嘴唇。

当李明熙消失后,萧郎冷冷地说:“来,召集所有仆人。”

过了一会儿,几个仆人都聚集在客厅里。

萧郎淡淡地看着他们:“今天这个富裕的家庭发生了什么事?谁知道?”

几个仆人面面相觑,不明白他的意思。

“下午过后,谁对她做了什么,或者说了什么?她为什么不开心?”

仆人很尴尬。

萧郎看着她:“如果你有什么,就说出来。”

仆人鼓足勇气说:“饭后不久,我听到狄老师对那位富豪说了些什么。”

迪克森?

萧郎眼睛一亮:“他说了什么?”

仆人重复了盛迪说的话。

萧郎结合李明熙的态度和她所说的话,证实了是盛迪让她不开心。

盛迪说她对他不够好,说她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开心。

这就是为什么李明熙拼命给他织围巾,感谢他对她好?

萧郎知道盛迪总是说不客气,盛迪也会这么说。

“我们下去吧。”明白了事情的来龙去脉,萧郎就想着怎么哄李明熙。

李明熙洗了个澡,看见萧郎靠着床看书。

他放下书,起身笑道:“过来,我给你吹头发。”

“没必要。”李明熙走到床边坐下。他拿了个吹风机自己吹。

萧郎走过来,走到她身边,手里拿着吹风机。

李明熙笑着躲开:“好,我自己来。”

“我会做的。我要给你吹。”萧郎轻声笑了笑。

李明熙就是没给他:“你去洗澡,我马上吹。”

“我以前给你吹的。”萧郎突然说,“你知道我喜欢它。”

李明扬-xi敛去笑容,垂着眼睛不再理会他。

空气体有些凝固

萧郎在她身边坐下,抱住她的身体。

"别把盛迪说的话放在心上,我会让他向你道歉的。"

李明熙关掉吹风机,放在床头柜上。

“他是对的。你对我好,我对你不够好。”

纯阳魔尊修仙中txt

萧郎笑着说,修仙“他没有看到你对我的好。再说我们是夫妻。谁和谁有区别吗?”

李明熙侧身看着他:“萧郎,修仙我知道你对我很好。但这一次,你对我很不好。”

萧郎微愣。

“虽然我没有生你的气,但你应该知道,我不喜欢你囚禁我。我不生气,我要等你想清楚了,主动放我走。你什么时候想清楚?”

萧郎抿了抿嘴唇:“你为什么说得这么好?我也和你在一起。不是监禁吧?”

李明熙冷笑道:“我能出去吗?可以出去见朋友,见人吗?”

“只要你九天不去想看龙,你就能出去。”

李明熙低下头:“不管我去见谁,你都没有权利阻止我。”

萧突然抱紧了她的身体,仿佛害怕她消失。

他有些恳求地看着她:“明溪,我配不上你吗?为什么你就是要离开我?”

“那你为什么不尊重我?”

萧郎的眼里闪过一丝愤怒。“敬你,这样你就可以和龙在一起九天了?”

“我没打算结婚……”

萧郎吼道:“所以一切都是我的错。我强迫你嫁给我。现在你和龙族重聚九天了,能安心和我离婚吗?”!"

李明熙睫毛颤抖:“我承认我也错了……”

“你错了!”萧郎收紧腰,冷冷地说:“你不应该考虑和我离婚。这是你最大的错误!”

“你……”李明熙气得脸都红了。“我不想告诉你。走开,我要回家!”

李明熙用力推开他,起身离开。

萧郎抓住她的手腕,扯下她的身体,然后转身压她。

李明熙愤怒地挣扎:“你打算怎么办?!"

萧郎握着她的手,紧紧地压着她。

他的眼睛黑得看不清底:“你是我的,你敢走!”

“我不是你的,我是我自己的!”

“你是我的!”

李明熙气得浑身发抖:“这就是为什么你敢囚禁我,甚至不顾我的意愿?”

萧郎也很生气:“你逼我的!”

李明熙顿时脸红了:“你可以逼我,我不能逼你吗?”

“你逼我嫁给你的时候,为什么不反省?!"

萧郎的瞳孔是微型的,他的心刺痛。

“你毕竟一直没舍得嫁给我,是不是?”

“可以!”李明熙吼了出来。

萧琅只觉得血气上涌,脑中嗡嗡作响。

他的心仿佛被绞成肉末,每一个细胞都在剧烈的疼痛。

心底生的恐惧像黑洞一样慢慢膨胀,需要彻底吞噬他。

一想到李明熙的心不再属于他,她的人民很快也不再属于他,他就吓坏了。

萧郎呼出一口气,脸色苍白而吓人。

李明熙被他震惊了。“萧郎,你怎么了?”

萧郎没有回答,他痛苦的喘息着,眼睛里有空个洞。

李明熙挣扎着查看自己的情况:“起来,放开我……”

“我不放手!我不会放弃我的死亡...你是我的,只有我的……”

萧郎的眼里全是尹稚,他突然低下头,吻了吻李明熙的嘴唇。

他的牙齿打在她的牙齿上,纯阳李明熙痛得泪流满面。

萧郎似乎不知道这种疼痛,纯阳只是狠狠地咬了她一口,然后吻了她。

李明熙越挣扎越疯狂...

他的手粗糙地揉捏着她。

李明熙痛苦地蜷缩着,“萧郎...停下来……”

萧郎听不见她的声音。此刻,他就像一只疯狂的野兽,只知道凶猛的掠夺。

袍被扯下,李明熙的尸体屈辱地在他身下挣扎。

与以往的粗鲁不同,萧郎这次完全疯了。

李明熙很害怕,但也很痛苦。

她没有想到刺激他的后果会如此严重...

就在李明熙以为萧郎真的会强奸她的时候,她突然感觉到一股温热的液体。

萧郎的身体震惊了,另一股液体涌出,溅到了李明熙的脸上。

李明-xi李阿尔法男性-

萧郎停下来,抬起头。

李明熙看到他的嘴在流血...

她的脸上沾满了他的血。

怔愣了几秒钟,李明熙突然回过神来,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力气,转身推开了萧郎。

萧仰面躺在床上,嘴角的鲜血顺着苍白的脸庞滑落在床单上。

李明熙突然哭着尖叫道:“萧郎,你怎么了?!别吓我!”

萧帖有些痛苦的皱眉。

“医生,来,快叫医生!”李明熙颤抖着喊道,正要跑出卧室。

”萧郎及时抓住了她的手腕...我没事。”

“你在吐血,你没事吧?!"

“我真的很好……”萧郎摇摇头。

李明熙渐渐平静下来。她真的疯了。她不是医生吗?

“我给你看看。”

李明格拉交叉手腕,给了他一个颤抖的脉搏。

但是她心太慌,手也在抖,什么都诊断不出来。

“不行,我得去医院!”李明熙果断地说道。

萧郎摇摇头。“我真的很好。去拿点水来给我洗脸。”

“没时间了,你就不能勇敢一点吗?”李明熙焦急地说道。

萧郎撑起身子,坚决地摇摇头:“我不去医院,你去洗吧。”

“你……”

“我只是有点生气,真的没什么。”萧郎放开她,抬起手擦去脸上的血。

李明熙慌了之后,就没那么淡定了。

也许萧郎只是在非常生气的时候才吐血。

问题不大,只是身体会比较弱。

李明熙决定以后劝他去医院。

“你躺下休息,我来洗。”

说完,她去了洗手间。

李明熙洗掉身上的血迹,换上了睡袍。然后他打水给萧郎洗了。

照顾完萧郎后,她帮他躺下,给他盖好被子。

“你现在感觉怎么样?”她关切地问。

“我想喝水。”

李明熙给他倒了一杯温水,照顾他喝下去。

萧郎看上去好些了,但他的脸色仍然苍白。

李明熙又坐在床边劝他:“去医院检查。”

萧郎拉着她的手,但他迟钝地说,“我太急于吐血了。吐出来感觉好多了。”

李明熙的睫毛抖动着。

她当然知道他吐血的原因,也没有生他的气。

“不要……”

“但是你困了,魔尊爸爸不抱你,魔尊你会摔倒的。”

一直很困的云菲,祁瑞森的身体,几乎是边走边睡。

“不要……”他还在嘴硬。

祁瑞森也不问他,只是扶起他。

小家伙一点都没挣扎。他躺在父亲的怀里,很快就睡着了。

莫兰,他们先上车。

祁瑞森他们也上了车,等祁瑞刚吩咐司机回去。

回到齐家族的城堡。

他们都下意识地朝老人的住处走去。

余美是唯一一个住在老人住处的人。

走到雕塑前,祁瑞刚突然停了下来。

他看着玉梅的雕塑说:“这个东西不用留着。还不如拆了建点别的。”

俞梅的雕塑最初是由老人和陈艺溱在愤怒中建造的。

所以,这个雕塑没有存在的意义。

余梅没有什么不同意见,莫兰也没有。

祁瑞森也没有。

过了几天,齐瑞刚找人把雕塑拆了。

在拆除的过程中,工人们惊讶地发现雕塑里面还有另一个雕塑。

外层敲出来,内层完全暴露。

外面有一个雕塑,完美的包裹了里面的一个雕塑。

里面的雕塑是白色的。

刻在上面的那个女人不是别人,正是陈艺溱...

余梅见此,不禁喃喃:“原来这就是你隐藏的爱……”

莫兰和祁瑞刚也明白。

结合陈艺溱的日记和他说的话,他们终于明白了主人的意思。

在那些日子里,他建造了这座雕塑,然后告诉陈艺溱,他爱的女人就是雕塑中的女人。

陈艺溱不明白他的意思。

如果她因为嫉妒而破坏了雕塑,她会发现里面的秘密。

但她没有。她突然变了脾气,选择了伪装和隐忍。

如果她还保持着以前的个性,她会更早发现她的父亲爱她...

不跟对方表白,他们是不会死的。

他选择用这种方式隐藏他的爱。

陈艺溱也选择把他的爱藏在日记里,然后留下日记,期待他有一天会发现。

会知道一切。

他们都等着对方发现,却始终没有发现。

结果,他们的一生都是悲剧。

看到他们的结局,莫兰的内心产生了巨大的震撼。

晚上睡觉的时候,莫兰抱着祁瑞刚的尸体,用深情的眼神看着他。

“齐瑞刚,我好像忘了告诉你一件事。”

齐瑞刚抱住了她。“什么?”

莫兰微微一笑,柔声说道:“我爱你……”

祁瑞刚猛地一震。

这是莫兰第一次对他说这三个字。

他认为他永远不会听到...

“我希望你能理解我的心。我不想重复他们的悲剧。”莫兰低声说道。

祁瑞刚紧紧地抱着她的身体,眼睛闪着明亮的光。

“莫兰,我也爱你。我爱你一辈子,永远!”

莫兰眼里有泪:“我也是,我会永远爱你。”

祁瑞刚突然笑了,笑得很灿烂。

【莫兰的故事没了,然后开始写安森的故事,但首先要写一些阮家的事,做过头了。最后一个故事。】

* *我是时光倒流的分割线* *

江予菲、修仙阮田零从东安庄回来后,修仙就吵着要阮田零带她去见偶像。

我家姑娘天天说,就等他们回来。

阮,回来的时候,求他带她走。

然后阮,装傻说不是这样。

“爸爸说话不算数,你说带我去看偶像!”小女孩认真地说。

阮以为她已经忘了,可谁知道她还没忘。

“你的偶像,爸爸不知道在哪里。”他无奈地说。

君爱没那么在意。

“爸爸什么都能做。你帮我找,我就去找她。”

阮天玲突然很得意。

原来在他的小公主眼里,他无所不能。

但是他还是不想带她去见米砂。

我不想食言,但我现在不想带她走。

我家姑娘现在太小了,这么小,他不忍心送她吃苦。

阮,把她抱在怀里,坐在他的大腿上。她说:“嗯,等你过了七岁生日,爸爸会带你去看她吗?”

她的七岁生日还有好几年呢!

“不,我现在要走了。”小女孩不同意。

“宝贝,你现在太年轻了,米砂不会收你当学徒的。要想成为她的徒弟,首先要打好基础。七岁之前,爸爸会锻炼你。有了基础再去找她不是更好吗?”

“不要!我要从头学起最好!”小女孩的表情很苍老。

阮田零笑道:“你还知道这个吗?不过,爸爸的能力也是最好的。”

“没有我偶像厉害。”

"...谁说的。我比她强!”阮的自尊心受到了伤害。

艾君眨了眨眼睛,有些疑惑地问道:“真的吗?”

“当然!”

小女孩马上反驳他:“爸爸骗不了人,尤其是孩子。不然我会很难过!”

阮::“…”

你喜欢搂着他的脖子,用她杀手般的撒娇。

“爸爸,你可以带我去那里,我的好爸爸,我亲爱的爸爸,我最喜欢的爸爸,你可以带我去那里吗?我想学习最好的技能。我会保护你,我的母亲,我的大哥和二哥,我的祖父母,我的曾祖父,我的小叔叔,我的叔叔,我的妹妹乔乔,我的小弟弟肖骁,并且保护……”

“站住!”阮天玲的头被她惊呆了。

“你要保护的人太多了。”

艾君理所当然地点点头:“嗯,我想保护我喜欢的每个人。”

阮天玲心里很暖。

他抚摸着她的头,“宝贝,我们不需要你的保护,因为我们会保护你。你只需要在我们的保护下做一辈子小公主。”

“不,我也想保护你。爸爸,你为什么不带我现在?”小女孩用哄人的语气对他说。

阮是有点心软,但他不得不反抗...

“不,你太年轻了……”

他的话还没说完,你的爱就要哭了。

阮,顿时慌了:“怎么回事?”

“爸爸,你不爱我。呜呜,你答应我的事情,是不会同意的……”

阮::“…”

“哦,纯阳我要去找我妈。”小女孩伤心地从他身上跳了下来。

阮天玲忙拉过她的身体。

“我真的哭了。”

两串晶莹的泪珠真的挂在我姑娘粉嫩的脸上。

君爱一直都很成熟坚强,纯阳很少哭。

阮天玲心都碎了。

“别哭,你哭了你爸爸会难受的。”

他抽纸巾帮她擦眼泪。

艾君慢慢地停止了哭泣:“爸爸,你能带我去吗?”

小女孩可怜地看着他。

好像他拒绝了,她又会哭。

阮田零叹了口气:“宝贝,你知道训练有多辛苦吗?很辛苦,很辛苦。”

你慈爱的眼神坚定:“我不怕!”

“而且我不能经常见到我的父母。”

"...等我学会了技术,我就回来一直陪着你,哪儿也不去。”

阮天玲那郁闷的样子,在女儿心里,果然还是学本事重要。

“你只是想学技能?姑娘们,学打架杀人不好,可以学唱歌跳舞。”

艾君哼了一声:“我不要,一点都不酷!”

“你是女生吗?”阮天玲用黑线。

艾君鼓包子脸:“我当然是女生!”

“女生不爱打架杀人。”

“我和他们不一样,因为我想成为最好的女孩。”我的小女儿野心很大。

阮天玲看到自己接受不了她就想到了一个主意。

“所以,爸爸答应你现在去找你的偶像。但是在你找到之前,你必须每天在外面的篮球场上跑十圈。你能做到吗?”

当你爱它的时候,你是幸福的:“是的!我15圈就能跑下来!”

阮,撒娇捏捏鼻子:“小心把牛吹上天。嗯,从明天开始,你去跑步,我和我的兄弟们监督你。”

“没问题!爸爸也答应我尽快找到我的偶像。找到她,我会马上带我去见她!”

“好吧,我答应你。但是如果你觉得很难,你必须放弃,你知道吗?”

“嗯!”小女孩重重地点了点头。

阮,在心里得意地想,我看你能坚持几天。

阮、把这件事告诉了。

江予菲开心地笑了:“这个女孩,我也怀疑她是不是女孩。”

阮天玲感慨,“对。老婆,当初我明明希望你给我一个小公主,可爱又可爱,喜欢洋娃娃,每天穿漂亮裙子。但这个女孩一点也不像公主……”

从小到大我最喜欢的玩具不是娃娃而是玩具枪。

看到枪就走不动了。

家里的玩具枪模型比其他任何玩具店都多。

这样的怪癖是谁遗传的?

江予菲瞥了他一眼:“你坚持要我再要一个。不生就不用现在头疼了。”

“算了,人生在世,我不头疼。”阮,微微一笑,走到她跟前。“要不我们再来一个,生个真正的小公主?”

“如果还有一个这样的呢?”江予菲扬起眉毛。

“那就继续生活!”

“自己活!”把她当母猪!

“如果我出生了,我肯定每年都有一个!”阮天玲认真的说道。

!!- 89o3+d61953 ->

“不,魔尊一年也有可能有两个学生。”

陈俊和琦君不是一年生的吗?

“嗯,魔尊听说现在男人都可以生孩子了。我听莫兰说祁瑞刚也想有自己的生活。你可以和他商量。”

阮::“…”

第二天一早。

俊爱穿上粉色运动服,在不远处的篮球场上跑步去了。

阮天玲和、君跟在后面。

他们会和她一起跑步,因为他们每天早上早起跑步。

然而,从今天开始,他们队里又多了一个人,四岁多的小艾君。

阮天灵率先跑在前面。

三个小家伙跟着他。

为了照顾你恋爱的速度,陈俊和君齐家都放慢了脚步。

“姐姐,你累了吗?”陈俊关切地问她。

“不累……”我家姑娘真的不累,体力也很好。

跑一会儿。

"艾博,如果你累了,休息一下,不要勉强."陈俊非常关心她的妹妹。

“大哥,我们为什么要跑得这么慢?能不能加快一点?”你的爱反而好奇地问。

"..."陈俊心里流泪了。

不仅仅是为了照顾你!

“大哥,二哥,咱们加快速度。爸爸会超过我们的。”

说完,小丫头一阵风似的跑了。

陈俊和小君齐家看着同一个速度。

阮天玲不想照顾我的女孩,所以他只能等她累了就放弃。

如果她真的坚持,他会答应她的要求。

如果她没有那份毅力,那就算了。

毕竟,向米砂学习要比这困难一百倍千倍。

一圈又一圈。

很快,君爱已经跑了四次了。

阮、很奇怪,她坚持了这么久。

“累?”阮天玲路过你的爱人,问她。

小女孩举手擦汗:“不累。”

“还不错,继续走。”

“嗯!”

阮天玲笑着跑了一段距离。

君齐家没有照顾她。她一个人拼命跑。

他必须早点跑,早点结束,早点回去吃早饭...

只有陈俊花时间追随你的爱。

“艾博,休息一下。”当他看到她筋疲力尽时,他很担心。

“哥哥,我不累……”小女孩咬牙坚持。

“艾博,我哥哥告诉你,和米砂一起学习技能会很难。比这个难很多很多倍,你会更受不了。”

你爱看他一眼,就在陈俊以为她动摇的时候。

她突然加快了速度,脸上还带着一个包子。

Ga?

这是什么情况?

陈俊很困惑。

你心里爱我,我不会放弃,我一定是最好的人!

没有人知道小公主的心其实是一个真正的女强人!

阮天玲,他们三个,会坚持每天跑2o圈。

不久,阮、完成了今天的晨跑。

然后君齐家就结束了。

但是他们没有离开,而是站在旁边,盯着小女孩。

我家姑娘坚持了八圈。

如果她没有跟着他们跑一跑,到处锻炼,她会筋疲力尽的。

但是他们很惊讶她能坚持八圈。

他们没有严格地在篮球场上跑来跑去,而是拉开了一段距离。

!!- 89o3+d61954 ->

向下一圈,修仙大约20米。

十圈是200米。

这个距离对阮来说根本不是问题。

但是你很难爱你的年龄。

然而,修仙孩子比成年人更好,更有活力。

韧性也很强。

因此,艾君成功跑了十圈!

“喊...喊……”

我家姑娘刚跑到终点,阮田零就一下子抱住了她的身体。

他轻轻地抱着她,以防她摔倒。

陈俊和小君齐家关切地看着她。

休息了一会儿,小丫头的脸色终于没那么苍白了。

“爸爸,我做到了。”她抬头笑嘻嘻对阮天玲说。

阮,又心疼又得意:“我的宝贝真了不起!”

“明天,我会跑得更好……”艾君恳切地说。

“爸爸相信你。”

他抱起她,把头转向陈俊。“你还有十圈。去吧,我们先回去。”

“哦。”陈俊向他们挥挥手,立即加快速度,打算早点跑完晨跑。

阮天玲他们先回去休息。

君爱第一次跑这么远的距离,全身都很难受。

回到家,她看到江予菲受了委屈。

“妈妈,抱抱……”

“怎么了?”江予菲用爱拥抱了她。

阮、笑着说:“她不习惯,所以现在有点不舒服。我给她一杯葡萄糖。”

江予菲惊愕了,她以为小丫头会半途而废。

没想到她真的坚持下来了。

盯着阮田零:“孩子这么小,你怎么能让她跑十圈呢?难道你不知道循序渐进吗?”

阮天玲也有些感慨。

然而,他保持着一张平静的脸:“没办法。她想向米砂学习,怎么能不早点打好基础呢?”

“那不应该一下子跑这么多!”

“我明白了,明天少跑两圈怎么样?”阮天灵请问。

“只少跑两圈?!"

“三圈……”

“不,五圈!”

"..."阮,:“老婆,这个太少了。”

“哪里少,我一般最多跑五圈。”

那就是你...

你没有向米砂学习!

艾君说:“不要少,妈妈,你不能少!”

江予菲苦恼地说:“宝贝,你受不了了。”

“我可以!我今天跑完了!”

“可是你很难受。”

“再过几天我就不会难以忍受了。妈,反正不能少。”我家姑娘很执着。

江予菲忍不住说:“你从谁那儿学来的这种脾气?你太固执了,会死的。”

阮天玲想,我一定是从你身上学来的,你的脾气倔得要死。

但是他不能说这样的话。

算了,他还是给小公主葡萄糖吧。

顺便问一下,君齐家在哪里?

阮、发现那小子不见了。

他向餐厅走去,果然,他看到自己已经在大口地吃着早餐了。

米砂现在已经离开了南宫城堡。

没事的时候,她就在外面混,很少回去。

阮不想通过南宫找到,就去了格拉斯寻找的下落。

自从《夜魂》解散后,桑鲤周游世界,无所事事。

阮天灵给他安排事情做,他也没做。

他说他只对战斗和杀戮感兴趣...-5327+171135->

此章加到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