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BWIN国际APP(中国)集团有限公司----人性禁岛免费(1/62)

BWIN国际APP(中国)集团有限公司 !

邓恩淡淡地说:“我明天回去。”

“好吧,人性我知道了。”助手突然喜极而泣。

唐恩挂了电话,人性有些无奈。

虽然他真的不想离开君爱,但是公司离不开他。

他不够强壮,不能为所欲为,所以工作不能懈怠。

耽搁了几天,他真的该回去工作了。

邓恩的飞机第二天早上八点到达。

他六点前起床了。当他提着简单的行李出来时,他看到你心爱的人的门开着,房间里的灯亮着。

艾君胳膊上挎着包走出房间。看到他,她笑着说:“走吧,我送你。”

“你这么早起来干什么?我可以打车。”

“不太早,我以前训练的时候都是早上五点起床。我有车,所以带你去机场很方便。走吧,时间快到了。”

邓恩点点头。“好,我们走。”

艾君自己开车送他去机场。

一路上,他们只是随便聊了几句,并没有离别的感觉。

但是,当车到达机场的时候,放弃的感觉变得强烈起来。

艾君跟着他进了机场大厅,邓恩看了看时间。还有二十分钟登机。

他放下行李,抱住自己心爱的身体。“能给我两分钟吗?”

艾君没有拒绝。“你回去后,别担心,努力工作,但注意休息。”

邓恩的下巴摩擦着她的头。“我知道。”

“还有,你不用急着来,工作很重要,你知道吗?”

“嗯。”

艾君发现她没有什么要告诉他的。

至于他想她什么,她说不出来。

两分钟很快就过去了,走了。

君爱推身。“太晚了,去登机吧。”

多恩让她走了。他低下头,轻轻地吻了吻她的前额。“我要走了,你要照顾好自己。”

君爱笑。“我一直很照顾自己。”

唐对微微一笑。即便如此,他还是不信任她。

总在想,什么都要他操心,他就放心了。

但即使他承受不了,也要离开。

“那我走了。”

“好,去吧。”

唐恩有点沮丧。为什么她看起来不不甘心?

果然,他更舍不得她了。

邓恩提着行李,不情愿地转身离开。

安检后,他回头一看,发现君爱还在。

你爱笑着向他招手,邓恩也笑着,这样他就可以安全离开了。

送走唐恩后,艾君直接开车去了医院。

到了医院,她先去看刘易斯,然后去看她的爷爷。

医院临时给小泽新准备了一间办公室。艾君推门进去了。萧泽欣抬头看见她,笑了:“你怎么来的这么早?”

艾君走到他身后,笑着帮他按摩肩膀。“爷爷比我早,你辛苦了,我会帮你放松的。”

萧泽新靠在椅背上,一脸慈爱。“你吃过早饭了吗?”

“还没有,爷爷吃过了吗?”

“我还没有。”

艾君突然提议,“我们出去吃饭吧。这些天你很努力。我带你去吃好吃的。”

萧泽欣开心地点点头。“嗯,我家难得这么孝顺。我不能拒绝。”

她为什么会死在父亲的占卜里?

徐梦瑶强笑着说:“但你不必感到内疚。这个损失对我来说不算什么。我不能为了我自己的利益让你落入他们的手中。这次我观察到了。我发现你是一个值得深交的朋友。我愿意给你所有的秘方,禁岛只想和你成为最好的朋友。”

丁夏楠开了口。“秘方对你不重要吗?”

“当然很重要。虽然不知道怎么做饭,禁岛但也知道很值钱。但是秘方在我手里,不能体现它的价值。只有你能让它实现最大的价值。”

丁不知道她高贵的话语是真诚的还是虚假的。

不管她怎么想,她只想先拿到秘方。

“徐小姐,谢谢你。”丁低声对说道。

徐梦瑶甜甜一笑,“我们是好朋友,不要那么客气。只是夏楠。你以后打算做什么?你会留在一个城市吗?我怕家里不让你去。”

“我可以出国,我父母在国外。”

徐梦瑶露出惊讶的神色,“太好了。你出国一段时间比较好,等风过了再回来也不迟。”

“嗯,你说得对。”丁点点头。

“那你打算什么时候走?”

问出这句话,徐梦瑶的眼中闪过一丝期待。

虽然她藏得很好,却被丁发现了。

丁恍然!

她刚才差点被徐梦瑶弄瞎了。

她的目的是让她离开,让她远离阮家。

徐梦瑶喜欢上了阮军·齐家,并用她的烹饪技巧接近了阮军·齐家。

如果她成为阮家的厨子,就无法接近。

因此,只有把她赶走,她才有机会继续接近阮军·齐家。

也许,她走了之后,觉微斋还会继续开,但厨师不是她。

徐梦瑶肯定会把秘方给别人。

即使做不出最好的味道,也足以比其他食物好吃。而且,足以吸引阮军齐家光顾觉微斋。

丁心里冷笑道。徐梦瑶的计划是完美的。

她差点被她骗了。

但她不在乎是否欺骗了她。目前她只关心手里的秘方。

知道的心思,丁自然会让开心。

“自然,你越早离开越好。我明天一早就走。”丁对说道。

徐梦瑶抑制住了心中的喜悦。“会不会太快?”

“不开心。我不走,阮家把我带走了怎么办?像我这样的普通人根本打不过他们。”丁认真地说。

徐梦瑶点点头。“你说得对。如果他们抓到你,你会很痛苦。你不知道阮一家人今天来了,所以我必须见你。幸好我把人送走了。然而,他们两天后会再来...如果你早走,出国,他们抓不到你。”

丁夏楠和蔼地问:“我走了会连累你吗?”

徐梦瑶摇摇头,“不!你放心,我舅舅很厉害,他们不敢对我怎么样。我跟他们说你突然有急事走了,他们自然不会为难我。”

“那你早点把股份转让书给我签了。但是你说要给我秘方,免费而我对秘方感兴趣……”

徐梦瑶无奈地笑了笑:“你放心,免费我一定会给你的。我先回去了。我过会儿会把我的东西收拾好。对了,如果家人给你打电话,你会说你在外面旅游,知道吗?”

“好,我明白了。”

“那我走了。”搞定了丁,起身离开。

进了电梯,徐梦瑶不禁冷笑起来。

想找到丁,简直是做梦。

虽然她认为是来吃饭的,她却要见丁,但她的直觉告诉她,她一定不能让他们见面。

因为某种原因,她总觉得他们见面的时候,她会失去一些很重要的东西。

她非常相信自己的直觉。虽然她不知道自己会失去什么,但她不会给这样的机会。

她所有的东西,不管是什么,都只能属于她,谁也拿不走。

因此,丁必须立即离开,而她如果不离开就必须离开!

还有,以后不能让秘方落入任何人手中。事情还是在自己手里,自己有绝对的控制权。

徐梦瑶决定,她想学烹饪!

只要她的厨艺能吸引阮军·齐家,她就不必担心意外。

想到这,徐梦瑶有点恼火。

起初,她不应该和丁合作。她应该自己做的!

不过还好,还不算太晚。

只是时间长了,但她还有机会。

徐梦瑶行动迅速,回来后不久,她带来了一本股票特许经营书和一份烹饪食谱。

“楠霞,这是所有的秘方。你看看。”她把秘籍递给了她。

丁夏楠克制住内心的激动,接过她给的秘籍。

这不是秘密手稿,而是徐梦瑶的重印本。

丁认真地翻着这些秘方,但她一时半会儿什么也看不见。

她不知道徐梦瑶是否给了她所有的秘方。

不知道这些秘方对不对。

“徐小姐,我一直很好奇,你从哪里得到这些烹饪秘方的?”她抬头问她。

徐梦瑶自然地笑了。“我是偶然得到它的。我妈以前很爱做饭,别人给她一个菜谱让她开心。后来也了解到,市面上根本没有秘籍。还有里面的秘方,每一个都很珍贵。”

“谁给你妈的?”

“我不知道,我太小了,记不起来了。”

丁耷拉着的眼睛遮住了她眼中复杂的光芒,她怀疑在说谎。

“楠霞,再看看合同。没问题就签。”徐梦瑶递给她股票特许权书。

丁看了看,没有发现问题。

“需要补充什么吗?”徐梦瑶问她。

“没必要。”丁并不急着签字,而是认真地盯着,“许小姐,我放弃这些股份,也是为了拿到你手里的秘方。希望你给我的秘方都是真的。”

徐梦瑶有点委屈。“你怀疑我给的是假的吗?你放心,我给的肯定是真的。”

“我希望如此。你要是骗我,我就回来找你。”

人性禁岛免费

丁夏楠冷淡的语气带有一些威胁。

徐梦瑶更委屈了,人性“南夏,人性你怎么能不相信我?把这东西留在我手里没用。我说我给你。你要是怀疑是假的,我也没办法。”

“真假我试试就知道了。”丁不想跟她装蛇。“但我也希望你没有骗我。”

徐梦瑶难过的摇摇头,“我没有骗你。这是我得到的秘方。要不是为了纪念我妈,我早就把稿子给你了。我说,我觉得你是个好朋友,我怎么能骗你呢?你放心,我给你的是真的。但如果上面的方法是对的,我就不知道了。”

丁并不担心会骗她,即使她被骗了,她也有办法得到真正的秘方。

她也不多说,就签合同吧。

现在,她只想赶紧研究一下秘籍。她想看看这个秘方里的秘方是不是都是真的。

看着丁的签名,的嘴角微微一勾。"夏楠,你订票了吗?"

"我已经预订了明天早上八点的飞机."

“让我给你送行。”

“没必要。”

没有亲眼看到她离开,她怎么安心?

徐梦瑶坚持说,“我还是送你吧。你必须离开。如果我不送你,我感到内疚。”

丁夏楠想了想,点了点头。“好的。”

“那我回去了,不打扰你收拾东西了。如果你需要帮助,就给我打电话。明天早上我去机场给你送行。”

“好。”

徐梦瑶拿着股份转让书离开了。

只要丁出国,她一点都不担心。

事实上,徐梦瑶也觉得自己小题大做了,但她的心里充满了不安。

不把丁送走,她就放心不下。

第二天一早,开车到机场,在机场找到了丁。

她依依不舍地说了几句离别的话,丁和听了几句说:“时间不早了,我去安检了。”

“南侠,回家记得给我打电话,保重。”徐梦瑶很不情愿地说。

丁实在无法理解的话。

自从他们见面后,她的态度一直很冷淡。面对这种她,徐梦瑶为什么总是那么热情?

她是天生的,还是太虚伪?

丁对有所保留,一切等她搞清楚再说。

提着行李,丁去安检了。

看到她已经通过了安检,所以她才放心丁真的走了。

然而,她非常小心。她在原地等了很久,以防万一。她害怕丁会突然停止工作。

过了好一会儿,丁才出来。徐梦瑶松了一口气,所以他离开了机场,开车走了。

她一走,就换了衣服,戴着墨镜和棒球帽的丁跟着她出了机场。

她没有离开,而是坐公交车去了A市的一所中学。

已经两天了。

君已经等丁两天了。

这两天没去觉微斋,现在非常想念丁夏楠的美食。

君忍不住了,又主动打电话给丁。

“对不起,你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君齐家蹙眉。很难关机,禁岛所以找不到人。

也许他可以再等两天。

“丁夏楠走了。”这时,禁岛陈俊走过来对他说。

琦君抬起头,疑惑道:“走了?”

陈俊淡淡地说,“我给了她三天时间,今天是最后期限。刚才我派人去找她,发现她前两天还了房租,已经走了。我没想到她会突然离开。”

不然他每天都会派人盯着她。

琦君消化了他的话。“她去哪儿了?”

“不知道。”

“她不回来了?”

陈俊点点头。“也许吧。是不是她担心我威胁她,所以跑了?”

琦君突然起身。“我会找到的。”

不管她去哪里,他都会把人找回来。

有些事他没告诉她。

陈俊阻止了他。“我已经派人去找了。相信很快就会有消息了。你在家等消息。”

“好。”君齐家点点头,又坐了下来。

此时的丁正满脸痛苦地坐在酒店的小房间里。

今天,她终于发现了一些事情。

当徐梦瑶和顾晨曦上同一所高中时,他们是同班同学!

她当年问过他们老师,又学到一件事。

当时,徐梦瑶和顾晨曦的关系很好,甚至传出了他们两人谈恋爱的绯闻。

古晓是古家唯一的传人。

古家世世代代都是大厨,几百年前几位祖先都是宫廷大厨。

古代家族传下来的烹饪秘方在这个世界上是独一无二的。

她知道古代家族里有一本秘籍,她以前没见过,只听过古代黎明的描述。

现在她已经确定,徐梦瑶手里的秘密就是这个古老家族的烹饪秘密。

为什么古家的秘密在她手里?

杀了她也不相信,是古晓给了她。

这本秘籍比远古黎明的生命更重要。他不可能把它给别人。

祖父凌晨去世时,下落不明。

我听说爷爷生他的气,因为他失去了家庭秘密。

现在,骗子出现在手中,不得不怀疑是通过不正当手段获得的。

如果是这样,她杀了爷爷,她伤害了古晓!

丁恨恨的握紧拳头,恨不得现在就去找问个明白!

还有,她研究过。

徐梦瑶给她的欺骗是假的。

上面的秘方都是她改的,不是原来的秘方。

丁不仅想找回古氏家族的秘密,还找到证据证实以不正当手段夺取了这些秘密。

然后,她会让她付出沉重的代价!

徐梦瑶的餐馆暂时关闭。

这些天,她和几个厨师每天都在厨房练习烹饪。

洗菜切菜自然是其他厨师做的。

她要做的就是做饭。

但是练了几天,她做的菜不够好。

虽然好吃,但是不会让人天天想吃。

如果丁没有把的嘴抬高,她做的菜可能会被他喜欢。

但是他已经吃过丁做的菜了,所以他当然看不上她的厨艺。

徐梦瑶又恼火了。

如果当初我知道我不会和丁合作,免费她现在就不用担心她的厨艺了。阮军·齐家不喜欢它。

比起丁,免费她现在做的菜简直没有什么吸引力。

徐梦瑶越想越生气,又在油烟中抽了好几天,她烦躁又疯狂。

为了做饭,她的手被烧开的油烫了好几次。

她的手变得有些粗糙,不再完美。

这一切都让徐梦瑶非常反感。她把一切都归咎于丁夏楠。

要不是她,她现在也不用白受这个罪了。

但是徐梦瑶不是一个轻易放弃的人。

为了实现她的目标,即使她很努力,她也会坚持。

一大早,徐梦瑶早早来到餐厅练习烹饪。

她刚穿上衣服,正要炒菜,手机响了。

徐梦瑶瞥一眼来电显示,不禁挑了挑眉毛。

电话是丁打来的。

这几天她给丁打电话,她的手机一直关机。没想到她现在给她打电话。

“嘿,夏楠。”徐梦瑶打电话,整个人显得很开心,“你在家吗?怎么这几天手机都关机了?”

“我在A市。”丁夏楠淡淡道。

徐梦瑶微愣,“你说什么?你不是要回美国吗?”

“我回来了。”

“为什么?”徐梦瑶皱眉。

丁冷笑道,“因为你给我的秘方全是假的。徐梦瑶,我说,如果你对我撒谎,我不会让你走的。你有两个小时,你会带着你真正的秘方来到xx商场。你不来,就要自担风险。”

说完,丁就挂了电话。

这一次,她必须得到秘方,并找出徐梦瑶是如何得到它的。

丁把地点定在了商场因为那里人多,所以她可以提前到达观察的行为。

即使发生意外,她也能逃脱。

丁很早就到了商场。她在一家漂亮的咖啡店里坐下,等待徐梦瑶的到来。

一个小时后,她看到徐梦瑶来了。

丁夏楠走出咖啡店,快步来到徐梦瑶。

“南侠,我给你的秘方怎么可能是假的?”看到她,徐梦瑶上前不解的问道,她那个样子,好像她给她的秘方是真的一样。

丁不想和她废话。“你真的带了吗?我要手稿。”

徐梦瑶摇摇头。“我没带。这是我母亲的遗物。我不能给你。但是我给你的是真的。我没有骗你。”

丁克制住自己的怒火。“我没让你带吗?你觉得我的威胁没用吗?!"

徐梦瑶咬着嘴唇抱怨道,“夏楠,你为什么不相信我?我给你的是真的。怎么可能是假的?你让我很难过……”

“徐梦瑶,你别演戏了!我再给你一次机会,给我。”丁夏楠面色沉重。

徐梦瑶突然冷着脸,“就算你不相信我。我真的不给你,我说,这是我妈的遗物,我不给你!”

她知道她不会轻易给她。

故事就不复杂了~

人性禁岛免费

丁露出了冷笑。她突然掏出手机,人性用屏幕指着她。

“看是什么。”她冷冷地对她说。

徐梦瑶瞥一眼手机屏幕,人性顿时脸色大变。

她伸手去抢手机,丁和已经护着她了。她一伸手,赶紧把手机拿了回来。

“手机给我!”徐梦瑶发出一声尖叫。

在她脸色变得苍白的那一刻,她的眼睛里充满了难以置信和愤怒。

“你说给你就给你?把骗稿给我,你不给我,我就把视频发到网上。”

徐梦瑶脸色铁青,眼里含着泪水。“丁,我没想到你会是这样的人。你怎么能这么刻薄?!"

丁从来不认为自己是个好人。

“徐梦瑶,你不必在我面前表现好。你把稿子给我,我把手机给你。”

“就算我给你,我怎么知道你有没有备份?!"徐梦瑶冷声问道。

“没有后援,你只能选择相信我。”

愤怒地指责她,“丁,你真卑鄙!骗子是我的。你这样威胁我是为了得到那些骗子。你还是不是人吗?!"

丁气得差点吐血。她冷冷地看着她。“真的是你的吗?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做菜的秘籍是古代家族的。这样的秘密,普通人是不可能得到的,甚至连看一眼的机会都没有。这个古老的家族世代都是厨师。做菜的骗子比他们的命还重要。他们怎么能把它们给别人呢?!"

徐梦瑶眼里闪过一丝惊慌,但她很快平静下来。

“什么古家,我不知道。你少编忽悠我。”

丁夏楠冷笑道:“不知道你知不知道我,我只知道这东西不是你的。”

“那也不是你的!”

不,是她...

“徐梦瑶,我是厨师。做菜秘籍对我很重要。即使不是我的,我也会得到。而你答应给我,却没有给我,也不能怪我刻薄。”

徐梦瑶气得胸口痛。

她真的从未见过如此无耻的人...

然而,她和王才亮做爱的视频在她手里,所以她不能让她在网上发布。

“好,我给你。明天早上,我会带点东西来……”

丁夏楠打断她,“明天早上别给我。”

徐梦瑶瞪了一眼,“我没带它!”

丁不相信她的话。“把你的包给我,你一定带了。”

“我没带!”徐梦瑶打开包,但里面什么也没有。

丁夏楠想了一会儿,说:“现在回去拿吧。等你拿到了,我们再找地方见面。”

徐梦瑶非常生气。“丁,你现在已经到了吗?!我现在没时间,我还有别的事!”

“是的,我现在就想得到它。”

她没有给徐梦瑶时间准备。

另外,她迫不及待地想要得到它。她不想再等了。

徐梦瑶脸色变得苍白。“好,我马上回去拿!但你最好把所有备份都给我,不然我不让你走!”

说完,徐梦瑶转身要走。

丁忽然问她身后的,“,你真的不知道古家吗?”

徐梦瑶没有回来。“不知道!禁岛”

丁眯起了眼睛。

她和顾晨曦是同班同学。他们的关系这么好,禁岛她怎么会不知道这个古老的家族呢?

她越是这样说,她越是怀疑丁有问题。

不管是怎么得到这个秘密的,丁都不会放过。

徐梦瑶的事情,她不是无辜的。

丁重新选择了一家商场与见面。

她提前到达了约定的地点。

站在广场的一角,丁看着来往的人群,等待着的到来。

等了没多久,她看到一男一女向她走来。

丁很纳闷,她觉得这两个人是冲着她来的。

丁戍看着他们,如果他们敢对她怎么样,她也不会客气。

“请问,你是丁夏楠小姐吗?”两个男人走到她面前,女人淡淡地问她。

“你是谁?”

女人和男人出示他们的警官证。

“我们是警察。有人举报你威胁他人人身财产安全,请跟我们走,配合我们的调查。”

丁的脸色微微变了变。

她犯了一个错误,她低估了徐梦瑶的心狠手辣。

为了对付她,她敢报警,也不怕视频传出去。

这个女人为了达到目的真是肆无忌惮。

“举报我的人是谁?我认为你犯了个错误。我没有威胁任何人。”丁夏楠淡淡地说,一点也不慌张。

警察伸出手。“你能为我们检查一下你的手机吗?”

“请把你的手机给我们。如果你是无辜的,我们就放你走。”

丁没有动,和那个女警察直接伸手掏出了她的手机。

他们翻看手机,发现里面偷偷拍的视频。

“丁,跟我们走!”

丁被带到了派出所。

当警察问她为什么要偷偷拍这个视频时,丁坚持说她不会说实话。

“为了好玩,谁让他们在我面前不要脸。”

警察严肃的拍桌子,“,丁你最好老实点!你用这个视频威胁徐梦瑶小姐了吗?!"

“没有。”

“徐梦瑶小姐已经说过了,你威胁她,让她给你五百万,否则你就把视频发到网上,有这种事吗?!"

丁不禁笑了起来。“徐梦瑶太看得起自己了。我不在乎500万。”

“那你怎么解释,你今天见过徐梦瑶两次?我们已经获得了你的通话记录,还调出了商场的监控录像。”

“我认识她。约她出来见她有什么不对吗?”

“丁,,你不要以为你不老实,你会没事吧?!如果你不能证明你没有威胁她,你就不是无辜的!”

“你怎么证明我威胁过她?”丁问。

警察冷笑道:“你手里有视频,徐梦瑶是证人。人家证据到处都是,看你怎么辩!”

丁知道对她的怀疑是无法消除的。

毕竟她手上确实有偷拍视频。

她未雨绸缪,偷偷拍下了这段视频。如果徐梦瑶像承诺的那样给她作弊,她会删除视频。

但她没有,所以她不得不威胁她。

人性禁岛免费

现在,免费她唯一能做的就是不认罪至死。反正他们找不到更具体的证据。

“我知道我拍别人的视频是不对的。我想向徐梦瑶道歉,免费但我真的没有威胁她,让她给我五百万。我不缺钱,你可以查一下。”丁淡淡地说道。

警察什么也问不出来,只好先把她关起来。

但即使她不缺钱,也不意味着她不会威胁徐梦瑶。

反正她已经偷偷拍了视频,这是不对的。

此外,在监控录像中,她给徐梦瑶看了她的手机,然后徐梦瑶生气了,和她吵了起来。

从这个角度来看,我们知道她用视频威胁徐梦瑶。

因此,丁如果不认罪,就会被判有罪。

至少,她无法洗清自己的嫌疑。

如果她被判有罪,她将被判处一个月的拘留和罚款。

丁不怕被罚款,但她不能被拘留。谁想被拘留?

还有,一个月后,谁知道徐梦瑶准备用什么手段对付她呢?

一个月对她来说太长了。

在警方的帮助下,丁为自己聘请了一名律师。

律师无奈的告诉她,嫌疑很难洗清,估计她真的会被拘留。

当丁看着这个律师的时候,他知道自己一点都不在乎。

她在A市没有关系,这个律师一定是被徐梦瑶收买了。

丁不知道该怎么办。

她被拘留了两天,真的很难。

而且,她迫不及待地想出去和徐梦瑶算账。

这两天,丁一个人的时候想了很多。

父亲预言她将来会死在徐梦瑶的手里。

会不会是因为她无意中得知了徐梦瑶手里的秘籍,然后暗中调查她,被徐梦瑶发现,然后被她谋杀了?

除此之外,她实在想不出和她的死有什么关系。

但是我父亲说她的命运已经改变了,也许她不必死在徐梦瑶的手里。

但现在她太粗心了,会死在自己手里。

丁的脑海里突然闪过一个猜想。

如果她真的被拘留了。

一个月后,当她外出时,徐梦瑶会设下陷阱来杀她吗?

让它看起来像是她羞愧地自杀了?

毕竟只有她死了,视频才不会流传,秘籍才会保留。

也不是不可能。

想到这些,丁很是苦恼,如果心狠手辣,她没有办法对付她。

她家虽然有钱,但是很普通,在A市也没有什么人脉。

徐梦瑶在A城的实力还不错。她是一个为了开餐厅可以和别的男人上床的女人。如果有人杀了她,她当然可以。

此外,在她父亲的占卜中,她死在徐梦瑶的手里,所以她一定会杀了她。

不,她不能被拘留,否则一个月后她就会死。

丁着急了,但着急也没用。根本没人能帮她。

即使她联系了父母,也帮不了她。

徐梦瑶会用一切手段拘留她。

正当丁无可奈何的时候,警察说有人要见她,把她带走了。

丁夏楠以为是徐梦瑶想见她。

当她来到会议室,人性看到那个男人坐在里面时,人性她停顿了一下。

她没想到阮俊佳琪会遇到她。

警察关上门走了。里面只有两个人。

君齐家看着她,没有说话。

丁很聪明。她知道她的机会来了。

她走过去坐下。“你好,阮先生。没想到你会遇见我。”

琦君低声说,“我已经了解你了。你会被拘留的。”

丁点点头。“我知道。齐先生来找我干嘛?”

“你说呢?”

“来帮我吗?如果你愿意帮助我,我就做你的厨师。”

琦君摇摇头。“我不想让你做我的厨师。”

丁突然失望了,她唯一的逃跑路线也没了。

还有,人家求她当厨师,她也不去。现在的她绝对不稀罕。

“那你来找我干什么?”丁不明白。

琦君直接说:“我有办法让你出去,但你必须答应我一件事。”

丁夏楠突然升起一个希望,“什么事?”

“做我老婆。”

"..."丁夏楠怀疑她听错了。

她愣了半晌,不解道:“阮先生,你刚才说的我没听见。”

“做我老婆。”君齐家,重复。

“做你的妻子?!"丁一点也不理解他。“为什么?”

他们只是认识,根本不熟。

他为什么想让她做他的妻子?

丁并不认为她自恋。她真的很美,让他一见钟情。

她没有从阮军·齐家的眼中看到任何感情。

“你做的好吃。”琼·齐家的解释坦率而直接。

丁被噎了一下。

“就因为这个?”

“嗯。”

丁看了他认真的样子,他不知道该不该生气。

“阮先生,婚姻不是儿戏。你不能嫁给我,因为我做饭好吃。如果你喜欢吃我做的菜,我可以做你的厨师,你也可以吃我做的菜。”

琦君摇摇头。“我要吃一辈子。”

他想吃一辈子,那么最好的办法就是娶她?

“阮先生,你的决定会不会太草率了?”

“我很认真。你答应,我就帮你。”君齐家淡淡道,语气并不不快,但认为这是他的态度。

丁犹豫了一下。

她真的很想出去,不想死。

但是这样嫁给他对吗?

但是如果她不答应,她的生命就会有危险。她不愿被徐梦瑶杀死。

她还有很多事情要做。她还没有对徐梦瑶进行报复。

丁已经做出了迅速的判断和决定。

她猛地抬起眼睛。“好,我答应你!但是,我要求尽快释放。”

琦君微微勾起嘴角,弧度微妙而不易察觉。“你现在可以跟我走了。”

丁目瞪口呆,“你现在能做到吗?”

“嗯,我们走吧。”他站起来,向她伸出一只手。

看着丁的大手,犹豫着要不要伸手。

琼·齐家握着她的手,领她出去。

丁有点紧张。她真的能马上离开吗?

她走出警察大门才知道自己真的没事。

谁敢叫他滚,禁岛绝对活腻了。

死女人,禁岛活腻了吗?

江予菲冷笑道:“我告诉过你,你想要什么?”

阮天玲握紧了他的手掌。他怕自己不小心掐死她!

他对她已经足够好了,因为她不仅决定轻松解除婚姻,甚至计划娶她。

然而,她从来不在乎他给她的一切。她对他总是很冷淡,从来没有好脸色。

阮发现自己真的很卑鄙。他怎么能和这样的女人在一起?

按照他以前的做法,他早就把她留在Java了。

现在他不仅养着她,还总是用他滚烫的脸贴着她冰冷的屁股。他觉得窝囊!

“信不信由你,我可以马上把你卖到国外,让你再也回不来了,让你看看什么是真正的地狱!”

“我相信,没有什么是你做不到的!”

“那你还敢和我作对!”

江予菲的嘲笑声越来越大:“不是我,是你,是我,你在反对你自己。放开我,没人打你!”

“你总想离开我吧?”

江予菲侧着脸颊,沫沫的目光落到了外面,“明知故问!像你这种不知道什么是‘尊重’的人,谁愿意和你住在一起?”

颜田零的下巴突然绷紧了。“好吧,如果你生下这个孩子,我就尊重你,让你离开!”

“如果你有能力,现在就让我离开。”

“你不能带着我的孩子离开!”

“如果你想要孩子,有的是女人给你生。为什么一定要生这个孩子?阮,,别跟我说你喜欢我。”

“和你一样,你做梦!”

“那最好!记住你今天说的话,我不想被你喜欢,你最好不要喜欢我。”

靠,好像谁想喜欢她!

阮、忽然勾唇,冷冷冷笑道:“这句话我也给你。你最好不要喜欢我!”

江予菲下意识地微微扯了扯嘴角,露出讥讽的弧度。

下辈子不可能喜欢他!

阮天玲见她调侃,气就不打一处来。死女人,你最好别真的喜欢我,不然我踢你屁股!

至于怎么让她好看,他还没想好。

江予菲不想继续和他争论。她转身走到床边坐下,拿起一本书看了起来。

她的冷漠,冷漠,冷漠激起了他的不甘。

但是他还能怎么办,上去拉她,让她继续和他争论?

太天真了!

算了,好男人不跟女人打架,就放过她一次。

阮天玲冷哼一声,大步走出卧室。

他不知道自己要去哪里,就下楼决定去看霹雳。

刚走到客厅,李阿姨从厨房出来,一眼就看到了他手里的线。

他注意到李婶的眼神,低头一看,发现他还拿着这个东西。

他把乱七八糟的线扔给李大妈,淡淡地说:“拿去扔掉。”

“主人,这不是……”李婶露出了狐疑的神色。

“这是什么?”

“这不是江小姐给宝宝穿的鞋吗?怎么去掉的?我上去看的时候,织法还是很好的。”

"..."阮的眼神就有些异样。谁敢叫他滚,绝对活腻了。

死女人,活腻了吗?

江予菲冷笑道:“我告诉过你,你想要什么?”

阮天玲握紧了他的手掌。他怕自己不小心掐死她!

他对她已经足够好了,因为她不仅决定轻松解除婚姻,甚至计划娶她。

然而,她从来不在乎他给她的一切。她对他总是很冷淡,从来没有好脸色。

阮发现自己真的很卑鄙。他怎么能和这样的女人在一起?

按照他以前的做法,他早就把她留在Java了。

现在他不仅养着她,还总是用他滚烫的脸贴着她冰冷的屁股。他觉得窝囊!

“信不信由你,我可以马上把你卖到国外,让你再也回不来了,让你看看什么是真正的地狱!”

“我相信,没有什么是你做不到的!”

“那你还敢和我作对!”

江予菲的嘲笑声越来越大:“不是我,是你,是我,你在反对你自己。放开我,没人打你!”

“你总想离开我吧?”

江予菲侧着脸颊,沫沫的目光落到了外面,“明知故问!像你这种不知道什么是‘尊重’的人,谁愿意和你住在一起?”

颜田零的下巴突然绷紧了。“好吧,如果你生下这个孩子,我就尊重你,让你离开!”

“如果你有能力,现在就让我离开。”

“你不能带着我的孩子离开!”

“如果你想要孩子,有的是女人给你生。为什么一定要生这个孩子?阮,,别跟我说你喜欢我。”

“和你一样,你做梦!”

“那最好!记住你今天说的话,我不想被你喜欢,你最好不要喜欢我。”

靠,好像谁想喜欢她!

阮、忽然勾唇,冷冷冷笑道:“这句话我也给你。你最好不要喜欢我!”

江予菲下意识地微微扯了扯嘴角,露出讥讽的弧度。

下辈子不可能喜欢他!

阮天玲见她调侃,气就不打一处来。死女人,你最好别真的喜欢我,不然我踢你屁股!

至于怎么让她好看,他还没想好。

江予菲不想继续和他争论。她转身走到床边坐下,拿起一本书看了起来。

她的冷漠,冷漠,冷漠激起了他的不甘。

但是他还能怎么办,上去拉她,让她继续和他争论?

太天真了!

算了,好男人不跟女人打架,就放过她一次。

阮天玲冷哼一声,大步走出卧室。

他不知道自己要去哪里,就下楼决定去看霹雳。

刚走到客厅,李阿姨从厨房出来,一眼就看到了他手里的线。

他注意到李婶的眼神,低头一看,发现他还拿着这个东西。

他把乱七八糟的线扔给李大妈,淡淡地说:“拿去扔掉。”

“主人,这不是……”李婶露出了狐疑的神色。

“这是什么?”

“这不是江小姐给宝宝穿的鞋吗?怎么去掉的?我上去看的时候,织法还是很好的。”

"..."阮的眼神就有些异样。

“你是说,免费这是江予菲给孩子织的?”

“是的。江小姐不会织童鞋,免费所以向我请教。我给了她一些建议,她很快就开始了。孩子的脚很小,不需要太长时间就能织好。”

李大妈盯着手里那双破了一半的鞋子,微微皱眉。“好像一只鞋就要织好了,怎么能拆呢?”

“就一块羊毛,怎么可能是鞋!”阮天玲说不信。

李阿姨笑着说:“毛线鞋不用做模具,织一块,再用针缝。此外,孩子们穿鞋不是为了走路,而是为了保暖。因此,针织羊毛可以用针缝成鞋子。”

阮,突然发现自己挺幼稚的,连小孩子的东西都撕了下来。

“师傅,江小姐是怎么拆的?她织得不好吗?”李阿姨一直没有放下这个问题。

"...主人的孩子需要穿这么劣质的鞋子?把这个扔掉,明天买几十双,都要最好的。”

李大妈轻率地说:“少爷,我妈给我家孩子织的鞋,不管好不好,都是我的心。你不该毁了江小姐的劳动成果。”

阮,瞪了一眼,李婶娘立刻缩了缩脖子,转身走了:“我要把它扔掉。”

阮天玲回头,心里有些不舒服。

他似乎走得太远了,但他也责怪江予菲说话太狠。如果她告诉他这是为孩子织的,他就不会毁了它。

算了,明天让人买一大堆婴儿鞋,说不定她就放心了。

第二天,阮早早地就去公司上班了。

吃完早餐后,江予菲坐在客厅里看了两三个小时的电视。仆人走进来,笑着说:“江小姐,少爷送东西来了。”

江予菲侧身看去,几个人提着一大箱东西进来了。

他们把纸箱放在客厅里,递给她一份清单:“姜小姐,请确认一下货物的数量。如果没有问题,请签个字。”

江予菲接过了单子,上面全是各种各样的婴儿鞋品牌。

仆人打开纸箱叹了口气,“这么多婴儿鞋,好可爱。”

仆人拿来两双鞋给她看。

江予菲看了一眼,签了名,然后把清单交给了送货员。

“江小姐,少爷真有心提前给未来少爷买这么多鞋。”李婶娘也出来看鞋,替阮说了几句好话。

江予菲靠在沙发上,盯着电视,没有再看鞋子。

他一定知道他昨天毁的是她给孩子织的鞋子,所以今天送了那么多鞋子。

但是不管他买了多少鞋子,他什么都攒不下。

她破坏的是她的努力,她对孩子的爱,而这个意图被他破坏了。她该如何弥补?

“江老师,你看起来可爱吗?”李阿姨把鞋子放在茶几上,茶几上摆满了鞋子,好像在卖。

江予菲起身淡淡地说:“我去后花园散散步。把这些东西处理掉。”

说完,她向后花园走去。

“李婶,其实我感觉主人对江小姐很好。但她的态度总是冷冰冰的。”旁边的女佣小声对李婶耳语。“你是说,这是江予菲给孩子织的?”

“是的。江小姐不会织童鞋,所以向我请教。我给了她一些建议,她很快就开始了。孩子的脚很小,不需要太长时间就能织好。”

李大妈盯着手里那双破了一半的鞋子,微微皱眉。“好像一只鞋就要织好了,怎么能拆呢?”

“就一块羊毛,怎么可能是鞋!”阮天玲说不信。

李阿姨笑着说:“毛线鞋不用做模具,织一块,再用针缝。此外,孩子们穿鞋不是为了走路,而是为了保暖。因此,针织羊毛可以用针缝成鞋子。”

阮,突然发现自己挺幼稚的,连小孩子的东西都撕了下来。

“师傅,江小姐是怎么拆的?她织得不好吗?”李阿姨一直没有放下这个问题。

"...主人的孩子需要穿这么劣质的鞋子?把这个扔掉,明天买几十双,都要最好的。”

李大妈轻率地说:“少爷,我妈给我家孩子织的鞋,不管好不好,都是我的心。你不该毁了江小姐的劳动成果。”

阮,瞪了一眼,李婶娘立刻缩了缩脖子,转身走了:“我要把它扔掉。”

阮天玲回头,心里有些不舒服。

他似乎走得太远了,但他也责怪江予菲说话太狠。如果她告诉他这是为孩子织的,他就不会毁了它。

算了,明天让人买一大堆婴儿鞋,说不定她就放心了。

第二天,阮早早地就去公司上班了。

吃完早餐后,江予菲坐在客厅里看了两三个小时的电视。仆人走进来,笑着说:“江小姐,少爷送东西来了。”

江予菲侧身看去,几个人提着一大箱东西进来了。

他们把纸箱放在客厅里,递给她一份清单:“姜小姐,请确认一下货物的数量。如果没有问题,请签个字。”

江予菲接过了单子,上面全是各种各样的婴儿鞋品牌。

仆人打开纸箱叹了口气,“这么多婴儿鞋,好可爱。”

仆人拿来两双鞋给她看。

江予菲看了一眼,签了名,然后把清单交给了送货员。

“江小姐,少爷真有心提前给未来少爷买这么多鞋。”李婶娘也出来看鞋,替阮说了几句好话。

江予菲靠在沙发上,盯着电视,没有再看鞋子。

他一定知道他昨天毁的是她给孩子织的鞋子,所以今天送了那么多鞋子。

但是不管他买了多少鞋子,他什么都攒不下。

她破坏的是她的努力,她对孩子的爱,而这个意图被他破坏了。她该如何弥补?

“江老师,你看起来可爱吗?”李阿姨把鞋子放在茶几上,茶几上摆满了鞋子,好像在卖。

江予菲起身淡淡地说:“我去后花园散散步。把这些东西处理掉。”

说完,她向后花园走去。

“李婶,其实我感觉主人对江小姐很好。但她的态度总是冷冰冰的。”旁边的女佣小声对李婶耳语。

“李婶,人性其实我感觉主人对江小姐很好。但她的态度总是冷冰冰的。”旁边的女佣小声对李婶耳语。

李阿姨白了她一眼。“那你怎么没看到江小姐过去对少爷很好?”

刚结婚时,人性江予菲对阮田零很顺从,为他考虑一切。

可惜当时的少爷不懂得珍惜。现在江老师心灰意冷,他又开始对她好了。

嘿,这是什么邪恶?为什么两个人不能同时对对方好?

女佣人很自然地转向阮。“当时少爷不喜欢上江小姐。姜姑娘现在应该坚持下去,得到少爷的宠爱。”

“走,做你的事!”李阿姨挥手让她走,自己一个人在客厅玩这些可爱的小鞋。

颜悦走进客厅,看到茶几上摆满了婴儿鞋。

婴儿鞋还不到一个人手掌大小的一半。它们很小,只有刚出生的孩子才能穿。而且每一只鞋子都很可爱,鞋子又软,光看就能可爱到人心。

严月木很不解。“这是什么鞋?”

李阿姨被她的声音吓了一跳。“燕小姐,你怎么来了?”

“怎么,我不能来吗?”严月淡淡地问道。

李心想,阿姨你当然不能来。这是师傅给江老师住的地方。江小姐是这里的主人。大家都知道你和江老师的关系。你有什么资格来这里?

李大娘心里这么想,脸上却始终保持着礼貌的微笑:“燕小姐,你是来找少爷的吧?少爷不在。”

颜悦没有回答她的问题,目光落在那双婴儿鞋上。

“这双鞋怎么了?”

为什么她对江予菲和阮天玲要生孩子有不好的预感?

李婶觉得还是把真相告诉她比较好,这样她就可以放弃,不再缠着少爷了。

她笑道:“这双鞋是少爷给未来少爷买的。少爷和江小姐有孩子。”

“你说什么?!"严月目瞪口呆的眼睛睁得大大的,此刻的表情很难看。她美丽的眼睛里产生的冰冷的寒意直接传达了她内心最真实的反应。

李婶摸着眼睛打了个寒颤。

她可能做错了什么吗?也许她不应该告诉她这件事。

“燕小姐,少爷真的决定和江小姐复婚了。现在他们有孩子了,放手吧,主人。他可能不是你的幸福。”

李婶好心劝她,她就是不听。

她微微垂下眼睛,用冰冷的目光盯着那双鞋。以前她觉得鞋子很可爱,现在觉得又丑又刺眼!

他和江予菲有孩子,他们甚至有孩子!

阮、提出退婚,也就是这几天。分手前,江予菲有了自己的孩子。

他背叛了她,他一直在欺骗她!

难怪他带着江予菲住在这里,并决定与她解除婚约,嫁给江予菲,都是因为江予菲怀孕了。

哦,这就是所谓的婆婆吗?“李婶,其实我感觉主人对江小姐很好。但她的态度总是冷冰冰的。”旁边的女佣小声对李婶耳语。

李阿姨白了她一眼。“那你怎么没看到江小姐过去对少爷很好?”

刚结婚时,江予菲对阮田零很顺从,为他考虑一切。

可惜当时的少爷不懂得珍惜。现在江老师心灰意冷,他又开始对她好了。

嘿,这是什么邪恶?为什么两个人不能同时对对方好?

女佣人很自然地转向阮。“当时少爷不喜欢上江小姐。姜姑娘现在应该坚持下去,得到少爷的宠爱。”

“走,做你的事!”李阿姨挥手让她走,自己一个人在客厅玩这些可爱的小鞋。

颜悦走进客厅,看到茶几上摆满了婴儿鞋。

婴儿鞋还不到一个人手掌大小的一半。它们很小,只有刚出生的孩子才能穿。而且每一只鞋子都很可爱,鞋子又软,光看就能可爱到人心。

严月木很不解。“这是什么鞋?”

李阿姨被她的声音吓了一跳。“燕小姐,你怎么来了?”

“怎么,我不能来吗?”严月淡淡地问道。

李心想,阿姨你当然不能来。这是师傅给江老师住的地方。江小姐是这里的主人。大家都知道你和江老师的关系。你有什么资格来这里?

李大娘心里这么想,脸上却始终保持着礼貌的微笑:“燕小姐,你是来找少爷的吧?少爷不在。”

颜悦没有回答她的问题,目光落在那双婴儿鞋上。

“这双鞋怎么了?”

为什么她对江予菲和阮天玲要生孩子有不好的预感?

李婶觉得还是把真相告诉她比较好,这样她就可以放弃,不再缠着少爷了。

她笑道:“这双鞋是少爷给未来少爷买的。少爷和江小姐有孩子。”

“你说什么?!"严月目瞪口呆的眼睛睁得大大的,此刻的表情很难看。她美丽的眼睛里产生的冰冷的寒意直接传达了她内心最真实的反应。

李婶摸着眼睛打了个寒颤。

她可能做错了什么吗?也许她不应该告诉她这件事。

“燕小姐,少爷真的决定和江小姐复婚了。现在他们有孩子了,放手吧,主人。他可能不是你的幸福。”

李婶好心劝她,她就是不听。

她微微垂下眼睛,用冰冷的目光盯着那双鞋。以前她觉得鞋子很可爱,现在觉得又丑又刺眼!

他和江予菲有孩子,他们甚至有孩子!

阮、提出退婚,也就是这几天。分手前,江予菲有了自己的孩子。

他背叛了她,他一直在欺骗她!

难怪他带着江予菲住在这里,并决定与她解除婚约,嫁给江予菲,都是因为江予菲怀孕了。

哦,这就是所谓的婆婆吗?

颜悦说不出现是什么感觉。

反正我很生气,禁岛很难受,禁岛我要毁掉一切!

“燕小姐,燕小姐?”

李婶的声音拉回了她的思绪,她愤怒地转身大步走了。她不到几分钟就走了,被飞机带走了。

李婶松了一口气,真的希望她能退让。

江予菲不知道严月去了哪里,李婶也不知道。她不想告诉江予菲,也不想让她为难。

阮天玲下午回到家,客厅里却没有江予菲的影子。

他打电话给李阿姨,问她:“你在哪里?”

李婶自然知道他问的是。

“师傅,江小姐在楼上休息。”

阮天玲点点头。他脱下外套,递给李婶。他的手指解开他的袖口,卷起他的衬衫袖子,露出他强壮的青铜手臂的一半。

“她今天感觉怎么样?”

李阿姨微微笑了笑。“江小姐今天的心情没有太大变化。少爷送的鞋子已经收到了,但江小姐似乎不喜欢。”

阮,眉头微皱,他以为她会很高兴,接受他变相的道歉,可是她一点也不喜欢。

他走上楼,推开卧室的门。他看见江予菲靠在床上看小说。

听到他的脚步声走进来,江予菲没有回头,一直静静地盯着书上的字。

阮,深深地看了她一眼。他走到她身边坐下,发现她正在看张爱玲的《红玫瑰与白玫瑰》。

他没读过这部小说,但他听说过。

阮,脱了鞋,走到床上,靠着她,和她一起看着书上的内容。

“这本小说说了什么?”他问她。

江予菲抬起眼睛看了他一眼,转身背对着他。

阮,蹲在她背上,搂住她的腰:“以前有人给我推荐过这本书,我一直没有机会读。说说吧,到底是关于什么的?”

江予菲不耐烦地皱起眉头。这个人很无聊,想知道自己能不能去看。

阮,似乎看穿了她的心思。他勾勾嘴唇,笑着说:“我没时间看。请简单介绍一下。”

她不会介绍他!

江予菲正要拒绝,这时她突然想到了什么,眼睛微微一闪。

她把书翻到标好的那一页,淡淡地说:“这本书里有几部小说,我就选最经典的一部告诉你。”

“好。”阮天玲欣然同意。

他不在乎小说是什么,他只想逼她和他说话。

“这里最经典的小说是《红玫瑰与白玫瑰》,这部小说可以用作者的一段话来概括。”

“好吧,告诉我是什么。”

阮天玲翻身躺回床上,双手枕在脑后,等着她舒服地给他念。

江予菲坐起来,把书放在他弯曲的膝盖上。

她盯着上面的一段话小声说:“也许每个男人都有过两个这样的女人,至少两个。娶了一朵红玫瑰,久而久之,红的变成了墙上一抹蚊子血,白的还是‘窗前明月光’;当你娶一朵白玫瑰时,白色的是你衣服上的一个米贴,而红色的是你心上的一个朱砂痣。”颜悦说不出现是什么感觉。

反正我很生气,很难受,我要毁掉一切!

“燕小姐,燕小姐?”

李婶的声音拉回了她的思绪,她愤怒地转身大步走了。她不到几分钟就走了,被飞机带走了。

李婶松了一口气,真的希望她能退让。

江予菲不知道严月去了哪里,李婶也不知道。她不想告诉江予菲,也不想让她为难。

阮天玲下午回到家,客厅里却没有江予菲的影子。

他打电话给李阿姨,问她:“你在哪里?”

李婶自然知道他问的是。

“师傅,江小姐在楼上休息。”

阮天玲点点头。他脱下外套,递给李婶。他的手指解开他的袖口,卷起他的衬衫袖子,露出他强壮的青铜手臂的一半。

“她今天感觉怎么样?”

李阿姨微微笑了笑。“江小姐今天的心情没有太大变化。少爷送的鞋子已经收到了,但江小姐似乎不喜欢。”

阮,眉头微皱,他以为她会很高兴,接受他变相的道歉,可是她一点也不喜欢。

他走上楼,推开卧室的门。他看见江予菲靠在床上看小说。

听到他的脚步声走进来,江予菲没有回头,一直静静地盯着书上的字。

阮,深深地看了她一眼。他走到她身边坐下,发现她正在看张爱玲的《红玫瑰与白玫瑰》。

他没读过这部小说,但他听说过。

阮,脱了鞋,走到床上,靠着她,和她一起看着书上的内容。

“这本小说说了什么?”他问她。

江予菲抬起眼睛看了他一眼,转身背对着他。

阮,蹲在她背上,搂住她的腰:“以前有人给我推荐过这本书,我一直没有机会读。说说吧,到底是关于什么的?”

江予菲不耐烦地皱起眉头。这个人很无聊,想知道自己能不能去看。

阮,似乎看穿了她的心思。他勾勾嘴唇,笑着说:“我没时间看。请简单介绍一下。”

她不会介绍他!

江予菲正要拒绝,这时她突然想到了什么,眼睛微微一闪。

她把书翻到标好的那一页,淡淡地说:“这本书里有几部小说,我就选最经典的一部告诉你。”

“好。”阮天玲欣然同意。

他不在乎小说是什么,他只想逼她和他说话。

“这里最经典的小说是《红玫瑰与白玫瑰》,这部小说可以用作者的一段话来概括。”

“好吧,告诉我是什么。”

阮天玲翻身仰卧在床上,双手枕在后脑勺上,等着她舒服地给他念。

江予菲坐起来,把书放在他弯曲的膝盖上。

她盯着上面的一段话小声说:“也许每个男人都有过两个这样的女人,至少两个。娶了一朵红玫瑰,久而久之,红的变成了墙上一抹蚊子血,白的还是‘窗前明月光’;当你娶一朵白玫瑰时,白色的是你衣服上的一个米贴,而红色的是你心上的一个朱砂痣。”

看完之后,免费她愣了一下,免费侧身看着他:“这是段子,你听懂了吗?”

阮、两眼深深地盯着她。他扬起嘴唇笑了笑:“你以为你是我的蚊子血还是朱砂痣?”

他自然理解她的讽刺。

她和他结婚后,嘲笑他,把她当成蚊子血。与她离婚并与颜悦订婚后,她又被视为朱砂痣。

他发现这段话确实不错,但对他不适用。

江予菲勾勾嘴唇,讽刺地说:“你怎么不问,你是蚊子血还是我心里的白米粒?”

“那你的明月和朱砂痣是谁?”阮天玲立刻问道。

江予菲放下书,下了床,走到阳台上。“反正不是你。”

阮天玲微微眯着眼,表情有些阴沉。

江予菲把手放在栏杆上向下看。那是一个半人高的白色狗窝和一棵银杏树。

这时,已经是日落了。这时,霹雳醒了,它正站在树下吃它的食物。

它的警惕性很高,它立刻注意到了江予菲的存在。

霹雳抬头看她,想对她尖叫两声。看到阮,跟在她后面,她又静了下来,继续大吃大喝。

阮天玲从后面抱住了江予菲的身体,她结实的胸膛紧贴着她纤细的后背。

“女人,你还没告诉我谁是你的皎洁月光和朱砂痣。”

“跟你有什么关系?”江予菲淡淡问道。

阮,咬了她的耳朵,留下了一个浅浅的牙印。“当然重要,因为我希望我是你的皎洁月光和朱砂痣。”

江予菲甚至没有心情嘲笑。

曾经他在她心里真的是朱砂痣,但后来,他成了墙上的蚊子血,这让她碍眼。

江予菲挣扎着推开他的身体,指着楼下的霹雳。“那是严月给你的东西吗?”

东西?

第一次有人用什么东西来形容霹雳。

霹雳在颜月出生时被他买下,然后作为生日礼物送给他。虽然是给他的,但是霹雳几乎是两个人一起带大的。

在霹雳眼里,他是唯一拥有它的人,但他是唯一最终拥有它的人。

霹雳是一只血统高贵的红獒。它有着浓密的红色鬃毛,狮子般的头,威严、高贵的气质,平静而勇敢。

虽然它是作为宠物饲养的,但它的帝王精神丝毫没有减弱。

没有人敢看不起霹雳,也没有人敢把它当狗看。

更别说形容成什么了。

谁没有一本正经地称它为霹雳,但江予菲说它是个了不起的东西。

她确定霹雳跟任何狗一样可鄙吗?

阮,斜眼淡淡道:“霹雳就是我的搭档。”

“那么?”江予菲不理解他。

男人不得不说:“你要给它点尊重。”

现在她明白了他在说什么,江予菲淡淡地笑了:“我尊重它,它会尊重我吗?”

“你让我给一只狗尊重,说明你还是懂“尊重”的意思的。那请问你尊重过我吗?”

"..."阮、很后悔,所以不该谈“敬”字。看完之后,她愣了一下,侧身看着他:“这是段子,你听懂了吗?”

阮、两眼深深地盯着她。他扬起嘴唇笑了笑:“你以为你是我的蚊子血还是朱砂痣?”

他自然理解她的讽刺。

她和他结婚后,嘲笑他,把她当成蚊子血。与她离婚并与颜悦订婚后,她又被视为朱砂痣。

他发现这段话确实不错,但对他不适用。

江予菲勾勾嘴唇,讽刺地说:“你怎么不问,你是蚊子血还是我心里的白米粒?”

“那你的明月和朱砂痣是谁?”阮天玲立刻问道。

江予菲放下书,下了床,走到阳台上。“反正不是你。”

阮天玲微微眯着眼,表情有些阴沉。

江予菲把手放在栏杆上向下看。那是一个半人高的白色狗窝和一棵银杏树。

这时,已经是日落了。这时,霹雳醒了,它正站在树下吃它的食物。

它的警惕性很高,它立刻注意到了江予菲的存在。

霹雳抬头看她,想对她尖叫两声。看到阮,跟在她后面,她又静了下来,继续大吃大喝。

阮天玲从后面抱住了江予菲的身体,她结实的胸膛紧贴着她纤细的后背。

“女人,你还没告诉我谁是你的皎洁月光和朱砂痣。”

“跟你有什么关系?”江予菲淡淡问道。

阮,咬了她的耳朵,留下了一个浅浅的牙印。“当然重要,因为我希望我是你的皎洁月光和朱砂痣。”

江予菲甚至没有心情嘲笑。

曾经他在她心里真的是朱砂痣,但后来,他成了墙上的蚊子血,这让她碍眼。

江予菲挣扎着推开他的身体,指着楼下的霹雳。“那是严月给你的东西吗?”

东西?

第一次有人用什么东西来形容霹雳。

霹雳在颜月出生时被他买下,然后作为生日礼物送给他。虽然是给他的,但是霹雳几乎是两个人一起带大的。

在霹雳眼里,他是唯一拥有它的人,但他是唯一最终拥有它的人。

霹雳是一只血统高贵的红獒。它有着浓密的红色鬃毛,狮子般的头,威严、高贵的气质,平静而勇敢。

虽然它是作为宠物饲养的,但它的帝王精神丝毫没有减弱。

没有人敢看不起霹雳,也没有人敢把它当狗看。

更别说形容成什么了。

谁没有一本正经地称它为霹雳,但江予菲说它是个了不起的东西。

她确定霹雳跟任何狗一样可鄙吗?

阮,斜眼淡淡道:“霹雳就是我的搭档。”

“那么?”江予菲不理解他。

男人不得不说:“你要给它点尊重。”

现在她明白了他在说什么,江予菲淡淡地笑了:“我尊重它,它会尊重我吗?”

“你让我给一只狗尊重,说明你还是懂“尊重”的意思的。那请问你尊重过我吗?”

"..."阮、很后悔,所以不该谈“敬”字。

此章加到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