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进球体育(中国)股份有限公司----我不要爱你了(1/75)

进球体育(中国)股份有限公司 !

当我看到这个女孩时,要爱我惊讶地看着她。

世界上有这么漂亮的女人?

只见她明眸皓齿,要爱眸如秋水,两颊胜雪,颈细如玉骨,体态婀娜,全身不完美。

我看到她没有敷粉,脸转向天空,但她觉得粉玷污了她自然美丽的容颜。

一身嫩绿裙的罗,简单大方,没有复杂的暗纹,只有两条素色的裙子随着微风轻轻飘动。

看起来那么灵动优雅,把所有的铅都冲走了,里面有惊喜。

她的外表并不华丽,却让每个人都失去了色彩。就连一向以美貌自傲的冰仙,也完全被拿来比较,变成了普通美女。

环顾四周几乎愣住了。

“咳咳!”四长老咳了一声,为自己失望的徒弟掩饰尴尬。

环顾四周,这才回过神来,但耳根不知不觉微微泛红。

四位长老都松了口气,因为他知道,乍一看,他们对罗素的印象非常好,即使他不说,他也会保护罗素。

一看到四处张望的李,点了点头。

张哥厉害,有他在身边安全感会提升很多。然而,当他的目光停在罗素身上时,他的眼里闪过一道寒光。

“罗素?你来这干嘛?这是你能来的地方吗?”李不悦地盯着,语气很差。

四位长老的脸立刻变得笔直。熊海子怎么说话?你知道那是谁吗?那是你的叔祖!

但是还没等四长老开口,七长老就站了起来。他把手放在背后,冷冷地看了罗素一眼,问八长老:“你们不是有自己的弟子吗?她太弱了,光死在里面还不够,小心别和师兄弟扯上关系。”

八长老眼睛一横!

“老七,你太宽了!”八长老很不高兴!

七长老看了八长老一眼,刚想说话,就被四长老喝住了:“你还没走就吵了。你怎么了?你不想去吗?不想走就现在退出!”

四长老这么一说,台下鸦雀无声。

白泽的地盘,有多诱人,谁不想去?那不是傻瓜吗?

四位长老看了一眼,指着罗素说:“要想找到白泽的遗址,就得靠罗素。只有她整合了五块古骨,所以她才是进入白泽遗址的关键。记住,你必须保护罗素!”

他们看着罗素,神色各异,但都被四位长老的目光扫过,他们都点点头,表示知道。

罗素脸上挂着淡淡的微笑:“我不需要保护,只要我不偷偷伤害我。”

李罗明冷笑道:“你不用拖我们后腿!”

李没想到会是进入白泽废墟的关键。现在不能丢下她,心里越来越不开心。

“信不信由你,只要我说一句话,你就不能去?”笑眯眯地看着李。

旁边的四位长老都虎视眈眈。只要下达了命令,他自然可以让李失败。如果他不擅长解释财产,他必须解释。谁叫罗素是他们的叔祖?

李被盯着,听到她如此肯定的语气,他有点气馁。

“嗤——”一个冰冷而嘲讽的声音从罗素面前传来。

那是冰仙子的声音。

只是它站在罗素的肩膀上,要爱面对着凶猛的豹子,要爱它的脸凝重而严肃,它大声怒吼着:“嗷——嗷——嗷——嗷——嗷——”

它紧绷着一张严肃的小脸,它的小爪子在生凶猛豹子的气。理所当然的,似乎不是四阶魔兽,而是以下罪行的奴隶。

当苏看到严肃的小模样时,她似乎立刻笑了起来。

天啊,那只小狗就像她的主人一样,两个人都这么不自量力。难道,它以为自己可以和一只小狗一起叫四阶凶豹魔兽?

苏青嘴角也是得意而清高的冷笑。

傻瓜!蜉蝣摇树,不自量力!

真的是不自量力吗?很快,事情就知道了。

当这只凶猛的豹子离罗素几乎只有一只手臂的时候,突然,它巨大的身躯被硬生生的扭转在了当场。

然而,要把一个巨大的身体折成两半是很难的空。

然后只听到一声巨响,巨大凶猛的豹子硬生生摔倒在地,溅了一地的黄泥,迷迷糊糊的扑倒在地。

这一举动瞬间让所有人目瞪口呆。

凶猛的豹子不是应该扑向罗素吗?怎么会无缘无故的堕落?而且,还会堕落得如此狼狈?

苏青见它久久不能起身,眼圈发红,立即用愤怒的目光射向罗素:“你做了什么?!"

罗素不在意地摊开手:“你看到我做了什么吗?”

她真的很无辜。她什么都没做。如果你说她做了什么,那应该是小龙。可惜,在所有人眼里,唐只是一只没有毛的小奶狗。

苏青当即就嗯了一声。

的确,刚才她仔细看了看,罗素的表情严肃而警惕,她根本没有动手...这是怎么回事?

难道是凶豹自己突然抽搐了?

苏青要相信的话,凶豹会因为被小奶狗怒骂而有此举动,被打死她也不会相信。

与此同时,苏也惊讶的张大了嘴巴,很久他才回过神来。

怎么回事?凶豹是第四阶,第四阶!

整个东陵国能找到多少四阶魔兽?但是.....但是,罗素,这个臭女孩是怎么做到的?真是鬼。

事实上,对于这样的结果,罗素多少有些意外。

虽然她知道小萌龙是龙中最高贵的小龙,它的龙威也很棒,但她没想到效果会如此惊人。

罗素摸着小萌龙的头,而后者亲密地舔着她的手指。

一人一灵,宠物看起来很贴心。

“凶猛的豹子!起来!你给我站出来!”苏青生气了。她的猛豹怎么可能输给罗素?她苏青怎么可能输给罗素的烂泥?对她来说比杀了她还难。

凶猛的豹子被自己晕头转向的脑袋撞了。它摇摇头,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

“哎哟!”小萌龙怒目而视,横眉冷舒,斥责它。

那张板着脸,威严凛然的小脸,就像迷人的小王子在这里怒斥仆人一样。

高高在上,当然。

听到声音,猛豹好不容易站起来的大身躯突然一晃,差点又摔倒。

____________

我一直在问自己为什么这本书没有去书店。其实有些书,书名也改了一点。大家都找了个假名出来了。

移动阅读

这只凶猛的豹子设法站了起来,要爱但即使它站了起来,要爱它也是在罗素面前,不,确切地说是在小萌龙面前,但它巨大的身体正在萎缩,两条前腿跪在地上,一副匍匐膜拜和恭敬顺从的样子。Pinshu.com

这.....这很简单...丢人!苏青看着这只凶猛的豹子,一双眼睛几乎要喷火了。

她努力工作,花费了无数的人力物力。最后,在驯服这只凶猛的豹子之前,她向师父求助。谁知道,原来是一只笨豹!

那是什么?小狗!小狗!牙齿还没长大的普通小奶狗!它怕什么?还浑身发抖?它以为自己是龙吗?是金龙?

苏清真对这只傻豹子气得不可开交,弄不明白事情为什么这么反过来。

但是,她身边有人戳她的心。

只见苏挽着苏青的衣袖走来,满脸疑惑地问道:“姐姐?你这只凶猛的豹子...你就不能傻一点吗?”

傻?魔兽里能练到四阶的猛豹会是笨猛豹吗?

“闭嘴!”苏青显然心情不好。她美丽的眼睛投射在凶猛的豹子身上,所有的精神力量都凝聚在她的眼睛里。她只听到她指着罗素,发出一个微弱但威严的声音:“去吧,撕了她!”

纵容她任性的苏Xi,在大庭广众之下对她无能为力,但苏青直接命令凶豹把她撕成碎片。

呵呵,苏青就是苏青。没想到你是兄弟姐妹中的第一个。

罗素看着这只凶猛的豹子淡然道。她相信凶猛的豹子一定会帮她报仇,而不会让她还手。。

果然,凶猛的豹子没有让罗素失望。

那双迷蒙的眼睛,龙刚看着苏晴,眼中闪过一丝疑惑之色,似乎不明白她的指示。

“我说——咬死她!”苏青恼羞成怒,指着罗素咬牙切齿。

罗素会不会死对她来说并不重要。不管怎么说,在她看来,罗素只是一条蝼蚁,所以没必要这么麻烦。

然而,她花了无数心血驯服那只出了问题的凶豹,这让她又气又难过。

小萌龙虽然还是幼龙,不善言辞,但是人族语言是它与生俱来的天赋,它自然能听懂。

当苏青指着,一遍又一遍地命令凶豹杀死,作为的精神宠物时,龙表达了他的愤怒。

而且让一条金龙生气,哪怕是一条幼龙,后果还是很严重的。

我看见小萌龙爬在罗素的肩膀上,他的小脸绷得紧紧的,他的小爪子指着苏青,对着凶猛的豹子吼道:“嗷!嗷呼!嗷!嗷!嗷!!!"

没有人明白这个小东西在叫什么,但很明显,凶猛的豹子明白。

另一方面,苏青继续斥责这只凶猛的豹子,命令它站起来扑向敌人,不留罗素的骨头。

小龙的命令和苏青的命令是同时下达的,夹杂在凶豹的脑子里。

凶猛的豹子的神色逐渐变得焦虑,它的气息越来越重,它的神色变得狰狞狰狞,它的危险气息越来越强烈,越来越恐怖...

“嗥叫——”一声低沉而沉重的龙吟声从小龙口中传出,它小小的身躯摇晃了一下,然后整个倒在了罗素的怀里。

这本书来自书网https:

我不要爱你了

小龙轻轻地倒了下去,要爱仿佛刚才的吼声已经用尽了力气。

罗素深情地捧着它,要爱趁人们没有准备好,他迅速从空房间拿出一杯田零水,喂给小龙。

喝了一杯田零水后,小龙的精神明显开始好转。

然而,随着小龙的吼声,这只凶猛的豹子身上突然闪过一道耀眼的金光,它的脸异常狰狞,它的獠牙锋利而闪闪发光,它似乎完全疯了,看起来暴戾而凶狠!

突然,它向前冲去——

眼前的不是罗素,而是苏青。

苏青被这突如其来的攻击吓退了一大步,本能地做出反击。

她的心突然大得吓人!

凶豹是她的精神宠物!灵宠怎么攻击主人?别说在东陵,整个大陆都没有这样的先例!

苏青,又气又急,完全失去了从前的清高和孤傲,此时又惊慌失措,几乎濒临崩溃。

这时,凶猛的豹子似乎失去了理智,整个人陷入了疯狂的状态。苏青果断反击,带走了所有讨厌的价值观。所以,虽然在场的人很多,但凶豹只是紧贴着苏青。

苏青气得差点崩溃,却又不得不还手保护自己。

被自己的精神宠物追是一个很棒的记录。

失去一只价值连城的四阶魔兽也就罢了,现在这只魔兽也反过来攻击了她!它是...这让她恨得咬牙切齿,差点吐出一口血。

苏青四阶,猛豹也是四阶。按照大陆上的既定惯例,同阶魔兽比人类强。

更有甚者,凶豹现在处于暴力状态,实力倍增。

苏青又是它的对手吗?我看到她没检查,全身被凶豹扔到地上。

凶猛的豹子近在咫尺,巨大的脑袋靠近它,张开的血盆大口突然咬住苏青的头——

苏青被吓得厉声尖叫,尖叫声划破长空空响彻整个扶苏大院。

这时,苏青的头发凌乱,衣衫褴褛,看起来狼狈不堪。哪里有一丝冷酷和高贵?

看到这一幕,罗素忍不住鼓掌!

小龙的技术简直太棒了。他最后的吼声摧毁了凶猛豹子的神。丢了神的凶猛豹子,记不得主人是谁,攻击是出于本能。

所以,和它最亲近的苏青,就是悲剧。

看到苏青的头快要死了,罗素心里暗暗称赞他。

对于这个一直想取她性命的蛇蝎美人,她一点好感都没有,自然不会帮,更何况她没有这个能力。

这个孤傲的苏青,像只孔雀,没有头...啧啧啧。

然而,罗素的感觉还没有结束,但是法庭上突然多了一个人。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罗素的廉价父亲苏子安。

苏子安及时救出了在最后一刻吓晕过去的苏青。

罗素知道,苏青这次不会和紫苏一起死。

但是处于暴力状态的凶豹不容易对付。即使是五阶的紫苏安也需要很大的努力。更有甚者,如今的凶豹已经疯了,在整个扶苏四处狂奔,看到东西就要把它们毁掉,苏子安气得差点跳起来。

她最好不要参与这种混乱...

罗素想至此,要爱慢慢后退几步。

苏子安在专心打凶豹的时候,要爱抹了把脚,迅速溜走了。

能让骄傲的苏青在这一点上狼狈,想必,比杀了她还难受吧?想到这,罗素嘴角高高翘起,显然心情很好。

苏的房子被凶猛的豹子出没,但罗素抱着小龙大摇大摆地走出了门。

罗素记得金币堆在空之间的一个小斜坡上。她决定直接赌晶石。

晶石开采时包裹在厚厚的风化皮包里,即使是造得更高的人也无法通过表皮感知晶石是否在里面,只有切割后才能知道。

于是,这就催生了赌晶石的行业。

在晶石矿,赌博增加的几率更高,可能达到千分之一。

但离开晶石矿,赌博的几率会变得很低,不会达到万分之一的可能性。

赌SPAR。赌SPAR,一夜暴富。如果你输了,你可能会失去一切。

而赌晶石,基本上十赌九输,就算赌上去了,也不一定是大涨。然而,罗素非常自信,她的自信来自她的小龙,而不是她自己。

小龙拥有自动寻宝功能,可以感知原石中是否有晶石,晶石等级是否高。

罗素不擅长赌博,急需晶石来修炼,所以她自然不会放过这个好东西。

一路打听,罗素直接来到帝都最大的毛石市场。

市场很大,大概比一个足球场大十倍。

每当一批新的粗石到货,市场总是最繁忙、最拥挤、最流动。

巧的是,今天是新原石到来的日子。

罗素,真巧。

罗素从怀里掏出一枚金币,边走边玩。她打算用这枚金币赢回可以持续一段时间的原石。

但是有了金币,你只能去普通商店购物,甚至进不了大商店。

罗素看了一路,这里有不少小规模的商店,有些店主直接摆摊。

“姑娘,你想买羊毛吗?这些原石都是直接从西南矿区拉过来的,一路都没有停过。你看,上面的红色暗线极有可能是红色晶石。”

当罗素经过一个摊位时,一个肥胖的中年人拦住了罗素,并不失时机地卖掉了他的原石。

他这里有部分地段,货源不均衡。许多富人直接去大商店,很少有人停下来。

然而,罗素很着急,因为睡在她怀里的小龙突然醒了。

“红——红——”小龙指着中年人手里的黄皮肤的石头,冲着罗素喊道,但他的眼皮垂了下来,似乎对它不太感兴趣。

“你是说红晶石?”罗素很激动,在心里急切地问小龙。

小龙对小脑袋不以为意。

罗素兴奋的不是红色原石,而是...小龙会吐出人类的语言,虽然只是一个简单的词跳出来,但比以前好多了。

但是它为什么在这个时候开始说话呢?

是,要爱是不是和它之前点凶豹的时候最后一声怒吼有关?

如果是这样,要爱那真的是每朵云都有一线希望。罗素心里很高兴,使劲揉了揉他的小脑袋。

小龙会说话真是太好了,这极大地方便了她的赌博。否则,他们之间不方便交流。

“姑娘,看你这么漂亮,运气一定很美,不然,试着切一块吧?不能说真的有红晶石。这块原石不贵,只是一枚金币。”中年人见罗素停下了脚步,卖得更卖力了。

罗素浅浅地笑了笑,说:“既然你这么看好这位大哥,为什么不把它切开看看呢?可能里面真的是红晶石,所以赚了。”

红色晶石是晶石中最低的订单,但是数量不多,所以价格也不便宜,至少一百金币就可以开始了。

中年人叹了口气:“我的手太黑了。很明显别人可以把我买的原石切掉。原石我卖了几十年了,自己也切不出一块。你说这只手是黑的。不黑?”

一片黑暗,极其黑暗,一切都没了。

罗素抱着小龙,用另一只手递给中年人一枚金币:“好的,就这一枚,请剪下来。”

那块粗糙的石头重十斤,不方便,所以罗素的选择是就地解决石头。

看到已经达成协议,中年人自然笑了,但他看着罗素,一脸悲伤:“你真的想让我取消协议吗?我的手很黑。”

言下之意是,切不出来就别怪我。

罗素笑着随意挥了挥手:“没关系。如果你把它剪了,叔叔就不应该把它据为己有。”

但是一块红色的晶石,她没有心情去切割石头。

“怎么会这样?你看,这不是,这是白纸黑字写的,银货都完蛋了。”中年人递给罗素一份文件。

罗素笑了:“那就剪吧。”小龙说有红色晶石,那是绝对正确的。

中年人调整了一下石头的位置,先试着砍了一刀,突然有一股灰尘。

原石的切割部分仍然是白色和灰色,没有晶石的迹象。

中年人看了看自己的手,抬头有些遗憾地看着罗素。

“没什么,继续切,我相信你的运气。”罗素平静地笑了笑,眼里带着一丝鼓励。

事实不是相信他的运气,而是相信小龙探索宝藏的能力。这一次,当你切粗糙的石头时,你可以顺便洗一下他的黑手。

这时,一个人突然走到边上,只看到他穿着一件布袍,头上戴着一顶皮帽,一张长着长鼻子的脸和一张猴子脸,这让他第一眼就觉得不好。

他冷冷地看着中年人,冷笑道:“刘启,你竟敢砍原石?不怕给客人带来霉运吗?”

话音刚落,长着尖嘴猴脸的男人戏谑地嘲笑罗素:“姑娘,这是你第一次吗?你什么都不知道。刘启一年没割晶石了。知道一点就不会去他家买了。姑娘,你上当了。”

刘启的神色微微变了变,手握着原石微微颤抖。他愤怒地盯着那个人-

我不要爱你了

最后,要爱他什么也没说,要爱只是颓然把手放下。其实他的手真的很黑。

罗素瞥了闹事者一眼,然后把目光投向刘启。他平静地笑了笑:“刘舒为什么停下来?继续。如果你切不出来呢?不就是一枚金币吗?姑娘,我就花钱请人做个解石表演。”

那个嘴尖脸猴的男人瞪着罗素,暗暗骂了一句:“我不知道怎么做好人!”

罗素懒得和这样的恶棍争论。事实出来之后,真的是打他脸了。

刘启集中精神,从侧面砍了两下。

令人失望的是,伤口仍然是白色和灰色,没有任何颜色的痕迹。

“嗤——”尖嘴猴腮的男人发出一阵嗤笑,“我告诉过你,刘启这只黑手,这辈子切不出晶石,如果他能切出红色晶石……”

“如果他能切掉原石,你打算怎么办?”罗素眯着眼看着他,对于这种跑到别人家门口抢生意的事情,她一向不喜欢。

她不会刻意和这种人打交道,但如果别人硬撞上了,也不要怪她没礼貌。

那个长着尖嘴猴脸的人只是随口说说,谁知道他被罗素打败了。他也是个爱面子的人,他深信刘启切不出晶石。当场他说:“他要是把晶石割出来,哪怕是红晶石,我侯三立马就把这块原石吞了!”

罗素顺着侯三的视线望去,手指指着一个脸盆大小的粗糙石头。

吞下这块粗糙的石头?

“嗯,这个可以做到。如果是,请所有在场的人做见证。”罗素看见人群渐渐围了上来,笑得阴险而狡猾,“当然,也不能让你受苦。如果刘舒不能切割晶石,本姑娘会立即付给你一百金币。”

别看罗素总是有多少金币,但他觉得金币一文不值。

其实对于普通人来说,金币还是很有价值的。很多普通人手上几乎没有金币。流通的硬币都是银币和铜币。

“好!我跟你赌侯三!大家都来作证!”侯三喜气洋洋。

刘启店里的原石已经整整一年没有从晶石上切下来了。怎么这么巧,今天一定要剪?而他刚刚砍了三刀,连个屁都没有,怎么看也不可能砍到晶石。

一百金币,只要你答应,那就是整整一百金币,足够他挥霍好一阵子了。只有当他愚蠢的时候,他才会拒绝这样的好事。

这时,刘启有点紧张,手微微颤抖。他真的对自己的黑手没有信心:“女孩,或者,或者...你自己来吗?”

谁知道呢,罗素笑着挥挥手,他的笑容很随意,很平静:“没关系,你继续切,也许下次你会转过来,你的运气不好,但这个女孩的运气一直很好。”

“希望如此。”刘启勉强一笑,心里却不信。他不情愿地切下了最后一刀。

没割过那么多刀,就不用期待最后一刀了。

刘启丢下菜刀,正想向罗素道歉,谁知一抬头,周围的人都惊讶得倒抽一口凉气。

刘启看着人的眼睛,要爱才发现他带刀下去了,要爱一条浅红的痕迹出来了。

这个红痕不是很喜人,但是很软。

当场就有人兴奋地大喊:“赌涨了!赌博涨了!”

罗素淡淡地笑了。她扬起眉毛,看着一边的侯三。看到他要偷偷溜走,她提高声音说:“喂,刚才打赌的那个呢?”

能聚在身边的大多是旁观者,日常生活中也不太喜欢侯三的性格。看到这里,他们忍不住跟着输入。

“侯三,哪儿也别去,这还没完。”

“是!等全红了你再走就晚了。”

“跑的和尚跑不了庙,后三,你走了,我们可以随意拿你店里的种子。”

有嘲讽,有嘲笑,有起哄。

当时侯三是赤红的,但是围观的人故意把他堵在中间,让他想走都走不开。

刘启小心翼翼地解开了红色晶石。他的眼睛闪着兴奋的光芒,手里拿着原石微微颤抖。

虽然这是一颗价值100金的红色晶石,但他毫不犹豫地将其交付给了罗素。他急切地说:“姑娘,请留着你的红晶石。”

罗素随意地拿起它,还没来得及把它踢进怀里,旁边的一个人就大声问道:“姑娘,你卖这块红色的粗石头吗?”

看到有人问,我就怕迟到了拿不到。顿时,有人喊道:“姑娘,我给你一百金。请把这个红晶石卖给我!”

红晶石对于三阶以下的人修炼是非常有利的,但是就算是红晶石在整个大陆上还是不多。

“我给110金!”

“我给120金!”

“我给你150金!”

突然,这个红色晶石的价值在上升。

红晶石的市场价虽然是100金,但是没有市场是撑不住价格的,而且供不应求。所以红晶石的成交价格高于100金。

罗素微微一笑,正要说话。然而,还没等她说话,有人喊道:“我们的儿子给了我300金!还有谁敢跟着!”

罗素抬起头。

在我面前,走来一位穿着华丽衣服的年轻公子。我看到他大概十七八岁,长着一双水汪汪的桃花眼。他的五官很帅,但全身散发着高人一等的傲气,这让苏第一眼就觉得有点不舒服。

旁边的仆人也是趾高气扬,专横傲慢。

随着衣冠楚楚的公子到来,在场的人几乎都沉默了,不敢再出价。更何况有些人已经悄悄溜走了。

此时,刘启也用略带担忧的眼神看着罗素。

然而,罗素微笑着看着穿着考究的儿子,简单地说:“对不起,这个红晶石是非卖品。”

“不卖?你知道我们的儿子是谁吗?”傲慢的仆人抬起下巴,轻蔑地看了罗素一眼。他们的公子看上的东西,他们没有得不到的。

罗素环顾四周。突然,她浅浅地笑了笑:“原来这个粗石市场宣传自由交易,是个傻子。”真实情况竟然是强买强卖?"

————————

这几天发烧,身体很不舒服,就断了。不好意思~ ~ ~从明天开始正常更新。

我不要爱你了

锦衣的儿子看上去僵住了,要爱他傲慢的眼睛轻蔑地看了罗素一眼。他居高临下地说:“臭丫头,要爱嘴真可怕,你不是来这里打听的吗?谁是这个原料市场的主人?”

谁是这个原材料市场的主人?真的没问过,但是重要吗?

罗素的眼睛露出戏谑的微笑:“哦,这是你的家吗?”如果是他家的,怎么会因为一个小小的红晶石就自己买呢?这一点都不科学。

锦衣公子轻蔑一笑,啪地打开折扇,得意洋洋地抬起下巴,得意地瞥了身边的狗奴一眼。

奴隶明白了,又趾高气扬,指着罗素冷笑道:“哦,竖起耳朵听明白了!这个原料市场虽然不是我们儿子开的,但是和我们儿子差不多!”

差不多?好像差很多。罗素冷冷一笑:“哦?我愿意详细听听。”

“哼!实话告诉你!这个原料市场是佣兵工会开的!”那个狗奴一脸惊恐,恐惧,跪倒在地。

佣兵工会?谁知,当罗素听到这四个字时,他立即笑了起来。如果是别人开车送她,她可能还有些害怕。如果是北辰影的佣兵工会,那么...

罗素笑着眯起眼睛看着金童:“哦?原来是佣兵工会,哭就哭,不知道这位公子是佣兵工会的人?分行行长?副总统?或者...长大?”

罗素没有在锦衣公子的头上扣一顶大帽子。

突然,锦衣的儿子着急了。他盯着狗奴,狗奴于是盯着罗素,指着她咆哮道:“无知的姑娘,你不知道我们的儿子和北辰是好朋友吗?这个原料市场是北辰大人开的,相当于我们公子!跟你这种无知的傻逼说话,真把我们班降了!”

虾?和她说话应该会降低他们的档次?罗素突然觉得有点乱...

“哦?既然这个原料市场是北辰总裁开的,既然你儿子和北辰大人是好朋友,那一定是晶石大了,一定不能看不起我的小块红晶石吧?”罗素从源头向对岸派出了一支军队。

“你——”没想到这个臭丫头说话这么犀利。狗奴突然哽咽了。他愤怒地盯着罗素,向锦衣公子求助。

不过,锦衣公子此时的脸色有些挂不住了,既然事情已经到了这个地步,如果他让步的话,看来他是害怕了,将来他怎么能在这个原材料市场站稳脚跟呢?我看到金一子冰冷的眼睛冷冷地盯着罗素:“我儿子家的晶石堆积如山,那又如何?我儿子就是想买你手里这块。卖不卖?”

此时,我看到一股无形的威压瞬间从他全身蔓延开来。

这属于三阶武者的威压。对于普通人来说,简直就是命运的存在。

当时人群惊恐地后退,远离现场,生怕无缘无故受到影响。

罗素眼中闪过一道寒芒!

————

本来说是昨天续的,昨天鼻涕里布满血丝,没吓死窝。。。我跑去看医生,说是内火引起的。呜呜,现在真的更新了,争取今天章节更好。亲爱的朋友们,不要闹事,我会害怕的。

罗素眼中闪过一道寒芒!要爱

这是强迫她用武力妥协吗?她真的是一个被欺负,要爱没有还手之力的失败者吗?

罗素一动不动地站着,他的眼睛像冰一样冷,他的眉毛像冰冻的霜一样冷,有一种寒意。

她还是那么似笑非笑,冷冷地看着锦衣公子,虽然身体被他的精神力量攻击了,但是没有任何情况,平静而镇定,似乎没有任何情况。

锦衣公子脸上闪过一丝错愕。他没想到这个臭丫头竟然有点真实,但正因为如此,他对罗素的兴趣越来越大。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突然出现了一个穿着黑袍的中年男子,带着空。

他阴沉的目光淡淡的瞥了金翼公子一眼,顿时,金翼公子释放出来的强大威压变得无形,凝聚而压抑的空气恢复了原状。

锦衣公子看到黑衣中年人,顿时,眼中微缩,神色间有一丝恐惧。

"原材料市场永远不会强买强卖."中年黑袍男子看着罗素,平静地说了些什么。然后他转过头,看着锦衣公子。他的表情相当不高兴:“不允许用武力威胁。”

他的话音未落,锦衣公子的额头上仿佛有细细的冷汗。似乎此刻的他,承受着说不出的压力,双腿仿佛被重重踢了一脚,忍不住跪了下来。

然而,他拼命咬紧牙关,忍住膝盖。他咬牙切齿,每个听的人都咬牙切齿。

“是的。”锦衣公子浑身颤抖,似乎再也忍不住了。他咬紧牙关挤出一个字。

“先别出来。”黑衣中年人蹙眉,似乎很不高兴,但扬手间,那股力量凝聚在锦衣公子身上,让人无法穿透,但威压消散了。

锦衣公子就像是被人从池子里拽上来一样。他全身被冷汗浸湿,满脸是汗。

“是的。”锦衣公子弱弱地应着,瞬间夹住尾巴,带着一群恶仆跑了,头也不回。

(就是那样)突如其来...不要回头...逃跑...

他们看着锦衣公子三言两语就被打发走了。有震惊的,有不解的,但更多的人是不可思议的!

是的,简直不可思议。

为什么?

很简单。根据他们多年来走访原市场的经验,锦衣公子在原市场作恶多次,但没有黑衣人上前阻止,也不会被迫直接跑路。

因为,大家都知道皇族王子的身份,不是谁都可以得罪的。

但是今天黑衣人出现的这么快,还毫不留情的攻击锦衣公子……那么,是巧合吗?还是故意的?

如果是巧合那也就罢了,如果是故意的...人们的注意力都集中在罗素身上,如果故意的话,那这个女孩的身份是第一大。

当时,他们只怔怔地看着罗素,心底思绪万千,神色复杂茫然。

这时,正当大家都懵懵懂懂的时候,有一个人想脚上抹油跑步。

罗素喊道,“侯三,拦住这个女孩!你现在想跑吗?迟到!”

罗素无言以对。

她的存在打击了三楼这群人,要爱但是傻大姐的存在打击过她吗?

罗素摇摇头,要爱拉着傻大姐:“我们去四楼吧。”

三楼的精神威压对她来说也是很弱的,这让罗素对楼上充满期待。

然后,罗素上了四楼。

刚一进门,罗素的脚步就停顿了。

因为四楼比三楼坚固得多,连她自己都觉得略有不同,所以苏落自觉地去看傻大姐。

傻大姐把鸡腿骨一扔,打了个喷嚏:“怎么有点凉?”

罗素:“…”

沉默的罗素不再去看傻大姐,而是把目光投向了四楼的空房间。

这层楼,还是有不少人的。

好像有几百人。

罗素感应到了精神上的威压,看了看一些人,心里嘀咕了一句:他能抵挡四楼的精神力,就算只是勉强坐在那里,也有实力带领五星。

相比之下,虽然罗素目前的实力只有六星,但谁称得上罗素的命运呢?她有一个私人空房间,所以她的精神远远优于同龄人。即使和卫大杰比,也只是差了一点点。

罗素进来时没发出什么声音,但也惊动了一些人。

罗素和她的傻姐姐来到五楼。

第五层,要爱终于让罗素感受到了压力。

在这里。

精神胁迫自然又重了,要爱但这并没有让罗素侧目。让她皱眉的是,她看到地上躺着几十个人。

他们都受了重伤,奄奄一息,情绪低落。

此外,战斗仍在继续。

似乎两股力量在竞争。

当然,罗素对这两种力量不是很清楚。

罗素不想参加这场混战,所以他正打算带魏姐姐上六楼。

但没等她走几步,五个人拦住了她。

罗素抬起头来,这五个人都是又大又壮,脸上带着杀气,看上去很凶。

“让开。”罗素冷冷地抛出两个字。

“除了红星岗和玉林学校,任何人不得上六楼!”一个冰冷的声音在五个人之后传来。

五个人听到声音就自动分成两排,露出一条两个人经过的小路。

罗素看着他面前的人,他的眼睛闪烁不定。

这是一个看起来二十多岁的男人。当然,罗素不知道自己到底有多大。因为在命令命令结束时,外观几乎可以固定。

那人看到罗素的样子,顿时震惊了,然后,他的语气中带着一丝* * * *的意味,他的目光在和罗素调情。

“下一个欧阳慕容姑娘想上去?”欧阳慕容冲罗素笑得很开心。

罗素眯起眼睛,要爱皱起眉头,要爱但没有说话。

欧阳慕容自己在那里讲过:“姑娘起不来,因为已经被我洪兴帮和玉林收拾好了。况且上面的精神压力很大,和这么漂亮的小姑娘碰撞也不好。小姑娘不妨在这里等一会儿,到时候自然会放我们走。在此之前,我答应过欧阳慕容不会有人伤害你,嗯?”

欧阳慕容关于侃侃的谈论似乎为罗素做出了最好的安排。

罗素冷笑着,不置可否,只是淡淡地看着他。还是一句简单的话:“让开。”

欧阳慕容脸色微微变了变:“小姑娘,作为所谓的智者,就是接君,如果你不知道如何做好人,你会遭受很大的损失。就算你实力不错,但是拳头难打四条腿,你能把我们都打趴下吗?”

罗素冷笑。

“你们两个帮派在这里清理田地吗?”

“我不敢,谁跟我们说人多,平日没地方用。事实并非如此。这一刻我会拔出来练。”欧阳慕容笑了笑,说道。

罗素冷哼道。

“上去了多少人?”如果有这么多人,互相撮合,她和傻大姐就不好对付了。

欧阳慕容挥挥手扇:“不多,五个人一个。”

也就是说,六楼有十个人。

“如果前三名进入七楼,拿到战旗,就有资格参加下游山的试炼塔,不过小姑娘,算了,在这里和你哥聊聊。”欧阳慕容的手伸向罗素纤细的肩膀。

然而,他的手并没有靠近罗素的肩膀。

“雪!”

一声轻响,欧阳慕容的手被齐琦砍断了!

罗素把玩着那把锋利冰冷的匕首,笑吟吟地看着欧阳慕容。

“幸好我们南宫不在,不然就超过你的手了。”罗素慢慢地接过薄如蝉翼的白丝手帕,一寸一寸地轻轻擦拭着颜花的匕首。

那块沾满鲜血的白丝手帕,瞬间被火烧成了灰烬。

“你!!!"欧阳慕容死死盯着罗素,他的眼睛几乎要燃烧起来。

他没想到罗素出手这么快,又狠又准!

“五个儿子!”一群人看着欧阳慕容氏手上喷血,齐琦惊呼道。后来,他们已经停止了战斗,瞬间来到了罗素和傻大姐身边!

与此同时,韦姐姐早已站在罗素面前,抱起老虎,老虎玩弄着一根大棍子,嘴里甚至还怒喝着:“想死就来找我!”

看到卫大杰没有阻拦动作,这些人就不敢过去了。

因为这一层对他们来说已经很难了,强大的重力压力让他们的速度慢了很多,但卫大杰的动作却像流水一样流畅。这说明了什么?

这说明五楼根本不能困住这个傻大姐。

但恼羞成怒的欧阳慕容可没想那么多。他愤怒地大叫:“杀!为老子杀了他们!”

他那群人面面相觑,但最后还是挥舞着武器冲了上来。

“砰砰”

一阵乱响之后。

所有人都倒在了原地,只有卫姐姐和罗素稳稳地站在了原地。

当罗素走进六楼时,要爱她的背微微弯曲。

一股泰山压顶般的压力像洪水一样涌来。

“很好。”罗素嘴角弯弯,要爱扬起一丝微笑。

这样的胁迫终于让她承受了一点压力。

罗素站得很高,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只是让她觉得这里有点压力。她不值得留下,所以她会头也不回地离开。

然而,有人阻止了他们。

“你怎么上来的?都在吃屎吗?”一个蛮横的声音在罗素耳边响起。

罗素偏头。

这是一个大个子,大约三十岁左右,长着凶狠的眼睛和锐利的目光,冷冷地盯着罗素。

他身后有两个人。

“财产?你是说欧阳慕容?”罗素冰冷的眼睛淡淡地看着他。

魁梧男子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

“你是他老板?”罗素缓缓说道。

“你做了什么...对他做什么?”这时,魁梧男子意识到,当他走进六楼时,那个漂亮的女孩竟然是脸色苍白,精神焕发,这真的让他大吃一惊。

“放心吧,你不会死的。”罗素淡淡地笑了。“如果你不想步他的后尘,那就放手。”

“让开?没门!”慕容冷笑了一声,同时向对面的玉林帮教主打招呼。“那个叫余的女孩要过去了。要不要放手?”

玉林老板冷笑着走过来:“只有三个名额,你不觉得吗?”

两人会意地笑了。

罗素原本希望他们开始合作,然后她利用了这一点,但现在看来,虽然这两个派别发挥,他们有很好的理解,不容易被愚弄。

反正实力至上。

在强大的实力面前,所有的勾心斗角都是纸老虎。罗素一直相信这句话。

因此,罗素漠然地回忆起他的嘴唇。“不要让路,对吗?那就打!”

听她的话,她从左到右用卫大杰攻击!

罗素选择了慕容老大,而魏大姐追的是林玉老大!

慕容大哥掌管九大行星的实力,和魏大姐第一次见到罗素时的实力差不多。

在浅魔兽区晋级后,要爱罗素实力大增,要爱吴夏梦已经是同年。

只走了三步。

“怎么可能!!!"

慕容老大不可置信地盯着罗素。

这样一个精灵般的人物是什么时候从端山出现的?为什么他不知道?这个女孩看起来只带领了六星,但是她真正的战斗力却让他退缩了。

“你是谁?你到底是谁?”慕容老大声嘶力竭。

"新候选人罗素上任还不到一个月。"罗素严肃地介绍了自己。

“新候选人?怎么可能!”慕容老大眼睛瞪得圆圆的!

一个新的候选人,怎么可能在短短一个月内超越最终称霸山野的老大慕容?这还让不让人家活?

与此同时,慕容老板的目光看向了羽林老板。

光是看就给他一种恐惧的感觉。

和他相比,羽林大哥实在是太差了!

他被那个疯女人打得毫无还手之力,节节败退,不甘心地逃跑!

疯女人拿着这么重的木棍跟在他后面,就像走来走去一样,轻松的追着。

“住手,住手!我认输!”老榆林双手投降。

但是傻大姐不管他投降不投降,就像赶鸭子一样,不断的把他往更高的层次赶。

可怜的羽林老板,就这样被冲到了五楼,太丢人了...

“看傻眼?”罗素冲慕容一笑。

慕容老板开了口,却什么也说不出来。

这两个女人是优步!还让不住?

慕容用商量的语气说:“姑娘,总有三个地方。你们两个,另一个是我的。卖个人情怎么样?”

罗素拽着他的嘴,带着虚弱的微笑看着他:“我为什么要卖给你一个人情?”

“做人留一线,以后好好相见。女生不会做的那么好吧?如果女孩举手,整个红星都会帮忙……”

谁知道慕容老的话还没说完,就被罗素给打断了。

“你觉得经过这次评估,姑娘,我会留在这座破旧的山的尽头吗?你在诅咒我吗?”罗素冷哼两声。

慕容老大额角微微抽了抽。

到底有多少人想得到慕容老板的青睐?这个女孩!

慕容虽然心里有气,但至少有点理智,于是继续谄媚地道歉:“那么,姑娘要什么?”

罗素想了一下。“通信爵?”

慕容老板一听,顿时崩溃了。

通信爵根本不能兑换积分,也不能抢,因为一旦绑定,就算死了也不能解除,只能销毁。

“灵魂没事?”罗素又问了句。

慕容老大突然有种想哭的冲动!

灵魂灵可以用积分兑换,但不是他这个级别可以兑换的东西,他需要的积分都是超级的好吗?

“那就没办法合作了,滚。”罗素指着卫姐姐拿着的那段话。

慕容老大可怜地看着罗素...

罗素不耐烦地做了个手势,身材魁梧的韦大杰快步冲了上来,一把抓住慕容大哥的后劲,快步走了出去,把他扔到了楼下。

此章加到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