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凯发体育(中国)集团有限公司----穿越之修仙(1/13)

凯发体育(中国)集团有限公司 !

整个阳台焊接了一道围栏,每根钢筋之间只有五根手指。除了伸出手,她根本挤不出来。

为了把她抓回来坐牢,他早就准备好了一切,就等着她被抓回来。

江予菲绝望地后退几步,脸色非常苍白。

但是她没有哭。哭根本解决不了问题。她只能拭目以待。就算她死了,她也会拉阮!

江予菲回到床上,拉了拉被子,蜷缩起来,静静地躺着,没有任何惊慌和哭泣。

她平静得让人无法忍受,这和她以前很情绪化的样子相比,变化很大。

在楼下的酒吧。

阮天玲盯着监控屏幕,回顾着之前房间里发生的事情。

他的眼睛漆黑一片,没有一丝光亮,眼睛一直盯着她的反应,但他的手熟练地拿着瓶子和玻璃杯,给自己拿了一杯酒。

他看见她慌慌张张地从床上爬起来去拉门,但门打不开。

他心里想,她会疯狂地拍门,眼神会绝望。

想到这里,他倒了一口酒,喝掉了杯子里的酒。

结果有点意外。她没有敲门,而是平静地检查了阳台。

哦,他已经在阳台装了防护网,她会更绝望!

是的,她很绝望,但她没有哭,也没有崩溃。

她很快接受了自己被完全监禁的事实。然后她静静地躺在床上,闭上眼睛,似乎在静静地睡着。

她的反应大大出乎他的意料!

阮,捏了捏她的酒杯,觉得很矛盾,也很不舒服。

他不想把她推到崩溃的边缘,也不想看到她受苦。但是他想让她痛苦,绝望,然后害怕。

只有这样,他才能一点一点摧毁她的意志力,让她完全服从他,停止反抗,逃离他。

他试图用真诚打动她,但显然他不知道如何表达自己的想法,所以她感受不到他的真诚,只觉得他霸道无理。

现在情况越来越糟,他再也无法用心挽留她了。

他一旦用过,就再也不会毫无尊严的第二次给了,再也不允许她践踏他的真心。

再说她不是说他对她好就一定要接受他吗?

对她那么多好男人,她为什么要接受他,接受那个深深伤害过她的人?

所以就算他再付出真心,用正确的方式付出,也无法打动她。

既然方法没用,他就不用了。

阮天玲眼睛一凛,眼底有拒绝的光芒。

他会得到他想要的,即使是不择手段。所以他不再希望她接受他,只要她顺从他,不再想逃避。

阮天玲发现自己的想法很疯狂,但他控制不住。

他真的没办法!

而江予菲试图补救的情况下三番五次杀了他。她那么无情,他凭什么对她温柔?

是的,没必要心软。比起她对他的一再逃避和伤害,这是什么苦恼?

阮天灵的眼睛阴沉沉的,他说服自己把酒倒进嘴里。

“他知道我是谁,他的理智恢复了很多。”南宫如月平静道。

江予菲很惊讶:“爸爸真的恢复理智了吗?那他为什么不想见你?!"

“他没说,估计是怕伤害我。”

“但他已经恢复理智了。”

南宫月如摇摇头:“我不知道他怎么想的。”

江予菲更想见到他的父亲。

没过多久,阮,从病房里走了出来,后面跟着两个医生。

江予菲快步走向他们:“阮田零,爸爸好吗?”

阮、笑着说:“公公现在身体好多了。他恢复了理智。至于他的身体,医生还要进一步观察。”

江予菲高兴地说,“既然爸爸已经恢复了理智,我可以去看他吗?”

阮田零摇摇头,神色凝重。“我岳父说他没看见任何人。你和你婆婆,两个孩子,他走了。”

“为什么?!"江予菲睁开眼睛。

“他没说,但他没看见你。”

“怎么可能?爸爸还在为此难过吗?我会告诉他我很好,我不怪他。”

江予菲正要离开,这时她抬起了腿。阮田零拉住她:“公公真的没看见你。”

江予菲被卡住了

她朝里面看。“爸爸,我是于飞。我进来了。”

“我没看见任何人!”那边传来萧泽新陌陌的声音。

“爸爸,是我。”

“去吧,别烦我!”

江予菲心里很不舒服。她推开阮,不管不顾地走了进去。

萧泽欣靠在床上,看见她进来。他忽然冷了,说:“滚——”

“爸爸……”

“我叫你出去!”

江予菲走上前去,萧泽欣跳下床,远离她。

江予菲惊愕地睁开眼睛:“爸爸,你在干什么?你恢复理智了,为什么还排斥我们?”

但也排除了他们,他们显然是他的至亲。

萧泽新指着门,冷冷的使劲看了看:“出去,别让我再说一遍。”

江予菲是个固执的人。

她父亲越是这样,她就越不会出门。

“我不出去。你为什么把我赶出去?我是你的女儿,你已经恢复理智了。你不想认出我吗?”

“我求求你,你能出去吗?”萧泽欣目光闪烁。

江予菲微微脸红了。“爸爸,其实那天你没有伤害我。我一点也不怪你。不要内疚,也不要担心你会再伤害我,好吗?”

她没提,但一提,小泽新就没法面对她了。

他用力握紧拳头,克制住颤抖的双手。

“爸,现在没事了,一切都好,你不用担心什么,更不用说你会伤害我们。”

慢慢地走过来,阮,上前拦住,又忍住了。

萧泽新盯着江予菲,他的眼睛闪着黑色的光。

见他不排斥,江予菲心里一喜。

“爸爸……”她加快了速度。

眼看就要接近了,萧泽欣一把将她拉开,抓起床边的杯子猛摔在地上!

砰-

玻璃碎片散落一地。

阮天玲第一次拥抱江予菲,把她放在身后。

萧泽新抓起地上最大的一块,阮田零以为他要伤害他们。

如果你觉得网络好,多分享一下这个网站。谢谢大家的支持

,!

结果,他拿着碎片,用手掌使劲抓破它们——

“爸爸!”江予菲尖叫起来。

萧泽欣的手心有一条长长的血痕。

血流成河——

萧泽新抬头冷冷的说:“你以后再靠近我,我就自残一次!”

他的目光落在门口的几个人身上。

“你也一样。”

南宫月如脸色变得苍白。她忙着靠在墙上,不让自己摔倒。

“爸爸……”江予菲的眼泪在眼眶里打转。

她真的没想到父亲会这么坚决。

阮、连忙接了出来,叫小厮到外头去说:“快带我媳妇去罢!”

几个仆人冲上前去扶住了南宫月如。

江予菲看到她脸色苍白,走过去抱着她:“妈妈,你没事吧?”

南宫像月亮一样摇摇头。“我没事。”

江予菲担心她会移动轮胎。幸运的是,南宫月如没有任何问题。

抱着妈妈躺下,江予菲给她盖好被子,安慰她:“妈妈,爸爸刚醒,他的心情就是这样。你放心,我们会找到最好的医生治好他的。”

南宫月如点点头:“我没事。上班。我休息一下。”

“妈妈,我会陪着你的。”

“不,我真的很好。我和你父亲在一起很开心。至少他在好转。我没有你想的那么脆弱。去吧,别烦我。”

江予菲看出她并不太难过,所以放心地离开了。

南宫月如一个人留在房间里。

她抬起手捂住眼睛,一滴眼泪从眼眶里滑落。

萧泽欣这样对他们,她并不难过。

她为发生在他身上的事情感到难过,这使他宁愿伤害自己,也不愿让他们靠近。

他是世界上她最了解的人。

她知道他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他们好。

但他越是对他们这么好,她越是难受。

为什么他不能对自己好一点...

南宫月如难过的时候,萧则新也很难过。

他靠在床上,医生正在治疗他的伤。

他用很大的力气把它切开了。

医生正拿着针线缝合伤口。

缝了12针,他从头到尾都没看。

就像,那不是他的手。

“肖先生,你不能碰水,也不能用力。麻醉后会很痛苦。你忍忍,等几天。”医生小心翼翼地告诉他。

萧泽欣点点头,垂着的眼睛掩盖了暗淡的目光。

他刚才伤害了自己,不仅是为了江予菲,也是为了月如。

他知道自己的行为过分了,他知道自己不应该这样逼迫和刺激他们。

但如果他不这样做,他们会继续接近他。

为了不让他们再靠近,他只能这么做。

就像月亮一样。你现在心里一定很不舒服...

“妈妈,爷爷为什么这么做?”安塞尔忍不住问江予菲什么时候一切都解决了。

江予菲正坐在沙发上发呆。

“爷爷怕伤害我们。”

“可是爷爷不是很清醒吗?”

“也许没有完全清醒。”

安塞尔点点头:“哦,爷爷完全清醒的时候,不应该拒绝我们。”

江予菲笑了:“是的。”

“妈咪,别难过。爷爷不会有事的。”

(cqs)

如果你觉得网络好,多分享一下这个网站。谢谢大家的支持

,!

穿越之修仙

“我们好久没吃妈妈做的菜了。昨天还在说想她红烧排骨。今天,妈妈特意为我们做饭。”

小家伙很骄傲,很开心。

阮天玲脸色发青。

“你确定是给你的?”

“当然。”

阮田零抿了抿嘴,冷笑道:“这是你妈给我做的,不是给你做的!”

安塞尔反驳道:“妈妈一定是为我们做的,对吗,琦君?”

君齐家无条件地点点头。

安塞尔骄傲地扬起小眉毛:“爸爸,我是琦君最小的孩子,妈妈肯定只会偏爱我们。”

阮,淡淡一笑:“不要太高兴。最近工作忙,没胃口吃东西,只能吃你妈咪做的菜。肯定是她给我做的!”

“不,妈妈给我们做的!”

“臭小子,那是我的!”

“那是我们的!”

父子俩天真地打着架-

君齐家不知所措。他们在干什么?

那些菜不都是他的吗,反正最后都会在他肚子里...

“主人,少爷,晚饭——”

仆人的声音打断了他们的争论。

然后几个仆人端着托盘进来了。

三双眼睛紧紧盯着那些菜,他们第一次都想尝尝江予菲做的菜。

结果,仆人们端上来的菜都不是江予菲做的。

仆人给他们做好饭,笑着说:“主妇说让你先吃,一会儿再来。”

因为南宫月如怀孕了,她吃的和他们不一样。

所以她吃的菜都是自己做的。

如果江予菲不来,就他们三个吃。

他们都以为江予菲会带着她做的饭来一会儿,阮、和安塞尔没有动手。

只有君齐家不挑食...

“爸爸,不要吃得太快。这些是你最喜欢的食物。”安塞尔催促他。

阮的老神就在那里:“我觉得你爱吃。你看琦君吃得多开心。”

“o(╯□╰)o,俊浩吃东西这么开心吗?”

“放开我,快吃!你还小,你已经耽误了吃饭时间,小心别长高了。”阮、威胁他。

安塞尔说:“只有吃了妈妈做的爱吃的东西,我才能长高。爸爸,你不会阻止我长高吧?”

“扯淡!”

“但是妈妈不应该阻止我长高。”

阮::“…”

安塞尔莫得意地笑着,眼角的余光,她看到江予菲进来了。

“妈妈,你来了!”他高兴地大叫,但他没有看到妈妈带食物来。

江予菲拉过一把椅子,在阮天玲身边坐下。

“你为什么不吃?菜凉了。”

说着,不管他们的回答,她拿起碗开始吃。

安塞尔莫和阮对视一眼。

“妈咪,你给我做的菜呢?”

江予菲茫然地抬起头:“什么菜?”

“我昨天不是说要吃你家红烧排骨吗?”

“有吗...估计是忘了,快吃吧。”

安塞尔:“…”

阮,傲然一笑:“老婆,那是给我的?”

江予菲转过头:“怎么办?”

“你刚才不是给我做饭了吗?”

江予菲叹了口气:“那是给爸爸的。我决定从今天开始,爸爸的每一顿饭都由我来做。”

(cqs)

如果你觉得网络好,多分享一下这个网站。谢谢大家的支持

,!

"..."阮,:“你为你公公做了什么?”

“嗯,怎么了?”

阮,伤感地说:“我最近胃口不好。我以为你是为我做的。”

“你胃口不好吗?回头让医生看看。”

阮::“…”

安塞尔给了阮田零一个‘你不能,看着我’的眼神。

“妈咪,我想吃你的红烧排骨。”

江予菲指着桌子上的排骨:“这里没有吗?”

“但是你做到了。”

江予菲把排骨放在他的碗里:“不要挑食,孝子。”

"..."他不挑食好吗?!

“我们快点吃吧。”江予菲没理他们,继续吃着。

她吃得很快,吃了一碗,正要离开。

“妈妈,你去哪里?”安塞尔问。

江予菲说:“医生说你应该每天给你爷爷读美式英语,净化他的大脑。我会找几本书让人给他读。”

说完,她匆匆离开了。

安塞尔莫和阮田零面面相觑说不出话来。

阮,面无表情:“我们吃饭吧。”

“哦。”

父子俩拿起筷子想吃东西,却发现食物已经被七七八八年的君齐家吃了。

所以,不要挑食...

江予菲自然不敢出现在萧泽欣面前。

但这并不妨碍她为父亲做事。

为了寻找诗集和歌曲,江予菲来到了她母亲的房间。

她想让妈妈给爸爸读诗,用录音机录下来,然后给他回放。

以免和他直接接触。

南宫月如自然是欣然同意了。

江予菲拿出一张cd,在房间里播放了《雨的印记》。

南宫月如靠在沙发上,手里拿着诗,慢慢地读出来。

“老了头白了困了……”

江予菲静静地听着她母亲的诵经声,不敢大声打扰她。

妈妈不怎么说爸爸。但是她知道她妈妈和任何人一样关心她。

光是听她读诗就能感受到这一点。

录音机被送到了小泽新的房间。

江予菲不知道他父亲是否会听,也不知道他会有什么反应。

她所知道的是,她永远不会少做艰苦的工作。

就这样,江予菲白天忙着给他妈妈录音,做饭,洗衣服,为他爸爸弹钢琴。

我晚上忙于学习。

她的日程排得满满的,只有晚上睡觉的时候阮田零才能拥有她。

但是她白天太累了,晚上倒在床上就想睡觉。

他几次想和她一起做,但都做不到。

过了几天阮天灵就忍不住发牢骚了。

“把那些东西留给仆人就行了。你为什么什么都自己做?”

江予菲打了个哈欠,调整了一个舒适的睡姿。

“爸爸拒绝了我和妈妈,所以我们必须代替别人做这些事情。如果一切都给了别人,他还会继续拒绝我们。”

“岳父嫌弃你,是因为你脆弱。他被大家嫌弃。”

是吗?

我不知道这是不是江予菲的幻觉。

她觉得父亲其实最排斥她和母亲。

很明显,他们两个是他心中最重要的人。

但他是最拒绝他们的人...

也许,是因为太重要了,所以我们太害怕伤害了?

如果你觉得网络好,多分享一下这个网站。谢谢大家的支持

,!

但是江予菲总是感觉不同。

但是她太困了,没有多余的精力去深入思考。

“无论如何,我必须治好我父亲……”她喃喃自语,闭上眼睛睡着了。

阮天玲盯着她的脸,抿了抿薄唇。

她总是这样,只要是她决定的事情,她都会一路走到最后。

不管她怎么努力,她都不会放弃。

所以一路上她吃了很多苦。

但正是因为她单纯的坚持,他们才得以在伦敦逍遥法外。

要不是她,安塞尔莫的毒就解决不了,君齐家就救不了,公公就找不到了。

就算是莫兰也逃不出火海。

不过,有时候她只是在煽动中扮演了一个小角色。

但是,没有她的煽动,蝴蝶效应从何而来?

一路走来,虽然他们极其危险,但他们最终总能成为忠实的妻子。

也许她是对的,公公的身体真的需要他们的努力才能恢复的更快。

阮、对自己每天花时间在萧则新身上很不满意,因此对他不理不睬。

他要强迫她停止照顾公公。

如果你不需要仆人,为什么你必须自己做。

但是现在,他屈服了。

他比不上这个女人的固执。还有一点就是他相信她做的是对的。

不仅仅是因为行为正确。

也许有一天,回报会体现出来。

阮、不信善有善报,恶有恶报。

但此时此刻,他相信了。

在接下来的日子里,他发现他今天的妥协是多么明智。

江予菲仍然每天都围着他父亲转。

阮、理解并支持她,阻止她与萧则新见面。

但只是,她站在门口和萧泽欣说话。

“爸爸,你还喜欢今天做的菜吗?你有什么特别吃的,下次我给你做。”江予菲站在门口,笑着问里面的人。

萧泽欣靠在床上,闭上了眼睛。

“爸,你不回答我,我就进来。”江予菲威胁道。

守门人的两个保镖慌了。

他们最怕的是她硬闯进来,少爷就开枪打他们。

萧泽欣也怕她进来。他嗖嗖地睁开眼睛。

“不!出去!”

“哦。你听了我妈给你的录音没有?”

“没有!”

江予菲有点迷路了。“爸爸,你应该听着。难道你不想一辈子看到我们,不想听我们的声音吗?”

江予菲不再打扰他:“爸爸,好好休息,我一会儿来看你。”

她走后,萧泽欣犹豫了一下,打开了床的抽屉。

里面已经有九支录音笔了。

他从未听说过他们中的任何一个。

但是现在,他很好奇里面是什么。

他清楚地记得哪一个是第一个,尽管它们看起来一样。

萧泽新准确的拿出了第一张,鼓起极大的勇气,按下了播放键——

美妙的音乐从其中倾泻而出...

然后是南宫月如的美妙声音。

“老了头就白了……”

萧泽欣的眼睛突然红了。

他还记得这首诗是他当年送给她的情诗。

那时,他无可救药地爱上了一个女孩。

(cqs)

如果你觉得网络好,多分享一下这个网站。谢谢大家的支持

,!

穿越之修仙

他的爱温暖而真诚。他追求她,发誓这辈子不会让她伤心。

但是现在,他拒绝了她的接近,他没有看到她。

她的心里一定很难过...

萧泽新把笔放在胸前,痛苦地闭上了眼睛。

平时他一闭眼脑子里就全是血淋淋的一幕。

但此时此刻,他看到的并不是他的幻觉。

这是南宫月如微笑的美丽容颜...

然而,这种情况并没有持续几分钟。

很快,可怕的画面再次袭击了他的大脑——

雪崩来了。

“啊——”萧泽新用力压着头,恨不得就这样死去,不再遭受任何精神折磨。

南宫月如一直在门口,听到了他痛苦的叫声。

她不假思索地冲了进来。

“泽信,你怎么了?!"

“夫人,你不能进去!”

“让开,”南宫像月亮一样推开她的保镖,焦急地看着萧泽欣。

“夫人,你不能再往前走了!”保镖很强硬,伸手挡住她。

“泽新……”

萧泽欣猛然抬头,痛苦的眼神正对着她担忧的眼神。

然后他的眼睛向下移动,落在她高高的肚子上...

在我的脑海里,我双手握刀,切开了她的肚子...然后取出血迹斑斑的...

“够了,够了——”他试图止住手,充血的眼睛更浓了。

“泽新……”

“滚,滚!”萧泽欣大吼一声,抓起枕头打她。

保镖迅速堵住枕头,南宫月如的眼泪突然滑落。

萧泽新痛苦地看着她:“南宫如月。我不想再见到你了!你滚,滚——”

嘣-

南宫苍白如月。

这恐怕是她这辈子听过最残忍的话了。

溜到这里玩的龚家华,听到了萧泽新的声音。

当他冲进房间的时候,他看到了哭着的南宫月如,他着急了。

“萧泽欣,你这个混蛋,你对月月说了什么,你知道吗?!"

萧泽新的目光落在他身上——

这是他醒来后第一次见到龚嘉华。

不,我几十年来第一次见到他。

他盯着他,然后不开始,不看他们的眼睛。

龚家华多少知道他的情况。

他恳切地说:“即使你有你的理由,你也不能这样伤害阿岳。别忘了你和她结婚时许下的誓言!”

【我萧泽欣,向上帝发誓,我这辈子绝不会伤害半个月,就算威胁到我的生命,我也绝不会伤害她...]

他们三个都非常清楚地记得当年的誓言。

他的声音似乎在我耳边,那么清晰...

但是现在,他已经对她说了这么残忍的话。

萧泽欣握紧拳头,牙齿咬住嘴唇。

南宫望着他像月亮一样,眼神中充满了柔情。

“泽信,你不用自责,我知道你不是故意的,我什么都知道。你不想见我,我现在就出去,但你必须答应我不被撞倒。”

萧泽欣浑身一颤。

他慢慢回头看她,看到龚家华的背影抱着她走了。

如月亮,现在的我,还配站在你身边吗?

“妈妈,爸爸没事吧?”江予菲站在外面走上前来。

(cqs)

如果你觉得网络好,多分享一下这个网站。谢谢大家的支持

,!

南宫如月摇摇头:“应该没事。”

“小泽新那家伙是什么情况?”龚家华皱眉问道。

可以迫使他对月如这样说。

可见他的病情很严重。

江予菲摇摇头:“我们不知道爸爸是怎么想的。他不会告诉我们他的想法。”

“嗯,不管他怎么想,都不能伤害阿岳吧?”

刚才,江予菲听到了里面的对话。

“爸爸那样做的时候不想伤害妈妈。”

“可是他受伤了!”龚家华故意对房间里的人说道。

南宫月如笑了:“哥哥,我没事。”

龚家华面对她的时候脾气特别好。

“你心地善良。下次他敢这样跟你说话,你就扇他耳光。”

“大哥,泽相信他不是故意的……”

“他是故意的!你不能让他以任何理由伤害你!他生在幸福里,并不知道。你跟着我的时候多好,至少我不会伤害你。”

龚家华故意出言刺激萧泽欣。

南宫月如知道他在开玩笑。她转移话题:“你是来看我的吗?”

“哎,是啊,好久没来看你了,忍不住来了。”

“来,我们坐下来谈谈。”

“好吧,我们慢慢谈,谈人生,谈理想……”

听到外面的声音渐渐走开。

萧泽新的眼睛闪着忧郁的光芒。

龚家华吃完晚饭才走。

阮天玲今天回到了一个城市,所以她没有回来吃饭。

晚饭后,江予菲把母亲抱回房间休息。

阮、走进客厅,一个保镖走了过来。“少爷,肖先生想见您。”

阮天玲眼睛色微,朝萧泽新的房间走去。

第二天一早,江予菲早早起床准备,打算陪妈妈去医院做个检查。

安塞尔必须和她一起去。

他要去,六月齐家也要去。

江予菲不得不带几个保镖出门。

出生检查进行得很顺利,南宫月如肚子里的孩子都很健康。

就是医生说孩子太大不能剖腹产。

江予菲也认为剖腹产很好。

母亲年纪大了,生孩子的风险太大。

体检结束后,他们没有急着回去,而是找了一家不错的餐厅吃饭。

江予菲喜欢在亲切熟悉的中国餐馆吃饭。

她在国外真的很不舒服。

服务员拿来菜单叫他们点菜。

安塞尔接过菜单:“妈妈,我要一些。”

“好的,你有一些。”江予菲把名单递给他。

小家伙拿着笔问南宫月如:“奶奶,你想点一只鸡炖蘑菇吗?”

南宫如月点头:“嗯,好。”

服务员大吃一惊:“原来你们是祖孙三代。”

江予菲笑了:“是的。”

“我以为你们两个是姐妹,你妈妈看起来那么年轻……”

安塞尔自豪地说:“我奶奶是个美人,不是老美人。”

南宫月如笑了笑,眼睛眯成了一条缝。

服务员很羡慕:“你家真漂亮。”

尤其是双胞胎,他们是如此英俊可爱。

服务员站在边上,一直看着他们,真的很顺眼。

安塞尔点了每个人最喜欢的菜。

如果你觉得网络好,多分享一下这个网站。谢谢大家的支持

,!

穿越之修仙

他笑着把菜单递给服务员:“姐姐,我们的菜里不要放味精和胡椒粉,也不要加别的。我奶奶吃不下。”

服务员受宠若惊,答应道:“没问题,我们餐厅的菜保证干净。我再跟大厨说一遍,让他们好好做饭。”

“谢谢姐姐。”安塞尔天真地笑了。

服务员已经心花怒放了...

“小兄弟,你放心吧,我会亲自监督他们做饭的!”

“姐姐,你真好。”

侍者在风中行走——

江予菲笑着揉了揉脑袋:“人都大了。”

安塞尔优雅地笑了笑:“妈妈,我称之为利用一切可用的资源。”

“包括你的脸?”

“义父说,外貌是我们的天然资本,凡是能用我们的脸做的事,绝不会放过!”

江予菲:“…”

真没想到祁瑞森这样的绅士也有个黑肚皮。

结果他们吃饭的时候。

小君齐家的勺子掉到地上,吓了旁边的服务员一跳。

小家伙急切地看着她...

“小哥哥,没关系,姐姐马上给你再拿一个。”

服务员二话没说接过勺子,还端来一壶果汁。

“小哥哥,你的勺子。”

小君齐家接过来,继续吃。

江予菲很困惑:“我们不想要果汁。”

服务员灿烂地笑了笑:“这是我们店里的礼物。当你花光了500多元,你会得到一壶鲜榨果汁。”

“但是我们没有满500元……”

“没关系,我觉得这两个小哥哥好可爱,送他们去喝酒吧。”

安塞尔抬起头:“谢谢你,姐姐。”

琦君抬起头:“谢谢。”

服务员笑成一朵花:“不客气,跟你姐说还不够,我再送你一壶。”

月如南宫江予菲:“…”

这就是好脸的魅力吗?

服务员走后,安塞尔叹了口气,“妈咪,看脸有多重要。俊浩什么也没做,拿了一壶果汁。”

江予菲:“要是你爸爸能来就好了。”

“为什么?人家看我和俊浩可爱,只为了送我们果汁,土地不可爱。”小家伙不服气的说。

江予菲说,“嗯。但你爸爸有能力让人给我们打五折。”

安塞尔:“…”

这是对他的歧视。男人不够有魅力吗?

自从来到D市,南宫月如从来没有出过家门。

所以这顿饭,她吃得很舒服。

晚饭后,江予菲还特意带着母亲在城里兜风。

终于累了,他们回家了。

一进客厅,安塞尔莫就跑到了萧泽新的房间。

“爷爷,我们给你带了零食回来。”

小家伙推开门,发现里面没人。

他回头:“奇怪,爷爷怎么不在房间里?二门神不在。”

江予菲和南宫月如发现不对劲。

他们去了小泽新的房间,但是没有人。

“人去哪里了?”南宫如月皱眉问道。

江予菲扶她在客厅坐下:“妈妈,别担心,我会找的。”

这时,阮从楼上走了下来。

每个人都一致地看着他——

“爸爸,爷爷在哪里?”

(cqs)

如果你觉得网络好,多分享一下这个网站。谢谢大家的支持

,!

“爸爸,爷爷在哪里?”

“阮田零,爸爸去哪儿了?”

江予菲和安塞尔异口同声地问他。

南宫如月目光热切。

阮、微微避开他们的目光:“我把公公送到一个地方养伤。”

江予菲皱起眉头:“你把它送到哪里去了?你为什么不告诉我们?”

阮,走过来坐下。“这是岳父的要求。他想安静一会儿。等他身体好了,再联系我们。”

南宫望的眼睛像月亮一样颤抖。

显然,萧泽新是在回避他们。

江予菲有些不满意:“爸爸让你这么做,你同意了?他身体不好,你应该阻止他。”

“我劝过,公公坚持。”

“那你也应该告诉我们……”

“他不让我说话。另外,我觉得公公的选择是对的。一直呆在这里只会反复刺激他。也许他会出去一段时间,恢复得更快。”

他说的有道理。

“但是……”

“于飞,不要责怪田零。这都是你父亲的决定。”南宫如月出声打断了她。

江予菲回头:“妈妈,爸爸还是个病人,他的决定不算数。”

南宫月如笑着说:“病人不是人吗?如果他要出去,就让他出去。”

“妈妈,你放心吧,爸爸一个人在外面呢?”江予菲惊愕了。

阮、道:“我已安排人来照顾公公。放心吧。”

“我还是不放心……”江予菲有点尴尬。“除非你告诉我父亲在哪里,否则我会放心的。”

告诉她她一定会跑去找人的。

阮,摇摇头:“我答应公公不说了。”

“别告诉我,带我去找他就行了。”

阮天玲还是摇摇头。

“如果你不告诉我们,我们会一直担心他。”

“公公会没事的。”

“但我们还是担心他……”江予菲焦急地说道。

父亲那样,独自一人在外面,她想都心疼。

颜田零笑笑:“你看你婆婆比你冷静多了,你婆婆也不着急。放心吧。”

江予菲侧身看着她的母亲。果然,她似乎一点也不着急。

“妈妈,你真的不担心爸爸吗?”

南宫月如微微笑了笑。“我当然担心。只是这是他的选择,我只能尊重他。”

“妈妈……”江予菲对他母亲的反应感到非常惊讶。

她想,如果阮、病了,躲起来,她会不自在的。她必须把他挖出来。

只有身边的人最放心。

南宫月如没有这样的想法。

但她知道,继续逼迫只会让小泽新更加躲躲闪闪。

为了他好,她选择了忍耐。

“雨菲,有一天凌人看着你父亲,你不用担心他。我觉得你父亲的选择可能真的是对的。”

是的,我希望如此。

只是她还是很不爽。

悲伤的爸爸没有说再见就走了,悲伤的是他没有一个亲密的家庭来照顾他。

江予菲的情绪一直很低落。

这种情绪一直持续到晚上睡觉,但还是没有好转。

阮从卫生间出来,只穿了一条黑色的四角裤。

在柔和的光线下,你还可以看到水滴在他强壮的身体上滑动。

江予菲躺在床上,侧身看着窗外。

如果你觉得网络好,多分享一下这个网站。谢谢大家的支持

,!

阮,把她拉到一边坐下。她冷冷地说:“那种程度的伤害对一个男人来说不算什么。”

龚少勋冷笑道,阮田零眼神冰冷,充满挑衅。

偷偷捏了一下严的手。“别这么说,龚少勋昨天受了重伤。”

“小雨,我洗脸的时候淋湿了。请帮我换一个。”

龚少勋举起右手食指,无辜而真诚地看着江予菲。

阮的脸色铁青。“即使伤破了也要贴点东西。你还是不是男人!”

龚少勋眉毛一扬,笑而不怒:“如果我姓阮,我不需要你来判断我是不是男的。我未来的妻子会知道我是不是男人。”

他指的是他未来的妻子江予菲吗?

阮天灵怒不可遏,双目阴云密布,凌厉的目光急于杀龚少勋。

龚少勋让道,两人之间气氛紧张。

就在大家都以为要打起来的时候,阮田零搂住江予菲的腰,冷冷地对他说:“那你就找你未来的老婆帮你换吧,别找我老婆。”

龚少勋这个时候真的很想说,他在找未来的老婆...

但他不想让江予菲难堪。

我不希望他和她的关系越来越尴尬,更害怕她总是躲着他,避免和他接触。

于是妥协了,低着眼睛坐下,但他的心情显然很不好。

阮天玲嘴唇冰冷,眼底满是不屑。

一个乳臭未干,休息和抢老婆!

楚严昊在龚梅耳边小声说:“这是我第一次发现你好心办坏事。”

龚梅同样感慨地点了点头:“我也这么觉得。”

“老婆,你什么时候变谦虚了?”

“我一直很谦虚。”

“我怎么没找到?”

“因为你从没在你眼里见过我。”

嘿:“…”

事发后,飞机迅速抵达A市机场。

最后都平安回来了。

楚浩岩和宫美慧直接回到d市,宫少勋则留在a市。

“小雨,别忘了我们的约会,记得找我。”龚少勋站在江予菲面前说道。

江予菲突然感觉到阮天玲冰冷的视线朝向他们。

“龚少勋,谢谢。”她对他微笑。“你先回去休息,改天我再谢你。”

“好的,记得给我打电话。”龚少勋笑着钻进车里。

等他们都走了,剩下阮、等人。

阮天玲打开门,直接坐了进去,不管她。

江予菲微愣,他又生气了?

其实龚少勋对她是大男孩,她只对龚少勋感恩,对男女没有感觉。

我真不知道他在吃什么醋...

而且他应该相信她,没必要吃醋。

江予菲有点生气。她一动不动地站在外面。

阮、等了几分钟,没有见她进来。他脸色阴沉,咆哮道:“他们都死了吗?!"

站在外面的保镖会意,忙恭敬地伸出手。

“江小姐,请上车!”

江予菲不开视线,无动于衷。

阮天玲的脸色变得更加难看...

保镖忍着来自他的低压力,深深弯下腰:“江小姐,请上车。”

不上去,保镖为什么要叫她上去,他为什么不叫?

江予菲站着不动。

保镖又弯下腰几分钟:“江小姐,请你上车好吗?”

江予菲的眼睛微微闪光,她淡淡地说:“这对你来说没关系,你不必说什么。”

保镖的身体弯得更低了。

他的头几乎碰到了地面,双腿站直:“江小姐,请上车。”

甚至声音还是那么恭敬,没有一丝不耐烦和不快。

江予菲不想让保镖难堪,所以她只好坐了进去。

但是她靠着门坐下来,和阮田零保持着一段距离。

阮天玲盯着中间的空缝隙,表情还是那么臭。

“过来。”他主动发言。

“我叫你过来的。”

"..."江予菲向窗外看了看,头向后仰着离开了他。

车子缓缓启动,沉默了几分钟。

最终阮、还是受不了这种气氛。他抓住她的胳膊,抓住她的身体。

江予菲下意识地挣扎着,他用力抱住了她——

“不要跟姓龚的来往,不要跟他见面,跟他约会,跟他说话!”

江予菲怔了怔,嘴里会反驳...

“别说不!”

江予菲:“…”

他的不应该太霸道。

“我和他之间没有什么。别这么敏感。”

阮田零冷冷的哼了一声:“你敢说他不知道你?”

"...我对他一无所知。”

“他不可能对你有想法!总之你不能再见到他了!”

阮对霸道发号施令,说:“我不管你答应他什么,那都是无效的。记住,你是我的,不能再和他来往了。”

江予菲理解他的心情,如果他和其他女人交往,她的心里会很不舒服。

但是她答应龚少勋单独请他吃饭...

龚少勋帮了她大忙,这次差点死掉。他们全家都在帮助他们。

她恋爱时不能食言...

“就这一次,我请他吃饭,跟他说清楚,让他以后放弃我?”

其实她也知道,龚少勋是不会放弃的。

这几个月来,她说了很多狠话拒绝他。

他一次也没听进去...

阮眯起了眼睛。“如果你想吃,我就和你一起去。”

“我可以一个人去。你去了我怎么跟他说清楚?”

男人骄傲,私下拒绝也是必要的。

况且龚少勋是个好人,她不应该伤害他。

阮,冷冷地哼了一声:“你不放我走,我也不走。”

“阮,,你怎么不讲道理?”江予菲越来越不耐烦了。

阮天玲比她更不耐烦,“不同意我的女人和其他男人吃饭,是我无理取闹吗?!江予菲,你应该讲道理!”

“我答应龚少勋请他一个人吃饭。”

“我管你,反正我做不到!”阮天玲脸色阴沉,一点让步都没有。

江予菲不想和他吵架。她缓和了语气。

“就一次,好吗?我不打算和他约会,我要感谢他,顺便跟他说清楚。你能理解。”

阮,的声音很冷:“我听不懂!”

他就是受不了她和龚少勋见面吃饭一个人...

这个人对江予菲非常执着。他是个男人,一眼就能看出他的感受。

此外,在过去的几个月里,他们每天都相处得很好,他完全不在江予菲。

江予菲很有可能改变主意。

总之,龚少勋是他最大的情敌,那个男人的存在让他全身充满了危机意识。

他一点也不能放松,永远不会给他们任何可能的机会。

江予菲看到他的油和盐没有进来,就淡淡地说:“不管你同意不同意,我必须去。这是我答应他的。我不能食言。”

也是因为这可能是她最后一次见到龚少勋的机会。

她想说清楚,不给对方留下遗憾...

阮天玲的眼神一点一点冰冷。他放开她的身体,向前看,没有理她。

江予菲的心脏也不好。

只是重聚,闹矛盾,真的让人很难受...

也许她刚才不应该很强硬,但是她的脾气太暴躁了,她讨厌固执。

现在让她低头说几句软话,但她做不到...

江予菲看着窗外,一言不发。

车厢里的气氛令人窒息。

所以当汽车到达菲尔城堡时,江予菲迫不及待地推门下车。

她知道阮,还在生气。她不理他,直接朝它走去。

“江小姐,你回来了……”李婶看见她时发出了快乐的声音。

“嗯。”江予菲笑了笑,继续往楼上走。

“主人?!上帝,主人,你不是……”李婶看见阮田零进来了,激动得两眼通红。

当江予菲上楼时,他听不见他们在说什么。

她回到卧室,轻轻关上门,然后翻出睡衣去浴室洗澡。

在飞机上没有洗澡,她觉得又脏又不舒服。

正在洗身体,浴室门被打开了,江予菲忙转过身来。

阮、赤身裸体地走进来,两眼又黑又热,两条又长又壮的腿拢在一起,慢慢地向她走来。

江予菲转身撕下浴巾,裹在身上。

阮天玲很快从后面抱住了她,她没有反应。

他呵护着她的耳垂,吻着,舔着~舔着,湿热的吻顺着她的脖子,来到她的圆肩。

江予菲不想和他说话。她挣扎了几下,他更用力的抱住她。

她不说话,他也不说话。

他的吻一直困扰着她,他的手不规则地在她身上移动…

江予菲的身体非常敏感。现在她怀孕了,变得更敏感了。

很快,她的思想混乱了,她的眼睛模糊了...

她抓住他的胳膊,嘴里发出低沉的喘息声...

阮,吻了她的唇,一个深深的法式热吻。

结束后,她的头靠在他的肩膀上,全身发软,虚弱无力。

阮撕开了她身上的浴巾。他打开淋浴,让热水洗他们的身体...

洗完澡,他擦干她的身体,把她抱回卧室。

江予菲被他抱着,她在胸前抓了一条浴巾挡在外面。

阮天玲甚至没打算用什么东西裹住身体,那是她拼命抓着的浴巾。

阮天玲甚至没打算用什么东西裹住身体,那是她拼命抓着的浴巾。

当然,他自然什么也没穿...

把她放在床上,江予菲赶紧钻进被子里。

阮,邪笑着,把手里的浴巾扔给他:“别不要脸!”

他用浴巾裹住下半身,微微挑了挑额头:“你爱我的耻辱。”

“自恋。”江予菲淡淡的看了他一眼,不开始还是不想理他。

阮,去拿了个吹风机,还站在她旁边帮她吹头发。

江予菲不想妥协,但她没有拒绝他。他所做的一切,她都默默配合。

他也是,为她做这做那,但他就是不肯妥协...

擦干头发后,江予菲穿上睡衣,忍不住问他:“你打算怎么对付小紫彬和他们?”

阮、把四角裤穿在身上。“双倍奉还。你怎么看?”

“你要杀了他们吗?”

“杀了他们对他们来说不算太便宜。”阮天灵邪肆勾唇,眼底是冰冷的威势。

虽然他什么也没说,但他把所有的仇恨都记在心里。

江予菲试探性地问:“难道让警察来对付他们?我觉得还是让警察来处理比较好……”

阮,看了她一眼:“你说警察能抓到谁?”

江予菲被卡住了。

是啊,警察能抓到谁?

他们做得很好,几乎不会被警察逮捕。

但是她不希望阮的手上沾着鲜血和人命...

“阮田零,我不希望你跟他们一样。”

“于飞,这次他们没有拿到股份,让我活着回来。你觉得他们会放过我吗?”

“他们的报复会更加激烈。如果我不铲除根源,我们随时都有危险。”

根除...包括摆脱萧郎的需要?

事实上,萧郎还没有坏到杀死他的地步。

“阮田零,你能不杀萧郎吗?”

阮,两眼一黑,拿不定主意,问道:“要我放了他么?”

“我希望法律会判定他的过错。他没那么坏,也不会死。”

“他不坏吗?江予菲,他会杀了我的。他做了这么多,他不能死。!"阮天玲冷笑。

他恨不得杀了所有人!

但是她让他通过萧郎!

他唯一放不下的人就是萧子彬和萧郎,两个人都会死!

“他真的不坏。我们应该给别人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江予菲试图为自己辩护。

她越说,阮田零就越生气。

因为萧郎在他眼里也是情敌。

“你以为他不坏是因为他对你不坏吗?”他讽刺地说。

江予菲愣住了,脸色苍白。

“什么意思?”

“你懂我的意思。”说完,阮天灵冷冷的大步走了。

今天,她真的惹毛他了。

先是为龚少勋跟他吵架,现在又为郎。

她为什么要对其他男人好?她为什么就不能对他好一点!

那些男人想对她做什么,她会不知道吗?

如果我们知道,为什么要对他们好!

阮,强烈的占有欲使他无法接受她。他只全心全意接受她,只对他好。

他砰的一声关上门。

江予菲的心情不自禁地剧烈跳动起来。

她微微咬着嘴唇,蜷缩起来。

事实上,她不想为了他们和他争吵,但她认为自己没有做错什么...

要是他能稍微理解她的做法就好了。

一个人躺着想了二十多分钟,推门进来。

“我说,你是怎么活下来的?你不是死了吗?别告诉我你现在是鬼了!”

与此同时,在他身后,美丽的医生李明熙也紧随其后。

“我以后会向你解释的。你先给她看看。”阮天灵指的是江予菲。

李明熙看着江予菲,举手问好:“嘿,好久不见。”

她是阮的表妹...她以前接受过治疗。

江予菲坐起来笑了:“好久不见。”

“听说你怀孕了?”李明熙上前问她。

江予菲点点头:“嗯,已经四个多月了。”

“哇,阮田零就算真的死了,也不会没有孩子的。”李明熙说到点子上,性格很豪爽。

江予菲忍不住笑了,阮田零却黑了。

“你为什么不带孩子去争遗产,让那个女人变贱?”美容医生继续和她废话。

江予菲只能笑笑:“我当时没发现我怀孕了。”

“嗯,可惜了。”

“我请你去见她。为什么说这么多?”阮天玲冷冷地开口。

“你不会说话吗?”李明熙愤怒地盯着他。“还有,下次和美女说话,温柔点。”

阮、头痛,但她不得不找一个可靠的女医生来给看病。

他怎么能邀请她来呢...

江予菲喜欢李明熙的慷慨和爽朗。

李明熙和她聊天,检查她。

她熟练地进行了检查,笑着说:“别担心,孩子很健康,没有问题。不信你可以去医院再检查。”

“我相信你。”江予菲笑了。

李明熙顿时受宠若惊:“宝贝,我好爱你!谢谢你相信我。来吧,姐姐,亲我一下~ ~”

她撅着嘴吻了吻她的面颊,在走近之前被阮·撕开了口子。

“不要亲。”阮天玲脸色阴沉道。

李明熙怒瞪:“贱,我不是人!”

“女人也不行!”

“完了,你的占有欲真的很变态...菲菲,我同情你。”

“你可以出去了!”阮天玲的脸色更加阴沉。

李明熙突然露出一副悲伤的表情:“好一只白眼狼,中山狼!”

阮::“…”

李明熙的脸立刻变成了晴天,仿佛在变脸。

“那我先走了,伙计们。不要太想我。”她露出迷人的微笑,给了他们每个人一个吻,然后带着她的药箱妩媚地离开了。

江予菲不满地看着阮田零。“你表哥很好。下次你要对别人好一点。”

阮田零盯着她。“现在你又在说女人好话了?”

此章加到书签