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鸭脖手机版|中国有限公司----你好旧时光续(1/18)

鸭脖手机版|中国有限公司 !

张兴明又转身收拾他的东西,光续说道:“爸爸,光续新单位怎么样?”

爸爸抽了根烟,在沙发上坐下,说:“我能怎么办?”只是一个养老的地方。没什么。有一天,我刚刚看了报道,签了名,喝了茶,看了报纸。哦,我也是正处级,想都不敢想。"

爸爸已经向本溪钢铁股份有限公司工会汇报了,副处级副主席享受待遇。他也不知道干部关系是怎么搞的。反正他只是坐在办公室里,成了五个副主席之一。这个副处估计再过几个半月就正确了。

张兴明把公司年会需要的东西放进钱包,说:“你喜欢哪个展位?”

爸爸说:“女人和健康,安全,这三块,你还可以管点钱,买福利过年。”

本钢工会在职工福利方面做得很好。除了日常的工作服鞋帽口罩手套,每个月还有毛巾肥皂,女员工还有卫生纸等性别福利。

在元旦,有很多购买,从主食到副食,食物和肉。

张兴明意外地看着父亲说:“他们很会做事,管你的钱。”你不在乎那点小钱,你可以表现出你有实力,这是双赢的局面。一个个当官头就够了。

好吧,反正你可以开心。付钱的时候可以吃点零食。不要让下面的人掩盖。那你的脸就不好看了。在办公室,跟下面不一样。一个小东西可以把你放大几十倍,展开几百倍。到时候全班都得不到预估。"

爸爸开心的抽着烟说:“看不起我?并不是说我从来没有当过领导,也就是说,我可以为一个主席做同样的事情,也就是说,我不想抱那颗心。”

张兴明转头严肃地看着爸爸说:“爸爸,你膨胀了。你以前认为你没有成名。这个小官员说话不一样。为什么?感觉第二个春天来了,想找个真正的领导来做?”

爸爸把烟灰弹到烟灰缸里,说:“算了。提前十几八年也是可以的。现在拉那个嘎哈也没用。我厌倦了这些年在一线工作,做干部真的很舒服。如果你真的想给我一个管事的,那你做不到。太让人担心了。”

张兴明哈哈大笑,把皮带扣放在一边说:“爸爸,你现在很傲慢,但是你想当官,不想省心。”

爸爸把烟放在烟灰缸里说:“你前面不是有个位置吗?怎么样?你还在哪里工作?不把生意给别人,就进政府。我觉得你能行。”

张兴明抓起包,拿出他的证书,递给他的父亲,说:“如果我没有这笔生意,我就可以拥有这些好东西。”你要抓住重点。以后我哥和我哥愿意进政府就进。反正我家也是做事的。"

爸爸接过来,打开一看,惊呆了,抬头看着张兴明说:“这是真的吗?”

张兴明说:“你敢伪造一个。让我看看。看不起你儿子?”

爸爸看着这一个,看着那一个,脸乐红了。他说:“哦,我妈,这是我儿子管的。NPC副手,这是高级领导。你告诉你了吗?”

张兴明摇摇头说:“不,这不是一件可怕的事情。都是空的。”

爸爸站起来说:“扯淡,人大是最高权力单位。这是什么?不做错事,吃零食,好好干。”

张兴明说:“我知道,我还是不知道体重。”

爸爸拿着证件兴冲冲地去了家。很快他妈妈拿着他的证件走过来,关上门说:孩子,这是真的吗?

张兴明在床上拍了拍脑袋说:“这都是空的。你们两个值得吗?”

妈妈在床上坐下,翻了两张证件,说:“哦,真不敢相信。我家出来领导正部级,但假想的也是正部级。这个NPC副手是嘎哈?不去北京开会,就去新闻网开几届。”

张兴明说:“是的,我要去参加一个会议。”

妈妈说:“我能在电视上看到你吗?上去说话?”

张兴明说,“等等,妈妈,我就是这个意思。发生了什么事?我多大了?等我二十多岁的时候,一定会在电视上给你回复,好吗?”

我妈想了想说:“你肯定二十多岁吧?唉,这需要很多年。”

张兴明翻了个白眼。妈妈想出去炫耀一下。为什么女人遇到孩子会变成这样?

爸爸推门探头进去说:“出来吃饭,早吃早走。”

我妈妈很不情愿地把证书还给张兴明,说:“好好拿着,别弄丢了。”

张兴明笑着说:“为什么?你还想给我留着吗?哈哈哈……”

妈妈也笑了,伸手拍拍他的背,说:“起来吃吧。”

……

一顿热闹的饭后,大家开始收拾东西出发了。

孙父亲家的亲戚有点傻,不知道该怎么办。他们为什么收拾行李离开?很难来到这里,不让我住在家里。但是很难问。

二姐因为那边有事没回来,我就在和二哥打电话,问这边情况。我二哥靠在张兴明的床上打电话,但是孙爸爸家里没有电话。

盛达兄弟把亲戚朋友送来的东西捡起来打包,带走了,但如果他拿不到,就扔进张兴明的冰箱里。不管怎样,张兴明也住在这里。

然后在亲戚疑惑的目光中,很多东西被送出了门外。

断断续续收了几百块,在这个时代已经不算小了。盛达哥哥顺手给了小平姐姐,小平姐姐顺手接过来,当着亲戚惊喜的目光塞到了裤兜里。

大家收拾好了,司机过来帮忙把东西搬到路边装车。大家都上了车,奔向本溪。张兴明把五个小毛球放在一个盒子里,躺在盒子里,诚实地看着张兴明。他的眼睛充满了困惑:这将是尴尬的。你为什么又坐在这里?你要带我们去哪里?

焦姣和小胡似乎有点焦虑,不时想站起来。张兴明一只手拿着纸箱,另一只手伸进盒子里安抚他们,这样好一点。

爷爷的亲戚上了车,才知道是回家。这是旧房子。只有萧平杰偶尔住在这里,她才恍然大悟,心在肚里。

阮,光续低声说:“他说明天让我们走。”

“放我们走?”

“嗯。”

“交易条款是什么?”南宫一又问道。

阮天灵沉吟着,光续并没有隐瞒他,说是徐中毒了南宫。

南宫一低头一想,“我觉得他不会真的放我们走。”

“我没说真的会给他解药。”阮天玲支起双腿。

南宫逸瞥了他一眼。“看来你已经有计划了。”

阮天玲点点头。

与南宫许灿的交易不能太简单。我想南宫旭也知道他的打算。

但是大家都在努力生存,只要双方这个时候能交易。

南宫一提醒他:“虽然你有你的计划,但还是要多加小心。南宫旭不是那么好对付的。”

阮天玲眼睛一黑,不知道怎么确定明天的交易。

“轰——”

几个人都沉默了,突然传来一阵爆炸声,虽然距离很远,让它的声音不是很大,但是你一听就知道这声音包含了很大的力量。

整个地球都震动了。

江予菲紧张地问:“又发生地震了吗?”

摇晃持续了几秒钟就结束了。

阮天玲立刻起身向外走去。

江予菲和南宫逸也跟上了——

此刻天还没有完全黑下来,外面的海水在猛烈地翻滚。

岸上有几个保镖。

“这是怎么回事?”江予菲又问道。

阮、抿了抿嘴唇,道:“若不是我猜错了,那南宫驸马就要把宝库炸了。”

江予菲错了:“油炸?”

“嗯。”

南宫旭估计所有的宝物都被搬走了,可能还有一些搬不动的还留在里面。

但为了不让别人发现宝库的存在,他把它炸了。

“他刚刚爆炸了……”江予菲的语气中有一丝遗憾。

阮天玲诧异的看了她一眼,没多问。

江予菲很自然地看到了他的眼睛。

他们在门口站了一会儿,然后回家了。

但是这一夜,他们并没有睡得很香。

没有人知道明天会发生什么。

火红的太阳从地平线升起。

天一亮,南宫旭就醒了。

他叫女仆给他穿衣服——

丫环正要帮他扣上扣子,南宫旭喷出一口鲜血,喷在丫环脸上。

“啊——”女仆惊恐地叫了一声。

南宫吴旭穿胸后退了两步,外面的保镖快步冲了进来,扶住了他。

“老板,你好吗?!"

南宫旭的声音难以掩饰:“我没事...先打电话给医生。”

“可以!”

几名医生急忙给他检查。

至于他的病,他们刚刚有了一点线索,但仍然没有解药,所以他们给他注射了一些对他健康有益的药物。

南宫旭在床上休息了两个小时,身体慢慢恢复了一些体力。

“都准备好了吗?”南宫徐问道。

保镖恭恭敬敬地回答:“都准备好了。”

南宫旭点了点头:“你去把阮、等人叫来。”

“可以!”

和阮也是一大早就醒了。

连南宫一都兴高采烈的收拾自己。

他们一直在客厅等着,不久,有人来问他们。

他们一直在客厅等着,光续不久,光续有人来问他们。

南宫驸马见了、阮、,只有他二人去见。

去南宫旭的书房,南宫旭正懒洋洋的靠在沙发上。

我不知道这是不是江予菲的幻觉。她觉得他好像比昨天更虚弱了。

南宫徐抬眼看着他们没有拐弯抹角。

“解药在哪里?”

阮田零淡淡一笑:“你要解药之前,我先打个电话。”

“给他手机。”南宫徐淡淡的吩咐保镖。

一个保镖掏出手机递给阮。

“这个位置是什么?”阮天玲问。

南宫徐没有隐瞒,只是说了确切的经纬度。

阮、把叫来,要他去找那个岛。

迅速给他回复,说这里有个小岛,还查出了阮的手机信号。

估计是南宫旭把这里的屏蔽系统拆了,所以能找到。

阮天岭马上拿起让桑的酒杯带人去接他们,然后挂了电话。

当他要还手机的时候,南宫旭淡淡地说了一句,“我把手机给你。拿去。”

阮天玲也不拒绝,走了。

“你现在能交出解药吗?”南宫徐冷冷的问道。

阮、笑道:“我给你解药,你不放我们走,如何?”

徐微微扯了扯自己的嘴巴。“我所有的人都会离开这里。等他们走了,你给我也不迟。”

阮天玲就有些狐疑,南宫旭也太好说话了。

但是南宫旭的时间不多了。如果没有解药,也许他今晚就会死。

阮这么一想,也就释然了。

“好,你让他们先撤离,等他们走了,我给你解药。”

南宫旭侧着头吩咐侍卫:“你去安排。”

“可以!”

然后,在外面的沙滩上,很多直升机停了下来,这里的人都上了直升机。

只有南宫旭和几个保镖还在这里。

直升机一直飞到看不见的地方,阮田零把解药扔给了南宫旭。

南宫徐抬手去抓。

阮、曰:“可直接取之。这是半剂解药,可以延缓你十天的寿命。”

徐眯眼南宫

“你开什么玩笑?!"

阮,笑着说:“如果我不这样做,怎么能保证我们的安全呢?如果你想要另一半解药,我们安全离开这里时,我会给你。”

“阮,,你现在没有资格和我讨价还价!”

阮,不屑:“你也没资格跟我讨价还价!”

南宫旭攥紧了手里的药,眼里含着控制不住的怒火。

阮天玲冷冷地和他对视。

“如果你想做这笔交易,你可以自己做。这可是大事。”

南宫徐突然站了起来,他的枪指着他。

走到阮、跟前,冷冷的吩咐侍卫道:“你搜我身!”

阮天玲笑了,大方的张开双臂,让他们搜索。

“其实我已经把另一半扔到海里去了。你现在杀了我,你拿不到解药。”

南宫徐的火气就更大了。

“好吧,我杀了你!”

他的手指会扣动扳机。

“住手!”江予菲突然跑到书桌前,抓起桌上的骨灰盒。

“你要是敢杀他,我就砸碎我妈的骨灰!”

南宫徐慢慢转移视线,目光冰冷的看着她。

你好旧时光续

江予菲故意咬牙切齿地说:“我也不想这么做,光续但不要推我们!光续你敢碰他,我就敢做让你痛苦的事!”

南宫徐依旧盯着她,不语。

江予菲高高举起骨灰盒。

“南宫许,这笔交易你不吃亏,无非是拿到解药以后。

你不同意。你想拿药杀了我们吗?你真的没让我们走吗?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我们不妨带你去陪葬,看看谁的生命有价值!"

“你在威胁我吗?”南宫旭眼神冰冷。

江予菲冷笑道:“我们还能活着不威胁你吗?每个人都在努力活着。你不给我们活下去的机会,就不让我们给你活下去的机会!”

阮、点点头说:“我老婆说得对。我想一起活,一起死。再过十天,如果你拿不到另一半解药,你就等着死吧。”

南宫徐忽然笑了。

他收起手枪,“好吧,那你就不要送解药了,我不介意杀人。反正我会死,大家一起死。”

他同意阮、的提议。

江予菲松了一口气:“还有一个条件。双龙戒指呢?既然不能继承家族,就把戒指还给我!”

南宫文祥告诉了她一切。她不能把戒指弄丢了,然后给任何人。

当初为了救她和君齐家,她不得不交出双龙戒指。

现在她有机会拿回来了,她不会错过的。

不管怎样,这是南宫文祥的全部希望,她不能违背对他的承诺。

南宫旭冷笑道:“还想要戒指?”

“反正戒指对你没用!我爷爷给了我戒指。我不能失去它。你拿着一些没用的戒指干什么?”

双龙戒指真没用。他已经不是南宫家的媳妇了。

他不用戒指就能掌控家庭,因为他不再需要任何人的支持。

以前他会做一些表面工作,让大家支持他。

现在,大自然再也不用假装了。

南宫徐瞥一眼她手里的骨灰盒,“好,我满足你一个要求。戒指在里面。”

江予菲被卡住了

戒指在骨灰盒里?

江予菲连忙打开骨灰盒。如果不是,里面有十个双龙圈,不是骨灰。

南宫旭一直拿着这个骨灰盒,她以为真的是骨灰。

江予菲错误地抬起头:“骨灰在哪里?”

南宫徐抚摸着左手无名指上的钻戒,的眼神突然变得清澈起来。

“你把骨灰做成戒指了吗?”

南宫旭举起手,对着戒指轻轻一笑:“这不是更好扛吗?”

江予菲的表情很复杂。

那是一个陌生人的骨灰,他做了一个戒指并戴上了...

这让她说了什么?

江予菲复杂的神色,在徐南宫看来,还以为她不情愿。

他勾勾嘴唇,然后摊开手掌,看着手掌里用纸包着的密封解药。

“吃了会立刻见效吗?”他淡淡地问。

阮,点了点头:“可以,但因为药效不够,只能缓毒。”

南宫旭打开药袋,没有怀疑什么。他直接吞了下去。

突然,他的身体神奇地变好了,人也精神了。

南宫旭把剩下有用的纸片叠好,光续打算拿去研究。

只要有解药,光续配方就可以研制出来。

“那我们过几天见。”

他对他们笑了笑,迈开步子径直离开了。

“南宫驸马,解药,你的人才花了一年功夫,又不想配置。”阮天玲的声音在后面响起。

南宫旭回头一笑:“放心吧,以后我会有更多机会杀你的。”

也就是说,现在他不会为难他们。

停了一会儿,他说,“我会让人给你留一架直升机。要不要用就看你自己了。”

说完,他真的走了。

江予菲和阮天灵也跟着出去了。

海边有两架直升机,南宫旭上了其中一架。

直升机上升,很快就离开了一段距离。

江予菲看着远处的直升机,皱起眉头:“我总觉得今天过得太顺利了。”

阮、也有同感。

南宫徐几乎没有为难他们。他们说什么就说什么。

连双龙戒指都毫不犹豫的给了他们。

阮田零看着江予菲:“南宫旭那么想要戒指,现在为什么要给我们?”

江予菲打开骨灰盒,看着里面的戒指。

“其实双龙戒指真的没用。无非是一个令牌,正式成为房子的主人。但是,它确实有另一个秘密,只是南宫旭不知道,认为它真的没用。”

阮、猜着问:“与宝有关吗?”

江予菲点点头。“是关于宝藏的。现在宝库被炸了,我就不用保守那个秘密了。

听爷爷说,南宫家把宝库里的财宝分了两部分。

大部分财宝都放在一个密室里,机关都是立起来的。只有双龙戒指可以用来打开密室。

而宝藏的外面部分只有整个宝库的十分之一,就是怕有一天双龙戒指丢了,拿不到宝藏,就把十分之一放在外面。

但是十分之一是一个很大的数额,足够南宫家继续走下去了。

当然,我怕他们这样的人不小心发现了宝库,所以把大部分藏了起来。

南宫旭只拿了十分之一的部分。他不知道里面还有其他宝物,就这样把它炸了。那些宝物恐怕一辈子都不会出现。"

阮扬起了眉毛。没想到里面有这么多宝贝。

“给我看看戒指。”他伸出手。

江予菲拿出所有的戒指,放在他的手掌里。

阮、拿起一枚戒指,端详了一番。

“这个怎么用?”

江予菲说了如何使用它,没有什么瞒着他。

说话间,南宫逸向他们走了过来。

现在把戒指放在盒子里,太显眼了。

阮天玲只好悄悄把戒指放进裤兜里。

南宫一的目光真的停在了骨灰盒上:“这是什么?”

江予菲笑着说:“我母亲的骨灰是南宫旭留下的。”

南宫怡点点头,没问什么。

他看着阮田零:“南宫旭,他们都走了吗?”

“嗯,他们都走了,我的人很快就会来接我们。”

至于直升机,他不敢用,怕出问题。

南宫一说:“我之前在黑暗中观察过,光续发现不是所有人都走了。”

阮扬起了眉毛。“谁还没走?”

江予菲下意识地环顾四周。

这个岛上好像只有他们三个人,光续空荡来荡去,静悄悄的。

南宫一抿着嘴唇说:“那些丫鬟。只看到保镖在直升机上,没有一个丫鬟看到。”

江予菲和阮天玲面面相觑。

他们似乎从来不注意女仆...

“而且,他们没有看到南宫文华,估计还在山上的城堡里。”

阮田零皱了皱眉头:“你有什么怀疑的吗?”

南宫一说:“我只是觉得这里静得太怪了。就算南宫驸马没带走丫鬟,她们又去了哪里?”

“他们不在城堡里。”江予菲忙说。

他们刚从城堡出来,从没见过女仆。

况且之前没人走,除了今天走的。

你离开这里时必须乘直升机。即使有游轮,游轮也会发出声音。

他们什么也没听到,所以没人离开。

那么,所有的女仆都去哪了?

和阮、没有看见前面走的人,自然以为是丫鬟来了。

原来没有...

南宫一面色凝重:“我想我们还是去找找吧。南宫旭应该不会轻易放过我们的。”

阮,两眼一黑:“你说得对,不能马虎!去找找。”

所以他们立即去城堡寻找它。

城堡有地下室,所以直接去地下室。

地下室的门是锁着的,还是厚重的合金门。

“先去找工具开门。”阮天玲提议说。

他们去找工具,在箱子里翻找了很久,才找到一个工具箱。

阮能把门打开,但要打开它需要很大的力气。

推开地下室的门,看到里面的场景,江予菲停了下来。

几十个丫鬟被捆起来,一个个扔了进去,每个人都露出绝望的神色。

可以看到他们,他们垂死的眼睛瞬间明亮,他们都兴奋地看着他们。

南宫一走上前去,解开了一个女仆的绳子。

“南宫旭怎么把你们都留在这里了?”他问。

女仆摇摇头。“我不知道。一开始是一个保镖命令我们集合,然后他们二话不说就把我们打昏了。当我们醒来,我们会在这里。”

和阮、也上前帮忙解绳子。

一个丫环问:“老板等人,你们怎么来了?”

说:“南宫驸马带着保镖都走了。现在岛上只有我们了。”

“一定是直升机不够,所以我们都被落下了?”

“我们来的时候,是分批来的。带走我们,留下我们,肯定是不可能的。”

“但即使你离开了我们,你也不应该把我们绑起来锁起来。”

“我想他们显然会让我们死……”

是的,如果不是因为江予菲,他们会去找他们。

这些女仆会饿死在地下室。

“我...我知道为什么……”在角落里,有一个女仆虚弱的开口。

你好旧时光续

阮,光续看着她:“什么原因?”

众目睽睽之下,光续丫环心虚地说:“早上看到几个保镖在山脚下埋东西,好像很神秘。然后我就被他们不小心发现了。我怕他们会杀了他们,就跑了……”

“他们没看见你?”南宫一问。

女仆摇摇头:“没有。”

南宫一猜:“我应该怕你走了,但是我不知道你是谁,他们也没时间找人,所以选择把他们全杀了。”

南宫一说得真对,大家都认同他。

“现在你带我们去找他们埋的东西。”阮天玲淡淡的说道。

女佣点点头:“好的!”

然后,他们一群人向山脚走去。

“好像在那儿——”女仆指着前面的一个地方说。

其他人正要上前,阮举手拦道:“退后!”

看他认真的样子。所有人退后。

阮天玲没有上前,而是半趴在地上。

他用耳朵在地上听了一会儿,脸色变得很难看。

他站起来,突然命令道:“你们都回海滩去!”

一个丫鬟疑惑地问:“怎么,那里埋了什么?”

“对,那里埋的是什么?”

颜田零冷冷反驳:“你不想死,就还给我!”

说这话的时候,所有人的脸色都变了。

这些丫鬟只是仆人,却没有胆量。

他们不敢留下来,就都转身跑了。

“你也去!”阮天玲看了看江予菲。

江予菲摇摇头:“我不去!”

“听话,在海边等我。”

江予菲的态度很坚定:“我不去!无论你在哪里,我都会在那里。”

阮,皱了皱眉头:“这里危险!”

“我不能去是危险的。埋在那里的是什么,炸弹?如果是,我不能去,我就一起死。”

“雨菲……”

江予菲笑着打断了他的话:“你不必说服我。与其让我担心,不如让我陪着你。”

“让你表哥留下来。”南宫一说也没走。

“如果真的是炸弹,即使他们撤退到海滩,也没用。”

阮、不悦曰:“何以无益?如果它爆炸了,你可以立即跳进海里。”

“我不太擅长游泳,大海太汹涌,我会跳下去死掉。”江予菲忙说。

南宫一点头表示赞同:“表哥说得对。”

阮,叹了口气,无奈地说:“那你至少站得远远的。”

“好。”这很好。

江予菲后退十米的样子。

阮田零看着南宫一,淡淡地问:“你懂弹吗?”

“略懂。”

“好吧,你帮我。”

南宫一笑道:“这是自然。”

阮、对炸弹很熟悉。应该说他精通军火知识。

在他的指挥下,他和南宫一成功挖出了一颗大炸弹。

两人小心翼翼的把炸弹提了出来,看着炸弹,南宫奕和阮天灵的脸色都很不好。

炸弹上绑着一个计时器——

而上面显示的时间只有一个半小时。

南宫一低声问:“这东西有多厉害?”

阮,舔了舔嘴唇:“炸掉这个岛不成问题。”

江予菲自然听到了他们的谈话。

她和南宫怡惊愕的睁大了眼睛——

他们万万没有想到,光续南宫旭留下了这一手。

他要把它们都炸掉。

江予菲上前,光续“南宫旭不要解药?!"

阮天玲正要接电话,手机响了。

这是南宫旭的手机。

阮天玲掏出手机,是MoMo的电话。

“颜田零,是我。”南宫许在那头轻笑的开口。

“有什么事吗?”阮,的声音很平静,好像完全没有受到炸弹的影响。

南宫旭笑着说:“你出岛了吗?”

“我正准备离开。”

南宫旭笑着说:“我忘了告诉你一件事。直升机油箱里只有一半的油,也就是说直升机只能支持你飞一半的距离,全程没有岛屿和陆地。你明白吗?”

阮天玲眯着眼,直升机真的有问题。

但是在飞之前,他一定会再检查一遍。如果他发现没有足够的油,他就不会起飞。

那他们只能呆在岛上直到炸弹爆炸。

总之,他们反正走不了,只好死在这里。

阮,冷冷地勾了勾嘴唇。“南宫许,我也忘了告诉你。我给你的解药不是一半,是一点点。其他服务是消炎药。那解药只够养活你三天,你知道吗?”

南宫旭冷笑道:“你以为我会相信你说的话?”

“信不信由你。”

南宫旭甩下手机,问保镖:“现在要多久才能回来?!"

“老板,我们现在要逆风回去。就算没有风,也要一个半小时才能回来。”

一个半小时...

刚好赶上炸弹爆炸。

他们现在回去,无疑是要死了。

南宫旭咬紧牙关,气得脸都白了。

他和别人玩了一辈子,这是他第一次在阴沟里翻船!

我以为他会拿到解药,所以打算把他们炸了。

即使只拿到了一半,只能多活十天,他也有办法拿到其他解药。

但现在他知道自己只剩三天可活了!

阮,,你真棒!

南宫徐举起手机,脸色被阴兀扭曲了一下。

“阮天玲,还有一件事我忘了告诉你,岛上有炸弹,很快你就会和这个岛一起变成粉末!你敢算计我,我要你死无葬身之地!”

阮、冷笑道:“真的,你以为我们真的逃不掉吗?”

“那我就拭目以待!”

“你不用担心我们,还不如担心你自己。忘了告诉你,就算你还有三天的生命,也不代表你每天都那么有活力。”

南宫徐捏了捏手机,真想毁灭全世界!

然后他冷笑道:“小泽新不是还活着吗?只要找到他,我就能拿到解药。”

阮,一脸愁容:“那我就祝你三日内找到他。对了,回去的路上大部分时间都要耽误。然后你的人去找人,一个接一个。不知道要多久。南宫徐,我们可能没死,但我知道你已经死了——”

阮天玲终于冷笑一声,然后挂了电话。

你好旧时光续

然后他马上拨通了阿伟的号码。

“喂,光续是谁?”电话那头传来阿伟迷茫的声音。

“阿伟,光续你听着。立刻把他们从父亲身边带走,去一个秘密安全的地方。记住,不要告诉任何人,现在就行动!否则你们都得死!”

“大哥,你和你嫂子呢?你现在怎么样?”阿伟关切地问。

“我们没事!记住,我都给你了。”

“是的,我会拼了命保证他们的安全!”

“谢谢你……”这是阮第一次对他的部下说谢谢。

阿伟被卡住了-

阮天玲还没反应过来就挂了电话。

阿伟不知怎的想哭,但他很快收拾好情绪,立即采取行动。

阮天玲合上手机,拨通了楚浩艳的号码,也是这么跟他说的。

不过这一次请楚浩岩保护南宫月如和萧泽新。

d市是楚浩岩的地盘,有他在,阮天玲并不是很担心。

最后,他打电话给桑鲤。

阮在伦敦有几个秘密基地。

他从让桑玻璃公司转移了人员和财产,而且越快越好。桑格拉斯没有再多问,就挂了电话,吩咐手下。

同样的,南宫旭也是打电话来安排事情的。

“马上去一个城市,把阮家全给我抓起来,如果他们不交出萧泽新,就给我炸了阮氏——”

阮天玲吩咐了所有的命令,却发现和南宫奕在等着他盯了一会儿。

江予菲走上前去,抬起他的小脸:“下一步怎么办,你告诉我们,我们必须合作。”

阮天玲张了张嘴,不知道说什么好。

南宫一平静地问:“炸弹能拆吗?”

阮天玲摇摇头,“这种炸弹,一股氮气之气,停不下来。拆除只会让炸弹提前爆炸。”

江予菲抓住他的手说:“难道没有直升机吗?我们马上乘直升机离开!”

“直升机只能飞一半的距离...这里只有一架直升机。”

江予菲脸红了:“我们只要离开!飞一半的距离就飞一半的距离。难道桑鲤不是来接我们的吗,就在我们中间相遇的时候!”

阮天玲喉咙滚动,眼睛带着深沉的颜色看着她。

江予菲知道他在犹豫什么。她狠心地说:“我不关心丫鬟的死活,我只关心我们的死活。阮、,你是要他们活下去还是要我活下去?说出来!”

“如果你想为他们牺牲自己,我也不想活了!我们自私过一次,没办法,我们都在努力保护自己!”

南宫奕惊讶地看着江予菲。

他没想到她能看清阮的内心。

她知道阮、的用意。

“阮,,我想回家,我想和你一起回家……”江予菲忍不住哭了。

阮,两眼一闪,口里哑道:“好。”

“我们要走了,我们要回去!”

他拉着江予菲的手,大步走向海边。

南宫毅冷静地跟上,对于别人的生死,他不在乎。

他们来到海边,看见二三十个女仆站在直升机旁边。

(cqs)

这些女仆都年轻漂亮,光续穿着统一的图图女仆服。

它们就像一道风景,光续矗立在海边。

看到他们来了,每个女仆都期待着信任地看着他们。

仿佛他们是自己的脊梁和救世主。

“请问地下埋的是什么?”一个女佣上前问。

其他人好奇地看着他们。

江予菲张开嘴,发现他的喉咙被堵住了,他什么也说不出来。

南宫一淡淡地笑了笑:“没事。你知道哪里有船吗?”

“有几艘小型游轮,但现在不知道去哪里。恐怕他们也把它拿走了。”

是啊,南宫旭怎么会留一艘游轮给他们用呢?

南宫逸又笑了笑,道:“我们现在就回去救兵。你在这里等我们。最多明天会有人来救你。”

江予菲舔舔嘴唇,眼睛微微低垂。

她不能说任何关于这个邪恶的事情。

所以,她很感谢南宫一做了坏人,为她说话。

握紧阮田零的手。

不是她太冷血太残忍,而是她真的不能拿阮的生命冒险...

对于南宫一的话,有些丫鬟显然持怀疑态度。

“你真的是来救我们的吗?”

“我们这里有电话,不如明天一起去吧?”

有几个丫鬟很舍不得他们。

当他们离开时,他们留在这里,总是担心会发生什么事情。

一个女佣反驳说:“别这样,他们救了我们,够了,不然我们还在地下室。”

“是的,他们回去的时候可能很匆忙。我们留下来等一天吧。”

江予菲握紧他的手掌,羞于不敢和他们对视。

颜面色漠然:“那我们就先走了!”

他没有多说废话,扶着江予菲登上了直升机。

南宫一也跟了上去——

江予菲突然走到门口,盯着他们问道:“能坐多少人,你们谁想上来?”

能带走多少就是多少,她也无能为力。

女仆们面面相觑,谁也不回答。

“你真的可以占几个座位。如果你想先回去,你可以跟我们走……”江予菲的声音越来越小。

“我不急着回去。需要就上去。”

“我不急着回去……”

每个女佣都互相推脱。

都是南宫旭精心培养的丫鬟,在一起几年了。

大家已经建立了很好的友谊。

这个时候大家都不愿意先走,都想把机会给别人。

况且他们对炸弹不了解,自然没有太多危机感,也没有抛弃别人保留自己的想法。

但是他们互相让步的方式深深伤害了江予菲的心。

“谢谢你的好意,我们将暂时留在这里。反正明天警察会来救我们,明天我们也一样去。”

“是的,我们这里还有很多东西。我们想先收拾行李。”

“如果你有事,先走。谢谢你救了我们。”

“谢谢你……”

“谢谢你……”

没有利益冲突,这些丫鬟变得平凡善良。

听着他们感谢的声音,江予菲只觉得很刺耳。

(cqs)

“去吃药吧。”

“这还让我做什么?迪恩,光续我还有很多工作要完成。”蝎子抗议道。

李明熙盯着她:“我以为你愿意为他做任何事。”

蝎子缩了缩脖子,光续请笑笑,拿单子吃药。

李明熙起身道:“你吃了药就可以自己走了。”

然后她会出去。

“嗯,”萧郎突然哼了一声,捂着肚子。他低下头,似乎很不舒服。

李明熙冲上前去扶住他的肩膀:“你怎么了?”

萧郎抓住这个机会把她拉下来,然后翻身把她压在沙发上。

在李明熙恢复之前,他的嘴唇被他堵住了,阳刚之气一下子充满了她的口鼻。

萧郎撬开她的嘴,把她的舌头包了起来,急切而又灼热地吮吸着。

“嗯……”李明熙挣扎着,愤怒地睁大了眼睛,双手拍打着身体。

萧郎握紧她的手,她强壮的身体压住了她的身体。

他不停地吻她,李明熙无处可逃。不一会儿,他就失去了力量,瘫倒在他的下面。

萧郎的吻逐渐变得温柔...

他放开她的一只手,拨开手掌去抚摸她柔软的身体。

李明-xi只觉得他触摸的所有地方都因敏感而颤抖。

萧放开她的嘴唇,吻落在她的脖子上,李明溪忍不住绷紧身体。

“萧郎,你受够了吗!”李明xi喘着气,咬牙切齿。

萧郎撩起裙子,抚摸她的大腿根。

李明熙突然挣扎起来,感觉到身体的变化。

她不敢动。

萧郎抬起头,眼睛火辣辣的。“别怪我,我控制不住自己。”

李明熙气得嘴都歪了。

“不怪你怪谁?!"

“我怪你太吸引我了。”

"...无耻!放开我,否则我……”

萧郎突然抱起她,让她骑在他身上。

李明xi扭动着身体,萧郎突然感到身体紧绷,紧紧地掐着她的腰。

“别动,不然我真的控制不了!”

李明熙浑身僵硬,坐立不安。

萧郎微微喘息着:“别动,我只抱你一会儿,然后让你走。”

“放开!”李明熙冷冷地说:“我不在乎你,但你应该马上让我走!”

“就憋一会儿。”

“放手——”李明熙生气了。

萧郎看到了她眼中的愤怒,她的心情很沮丧。

他慢慢放开她,李明熙立刻逃了出来,迅速收拾好衣服。

萧郎的衬衫是用纽扣打开的,他的大部分胸部都露出来了。

此刻,他的头发有些凌乱,英俊的脸上染着细细的红晕,让他看起来妩媚性感。

他起身像一头危险的猎豹一样向她走去。

“别过来!”李明熙急忙后退,抓起面前的一个药瓶。

萧郎笑了:“别紧张,我不会为你做任何事。”

“那你别过来——”

萧郎仍然坚定不移地向她走去,而李明熙已经退到了墙角,无路可退。

她咬着嘴唇,明亮的大眼睛里闪过一丝委屈。

萧郎的眼睛是黑色的。“别怕,我不会碰你的。”

他抬起手,轻轻地整理她的头发,然后整理她凌乱的衣领。

手指在她的脖子上徘徊,光续萧郎低声问道,光续“你真的拒绝我吗?”

李明熙拍拍他的手,没说话。

“明溪,我能感觉到你心里有我,但我真的不明白你为什么排斥我。是我做得不够好吗?”

李明熙眼中闪过一丝疑惑。“因为我不再爱你了。”

“不,你爱我。”

“我讨厌正在盯梢的男人,但我真的很讨厌!”

“你越是死缠烂打我,我就越讨厌你,我就越不想靠近你。以后离我远点。”

萧突然按住她的肩膀,锐利的目光盯着她。

“我死缠烂打你讨厌,我离你远点,你不会主动靠近我的。你到底想让我做什么?!"

“忘了我,忘了李明熙。”

萧郎冷笑道:“你以天发誓,以我的生命发誓,你忘了萧郎吗?”

李明熙瞳孔微缩,嘴唇微张,却不会说话。

“你发誓。你说你忘了萧郎,你不爱他,如果你撒谎,萧郎不会自然死亡。说出来!”萧动情的喊出了帖子。

李明熙的身体微微颤抖。

萧郎走近她的脸。“我不能告诉你,是吗?因为你还爱我,因为你不敢拿我的命发誓,对吗?!"

李明熙把他推开。

“疯了——”

萧郎跌跌撞撞地后退了两步:“是的,我疯了,为你疯狂。”

“神经病!疯了离我远点!”李明扬愤怒的大吼着,迅速冲向门口。

“李明熙。”萧郎头也不回地拦住了她。

李明熙的脚步不禁顿住——

“今天晚上,不要和他去看电影。我在家等你,你能来找我吗?我会一直等你,如果你不来……”

李明胜xi心里一跳。

如果她不去,他会怎么办?

萧郎回头,只是笑着说:“我会等你。”

“我不去。”李明熙打开门,头也不回地走了。

她一出门就碰到了一只蝎子。

“院长,这是肖先生的药……”

李明熙充耳不闻,越走越快,最后直接跑了。

她回到办公室,锁上门,蹲在地上。

双手捂着脸,一股液晶滑了下来...

事情,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李明熙讨厌自己。

她不该爱上萧郎,不该招惹他,不该让他爱上她。

否则,他们今天不会受苦。

李明熙接下来除了在办公室呆到下午五点没做什么。

李茜打来电话,铃响了两次才接通。

“你好。”

“明溪,我在楼下等你。我们去看电影吧。”

“好,等一下。”李明熙挂了电话,去卫生间洗脸。

下楼去看李茜之前,她照了照镜子,确认自己的身体状况良好。

李茜看着她走过来,帮她开门。

“上车,我们先去吃饭。电影晚上七点开始。”

李明熙坐了进去,没说话。

李茜发动汽车,开了一会儿,才意识到自己的情绪有点不对劲。

“怎么了?跟萧郎吵架?”

李明熙瞥了他一眼:“开你的车,不该问的别问。”

李茜笑着说:“无论如何,光续我们现在都是盟友了。我就不能关心你吗?”

“我没事。”

“告诉我实话,光续你真的没有和萧郎在一起吗?如果你有任何不确定性,我会立即退出。”

李明熙看着他:“要不要退出?”

李茜站起来笑了。“没有,我这辈子都这样。不会有女人,但我要结婚。我只是不想伤害你。”

李明熙突然笑了:“哈哈,哈哈……”

“别那么笑,很有穿透力。”

李明熙想笑,停不下来。

她笑了很久,直到她放声大哭,然后才慢慢停下来。

李茜递给她一条纸巾:“你笑什么?”

李明熙擦了擦眼泪,笑了笑,“我只是觉得你和我情况一样是巧合。我这辈子不会再有男人了,但我要结婚了,我不想伤害你。”

李茜沉默了。

在他眼里,李明熙无疑是一个非常优秀的女人。

她是天上傲慢的女人,每个人都会臣服于她。

但他不明白她为什么会处于这样的境地。

李倩之所以处于这样的境地,是因为他经历了太多,并且已经经历了太多的沧桑,所以没关系。

李明熙呢?

她经历过什么?

李茜忍不住握住李明熙的手,坚定地说道。

“嗯,从今天开始,我们要互相依靠。”

只是特殊意义上的依赖,与爱情无关。

李明熙瞥了他一眼,笑道:“谢谢。”

李茜放开了她的手。“不客气。我帮你,你帮我,我们扯平了。”

李明熙看着窗外。她没有对李茜说。她的谢谢意味着更多。

在她最无助的时候,她真的很感激他的存在。

李茜带李明熙去吃饭,然后带她去看电影。

坐在电影院,李明熙盯着屏幕,却什么也没看见。

李茜递给她爆米花:“吃吧。”

“不用了,谢谢。”

“你喝可乐吗?”

李明远-xi仍然摇头。

李茜看到她心不在焉,心烦意乱,就不再打扰她了。

过了一会儿,李明熙突然问他:“几点了?”

“七点半。”

才半个小时?

但她感觉很久过去了。

“几点了?”过了一会儿,她问。

“七点五十。你有什么毛病吗?有事就走。”

李明熙摇摇头,她没事。

她不会去见萧郎,不会关心他在做什么,她不会关心任何事情。

但是想想萧郎白天说的话...

我在家等你,你能来找我吗?如果你不来,我会一直等你...]

如果她不去,他会怎么办?

萧郎是一个非常理性的人,李明熙不相信他会做傻事。

如果他很容易做蠢事,那么他就不是她爱的萧郎。

但是他到底要做什么呢?!

李明熙越想越着急。

李茜实在看不下去了:“好吧,我们走,这部电影不好。”

他拉着她走了,李明熙没有拒绝,静静地跟着他。

走出电影院,坐在车里,李茜问她:“你要去哪里?”我会送你。"

“我...回家吧。”

“回家吗?好的。”

李茜发动了汽车,光续但李明熙突然说:“不是这条路,光续我要回我自己的公寓。”

车到了李明熙住的小区。

她下了车,没有让李茜进去。她只是对他说:“回家,注意安全。”

好的,明天见。

“明天见。”

看着李茜的车走远了,李明熙才朝着小区走去。

警卫室的保安看到了她,热情地跟她打招呼:“李小姐,你回来了,好久不见。”

李明熙点点头,继续往里走。

她不知道她是怎么上楼来到萧郎家门口的。

李明熙举起手,犹豫着要不要按门铃。

算了,先回家喝点水吧。

李明熙回到自己的公寓,换好衣服,喝了口水。

然后她慢吞吞地打开门,走到萧郎的门前。

她深吸一口气,按响了门铃。

然而,她按了一会儿,没有人来开门。

萧郎不在家吗?但他说他在家里等她。

李明熙又按了一会儿,没人开门。

她有点慌张。

看到她没来的不会是萧郎。她真的做了什么蠢事吗?

李明熙顾不了那么多,按下密码开门。

房间里一片漆黑,她伸手去按开关的按钮,手腕突然被卡住了。

然后她被使劲拉,撞在一个结实的怀里。

门砰的一声关上了。

李明熙的嘴唇被堵住了才尖叫起来。

身体被举得很高,她的背靠在墙上,被紧紧地压着。

他的下巴被捏得紧紧的,他的厚舌头像一条蛇,在她嘴里跑来跑去。

李明熙被吓死了。

但是很快她就闻到了萧郎特有的味道,她的心很快就安定下来了。

只是他是做什么的?

李明扬羞恼地揍了他一顿,萧郎根本没有松口的意思。

他拖着她的身体,急切地想要她的嘴甜。

直到李明熙的身体已经没有了力气,崩溃了。

他伸出手,拉下她裙子的拉链——

裙子脱了,然后里面~衣服~裤子。

李明熙很快就裸奔了。

萧郎抱着她的身体,向他的卧室走去。

李明熙闭着眼睛浑身颤抖,全身非常敏感。

尸体被放在柔软的床垫上,然后她感觉到萧郎在脱衣服。

房间里没有灯。

黑暗使她的耳朵和身体更加敏感。

萧郎强壮而火辣的身体被遮住了。

不像她的柔软,他的身体很强壮,每一块肌肉都在剧烈地跳动。

李明熙的手紧紧抓住他的胳膊。她睁开眼睛,微微开口:“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

萧郎没有立即采取行动。他轻轻地吻了她的前额和嘴唇。

“我知道...我一直在等你。我以为你真的没来...心好痛,一直凉。然后我听到了门铃。”

“明溪,你不知道我有多开心。我很高兴跑到门口,但我不敢为你开门...我怕自己控制不住,更怕你马上放弃……”

“然后你打开门走了进来。你没有放弃。你打开门进来了。我控制不住自己。

明溪,光续我爱你。你愿意和我在一起,光续让我照顾你一辈子吗?"

萧郎举起她的手,虔诚地吻了吻。

李明熙闭上眼睛,掩饰着眼中的痛苦。

“为什么不直接放弃?”她悲伤地问。

萧郎抱住她的身体,他滚烫的体温不断传递给她。

“我为什么要死?我不会死,我必须拥有完全属于我的你,然后我永远不会放手。”

李明扬睁开眼睛,眼里闪过一抹坚定。

她用手搂住他的脖子,用腿搂住他的腰。

这一举动让萧郎欣喜若狂。

但是她接下来说的话把他逼到了地狱。

“如果得到我的身体能让你不那么执着,那你就接受吧。萧郎,我只能给你这个身体……”

一秒钟前,我在一个美妙的天堂。

下一秒是冰冷的地狱。

萧郎的热情、欲望和退却是干净的。

“你说什么?”他低声问道。

李明熙看着窗外说:“我说,我能给你的只有这个身体。你拿着,等会儿...不要再找我了……”

萧郎暂时离开了。

然后他冷笑了一下。“好吧,我先去拿你的尸体!”

他推开她,粗鲁地吻了她的脖子。

手,没有激情揉捏她的皮肤。

萧郎就像一只只能发泄的野兽,伤害着她的身体。

李明熙抓起床单,感到疼痛。

但是她的心更痛。

她的心,她配不上他。

她的身体,其实配不上他。

但除了这个破碎的身体,她什么也不能给他。

李明熙痛苦地闭上了眼睛,闭上了耳朵和眼睛,彻底瘫痪了自己。

萧郎用力揉捏着她的柔软,李明熙已经没有感觉了。

萧郎吻遍了她的全身,在她身上留下了无数的痕迹,但她仍然没有反应。

她就像一个木偶,不管他怎么对她,她就是那样。

萧郎给了她一段艰难的时光,但她从未迈出最后一步。

然后,他抱住她的身体,把头深深地埋在她的肩窝里。

李明xi睁开眼睛,感到迷惑不解。

“没有你的心,我要你的身体做什么?”萧郎口中闷闷的。

他的声音轻得让李明熙差点以为自己有幻听。

接下来,他们都不再说话了。

萧郎只是抱着她,一动不动。李明熙没有动。很快,她的手臂麻木了,身体也麻木了。

她不舒服地动了动胳膊,萧郎立刻把她翻过来,让她躺在他身上。

他抓起被子,把两个人包好,用手在她光滑的背上轻轻抚摸。

就在李明熙以为他不会说话的时候。

他发出轻微的声音:“对不起……”

“我不想伤害你。”

”李明熙舔了舔嘴唇,用力说道...没关系,我自愿的。”

萧郎抱紧她,没有言语。

李明熙觉得气氛缓和了一点,问他:“如果我不来,你怎么办?”

“你真的想知道?”

“嗯。”

“你不会想知道的。”萧郎不想说。

但李明熙想知道:“说吧,你会怎么做?”

此章加到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