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18bet(中国)股份有限公司----穿越之将军皇后(1/47)

18bet(中国)股份有限公司 !

“你不想怀孕吧?”

李明熙摇摇头:“没有!军皇”

萧郎松了一口气。“老婆,军皇我们快有孩子了!”

他拥抱着她的身体,突然觉得生活很完美。

当然,如果龙在九天内死去就更完美了。

李明熙心烦意乱后很开心,但还没有失去理智。

“别高兴得太早,你还不确定。”

“现在去医院!”

李明熙好笑的说:“天快黑了,来不及去医院了。买几张试卷回来考就行了。”

萧郎点点头:“你说得对!”

李明希想,要确定她是否真的怀孕了,胎儿是否健康,最重要的是去医院检查。

试卷不一定准确。

但是,不准确的概率很小。

先测试一下,看看结果。另外,她迫不及待想知道自己是不是真的怀孕了。

之前她不敢怀孕,因为怕九天龙对孩子不好。

现在她是个“死人”,可以安心在这里生了。

所以,她也很期待怀孕。她不小了,真的很想生个孩子。

但是萧郎比她更想要它。

不吃米饭,萧郎马上带着李明熙去买验孕棒。

萧郎开车带她去了一家药店,然后他们下了车,手拉手去买验孕棒。

买了一盒后,萧郎看到旁边有一个公厕,就让李明熙去试一试。

李明熙白了他一眼:“你让我去公厕检查?失去你想要的!”

“不都是厕所吗?”萧郎迷惑不解。

李明熙幽默地说:“如果真的怀孕了,孩子是从公厕学来的,那就尴尬了。”

萧郎嬉皮笑脸地点点头:“你说得对,我们回家测试吧。”

他立即带她回家。

回到别墅,李明熙拿出验孕棒,上了卫生间。

“等等,先看说明书。”萧郎带走了她。

李明熙觉得萧郎真蠢:“我还需要看吗?”

萧郎停顿了一下。是的,李明熙是医生。她对验孕棒的使用自然很熟悉。

萧郎不好意思地笑了笑:“那就别看了,我们走吧。”

他把她推到卫生间,李明熙走到门口,马上停下:“等一下,你要进去吗?”

“对,我不能进去?”萧郎傻傻的问。

李明熙推开他:“你在外面等着,等你准备好了我给你打电话。”

“我真的进不去?”

“没有!”李明熙在他面前关上了门。

萧焦急地站在门口,想进去,却不敢。

几分钟,但他觉得很长。

“老婆,你好吗?!"萧郎盯着说明书问她。

按照说明,几分钟后就应该知道结果了。为什么李明熙还没出来?

正在这时,浴室的门开了。

李明熙从里面出来,双手抱着。

萧郎焦急地问她:“怎么样,你怀孕了吗?你测试过吗?结果如何?”

李明-xi低下头,沉默不说话,看上去很孤独。

萧郎的心突然变冷了,好像被泼了冷水。

“没怀孕?”他问舔嘴唇的孩子。

李明扬还是低着头,不说话。

他贪婪地看着她的眉眼、军皇鼻子、军皇嘴唇,几乎从未放过任何一个地方。

他能偷偷看到她的时间不多了,他必须把她的样子深深地记在心里,然后回忆一辈子。

想着以后的日子只能靠回忆阮来度过,的心快要窒息了。

他是真的舍不得她,但是他不能再放弃了,他必须让她走。

想到这里,男人薄唇撅起,手掌克制握紧。

于飞,你能允许我再吻你一次吗?

他在心里轻声问,然后他低下头,屏住呼吸,小心翼翼地吻着她的嘴唇。

她的嘴唇还是软的,只是有点冷。

阮,想深深地吻她,暖她的唇,但他只能触摸它,品尝它。

否则你会吵醒她。

不放弃身体,他再次深深看了她一眼,转身慢慢走出房间。

那天晚上,江予菲做了一个模糊的梦。

她梦见自己穿着水晶鞋站在盛大的舞会上,而一个穿着白色西装的英俊王子向她走来,然后他低下头吻了她的嘴唇。

第二天早上醒来,她想到了这个没有情节的简单的梦,觉得很好笑。

灰姑娘看了太多故事是真的。真是没日没夜的梦。

江予菲的腿没有其他问题,除了一些擦伤。

医生说她可以下床走动,但不能累。

在医院的病床上躺了一上午后,江予菲再也无法躺下了。她感到背痒,快要长痱子了。

吃完东西,她对李阿姨说:“李阿姨,我想下床走路,可以吗?”

"当然可以,但是你只能在房间里适当地走动,不能出去."

“嗯,没问题。”江予菲笑着答应,她并不打算出去。

李婶扶她下床,感动得头疼。

她眉头微皱,李阿姨问她疼不疼。她摇摇头说没事。

江予菲站起来,在李婶的搀扶下走了几步,觉得很累。

这个身体太差了!

“李薇,我不明白。我和你少爷离婚了。为什么我出车祸的时候他让你照顾我,让医生给我治疗?”

李阿姨开心地笑了:“自然,少爷喜欢你。”

江予菲的脸变红了,她的脸很瘦。

但她暗暗想,既然喜欢她,为什么不来看她呢?

“李阿姨,你师父不知道我失忆了吗?”

“好吧,等你醒过来,主人不会再听到你的任何消息。他答应放过你,放你自由,但他舍不得。他怕听到太多关于你的消息,舍不得放手。”主人就是这个意思,反正在她看来就是这个意思。

江予菲微愣,脸上的笑容消失了。

那个男人,到底是个什么样的男人,居然喜欢她到这个地步。

江予菲的心微微跳动。不知道为什么,还是有些淡淡的伤感。

“江小姐,你还想走吗,你想休息吗?”

“别走。”

“好吧,我扶你上床。”

“谢谢你,李阿姨。”江予菲不好意思麻烦她这样照顾她,害羞而感激地说了声谢谢。

她忘记了过去。碰到她不知道说什么会很尴尬。

江予菲失去了记忆,军皇在她的记忆中几乎看不到这个世界。即使在课堂上,军皇她也很少和男同学交流,整个人非常内向害羞。

所以她突然要面对一个陌生的男人,这个男人也是她的前夫,她真的毫无准备。

我只希望你不要碰到他。即使你做了,也要慢慢来。不要太突然。

江予菲独自思考这个问题,她的思维跳跃得很快。想了一会儿,想起了大学时候的事。

大学四年对她来说是很长的一段时间,但现在没事了。她直接毕业,跳过大学四年级,真的是她应得的。

等她恢复了就回家找毕业证,然后就可以直接工作挣钱了。

江予菲越来越快乐,就像所有刚刚步入社会的人一样,对工作充满期待。

****************

阮在病房里慢慢地走着。每次走到门口,他都强迫自己往回走。他重复了几次后感到非常不安。

如果我留在这里,我就不能见她。我还是回家吧!

但是我回家的时候,没有机会见到她。

阮走到阳台上,双手扶着栏杆,他不由得望着左边的阳台。

江予菲在那个病房。不知道她会不会从里面出来。

阮天玲专注地思考着,结果,江予菲真的从里面走了出来。

她的一只胳膊打着石膏,挂在胸前,完好的右手轻轻摆动,她带着一张舒适的脸来到阳台。

阮田零一见她,下意识地转身要走,可是他的手扶着栏杆,不让他走。

江予菲应该出来晒太阳。她一走到阳台,就注意到隔壁有人。

她侧身看着一个男人深邃的黑眼睛。

他的池底很黑,就像一个黑洞,你根本看不见。江予菲从未见过如此深邃的眼睛。她犹豫了一下,才错开了他的视线路口。

他是谁?

江予菲的目光游移不定,看了他一眼,发现他是如此英俊。

时髦的短发,饱满的额头,传说中的剑眉,如玉般的高鼻。

紧致光滑的皮肤比她的好。他薄薄的嘴唇有点苍白,但看起来很性感。

即使穿着宽大的病号服,他也无法隐藏自己完美修长的身材。

江予菲的脸有点红。她很快意识到,这个男人很可能就是她的前夫,阮家之主。

太可惜了。我没想到会这么快见到他。

江予菲不好意思向前看,走不是不走不是。

他还在盯着她看,她的眼睛热得她无法忽视。

江予菲无法忍受。她不够新鲜,不能让男人一直盯着看。

她侧着头看着他,阮,的眼睛微微地闪着光,微微垂下眼睛,淡淡地望着别处。

江予菲本来想和他打声招呼,但当他回头看时,她就忘记了。

她转身走回病房。李阿姨正在给她削苹果。“要不晒一会儿?”

“哦,外面有点冷。”江予菲撒谎了。

穿越之将军皇后

选择性失忆——就是选择忘记一些不好的,军皇痛苦的,军皇不愿意再回忆的事情。

她选择忘记他,因为他是她痛苦的根源。

她很痛苦,需要失去记忆...

阮当时就郁闷了。他挥挥手,告诉医生们退出。

他一直靠在床上,垂着头,额上的碎发耷拉着,遮住了眼睛和眼睛里的情绪。

李婶推门进来了。她莫名其妙地感受到了他的悲伤。

“师傅,有什么事吗?”李婶走到床边,小心翼翼地问道。

阮天玲抬起头,眼中露出淡然之色,仿佛刚才的孤独是别人的幻觉。

“江予菲失忆了?”

“是的,主人,你都知道吗?”

“说说她这两天的情况。”

“好。”李婶点点头,把醒来的一切都告诉了他。

还包括她对江予菲说的关于过去的话。

“师傅,我没敢把真相完全告诉江小姐。我只说了一些一般的东西。”

阮、看了李婶娘一眼,只说了一句:“你做得不错。”

李婶立刻笑了。

她照顾阮已经二十年了。一个眼神,一个动作,一句话,就能让她看到他的想法。

有了他的话,她更放心大胆了。

“去吧,好好照顾她。”阮天玲勾唇说道。

“是的。”李婶出去了,回到的病房。

江予菲还在看电视,呆在医院很无聊,所以他只能看电视来打发时间。

看到李婶回来,她只是冲她笑了笑。

李阿姨坐在她旁边,和她一起看电视。

电视上有一则珠宝广告。

在金碧辉煌的舞蹈现场,一位艳丽的女明星戴着全套首饰,带着耀眼的星星走下螺旋楼梯。

打扮起来,她很有风度,绝对的美,真正的美。

在舞会上,所有衣冠楚楚的男女都被她吸引住了。

另一个帅气的男明星向前走了两步。他握着她伸出的手,压下他薄薄的嘴唇,亲吻她的手背,然后低声说:“我的爱,你是完美的。”

李大妈见此情景,笑着说:“江小姐,你知道吗?这个广告是拍给少爷管理的一家珠宝公司的。珠宝公司的名字是我的爱。”

江予菲很惊讶:“真的吗?”

“是的,大师的名字有很多行业。有房地产、酒店、黄金首饰、家电、连锁超市、娱乐公司。”

江予菲听了暗暗咂舌,这太丰富了。

李大妈更笑了,继续道:“江小姐,你知道吗?师傅今年还没28岁。他是A市最年轻最有前途的总统。我在阮家二十年了,几乎是看着少爷长大的。少爷十六岁进公司,二十二岁留学归来,老人给了他全权打理公司。这几年阮家在少爷的管理下也是蒸蒸日上,连老人都说少爷的本事不比他差。”

“太神奇了。”江予菲听了这么多,只有这一个遗憾。

江予菲想睁开眼睛,军皇但他的手翻开书页的照片真的很美。

如此美丽的画面似乎刺痛了她的眼睛。

"你听过威廉·巴特勒·叶芝的诗吗?"阮天玲抬眼问她。

江予菲摇摇头。她没有学外国文学。大学的时候,军皇她每天都在处理计算公式和枯燥的数据,甚至很少接触国内文学,更不用说外国文学了。

阮,抿了抿嘴,笑道:“我不知道,没关系,我念给你听。”

江予菲点点头。

阮天玲的目光落在满是英文字母的书页上,嘴唇缓缓念出。

“当你老了,头发花白,睡意全无——”

"在炉火旁,取下这本书"

他学习英语,书页上的英文字母是用羽毛笔写的英文字母。

那是西方最华丽的字体。

字体线条流畅,充满贵族气息。

江予菲一直很喜欢这种字体。此刻,听阮,用一种低低的有磁性的声音念着,她觉得整个世界都静止了。

天地间,只有他慵懒的声音,书的扉页印着鹅毛笔。

"有多少人爱你的美丽,用虚假的爱去爱你的美丽——"

“但是有一个人爱着朝圣者的灵魂,爱着你变脸时的悲伤…”

阮,的声音慢慢地结束了,但他纯正的英语发音在她耳边萦绕,久久不能消散。

“好不好?”他问。

江予菲笑着点点头:“非常好。”

但是他的声音很好听。虽然他的声音有些慵懒,但听起来像是世界上最好的朗诵。

虽然她看不懂他读的是什么,但她体会到了这种感觉。

“这一定是一首非常浪漫的诗。”江予菲笑了,这是她体会到的感觉。

“还有什么?”

“还是一首充满华丽和昂贵的诗,感觉很梦幻很美好。”

阮田零笑着点点头:“你说得对。威廉·巴特勒·叶芝是爱尔兰诗人。他的早期作品属于华丽浪漫风格,最擅长营造梦幻氛围。而这首诗是我最喜欢的一首诗。”

江予菲不得不承认:“但是我不能理解你读的东西。”

“没关系,我给你翻译一下。”

“好。”

阮天玲深邃而明亮的眼睛盯着她,缓缓念道:

“老了,头发白了,困了——

在火边小憩,请记下这首诗

有多少人在你年轻快乐的时候爱你,崇拜你的美丽、虚伪和真诚-

只有一个人爱你朝圣者的灵魂和你衰老脸上痛苦的皱纹..."

江予菲微微睁开眼睛,他的心突然颤抖起来。

江予菲把他推开,军皇低着头小声说:“我真的不知道,军皇让我想想。”

“好!”阮、没有再勉强她,只是每天照顾她。他对她的心是真的,他对她没有任何意义。

连他对她的好都到了绝对宠溺的地步。

他每天都在她的病房工作。工作一段时间后,他看了她一会儿。

和她聊聊天,聊聊天,或者和她一起看电影,让她觉得不那么无聊。

如果她想吃东西,他会马上派人去买。每次他从办公室回来,都会顺便给她带好吃的。

每天她都会带来不同的好吃的花样,让她吃到很多人短时间内吃不到的东西。

和她一起吃饭的时候,他会观察她喜欢吃什么,喜欢什么味道。

下次让人家多做点她喜欢的菜。

当她早上醒来时,她的床边会有一束新鲜的玫瑰。

在她晚上睡觉之前,他会给她一个晚安之吻...

他对她很好,也装不出来。连很多好人都做不到这一点。

江予菲从未被人们所喜爱。

她就像一个非常可怜的孩子。她从来没吃过糖,也不知道甜是什么味道。

于是有一天,他出现在她面前,给了她一个大棒棒糖。

她咬了第一口,知道什么是甜。她忍不住咬了第二口...

然后我就一直吃啊舔啊,嘴巴停不下来,直到吃完棒棒糖才停下来。

但是吃了一根棒棒糖,她还是想吃。就算今天不吃,明天也要吃。

明天不吃了,后天,后天,很多很多天之后的一天。

她总有一天会很想吃。

但是如果你想吃,你必须跟着他。她没钱,也没人给她棒棒糖吃。

如果她不跟着他,她就没有东西吃了。

为了一直吃棒棒糖,她会想他,跟着他,再也不会离开他。

现在的情况是她得到了他的爱,他的爱是棒棒糖,会让她尝到甜头。

如果她突然失去了,她会很难过。

江予菲看着阮田零那张勤劳的侧脸,眼里不由得露出了忧伤。

他们之间有可能吗?

李婶说,我爸根本不反对他们在一起,也很赞同。

所以门对门的匹配问题对她来说是不存在的。

阮又喜欢她了,她也喜欢他。他们在一起是最好的。

可是为什么,她潜意识里觉得他们之间有很多问题,让她无法穿越过去?

江予菲欣喜若狂,阮天玲自然注意到了她的目光。

他转过头,翘起嘴唇笑了笑:“你在看什么?”

“没什么。”她把目光移开,拿起杂志继续看。

“于飞,你在看着我。”阮天玲不愿意让她走。

“不,你错了。”江予菲咬死了,并否认了。

阮天玲起身走到她身边坐下,用手指托着下巴,抬起头。

江予菲的眼睛撞上了他深邃的眼睛,他的心似乎被他吸引住了。

“你在说谎。”他热热的盯着她,小声说:“我看你很久了,发现你一直在盯着我。你有没有发现我很帅,所以迷上了?”

穿越之将军皇后

“别问了,军皇跟着他们。”李阿姨轻轻推了推她。“快走,军皇不然时间不多了。”

江予菲不顾自己的疑虑,跟着三个女人来到一个房间。

房间是试衣间,但装修豪华,欧式装修,欧式家具。

地板上铺着波西米亚风格的地毯。

三个女人热情地把江予菲带到沙发上坐下,问她是先化妆还是先换衣服。江予菲问他们该怎么办。

其中一个说是阮先生叫他们给她穿衣服的。

阮天灵?

他打算怎么办?

江予菲不知道他在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但他点头表示同意,让他们摆布他。

一小时后,江予菲站在镜子前,惊讶地看着镜子里的自己。

她穿着一件紧身的纯白色连衣裙,拖在地上。

裙子是无袖的,是婚纱的样式,肘部戴着白色蕾丝手套。

裙子上身紧绷,完美勾勒出她的胸部和腰部。

衣领高领,但锁骨中央有一个泪珠状的洞,洞底靠近胸部,但不完全靠近。

如果有什么都不像,那就更引人注目了。

裙子下摆是线状的,但是裙子不蓬松。它非常细长,就像美人鱼的尾巴。

裙子上点缀着光滑的珍珠。如果你移动,珍珠会稍微反射不同的光。

江予菲的头发松松地盘着,左边留着刘海。头上戴着小皇冠,脸上化着精致的淡妆。

耳朵是我爱的珠宝公司最经典的钻石耳环。

手腕上也是一样的钻石手链。

脚上有一双镶有钻石的白色高跟鞋。鞋子做得很漂亮,就像童话里的水晶鞋。

“江小姐,你真漂亮。”三位女造型师赞不绝口。

江予菲抿唇一笑,穿上这样的衣服,她笑的时候也跟着矜持起来。

当她走出化妆间时,李婶惊讶地看着她。

直到上了车,才忍不住问李阿姨:“李阿姨,您的主人打算怎么办?”

李阿姨一声不吭一直笑,一直说到了就知道了。

昂贵的保姆车在路上缓缓行驶,江予菲的心情期待而又紧张。

阮,让她这样打扮。

去舞会吗?

但是她不会跳舞。她会出丑的。

开了一会儿车,李阿姨拿出一条丝巾,折好,蒙上眼睛。

“江小姐,你先盖一会儿,到了再摘。”

“李阿姨,我越来越好奇你要做什么了。”

“到时候你就知道了。如果你现在说出来,就不会有惊喜了。”

惊喜?是怎样的惊喜?

江予菲紧张地抓着裙子,汽车终于在一座大别墅前停下。

“你到了,等我帮你下车。”李婶跟她说了一句话,然后下了车,绕到她身边,打开车门扶她下来。

江予菲的眼睛什么也看不见,他走路非常小心。

她在李阿姨的带领下走了几步,听见李阿姨说:“你可以把丝巾摘下来了。”

江予菲慢慢摘下遮住眼睛的丝巾,一边捂着嘴一边发出惊讶的叫声。

而你是我的女朋友,军皇我未来的妻子,军皇一个想和我共度一生的女人。"

江予菲眸光一闪,已经说不出话来。

阮天玲压下薄唇,轻轻吻了她一下,把舌头伸进她嘴里,给她带来了深深的震撼。

法式热吻,她还是第一次体验。

不,那是我第一次在她的记忆中意识到。这是一种奇妙的感觉,就像人们所说的那样。

江予菲陶醉在他的吻中,感受着他的温柔、爱和深情。

她心想,不管他过去发生了什么,反正她也记不起来了。

她只想要现在。现在他对她很好,她被他吸引了,她也会和他在一起。

江予菲大胆地举起他柔软的手臂,勾住他的脖子,试图回应他的吻。

阮天玲得到了她的回应,顿时浑身一震。她的手突然扣住后脑勺,加深了吻。

他就像一个饿了很久的男人,不停的要她嘴里的甜头,却得不到满足。

江予菲的舌头麻木了,嘴唇又红又肿,但他不愿意让她走。

直到她缺氧奄奄一息,他才勉强结束了吻。

阮,用力抱住她,下巴搁在肩窝里,低声说:“我该怎么办……”

“怎么办?”

“你怎么还不够亲密,我很想要你,我该怎么办?”他亲了亲她的耳垂,很露骨,很暧昧。

"..."江予菲涨红了脸,她轻轻地推了推他,没有推开。

“你不吃蛋糕吗?”她问。

“不吃,想吃你。”

"..."江予菲的脸快成熟了。他能矜持吗?

“可是我肚子饿了。”

阮,勉强放开她,伸手挠了挠她的鼻子:“好,先喂你肚子——”

他的结局很长,暧昧的眼神另有深意。

先喂她,然后...再喂他一次?

江予菲本能地感觉到了危险。她想逃跑,但腿无力。她觉得自己逃不掉了。

阮、切了一块蛋糕,伸手去拿。他避开她的手,领着她坐在树下的秋千上。

秋千轻轻摇摆,萤火虫在头顶闪烁,浪漫的音乐一直流淌。

江予菲现在感觉如此浪漫、梦幻和美丽。

阮、用叉子挑了一个小蛋糕给她吃。她不好意思张口就吃,嘴唇上还留了一点乳白色的奶油。

“嘴唇很脏。”

“哪里?”

阮,低下头,伸出舌尖吃了一口奶油,低声道:“喏。”

江予菲的脸又红了。

明明现在还不是夏天,但是她感觉好热,身边的空空气也热,身体更热,恨不得找个风扇扇一扇。

阮天玲自然明白她的想法。他勾勾嘴唇,舀起一些蛋糕喂她。

他吃得很慢,一次只吃一点点。江予菲觉得他在喂狗。

“我自己来。”

阮田零摇了摇头。“这是我的任务。你不能帮我完成它。”

"...但是像这样吃东西太慢了。”

“有个比较慢的办法,要不要试试?”

“什么?”江予菲傻傻的眨眼间。

****

穿越之将军皇后

阮,军皇咬了一口蛋糕,军皇突然在她的后脑勺上吻了一下,然后用舌尖把蛋糕放进嘴里。

缠绕在她的舌头上,让奶油融化在舌尖上,留下浓浓的奶香。

江予菲无法忍受如此大胆的接吻方式。

她的骨头都快软了,身体瘫在他怀里,全身毫无力气。

缠绵的吻过后,几分钟过去了。

江予菲脸红了,把头埋在怀里,脖子也变成了粉红色。

“是不是很慢?”阮天玲揉着她的脖子,笑着问。

慢到死!

如果我早知道,她就不会说他喂她慢了。

“要不要再来一次?”阮天玲低下头,用他滚烫的薄唇轻轻摸着她的脖子。

那个地方是她的敏感点,江予菲浑身酥麻,身体忍不住颤抖。

阮天玲放下蛋糕,把手放在腰间,用无轻重之力揉捏,江予菲全身颤抖!

那个地方也是她的敏感点!

阮,的吻沿着她的脖子传到她的耳朵里。他戴着她的耳垂,用牙齿轻咬。江予菲突然觉得她要死了。

她不知道那些地方会这么敏感。他只是摸了摸,她身上的每一根神经都在颤抖,麻木。

而她的小腹也升起一种空的虚感,很难受。

“不……”江予菲在他的臂弯里扭动着,发出非常嘶哑的声音。

她的声音不禁有些迷人,这让她自己也吃了一惊。

阮天灵眼睛一黑,肌肉立刻紧张起来,蕴含着极大的隐忍。

他搂着她的腰,突然把她扶起来,让她坐在他的腿上。

但是江予菲的裙子很紧,她无法张开双腿,她只能跪在他的腿上。

阮天玲从后面抓住她的脖子,用力把她压下去,昂起头,热切地吻着她。

江予菲在摇摆的两边都不知所措。从远处看,她好像在主动吻他。

事实上,他压着她的脖子,强迫她接受他激烈的吻。

秋千荡得很大,江予菲的裙子也荡了进去。

她害怕摔倒,所有的神经都很紧张。

而他不停的掠夺,她的身体绷得紧紧的,很快就让她感到迷茫,她的身体本能的感觉到了。

阮,有一只强壮的胳膊搂着她的腰,手掌轻或重地穿过她的衣服接触她的小腹。

江予菲呻吟着。唱歌,颤抖,快感达到了极致。突然,她的头脑空白了,身体剧烈颤抖,然后靠在他的怀里。

阮,知道她身体的变化,几乎在她软下来的时候,他就放开了她的嘴唇。

江予菲把脸埋在他的怀里,额头贴着他的胸口,她恨不得挖个地缝钻进去!

他一定知道所有的事情。真可惜!

“抬头。”阮天玲埋着头像鸵鸟一样看着她,臀部高高撅起,让她觉得很好笑。

"..."不要抬头!

阮、拍了拍他的背,低声道:“有什么好惭愧的。我们过去有过很多次。这只是一个吻。我还没完成最后一步。我不需要害羞。”

是的,军皇只是一个吻,军皇但是她高潮了。她能不感到羞耻吗?!

江予菲非常生气,觉得他是故意的。她在他的胸口狠狠咬了一口,以发泄她的沮丧。

阮,的眉头没有皱。他的手摸着她的尾骨,声音很重。“于飞,不要咬。你越咬我,我越激动。我快死了。”

江予菲突然抬起头,迅速滑下身体,转身要走。

阮天玲不会允许她逃跑的。他大步走上前抓住她的手腕,从后面搂住她的身体。

“放开我,我要走了!”江予菲恼怒地挣扎着。

阮天玲不仅坚持住了,还紧紧地抱着她。

“不要放手!”他的脸贴在她的脸上,摩擦着她光滑的皮肤。“我设法抓住了你,再也没有放手!就算你死了,也不要放手!”

江予菲眼中光芒一闪,人也安静了下来。

她明白他话里的意思,明明那么霸道,却一点也不反感。

反而我的心因为他的话而变得柔软。

阮天玲只是静静地抱了她一会儿,然后抱着她转过身,面对着她面前的漂流瓶。

“这些萤火虫都是为你准备的。有十一瓶。每个瓶子里有十一只萤火虫。你说十一是什么意思?”

江予菲下意识地想到了一心一意。

阮,抿了抿嘴,笑道:“就是一心一意。”

演奏的音乐立即进入高潮,江予菲的心也跟着音乐的节奏进入高潮。

她眼里闪着晶莹的泪光,她发现自己完了。

这个男人太感性了,她已经完全被他征服了。

这辈子,她还有机会逃离他吗?

她想,一定没有机会,除非他主动不想要她。

"阮,,我们能永远在一起吗?"她轻声问道。

“是的。”阮天玲的回答很坚定,他的黑眼睛微微闪烁,“可以。只要你永不放弃,我们就可以永远在一起。”

江予菲感到某种安全感。

原来不仅她患得患失,他也患得患失。

"把萤火虫放出来,我们永远在一起的愿望就会实现."

江予菲抬起手,揭开密封瓶子的纱布。萤火虫飞了出去,在他们眼前闪烁,然后带着愿望飞向远方。

“于飞,萤火虫是我们誓言和爱情的见证。以后看到他们,我会想到今天。”

她也是。当她看到萤火虫时,她会想起这个男人的抚摸和深深的幸福。

江予菲放出了所有的萤火虫。

但是在瓶子的末端,有一只萤火虫躺在瓶子的底部。

江予菲的笑容僵住了。会死吗?

突然,萤火虫又飞了起来,健康地飞走了。

江予菲忍不住开心地笑了。她几乎认为他们的愿望无法实现。

“接下来,我们应该参观我们的家。”阮天玲拉着她的手,向别墅走去。

他们的家...

江予菲很小的时候就梦想有一个自己的家。

她在家,她的丈夫和她的孩子。。

贝贝很多年没来了,军皇记忆有点混乱。

走了一会儿,军皇她发现不对劲。

“怎么,你迷路了?”南宫乐山轻声问道,没有任何责备的语气。

“这里和以前有点不一样。”贝贝想了想,指了指一边。“应该是这样。”

“走吧。”男人想都没想就相信了她。

贝贝纳闷:“你就不怕我走错路?”

南宫乐山笑着说:“走错了就回来再走。这里环境不错,多看看风景不是更好吗?”

贝贝太感动了。“南宫兄,你真好。”

那人猛然回头,眼神深邃地问:“你总说我好,哪里好?”

贝贝用眼神崇拜。“到处都好。你是我见过最好最厉害的男人。”

“真的?”南宫乐山的声音嘶哑了几分钟。

贝贝点点头。“真的!”

“可我也有很多不好的地方,你就是不知道。”

“那也不错。”贝贝崇拜他到脑残的地步。“反正你是最好的,不管你有多坏,你都是最好的。”

“我杀过人,你觉得我最厉害?”南宫乐山突然问道。

贝贝愣了一下,然后点点头。“虽然杀人不好,但我还是很喜欢你……”

“不怕我?”

“不怕。”贝贝主动靠近他,像一只听话忠诚的小狗。“我只想和你在一起,其他什么都不在乎。”

南宫乐山神情恍惚,他似乎看到了从前的贝贝。

她以前也是这样,一直崇拜他,爱他。

只要她看到他,就会拼命靠近。

当时他觉得她太主动太随便了。他不喜欢太主动的女生。

现在他知道她不主动,她就是控制不住自己的感情。

是真的喜欢,她会主动。

现在她主动了,他很喜欢...

南宫乐山抬起手抚摸着她的脸,低声说:“贝贝,你一直都很可爱,只是我现在才发现。”

贝贝尴尬的脸红了。

她并不觉得自己可爱,但当他总是说她可爱的时候,她还是觉得很开心。

南宫乐山突然笑了。“怎么办,我控制不了。”

“嗯?”贝贝很纳闷。

下一秒,那个人的嘴唇掉了下来-

他抱住她的头,加深了吻。

贝贝抓住他的衣服,瘫在他怀里。

南宫乐山紧紧地抱住她,吻得越来越深,越来越热...

贝贝在恋爱中越来越疯狂。

两个人现在可以说是* *,总是一起出事。

好在最后都忍住了。

但是贝贝羞愧得脸红了。

虽然刚才他们没有走最后一步,但是现场还是很启示~骨…

还好这里没人,不然她真的会羞于见人。

南宫乐山帮她整理衣服,口气又深又热。“你能自己走吗?”

他问是因为贝贝好像真的没力气了。

贝贝点点头:“是的。”

男人笑了:“别逞强,我背不动你。”

“我没事。”贝贝站起来,没有看他的眼睛。“快走吧,它来了。”

“好。”他拉着她的手继续往前走。

估计他们是在一起的,走路也不会太费劲。十分钟后,贝贝终于找到了目的地。

这是一片茂密的玫瑰丛林。

红色、军皇粉色和白色...各种颜色的玫瑰正在盛开。

一些玫瑰缠绕在大树上,军皇就像在树干上放花一样。

还有一些小白兔,在草地上吃草。

阳光下,这些玫瑰更加美丽。

看到如此美景,南宫乐山惊呆了。

不是它有多壮观多伟大,而是因为它是大自然的杰作。

与人工栽培的玫瑰园不同,这种纯天然的玫瑰园充满灵性,容易打动人心。

贝贝笑得很灿烂。“就是这个!南宫兄,这是我的秘密花园。”

南宫乐山笑了:“是个秘密花园,很漂亮。”

“是的,小时候,我最喜欢来这里。刚来的时候,我很震惊。为了保护这里,我没有告诉任何人你是我带来的第一个人。”

男人深情地握紧她的手。“谢谢你和我分享你的秘密花园。”

贝贝不好意思笑。

“其实我一直想带你来……”

但是她之前没有机会说话,现在终于实现愿望了。

南宫乐山愣了一下。“幸好我没有错过这个荣誉。”

贝贝睁大了眼睛。“这是我的荣幸!”

南宫乐山笑了:“看来是我们彼此的荣幸。”

贝贝也笑了。“反正是我的荣幸。”

见到他是她最大的荣幸。

南宫乐山轻轻摸了摸她的头,笑她。

怎么会有这么可爱的女孩?

可爱,温顺,体贴,善良,温柔,坚强,对他至死不渝…

她真的有她所有的优点。

南宫乐山突然觉得自己捡到了一个宝。

幸好他没有认错她,不然这么好的女孩也是别人的了。

这辈子,他除了一个完美的伴侣,什么都不缺。

贝贝是完美的人。

他不在乎她的过去,她的家庭背景,只要她是他喜欢的人。

“要不要拍照?”南宫乐山轻声问道。

贝贝点点头:“好的。”

于是两个人在玫瑰园拍了很多好看的照片。

南宫乐山也给贝贝做了玫瑰花环。

贝贝戴着花环,像花仙子一样美丽。

南宫乐山和她玩了很久,两个人都很开心。

当他们回来时,他们还折了一束玫瑰,打算把它们带回南宫月如。

但这次,是南宫乐山开回来的。

贝贝坐在副座,手里拿着玫瑰花,总是笑得很灿烂。

离城堡还有十几分钟的路程,宽阔的油泊上没有车辆。

看不到自然的身影。

南宫乐山打开天花板,温暖的微风突然吹在他们的脸上。

贝贝突然开心地站了起来,张开双臂迎着风,享受着飞驰的感觉。

南宫乐山笑着提醒她,“注意安全。”

贝贝马上坐下,轻声笑了笑。“我明白了。”

南宫乐山忍不住揉揉她的头,突然俯下身吻了她一下。

贝贝笑得更不好意思了。

然而这一幕恰好被迎面而来的冷心看到了。

她只是忍不住想路过这里,但她不想看到这一幕。

寒生的心在车上震了一下,睁开眼睛,所有的血立刻冲到了额头。

她呆滞地看着他们。

但是南宫乐山和贝贝只对彼此有好感,军皇并没有注意到她的车。

两辆车经过。

冷心的车突然停在路边,军皇她握紧方向盘,感觉有点头晕。

世界怎么了。

为什么伤害她的人,毁了她的婚礼,最后偷走了她的幸福?

上帝就这么睁着眼睛,这是怎么对待她的?

冷心心里异常难受。

她忍不住笑了,眼睛里还闪着泪光。

回到城堡,贝贝把玫瑰送给了南宫月如,自然她也受到了对方的喜欢。

贝贝还给他们看了玫瑰园的照片。

南宫月如笑着说:“这是个好地方。有机会我就去看看。”

“月经,你可以随时去。明天我带你去。”

“不,你告诉我们地址,我们自己去。”萧泽新接了电话。

贝贝笑了。“对,也是。”

她自然明白他们俩都会很浪漫。

她跟她走了,成了电灯泡。

南宫月如谈了其他的事情。“再过几天就是中秋节了。你想过怎么花吗?”

贝贝摇摇头。

南宫乐山说:“我打算那天订婚。”

每个人都惊讶地看着他。

贝贝更傻。

他在说什么?

南宫月如第一反应,“你和贝贝?”

“嗯。”南宫乐山点点头。

贝贝很震惊。

南宫一月担心似的,“你确定?你爷爷还没同意你结婚呢。”

南宫乐山笑着说:“他刚说结婚,但是我和贝贝订婚了。我们可以以后再谈结婚。”

“但是如果你订婚了,你就会结婚。你这样做,你爷爷会很生气的。”南宫月如不反对他们在一起。

她只是非常了解她父亲的脾气。

这样做,南宫乐山只会激怒他,对他和贝贝的关系不好。

南宫乐山说:“我去劝他订婚。”

“别这么着急……”南宫月如一开口,她就担心贝贝误会了她。

结果贝贝点头赞成。“是啊,南宫兄,你怎么这么着急?”

南宫乐山看着她。“我肯定会嫁给你。早点安定下来不是更好吗?”

“但是...爷爷会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接受我们吗?”

“这个我来解决。”

贝贝还想说什么,但是挫伤他的积极性也不好。

他能这么主动和她订婚,她也要配合他。

其实她和他订婚也很开心。

但是她觉得太快了。

虽然他们已经互相认同了,但是还有很多问题。

比如她的清白还没有被发现。

你这样跟他订婚,大家都会觉得他做的不好。

想到这,贝贝更加担心了。

聊了一会儿,贝贝和南宫乐山出去了。

走在花园里,她鼓起勇气说:“南宫兄,我告诉过你不要生气。我觉得我们现在不适合订婚。”

“为什么?”男人好奇。

贝贝说:“那一年的真相还没有查出来。如果你和我订婚,会对你的声誉不利。他们怎么看你?”

毕竟是她毁了他的婚礼,伤害了他的未婚妻。

说他应该恨她是有道理的。

但他爱上了她,军皇想和她订婚。

这让别人怎么评价他?

她可以无视名声,军皇但他不能。

他是南宫家的主人,他的一言一行都很重要。

贝贝的担心被南宫乐山猜到了。

他拉着她的肩膀安慰她:“这个不用想太多,我跟你订婚也没什么不好。”

“可是我的过去是有污点的,在别人眼里,我根本配不上你。”

“所以你不想和我订婚?”

“没有。”贝贝摇摇头。“我只是怕影响你的名声。”

“如果你害怕,为什么要和我在一起?”

贝贝微微低下了头。“这和订婚不一样……”

南宫乐山一步步问:“你是说,你只打算和我玩?”

贝贝睁大了眼睛:“我不是这个意思!”

“那你是什么意思?”

"...我希望真相大白后,我们会...况且我现在配不上你,我要变得更好。”

总之,她现在没有资格嫁给他。

连她都不敢奢望。

只有当她变得更好,证明自己的清白,她才有信心嫁给他。

现在,她真的太卑微了。

南宫乐山盯着她。“如果一辈子都找不到真相,是不是一辈子都不愿意嫁给我?”

“我会努力变得更好,让所有人都认可我。”

那人淡淡地说:“你得有多厉害才能让大家认出你来?”

贝贝惊呆了。“至少让他们不要嘲笑你的眼睛。”

“我眼光不错。”南宫乐山语气自信,“这次我是认真的,而且我看得很清楚,你是最适合我的人。只要我觉得你够用,你凭什么在意别人的看法?”

贝贝听了很感动。

“南宫兄,我只是怕别人对你有意见...我不在乎他们对我的看法。”

南宫乐山柔声道:“你不怕别人的意见。我怎么会害怕呢?你以为我没想过这个?”

“我对一切都想得很清楚。如果我在乎别人的看法,我不会想着马上和你订婚。所以你所有的担心都是多余的。”

贝贝的眼睛一闪。“你真的想过吗?”

“怎么,怀疑我?”南宫乐山扬起了眉毛。

贝贝摇摇头。“我只是怕你会后悔。”

“你后悔什么?”

"...后悔为什么要喜欢一个名声不好的女人。”

看来贝贝还是很在乎自己的名声的。

所以一定要搞清楚当年的真相,不然会成为她一辈子的心病。

南宫乐山抱住她的身体,柔声说:“名声根本无法评判一个人。我从来不在乎名声,只在乎真相。你有没有告诉我,你做了你当年做的事?”

“当然不是。”贝贝不假思索就否决了。

南宫乐山笑着说:“够了。我相信你不是那种女孩。而别人的意见也不算什么。"

贝贝也抱住了自己的身体,很感动:“南宫哥,谢谢你这么信任我。”

“因为你是一个可以信任的好女孩。”

贝贝忍不住开心地笑了。

在大家眼里,她是个坏女孩。

但是他说她是个好女孩,军皇她真的很开心。

只要他认同她,军皇全世界不喜欢她都无所谓。

“南宫兄,你怎么这么厉害?”贝贝忍不住被宠坏了。“你真的很好。”

南宫爱笑。“既然我这么好,你愿意嫁吗?”

贝贝羞涩而坚定地笑了。“嫁!”

“不在乎别人的眼光?”

“不”她不想因为别人的眼光而辜负别人对她的好。

南宫乐山吻了她的嘴唇。“多好的姑娘,没错。”

贝贝甜甜一笑:“那么我们真的会在中秋节订婚?”

那人扬起眉毛。“你以为我在跟你开玩笑吗?”

她只是觉得有点不现实,毕竟不是她自找的。

更何况他们订婚太快了。

但是和他在一起就够了。

“这几天我该做点什么吗?”贝贝问。

南宫乐山说:“有很多事情要做,至少要选礼服和首饰。”

“好。”

“你要保持身体健康。”

“好。”贝贝都点头同意了。

现在,如果真的要求她做什么,她都会欣然同意。

说服贝贝,南宫乐山会说服南宫文祥。

老人的水平是重点,只有他的水平之后,一切都不是问题。

然而,让南宫乐山惊讶的是,老人玩得很开心。

他没有为难他,就答应了。

事情进展得这么顺利,大家都很开心。

贝贝最开心是因为他们都认可她,这是她没想到的。

既然要订婚,自然要花时间准备很多东西。

比如通知亲戚朋友来做客,准备宴席。

贝贝和南宫一起忙得像月亮一样,每天都很忙。

仅仅过了一两天,南宫乐山和贝贝要订婚的消息就传遍了。

自然也传到了冷心的耳朵里。

冷欣听到这个消息,简直怀疑自己听错了。

“妈妈,你说什么?”

冷木怒道:“他们两个要订婚了。大家都知道我今天是听别人说的。”

“他们怎么会订婚……”冷心还是觉得不可思议。

“我也不相信。我四处打听过了。是真的。好多人都收到邀请了!”

冷心的脸色突然变得很难看。

她心里也很难受。

他们不仅在一起,而且订婚了...

他们认为她是什么?

南宫乐山可以无视贝贝对她的伤害,嫁给贝贝。他根本不在乎她。

不但不在乎,也不把她放在眼里。

宝贝。

她怎么敢和南宫乐山订婚?

她为什么这么厚脸皮?

冷心心情不好。

她从来不知道他们会给她这么一记耳光。

如果真的订婚了,全世界的人会怎么看她?

她将是世界上最贫穷最可耻的女人。

各种不争气,委屈,痛苦,让冰冷的心想死。

是的,她等不及要死了。

愿他们死!

在雕刻精美的全身镜前,贝贝穿着一件白色的连衣裙,很惊艳。

这件衣服是纯白的,镶嵌了许多钻石。

此章加到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